第五百一十五章:初試鋒芒

第五百一十五章:初試鋒芒

面對劉玉的反問,幾人啞口無言,陷入沉默之中。

是啊,憑什麼前去救援呢?

幾人都不是愚笨之輩,轉念一想就明白了這一點,只是邏輯上雖然想清楚了,情感上卻一時不能接受。

幾十名宗門弟子、上百青州修士,還有數百上千的散修,就這樣不管不顧?

那些修士裏面,可還有着不少熟悉之人,都是同宗同門啊!

劉玉看着面色變幻的幾人,大概能夠猜到他們複雜的情緒,心中卻毫無波瀾。

在人妖對抗的大環境下,這樣的情況不會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殘酷的修仙界,容不下脈脈溫情!

「現在,可還有人想去救援?」

「倘若爾等自願前去,本座不會阻止,只需將手頭事務交接好即可。」

劉玉放下茶杯,淡淡道。

「......」

顏開幾人對視一眼,皆是不發一言。

雖然對三號衛星城同門的遭遇,有些心有戚戚,但要自己真的冒生命危險去救援,那...還是算了吧。

所謂同門情誼,與自身安危相比,就什麼都不是了。

早有預料,劉玉看着幾人的表現,心中沒有任何波瀾。

仙道貴私。

輕輕一笑,隨後他神色一肅,立刻安排道:

「獸潮全面爆發,如今距離金戈城不過一百餘里,四座衛星城岌岌可危,隨時可能兵臨城下。」

「爾等立刻下去開啟護城陣法,並且通告全城,做好迎戰準備!」

「膽敢臨陣退縮、趁機作亂者,斬立決!!」

嚴厲的聲音,清晰傳到每一人耳邊,令幾人精神一振。

「是!」

顏開幾人轟然領命,行禮之後匆匆向外走去。

「衛星城最大的作用,便是獸潮來臨時預警,一切都是為了金戈仙城服務。」

「此時,也算是完成了使命。」

幾人將先前救援的想法拋到一邊,胡思亂想中找好了借口,頓時心理負擔減輕大半。

但幾人剛走出劉玉洞府,一陣陣刺耳的警報,便響徹全城!

由四大勢力混編組成,裝備精良的「城衛軍」,一臉凝重快速在城中穿行,往事先安排好的崗位跑去。

還有一些城衛軍,挨家挨戶的敲門,將尚在城中的散修快速組織起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面對獸潮,誰也無法置身事外!

一些散修原本可以置身事外,但因為「獵妖扶持」來到金戈城,此時只能接受徵召,不情不願成為守城修士的一員。

世上,又哪裏有免費的午餐?

數千散修,都因為想白嫖靈氣的行為,付出了慘重代價。

有散修看穿四大勢力的「險惡居心」,心中意氣難平憤慨不已,當場說了出來並且想要離去。

不過沒有任何意外,此時想要離去者,都被安上一個「臨陣退縮」的罪名,被當場格殺!

殺了數十人之後,散修們也就老實了下來,開始規矩的接受安排。

……

四大勢力都有着特殊手段,可以及時收到衛星城的消息,故而幾乎是同一時間,都接收到了來自衛星城的信息。

劉玉才打發走顏開幾人,蒼雲道人、司馬永的傳音符便抵達,邀請前往城主府議事。

事態緊急,他放棄了繼續參悟功法的想法,立即動身前往。

當劉玉趕到議事廳時,其餘三人都已經到達。

廳中寂靜無聲,氣氛壓抑到了極點,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凝重。

面對千年一遇的大獸潮,金丹修士隕落的可能,並不會比鍊氣築基修士小。

人類修士的金丹,對於高階妖獸而言,同樣是大補之物,煉化之後能大幅度增加修為。

故而靈智大開的三階妖獸,有時會專門盯着金丹修士獵殺。

三階妖獸,體內妖力凝結了一顆妖丹,又被稱之為妖丹期妖獸。

因為已經誕生高級智慧,懂得如人類一般思考,為了與懵懵懂懂的妖獸區分開來,所以三階之上的妖獸,又被稱之為「妖修」。

同階妖修的實力,絕不弱於同階人類修士。

強橫的妖軀、鋒銳的爪牙,還有詭異莫測的天賦神通,使得妖修一旦晉級,立刻便能擁有不錯的實力。

抗衡普通金丹修士,絕對不是一件難事。

想像獵殺低階妖獸那樣,佈置陷阱獵殺妖修,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青陽道友。」

蒼雲道人、司馬永點頭示意,拱手打着招呼。

在這種危機時刻,幾人都沒有了勾心鬥角的心思,所以開門見山,立即開始商議守城之事。

就連卓夢真,這時也顧不上當年的不快,一臉凝重的參與進來。

在獸潮即將來臨的前夕,即使是金丹修士,也有着深深的危機感。

關於四大衛星城之事,四人極有默契都是一筆帶過,絕口不提救援之事。

身為金丹修士,各自勢力在金戈城的最高話事人,思考問題的角度自然與普通修士不同。

一名修士、一百名修士,甚至一兩千名修士的性命,在金戈城的使命面前,都是微不足道。

四人必須想辦法,讓金戈城能夠堅守下去,否則獸潮一旦突破防線,局勢進便會入惡化狀態。

到時候想要抵禦獸潮,需要防守的地方,以及要用到的修士,可就更多了!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一旦打開了一個口子,很可能引起多米諾骨牌一般的反應,造成難以預計的後果。

故而,絕不能感情用事,要從整個大局的角度考慮。

簡陋寬敞的議事廳中,四人你一言我一語,不時發出一道道命令,傳達到金戈城各個角落。

不知不覺中,便是一個時辰過去。

「該安排的已經安排,為了以防萬一,我等還是親自到城樓巡視吧。」

會議的最後,劉玉起身,淡淡說道。

「正應如此。」

蒼雲、司馬永、卓夢真三人,皆是點頭同意。

到了這個時候,誰都放心不下,不可能再回洞府修鍊。

不親自盯着,不足以放心。

但四人還沒有走到門口,便有三道傳訊符化成的流光,直直飛入議事廳,停留在眾人身前。

這是與衛星城聯絡的特殊傳訊符,四人一眼就認了出來。

「這麼快又有特殊傳訊符發出,莫非......?」

劉玉、卓夢真、蒼雲三人見狀,立刻將之抓在手中,神識探入其中查看。

見此,司馬永嘴角抽動,明顯有些尷尬。

司馬家終究只是一個金丹家族,底蘊方面,自然不能和三大宗門相比。

故而三人幾乎同時收到了消息,而司馬家安排在衛星城的人手,這時卻沒有消息傳來。

或許是傳訊符差了一籌,飛行速度慢了一些,或許......

「一號衛星城,被妖獸攻破了。」

蒼雲道人抬頭,面上露出苦笑。

「本門的三號衛星城,也已經被獸潮攻破。」

隨手將傳訊符捏碎,卓夢真也是面露苦澀。

「三號衛星城,同樣沒了。」

劉玉微微皺眉,將傳訊符收進儲物袋,面無表情道。

收到這個消息,即使早有準備的他,心中也忍不住動容。

這三年中,劉玉也曾到幾座衛星城巡視過,知道四座衛星城的堅固程度。

單說三號衛星城,有着二階最為頂級的防禦陣法,還有各種為守城而煉製的特殊法器,單以堅固程度而言,絕對不輸於一般中小型修仙者聚集地。

但就是這樣四座四大勢力精心打造的衛星城,居然僅僅堅持了一個時辰不到,便被獸潮輕易攻破了?

這讓劉玉對於獸潮的兇險,有了更為直觀的認識。

他從沒有指望四座衛星城,能夠在獸潮席捲下堅持,但預想中應該能稍稍阻攔,沒想到崩潰得如此之快。

聞言,司馬永頓時臉色一變,變得十分難看。

雖然還沒有收到消息,但連三大宗門的衛星城都沒了,司馬家的會例外嗎?

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本就凝重不已的四人,心中更是蒙上了一層陰霾!

……

雖然獸潮來臨的消息已經傳開,但在隨處可見的城衛軍維持下,總算沒有出現混亂。

街道上,時不時可以看見一隊隊城衛軍巡視四方。

沿着有些冷清的街道,劉玉登上南城的城樓,迅速完成了一遍巡視。

氣氛確實十分緊張,但在十幾名宗門築基的維持下,一個個修士小隊還是各就各位,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劉師叔,一切都安排好了。」

剛好完成一群巡視,顏開得到消息便匆匆跑了過來,稟告道。

「嗯。」

劉玉輕輕頷首。

他將一切都看在眼裏,總體而言還是比較滿意。

顏開雖然能力一般,但在一些修士的輔助下,倒也做得有模有樣,挑不出多少毛病。

目光認真從一段段城牆上掃過,劉玉忽然心中一動,道:

「將獵妖弩、神晶炮等特殊法器,立刻發放到弟子手上,不要捨不得使用。」

思及四座衛星城被一個時辰攻破,他覺得不應該留手。

應該第一波便拿出最強的手段,狠狠給予獸潮迎頭痛擊,打擊其勢不可擋的氣勢,同時助漲己方的士氣。

「是!」

「弟子立刻去安排。」

顏開原本還有些猶豫,但一見劉玉不容置疑的眼神,立馬點頭答應下來。

對付妖獸特殊煉製的法器,每動用一次都要消耗靈石。

雖然能讓鍊氣修士,也發揮出可觀的威能,但靈石的消耗同樣巨大啊。

每一擊,都是在燃燒靈石!

與衛星城不同,光是元陽宗一家,就在金戈城準備了七七四十九門神晶炮,還有三十六件「獵妖弩」。

這麼多件特殊法器,僅是同時發出一輪攻擊,便幾乎要消耗數千靈石。

故而不到萬不得已,顏開等築基修士,還真捨不得動用。

畢竟宗門劃撥到金戈城的經費,確實算不上太多,用一點便少一點。

安排好南城的事務,確定沒有任何遺漏,劉玉來到清虛派負責的東城樓,負手遙望金戈支脈以及衛星城方向。

「不知白虎等人,是否能夠順利撤回?」

皎潔的月光下,視線受到了不小的影響,他遙望黑暗深處,閃過這個念頭。

對於嚴潮生等築基修士,能否順利撤回金戈城,劉玉已經不抱希望。

他手下的築基修士中,並沒有如「三英四傑」一般出眾的人物,一旦在獸潮中被二階妖獸盯上,幾乎沒有生還的可能。

畢竟,這可不是一對一的鬥法,而是要同時面對妖獸的海洋,不但有走獸還有飛禽。

想要逃脫,不只要實力強勁,而且遁速也要足夠快,至少要超越一般的飛行妖獸。

而白虎有着劉玉賜下的極品靈器,勉強催動的威能也非同小可,只要不招惹太多強大的妖獸,解決起來還是比較簡單的。

駕馭極品靈器的遁速,超過同級別的大多數飛行妖獸不成問題,運氣足夠好的話,還是有機會逃出來。

加上死士之間配合默契,能夠一起乘坐靈器,配合之下逃出的可能便又大了幾分。

正想着,遙遠的夜空中,忽然出現了數道遁光。

那是修士的遁光!

遁光的後面,還有十幾隻龐大的身影。

飛行妖獸!

十幾隻飛行妖獸皆是羽毛鮮艷,翼展五六丈左右,鳥喙如同匕首一般筆直鋒利。

「嘭嘭嘭」

一方追擊,一方逃跑,雙方交手的靈光在夜空閃耀。

轉眼之間,就跨越了一大段距離,離金戈城越來越近。

「咦?」

劉玉目光一凝,看到了三個熟悉的身影,正是自己手下的死士白虎。

此子全心全意駕馭極品靈器黑色小刀飛遁,至於抵擋妖獸攻擊的任務,則交給了另外兩人,一路有驚無險的逃了回來。

也正因為配合默契,才有機會以築基初期的修為突出重圍。

至於其他勢力突圍的修士,修為無不在築基後期以上。

不過就算如此,白虎三人的情況也很是不妙,隨時有被妖獸擊落的風險。

看到此處,劉玉心中一動,七十五里的強大神識,頓時向前方綿延而出。

「沒有發現妖修的身影,看來這十幾隻飛行妖獸,是脫離隊伍獨自追擊。」

他閃過這個念頭,體內法力立刻一轉,化為一道青色遁光衝出仙城。

這些死士,都是花費靈石培養出來的,完完全全算是自己的財產,他當然不能坐視自己的財產破壞。

「是青陽前輩。」

強大的靈壓忽然浮現,使得城牆上的修士微微騷動,他們很快發現了劉玉的身影。

隨後,所有修士都看到了從衛星城逃回來的修士,以及其後方十幾隻妖禽的身影。

下一息,又有三道靈壓衝天而起。

蒼雲道人、卓夢真、司馬永在這一刻紛紛出手,打算救援各自勢力的修士。

雖然不打算前往衛星城救援,但如果逃到金戈城前還不出手,未免讓所有修士寒心,對接下來的守城極為不利。

夜空中,伴隨金丹級別的靈壓浮現,四道遁光先後升空,向東方飛行接引逃回來的修士。

……

體內法力轟然運轉,沒過多久,劉玉便進入白虎三人的十五里之內。

他面上一片冰冷,幾乎在進入十五里的瞬間,便張嘴吐出本命法寶「落日金虹槍」。

一瞬之間,此槍就漲大至丈三左右,淡金色的靈光肆意在長空閃耀。

寒光閃閃的鋒銳槍頭、淡金色的槍身、暗紅色的紋路......

法寶級別的威勢,頓時籠罩長空,遠遠看上去,如同傳世聖器!

祭出落日金虹槍后,劉玉身形忽然一頓。

右手緊握長槍,槍尖對準白虎三人的方向,呈三十度銳角執槍輕輕一揮。

剎那間,法寶的威能綻放,槍尖吐出百道金芒。

如同劍氣、刀氣一般,迅速激射而出。

耀眼的金光,將一片區域照得亮如白晝,即使間隔數十里都能清晰看見。

城樓上,諸多低階修士望見這一幕,只感覺震撼莫名。

「躲開。」

白虎早早收到神識傳音,彷彿未卜先知一般,在關鍵時刻控制靈器向下一沉。

「咻咻」

刺目的金芒劃破長空,短短時間就跨越了遙遠的距離。

「嘰嘰」

追殺白虎三人的四隻飛行妖獸,感知到金丹修士出手的威能,頓時發出不安的鳴叫。

但攻擊已經躲閃不及,它們只能拼盡手段抵擋。

電光火石之間,四隻飛禽全身變得血紅,並且脫落大片血紅的羽毛,如利劍一般疾射而出。

密密麻麻的羽毛,何止成百上千?

遠遠望上去,就如萬箭齊發一般,將一片天空都染成了紅色。

不過數量雖多,但從威勢上而言,卻比百道金芒弱了不止一籌。

「砰砰砰!」

下一瞬,百道槍芒與密密麻麻的血紅羽毛相遇,連環不絕的轟鳴頓時響徹長空!

如同雞蛋撞上了石頭,四隻妖獸狂化發出的羽毛攻擊雖多,但卻不堪一擊。

兩者相遇的半息后,無數羽毛便被金色槍芒粉碎,紅色靈光迅速暗淡。

突破攻擊后的槍芒,如同有着靈性一般,調整角度繼續射向四隻妖獸。

「嘰嘰~!」

來不及躲閃,四隻妖獸血灑長空,暗紅血液如雨點一般落下,鳥嘴中發出凄厲的哀鳴。

「咦?居然沒有全部擊殺,還有一隻漏網之魚?」

劉玉眉頭微皺,當下輕輕一揮落日金虹槍,槍芒便跨越接近二十里的距離,收割了漏網之魚的生命。

「儘管沒有全力出手,不過對付最高二階後期的妖獸,都不能一擊必殺,還是有很大的不足啊。」

「看來,溫養的時間還是太短。」

心中暗暗估算此次出手的威能,他微微搖頭,感到有些不滿意。

------題外話------

ps:明天早上還有一章。

感謝空琉璃夏1500點幣等道友的打賞支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五章:初試鋒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