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元嬰老祖!

第五百三十一章:元嬰老祖!

儲物戒靈光微閃,傳絲絲波動。

「宗門令牌,莫非宗門迅?」

劉玉心一動,將色澤暗紅、半透明的宗門令牌取了,一縷神識探入其。

「速回宗門商議事,永盛坊市之事,暫由鄒家金丹接管。」

一條簡短的訊息,瞬間被讀取。

但到底回宗商議何事,迅卻沒明說,劉玉只能暗自猜測。

「莫非堅持住,終於撤退了嗎?」

「還其它方面的原因?」

心閃數念頭,都沒得到確切的答案。

但以肯定的,絕對一件事,否則會將劉玉從線召回。

「管了。」

「無論如何,只待線都好的。」

「且先返回宗門看看。」

劉玉閃念頭,當即決定立刻動身,起身往洞府外走。

三個月間,獸潮繼續向各州內部蔓延,青州也都淪陷半,此距離永盛坊市裡。

但就裡之外,居然詭異地停了,沒繼續進攻。

三月以,永盛坊市只受到一些型獸群的騷擾,三階妖修卻再也沒現身。

「消化戰果?」

「亦或者等待什麼,集結更多的力量?」

劉玉心猜測,認為妖獸一方會就此為止,胃口么容易滿足。

此,就像疾風驟雨降臨的夕,防禦脆弱的各修仙者聚集地,遲早受到暴雨的侵襲!

而心思各異、明爭暗鬥的類修士,卻對此毫無辦法。

「宗門決定撤退的話,確實也錯的選擇,至少用面臨妖獸最猛烈的攻擊。」

「倘若自身死傷慘重,即使擊退了妖獸,也遠遠稱勝利。」

「類修士的整體利益,未必符合宗門的利益,地緣環境決定的。」

思索間,已經到坊市的議事廳,神識一動發傳音,通知苦雲與慧心兩。

沒多久,兩便匆匆趕。

「苦雲友、慧心友。」

劉玉拱手,客氣地打了招呼,隨後臉色凝重,:

「劉某收到宗門傳訊,事需返回一趟,恐怕能繼續待永盛坊市。」

「此地的安危,就靠兩位友了。」

「兩位放心,宗門命令提到,一位金丹家族的鄒友,很快便會接替劉某的位置。」

苦雲、慧心兩,雖然到青州駐守,但卻用聽元陽宗指揮,而直接聽命於聯盟,亦或者原的宗門。

「如此,貧僧祝願青陽友一路順風。」

「只惜,無緣一見友手的風采。」

苦雲雙手合十,含笑。

從守衛修士口,聽說了劉玉斬殺四翅黑虎的消息,故而對劉玉的實力產生好奇。

金丹之後,修士的保命能力增強,想完成斬殺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三十年,便能斬殺三階妖修的劉玉,此又何種實力呢?

兩都非常好奇。

「哈哈哈。」

「劉某一僥倖而已。」

「兩位友,山高路遠,緣再見!」

面浮現淡淡的笑意,劉玉起身重重一拱手,隨後向洞府方向走。

「任務身,貧僧與師妹便遠送了。」

「青陽友,緣再見。」

身後,傳苦雲與慧心的聲音。

兩都紛紛猜測,劉玉此次返回宗門,能便會回了。

位六品金丹的元陽宗「才」,很能被安排一安全的任務。

畢竟品金丹罕見,就連如寺,此代也只一。

對於多數元嬰宗門而言,六品金丹已經值得培養的才。

管兩作何感想,劉玉回到洞府之後,便立刻吩咐文綵衣,開始收拾洞府準備返回宗門。

線,沒半分留戀!

很快,永盛坊市之外,便一青色遁光沖而起。

劉玉帶著侍女文綵衣,與記名弟子周雲龍,徑直向宗門飛。

至於一些死士,則自行返回。

屬於的私兵馬,沒修士敢扣留阻攔。

值得一提的,三十年間,周雲龍修為突飛猛進,如今已經到達築基期。

速度,對於雙靈根資質而言,到也算正常。

畢竟「聖火經」,數一數二的品功法,極為注重根基,修鍊速度自然很難快起。

也自築基之後,劉玉便沒供給其資源的緣故,否則其修為還能進一步提升。

但就算樣,也到了築基期。

九千里的距離,劉玉只憑本身遁速,三四辰便輕易跨越。

「綵衣,帶著雲龍先返回青陽峰,給安排一洞府。」

山門之,劉玉淡淡吩咐。

「,公子。」

文綵衣當即領命,駕馭法器帶著周雲龍,向青陽峰飛。

兩剛遠,儲物戒便又傳波動,劉玉取宗門令牌,一縷神識探入其。

「兩日之後,到宗門殿議事。」

面無表情將令牌收起,也懶得胡亂猜測,體內法力微微一轉,便化為一遁光向通峰趕。

既然返回宗門,那自然拜訪一番便宜師尊,順便從那裡打聽一些消息。

以李家宗門的地位,真什麼消息,知的應該遠比自己多。

全速飛遁沒多久,通峰那如擎玉柱般的模樣,便進入了眼帘。

劉玉沒停留,遁光一轉徑直向山腰趕。

一路飛遁,明顯以感覺到,相比於三十年,此宗門又蕭條了少。

連年的戰,致使宗門弟子死傷慘重,消耗速度遠超補充速度。

「弟子劉玉,特拜見師尊!」

站李長空洞府,劉玉嘴唇蠕動,運用法術將聲音傳進洞府。

換的,確實久久的寂靜。

劉玉眉頭一皺,靈覺感應,洞府內居然沒金丹級別的靈壓存。

莫非便宜師尊沒收到傳訊,此依舊外執行任務,沒返回宗門?

了十息,才一名童子匆匆拋,行禮:

「啟稟青陽師祖,老爺並府內,多年之接受宗門任務外,至今沒返回。」

「嗯?」劉玉眉頭一皺,隨口問了幾句。.

通詢問得知,約十八年,李長空便收到宗門任務外。

至於到底往何處,自然一童子能夠知的。

既然便宜師尊,繼續留此處,便沒必了。

轉身朝一方向走,缺卻沒直接離開通峰。

李長空,還李語嗎?

就算李語,劉玉也還其它交好的金丹長老,以打聽消息。

此比當初,憑著自身的實力與潛力,已經門站穩了腳跟。

「師姐,青陽求見!」

站洞府外,劉玉觸動陣法,方方發傳音。

按照次通訊的情況看,新月城被破之,師姐李語身受重傷,此應該還洞府「養傷」。

「師弟請進。」

果然,沒多久,便一清冷的聲音傳。

隨後,陣法、石門盡皆開啟。

劉玉微微一笑,緩緩步入其。

簡陋、整齊。

對李語洞府的第一印象,只經通與廳,否別洞就知了。

步入洞府十幾息后,隔三十年左右,劉玉再次見到了自己位師姐。

此女整,依舊一身銀色,只此居家養傷,由戎裝換成了長裙。

相比一般女修氣質柔美,李語顯得些「剛毅」,或許也與之需承擔的責任關。

「見師姐。」

「新月城一別,已三十年之久。」

「早年聽聞新月城被破,聽說師姐身受重傷,亦心急如焚。」

「只惜肩負宗門重任,能擅自離開。」

「師姐的傷勢如何了?」

走到近,劉玉輕輕拱手,問。

「師弟的心意明白。」

「還以宗門任務為重,此牽一髮而動全身。」

「至於傷勢,現已經沒礙,只需靜養一段間即。」

李語露一絲笑意,緩緩說。

此女的臉色,看些蒼白,似乎真的身受重傷。

劉玉點了點頭,閑聊了幾句之後,開門見山問:

「知師姐受到宗門傳訊?」

「近宗門什麼動作?」

李語聞言,卻一臉茫然,顯然並沒收到宗門傳訊。

「隨著妖獸減緩攻勢,此皆一些烈度一般的戰鬥,遠稱動作。」

「根據的消息,宗門最近並沒高動作的意思。」

「莫非七國盟那邊?」

此女目光一凝,猜測。

劉玉微微點頭,臉色些好看。

連李家都沒消息的任務,很能自七國盟,數修仙國的修士相互配合。

樣的任務,往往風險更。

「任務再難,能難得被圍攻的金戈城與新月城嗎?」

「師弟無需擔憂,說定只一特殊任務,白白擔心了一場。」

李語安慰。

「事到如今,也只能么想了。」

劉玉露一絲苦笑。

怪如此感想,實際多數修士的意思,整體的戰鬥意志都比較消沉。

歷經三十年的獸潮,局勢已經十分明顯。

即使七國盟正式抗擊妖獸后,局勢也沒改善多少,最多維持一勉強敗的局面。

至於收復失地,純粹痴心妄想。

所修士都知,橫斷山脈無比廣闊,其內妖獸族群計其數,眼些冰山一角。

故而見戰勝的希望渺茫,最初的熱血冷卻之後,多數修士的態度都變得消極。

無,還希望渺茫。

正事說完后,兩開始敘舊,說一說新月城被困的兇險情況,以及偶爾到永盛坊市的一隻只妖修。

「師姐,告辭。」

見間差多了,劉玉起身拱手,謝絕對方親送的意圖,轉身向洞府外走。

「既然李家裡都沒消息,那麼嚴家、馬家等,消息的能便更了。」

「反正兩日後,便能得到結果,索性回洞府修鍊等待。」

走李語洞府,閃念頭。

很快,一遁光沖而起,往青陽峰方向飛。

兩日後,

青泉峰。

一遁光從際而,直接落山腰接近山頂的地方,遁光收斂現一黑髮黑袍的身影。

正劉玉!

「間差多了。」

劉玉閃念頭,直接向宗門殿內走,絲毫理會行禮低階弟子。

由於心重視此次會議,故而特意提早趕,就想與其它修士互通一番消息。

「青陽師祖」

殿的守衛,紛紛彎腰行禮。

劉玉淡淡點頭,抬腳向正殿走,還沒步入其,便聽到一陣竊竊私語傳。

「似乎些師兄師姐,並沒收到傳訊?」

「宗門訊息,長風師兄發送?」

金丹同門疑惑的聲音,斷斷續續從殿傳。

但被詢問的修士,也一臉茫然搖了搖頭,顯然沒收到消息。

「奇怪。」

「如果長風師兄安排的任務,消息能么緊,一點風聲都沒。」

「莫非老祖亦或者聯盟?」

修士閃樣的疑問。

白雨萱、趙無極......

劉玉面無表情,剛步入殿,就看到了許多熟悉的身影。

元陽宗金丹修士才那麼點,修仙者又目忘,故而到了金丹境界,幾乎能現認識的情況。

「青陽師兄」

「劉師兄」

劉玉剛一現,便許多老牌的金丹同門,走打著招呼,甚至口稱「師兄」。

修仙界,從都實力說話。

結丹之後的六七十年,劉玉先敗白雨萱,再從金戈城死裡逃生。

又於永盛坊市斬殺四翅黑虎,還屢次挫敗妖修的進攻,其乏三階期的妖修。

加丹成六品,潛力遠超普通金丹,已經聲名遠揚。

元陽宗內部,都現了少看好的修士,覺得很能成為李長風那樣的頂級金丹,甚至更進一步。

種種現實擺面,即使心高氣傲的金丹修士,也得心感嘆佩服。

即使早金丹許多年,此也願意以師兄相稱。

甚至暗暗猜測劉玉的實力,只怕比之普通金丹期,也差多少了。

「諸位客氣了。」

「真折煞劉某。」

朝四方拱了拱手,劉玉口謙虛,卻也沒推辭。

隨後幾之間,就最近的局勢,開始細細聊了起。

相比之,遠處的趙無極、白雨萱,臉色則些難看,也顯得勢單力孤。

原本家正常交流,但劉玉一現身,部分便擁簇了,顯然對更感興趣。

此的宗門,對方彷彿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明顯擁廣的途。

理智說,兩也應該好好結交一。

但兩心高氣傲,面對結丹比自己還晚的修士,一還放面子。

築基期,兩都頂尖的才,管到哪裡都忠實的擁躉者。

到了金丹期,卻發現自己其並起眼,淪為平凡的趨勢。

其它金丹同門眼裡,也就一「普通修士」而已。

巨的落差,讓兩些難以接受。

「......」

趙無極、白雨萱對視了一眼,相互點了點頭,最終還面露笑容圍了。

修仙止打打殺殺,還情世故。

無論任何候,淪為「少數」,都極為利的。

「場之,沒一修為金丹後期,什麼情況?」

笑談間,劉玉注意到種情況,心頓一動。

但念頭轉,卻想明白原因。

正思索間,劉玉臉的笑容,卻忽然一斂!

只因感覺到,一縷如山如海般的氣息,忽然殿外現!

「劉師兄,為何......」

修士解的問,但話到一半也感覺到了那縷氣息,立刻轉頭望向殿外。

如山如海般的氣息,只現短短兩瞬,便讓原本些熱鬧的殿內寂靜。

「種壓迫感,李長風都能擁。」

「如山如海般的氣息,整宗門,只一能夠擁。」

「唯一的元嬰修士——風老祖。」

瞬息間,劉玉心閃念頭,原本隨意閑聊的神情,也變得嚴肅起。

很快,一高的影,便一隻腳邁門檻。

此身材健碩,卻眉發皆白,嘴留著灰白摻半的長長鬍須,一直垂落巴。

身穿灰底白邊的袍,袖口兩精緻的極圖案,比劉玉目見的所修士,都更得高的味。

風老祖!

當宗門老祖從身邊走,劉玉再次感受到了,那種久違的生命本質差距。

僅僅一縷氣息,就讓身體微微顫抖!

彷彿脆弱的羔羊,面對食物鏈頂尖的獵食者。

元嬰老祖!

「等參見老祖,老祖萬壽無疆!」

劉玉隨眾行禮,口說著萬壽無疆。

十幾名金丹修士,就算只金丹初期,一齊行禮問好,場面也足夠震撼。

對一般修士而言,就再怎麼努力,也得到的待遇。

「諸位師侄必多禮。」

殿,風老祖面色溫,手掌往一抬。

立刻,便一股溫的力量,托著金丹修士站直了身體。

而後,沒第一間說話。

明亮的眼神,反而群掃視,像識別什麼一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一章:元嬰老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