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奪路而逃!

第五百一十九章:奪路而逃!

「唉~,卓道友切莫動怒。」

「值此時局,宗門也有難處,我等應當多加體諒才是。」

「既然短時間內不會有援兵,我等更應齊心協力共渡難關,固守金戈城才是。」

蒼雲道人呆立在原地,同樣是眉頭緊鎖。

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明顯可以感覺到,此人也有不小的怨氣。

理解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哼!」

聽聞此言,卓夢真一聲冷哼,又說了幾句氣話。

不過總算沒有繼續拍桌子,不然這議事廳的桌案。恐怕都不夠用了。

她看著目光低垂、沉默不語的劉玉,心中微微有些鬱悶。

以對方無利不起早的性格,遭受如此「不公」的待遇,不應該這麼平靜啊?

可此女又哪裡知道,劉玉早就開始擺爛,已經做好了「撤退」的準備。

堅守金戈城五年?他根本不抱希望!

不是說不可能,而是堅守五年的幾率太低、太低,風險太大、太大。

但雖是如此,劉玉對於一意堅守的修士們,也沒有特別的看法。

堅持到底是殊為可貴,適時放棄亦是明智!

發泄不滿后,四人你一言我一語,又開始商議守城之事。

金戈城的尷尬處境,只是獸潮全面爆發的背景下,一個不大不小的縮影。

比金戈城處境更好的修仙者聚集地不是沒有,但卻稀少無比,更多還是處境更差的聚集地。

面對獸潮,五大宗門的力量還是太過單薄。

獸潮爆發僅僅數月,便有數不清的中小聚集地被破,百姓流離失所慘遭妖獸屠戮。

更有如金戈城一般的大型仙城被破,修仙者整城整城的死亡。

至於凡人,死傷更是數以千萬計,面對妖獸毫無抵抗之力。

當消息傳遍七國盟,多國修仙界啞然失聲,對於妖獸的危害、妖族的強大,有了更為直觀的認識。

一時間,就連聯合出兵的議程都快了不少。

不過有著五大元嬰宗門支撐,楚國在一眾毗鄰橫斷山脈的國度中,處境遠遠稱不上最糟糕。

一些只有金丹勢力存在的小國,短短數月時間國土便淪喪了大半,甚至已經有幾個小國被滅,整個國度都淪為妖獸的樂園。

有人痛心疾首,作詩曰: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

做出固守金戈城的決議,四大勢力積極動員,率領全城修士頑強抵擋妖獸。

時間一晃,便是又是數月過去,來到獸潮爆發的第八個月。

「轟轟!!!」

「砰!!!」

修士的怒吼、妖獸的咆哮,還是法器法術的轟鳴,混雜在一起喊殺聲震天。

各色靈光閃耀,即使是現在是夜晚,金戈城周圍也是亮如白晝。

顆顆汗珠浮現,匯聚成一條細細的水流,從額頭蜿蜒而下直到眼眸,遮擋了一部分視線。

不過顏開卻來不及擦拭,雙手不停掐動法決,驅使著一件金色飛劍上品靈器,直直朝獸潮中一頭大地犀牛攻擊而去。

「叮叮叮」

金色飛劍好不容易突破大地犀牛的天賦法術阻攔,落在其頭顱之上,卻沒有造成有效傷害,只留下兩道淺淺的白痕。

這頭大地犀牛品階高達二階巔峰,又是擅長防禦的土屬性妖獸,等閑靈器無法奈何。

二階巔峰,在目前的獸潮中,已經屬於中高端戰力。

顏開不能坐視不管,否則讓其領頭,帶領低階妖獸發起衝鋒,後果不堪設想。

三階頂級「五行輪轉陣」雖然足夠堅挺,但如果妖獸數量足夠多,依然會被淹沒、蠶食。

一眼望去,城樓上的每一名修士,面上都帶著明顯的疲憊。

但面對鋪天蓋地的獸潮,依舊不敢有絲毫放鬆。

堅持到第八個月,獸潮的攻勢愈發猛烈,低階妖獸不知死傷了多少,卻依舊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而四大勢力的靈石儲備,已經到了一個極為危險的程度,不得不再次減少獵妖弩、神晶炮等特殊法器的使用。

只要在最危急的時刻,才會拿出來救火。

令人欣慰的是,在如此高強度的戰鬥中,所有修士都成長了許多,否則也堅持不到現在。

即使面對三階妖修的強大威勢,也大多能穩定的發揮實力。

「果然還是困境與磨難,最能令人成長。」

「我們經歷了多少,就領悟了多少。」

神識中,觀察到許多修士的表現,劉玉心中暗暗感慨。

這幾個月中,他親眼見證了許多修士,從惶恐不安的「萌新」,成長為堅毅堅定地「老鳥」。

但鬥法中,可由不得分心!

劉玉收束心神,全心全意催動落日金虹槍,與雪靈豹打得有來有回。

時不時還抽出手,釋放一道三階火屬性法術,阻止一頭狼類三階妖獸對陣法的破壞。

沒錯,八個月時間過去,不但獸潮愈發猛烈,就連妖獸一方金丹級別戰力也多了一名。

劉玉、卓夢真等四人,要應付六頭三階妖獸!

足足多出兩名金丹戰力,要是在外面交戰,早已經是一敗塗地。

幸好有陣法守護,並且五行輪轉陣足夠堅挺,這才堅持到了現在。

「嘭嘭嘭」

三階青狼口中靈光閃爍,數道丈許大小的風刃剎那間吐出,急速落在了五彩光幕上,引發一陣陣波瀾。

一圈圈水波一樣的波紋散開,竟然連陣法都出現不小的波動。

此狼移動速度極快,甚至忽然爆發極速,就連法術都能夠閃躲,讓蒼雲等人大感頭痛。

不過幸好,青狼只有三階初期,就算全力動用天賦神通,也很難撼動陣法。

就算加上岩龜,也尚在五行輪轉陣的承受範圍之內。

面對這種無奈的情況,許多修士早已經習慣,只能儘力發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至於其它,只有交給高階修士去應對。

劉玉一臉專註之色,心中卻毫無波瀾,做好了隨時遁逃的準備,一點都不會為金戈城的未來感到擔憂。

他知道,如果沒有增援,以金戈城目前的情況來看,城破只是早晚的事情。

「轟轟!!」

修士與妖獸對抗,金戈城周圍的轟鳴聲不絕於耳,即使甚至數十里之外,都能隱隱聽聞動靜。

每一道法術釋放而出,都是一部分法力與精力的消耗。

對大多數修士而言,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種煎熬。

不過人群中,也有少數好戰之輩,不但不為未來感到擔憂,反而滿臉興奮享受戰鬥。

堅守三天三夜后,獸潮終於暫時退去。

夕陽下,數千修士席地而坐,許多修士席地而坐喘著粗氣。

一面手握靈石運功恢復法力,一面雙眸卻充滿茫然。

環顧四方,妖獸猙獰醜陋的面貌、擇人而噬的眼神歷歷在目。

未來的路,到底在何方?!

仙路何方?

……

時光匆匆,距離獸潮爆發,已經過去了兩年。

歷史悠久、古老厚重的楚國大地上,已經是滿目瘡痍、戰火連綿,比之當初燕國之戰還要殘酷數倍。

妖獸可不受仁義道德的束縛,人類在其眼中也是一種生物而已,與其它野獸並無不同,也可以用來充饑。

不過對妖獸而言,餓了吃肉充饑,只是生命的一種本能,似乎也算不上殘忍?

而在獸潮愈發猛烈的攻勢下,金戈仙城堅持了兩年,到今日也接近極限。

望眼欲穿,也不見援兵到來。

城中沒有傳送陣,也等於斷絕了所有修士的退路,唯有背水一戰!

但戰鬥到今日今時,即使有特別小隊負責思想工作,一股絕望的氣氛還是漸漸瀰漫開來。

「叮叮」

劉玉站在城樓的最高處,雙手急速掐著法訣,一次次與雪靈豹交鋒。

勢均力敵!

到了這個時候,城中彈盡糧絕靈石耗盡,許多修士都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他自然也做好了準備。

劉玉將遁風舟交給了白虎,並賜下一張符寶與幾張「金風散形符」,讓此人帶著幾名死士與侍女文綵衣見機行事。

至於能否逃出生天,就看幾人的運氣了,他不是神明也不是保姆,這時也難以保證幾人安全無虞。

一切的一切,都做了妥善安排,只等最後的那個時機到來。

劉玉臉色凝重,鬥法中還不時分出神識,悄無聲息觀察兩隻寒天鷹。

一隻是開始時便出現的三階後期妖修,一隻是四個月前才趕到的,修為只有三階中期,體型也「嬌小」了許多,翼展只有十四丈左右。

兩年時間過去,包圍金戈城的三階妖修,已經達到八隻之多!

「看樣子,這似乎是只母的?」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

經過長時間的觀察,他大概清楚了所有三階妖修的實力,如果隱藏的不多的話。

經過估算,在激發宗門發放的保命靈符后,能夠追上自己遁速的,只有這兩隻三階飛行妖獸。

所以只要不被兩隻寒天鷹盯上,有很大可能不費吹灰之力脫離危險!

「所以,只要不被兩隻寒天鷹盯上,風險便極小。」

劉玉默默想道,繼續保留實力,與雪靈豹打得「有來有回」,看上去實力盡出的模樣。

「砰!!!」

五行輪轉陣激發的五彩光幕顫抖不已,五色靈光都暗淡了小半,似乎隨時可能破碎的模樣。

那巨大的轟鳴聲,即使是金丹修士聽聞都眼皮直跳,暗暗擔心下一刻破碎。

妖獸一方有著八名三階妖修,數量上是守城修士的一倍,導致劉玉、卓夢真四人防禦起來左支右拙。

進攻一方的優勢,已經大到一定程度,即使有著五行輪轉陣也不能抵消。

八方妖修的大半攻勢,都能落到陣法上。

而靈石耗盡后,獵妖弩、神晶炮等特殊法器不能動用,以守城修士僅僅三四千的數量,有如何阻攔鋪天蓋地的獸潮?

只見天空與地面,密密麻麻皆是妖獸的身影,並且已經可以攻擊到陣法。

利爪、手掌、妖軀衝撞、天賦法術......

單個低階妖獸的攻擊,對於三階頂級真人而言當然不算什麼,但當數量達到一定程度,還是引發了質變。

從城樓向下看去,只見無數妖獸彷彿螞蟻一般,不斷向五彩光幕聚集攀附,一點點撼動著籠罩全城的巨大陣法。

在那數以萬計的規模下,就算是三十多丈的金戈城,居然也不顯得「高大」。

量變引起質變的力量,縱然金丹修士也要動容!

在三階妖修與低階妖獸的雙重打擊下,五彩光幕越來越暗淡,搖搖欲墜隨時可能破碎。

強烈的不安,驀然在所有修士心中加劇!

可他們別無選擇,只能要緊牙關繼續堅持,做著最後的努力!

赤血染黃沙,

青春成白髮,

若是真英雄,

怎會怕?!

夕陽下,這一幕仿若定格成永恆,一股難以言喻的悲壯氣息鋪面而來!

這一刻,文明在與野蠻的對抗中,完全落入下風!

可那千百身影,依舊佇立於此,或許也將葬身於此!

沒有馬革裹屍還,從無數妖獸那饑渴眼中可以明白,三四千修士與數萬凡人,都將屍骨無存!

「......」

看著這一幕,劉玉眼中恍惚了一瞬,不過很快回過神來,震天的喊殺聲又進入耳中。

他並沒有心軟,也沒有挺身而出、力挽狂瀾的想法。

當大勢襲來,個人的力量便顯得渺小,除非是化神煉虛級別修仙者。

他不是英雄,只是自私且不完美的普通修士,只顧得上自己安危,也難以與其他修士產生共情。

神識觀察到金戈城此時的情況,劉玉意識到,城破就在今日。

「堅持了兩年,終於堅持不下去了嗎?」

「這樣也好,不必飽受折磨,從此便解脫了。」

他微微搖頭,對於滿城修士與凡人的命運不再多想。

體內法力暗暗運轉,一縷神識放在儲物戒中,「萬魂幡」與保命靈符只需心念一動便可祭出。

九處大穴內,烈陽法力蓄勢待發,隨時可以進入「星辰真身」狀態,發揮出本身最強的實力。

劉玉一身黑袍,兜帽垂落在背後,腰間懸挂破敗之劍,已經做好逃亡的準備,足以應對任何變化。

即使身陷重圍,依舊處變不驚。

「叮」「砰」

他甚至還暗暗收回了一部分法力,像是法力消耗過大有所不支,使得落日金虹槍更靠近了城牆一些。

「吼吼」

雪靈豹發出暢快的吼聲,只以為自己終於戰勝了,那個可惡的人類修士。

他一開始丟盡臉面,已經將劉玉視為「獵物」,城破后誓要追殺到底!

三階妖獸雖然具有高級智慧,能夠進行複雜的思考,但也不一定就非常聰明,還是有許多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妖修。

就如人類,同一物種的智慧,也有可能天差地別。

顯然,雪靈豹並沒有察覺到劉玉的小動作。

……

時間緩緩推移,從白日到了黑夜,按金戈城攻防戰去依舊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靈光閃耀的背後,每名修士的表現都不盡相同。

有人積極應戰態度堅決,恨不得抽干體內最後一絲法力,也要殺妖護城。

有人目光閃爍東張西望,暗暗保留法力,準備在城破後進行逃亡。

戰爭進行到現在,局勢已經非常明朗,所有修士的態度都呈兩極分化。

要麼積極、要麼消沉。

在劉玉的觀察中,卓夢真、司馬永同樣保留實力,表現明顯不如從前,心已經不再戰場上。

就連道貌岸然的蒼雲道人也不例外,法寶不敢祭出太遠,方便隨時收回。

這麼做也無可厚非,劉玉心中並沒有嘲笑的意思。

畢竟大家都儘力了,既然守不住,總不能隨著此城陪葬吧?

修仙為長生,而不是一時的意氣!

不過眼見三人的小動作,劉玉心中一動,頓時又有了新的想法。

「或許這樣會更好......」

他閃過一個念頭。

城外空中,看著搖搖欲墜的「五行輪轉陣」,三階後期寒天鷹銳利的鷹瞳中精光一閃。

「嚦~!」

它一聲響亮悠長的鷹鳴,傳遍城外每一個角落,像是在傳達著某些信息。

隨後,一大一小兩隻寒天鷹雙翅一振,成百上千到匕首般鋒利的黑色羽毛凝聚,浩浩蕩蕩向搖搖欲墜的五彩光幕激射而去。

「嗷嗚~」「吼~」

彷彿在響應著什麼一般,幾道截然不同獸鳴,先後在獸群中響起。

下一瞬,六隻三階妖修響應寒天鷹的號召,同時發起了最強一擊。

靈光閃閃的利爪、一兩丈粗的巨大光柱、密密麻麻的弧形風刃......

每一道攻擊,都蘊含了讓普通修士絕望的威能!

但麻木的他們還來不及反應,數只三階妖修的最強一擊,就已經落在搖搖欲墜的五彩光幕上了。

「砰!!!」

接連幾聲絕大的轟鳴響起,顏開等人聞聲望去,眼中閃過不可思議之色。

只見五彩光幕的最後一絲靈光,在剎那暗淡了下去,化為星星點點的光華不斷消散。

緊隨其後,一陣靈氣風暴席捲全城,五彩狂風刮遍城中。

「嘭嘭嘭」

城內城外上百處地方,響起連環不絕的炸響,深藏靈脈地脈的陣盤,受到牽連被毀壞大半。

三階頂級「五行輪轉陣」,被攻破了!

高約三十丈、綿延十幾里的金戈城,就這樣暴露在妖獸的視野中,就如任君採摘、羅衫半解的美人。

「吼!!!」

下一瞬,各種妖獸吼聲同時響起,鋪天蓋地向城內衝鋒。

有妖獸一躍數十丈,幾乎與城牆齊高,興奮掃視城牆挑選「晚餐」。

天空中,也有無妖禽俯衝而下,迫不及待要參加這場盛宴!

從遠方看去,無數獸影進一步畢竟,用不了多久便會將金戈城淹沒。

但它們快,有修士更快!

五行輪轉陣被破還不到半瞬,蒼雲道人便祭出一件翅膀模樣的飛行法寶,以比金丹後期還要快出一線的遁速,向門派所在光州方向飛遁而去。

「平日看上去道貌岸然、憂國憂民。」

「但危急時刻,卻跑得比誰都快。」

「該死的牛鼻子老道!」

卓夢真心中暗罵,但動作也沒慢多少,取出一張靈符激發,急速要鏡州方向遁去。

眨眼間,就已經在數里之外!

此女此時的遁速,居然比之金丹中期修士也要快上不少,同樣早有準備。

司馬永的動作同樣不慢,催動靈符加持自身,向某個方向奪路而逃。

念起城中族人,他眼中閃過猶豫、痛苦、掙扎等種種情緒,但終究沒有停下。

不到一瞬,三人便飛出十幾里到數里的距離。

而這時,劉玉似乎才從變故中回過神,「匆匆」運轉法力騰空而起,化為一道青色遁光向青州方向飛去。

————————————

ps:今天與幾個多年未曾聯繫的老友聊天,不知不覺耽擱了時間,各位道友抱歉。

但更新時間,依舊是下午五六點,作者沒有擺爛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九章:奪路而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