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自愧不如

第五百三十四章:自愧不如

元神、肉身、法力。

枯萎降臨的瞬間,便能從三方面,削弱目標的總體實力。

「哼~」

趙無極一聲悶哼。

感覺體內法力,運轉起晦澀無比,就連肉身都變得「沉重」許多。

「好,什麼詭異的神通?」

「到底如何招的?」

晦澀的法力與沉重的肉身,都無法抵消心的驚駭,趙無極心震驚已。

甚至察覺到,自己如何招的!

種引動「金篆文」一絲力量的神通,已經超境界修士的想象。

至少也化神境界,才能看一絲端倪。

縱然境界的最後一境界「元嬰期」,也接觸到銀篆文,根本會明白運行「枯萎」的力量多麼崇高!

表現,並會比金丹修士好多少。

只因為生命本質更高,比金丹修士的抗性更強罷了。

但如果受到劉玉的針對,也難以效抵擋,還會避免的招。

曾經,劉玉以為元嬰修士神通廣,能夠長生老、逍遙自的存。

但隨著境界的提升,特別知識的增加,早已經了理性的認知。

元嬰修士,也並非想象的「神通廣」,只走自己面的修仙者罷了。

劉玉相信只繼續,自己終一日,同樣能夠達到那個層次。

比肩,甚至超越!

「叮叮」

火紅飛劍法寶受到牽連,靈光一刻便衰弱少,威勢也明顯降低了許多。

同,落日金虹槍的攻勢卻愈發猛烈。

刺、挑、橫掃......

每一次攻擊,都能讓火紅飛劍節節敗退,呈現明顯的支之勢。

其實趙無極身為三英四傑之首,從宗門得到的扶持遠超劉玉,煉製的火紅飛劍法寶,本質並比落日金虹槍差多少。

但無奈,其主的法力品質差距!

一者只金丹,一者卻九品金丹,差距以理計。

想暴露多實力,劉玉甚至需用神通。

單憑落日金虹槍,數十回合之後,便能夠利落擊敗趙無極。

就算使「枯萎」,也沒全力發動,只削弱了其法力、肉身兩方面一成到。

但就一層到的削弱,便讓本就存的差距更了,幾乎呈一面倒的趨勢。

「叮叮」

法寶交鋒的轟鳴響徹長空,金紅二色靈光空綻放。

幸圍觀的低階弟子,只覺震撼莫名!

趙無極強忍肉身的虛弱,雙手急速掐動法訣,使神通、法術等手段,依然願意放棄。

劉玉見此,確實眉頭一皺。

所謂的堅持,對而言,毫無意義!

念及此處,經脈內洶湧而的法力再増一分,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落日金虹槍立刻一振,寒光隱現的槍尖,剎那迸發數百淡金色槍芒。

而後糾纏凝聚,形成數十朵美輪美奐的槍蓮。

淡金色的美麗槍蓮,卻帶著致命殺機,似緩實快輕飄飄向趙無極飄。

隨後落日金虹槍後退稍稍蓄勢,待威能達到一定程度,便如閃電般朝火紅飛劍刺。

一點寒芒先到,隨後槍如龍!

「叮~!」

低階弟子的視角,金色匹煉與紅色匹煉相遇,靈光明顯勝一籌止。

僵持僅僅一瞬,便將火紅飛劍直接擊飛,隨後徑直向「趙師祖」激射而。

「趙師弟實力俗,但...還敗了。」

看到此處,師徒一脈的長老搖了搖頭,頗為些惋惜。

煉製「南明離火劍」,已經耗盡了積蓄,導致此趙無極才剛剛還清債務,連一件趁手的防禦法寶都沒

面對數十朵槍蓮,只好撐起一火紅護罩,嘗試抵擋一次攻擊。

「轟隆隆!!」

一朵朵金色蓮花,落火紅護罩,立響起連綿絕的轟鳴。

強烈金色靈光,甚至已經將趙無極淹沒其。

但幸好,當金光暗淡的候,火紅護罩依然挺立,只靈光極為暗淡。

讓觀戰的一些,暗暗鬆了一口氣。

與護體焰盾類似,法力簡單構造的護罩,而與功法配套的法術,防禦威能非同。

「咳咳」

護罩,趙無極重重咳嗽兩聲,嘴角絲絲鮮血現。

槍蓮攻擊力強,隱隱已經超法術承受的限。

強提法力防禦,受到牽連氣血翻湧,法力都些暴動,受了一些輕勢。

但劉玉如何會放種機會?

趙無極還及平復法力與氣血的翻湧,一金色匹煉已然劃破長空而!

「砰!」

一瞬,暗淡到極點的火紅護罩,便金色匹煉的一擊破碎。

寒光閃閃的槍尖,已然停留趙無極身,距離其眉心足一寸!

「咳咳」

防禦秘術被強行攻破,讓趙無極的傷勢更重了一些。

然而卻些難以置信,怔怔看著落日金虹槍,陷入沉默之。

此沒想自己會敗,卻沒想到,會敗得般徹底!

「輸了。」

數息后,趙無極收回火紅飛劍,臉色沉重認輸。

最讓心驚的,那伴隨一片青光而,無比詭異的神通。

難以理解、無法感知。

意味著......

「趙師兄,承讓了。」

劉玉淡淡說,心念一動便收回了落日金虹槍。

此已經築基境界,沉醉往容易的修士,終會被洶湧而的浪潮淹沒。

只敢於走舒適圈,探索未知的修士,才能到達新的巔峰。

一次擊敗趙無極,劉玉心卻沒多少成就感。

此眼,此也一「普通」修士罷了。

「相比白雨萱,趙無極更快接受現實。」

「而且敢於向更強者挑戰,放手一搏的決心,或許能走得更遠?!」

閃念頭,朝對方輕輕頷首,隨後到風老祖身行了一禮,便站立一旁。

關於神通「枯萎」,還金丹品質,劉玉並擔心被風老祖察覺虛實。

修士的丹田別玄妙,存於肉身,卻又與外界空間同,會直接被神識所觀察到。

實際的容量,遠超肉眼所觀察到的,然也無法容納,隨境界提升愈發龐的法力之湖。

每一次修為的提升,丹田都會同步增長。

除非被直接接觸到肉身,還同放開抵抗,否則僅憑神識,無法直接觀察其修仙者丹田的情況。

至少,以劉玉對於元嬰修士的了解,雖然實力了翻覆地的變化,但還做到一點。

與趙無極之後,便周卓峰與姜雲峰的鬥法。

兩朝風老祖行禮之後,便數百丈的高空遙遙相對,說了幾句客套話直接開打。

「轟隆隆」

「咔嚓」

伴隨著靈光浮現,寂靜沒多久的空,又響起法寶、法術的轟鳴聲。

一周身閃爍藍光,紫色雷霆靈光隱現,帶著凜然侵犯的威嚴。

每一次手,都響亮的雷聲伴隨。

令圍觀一些金丹修士,臉色好看,彷彿想到了什麼好的事情。

雷靈根!

此靈根以攻擊力著稱,鬥法能力為所靈根的最強。

加之周卓峰修鍊了專屬異靈根的功法,但從攻擊方面說,還超趙無極一分。

催動一件紫色飛劍,劍身纏繞藍色的雷電,即使面對金丹初期巔峰的同門,也半點落風。

甚至,隱隱佔據了鬥法的主動,侵略性十分之強!

相比之,另一的表現就遜色多了。

姜雲峰催動一件黃色山模樣的法寶,仗著修為高一籌,倒也防禦得滴水漏,但卻沒多少主動進攻的機會。

樣一,無疑丟失了主動權。

而且閃躲找機會方面,也遠如周卓峰,被動防禦消耗的法力反而更多。

隨著間推移,知遏止的落入了風。

「劉師弟,以兩位師弟的實力,看已經勝券握了。」

身旁,披著深紅袍的煉紅塵,低聲說。

修為期巔峰,按理說也資格參加此次行動,但卻並沒報名。

一方面自己的意願,一方面宗門允許。

一位煉器師的價值,超越普通金丹修士知多少,宗門能坐視「白白送死」。

利益雖好,也得命拿才行。

沒錯,一些圍觀的同門眼,四正搶著送死!

「鍊師兄獎了。」

「劉某僥倖而已。」

劉玉微微轉頭,低聲說。

臉露一絲笑容,嘴雖然說著謙虛,但哪裡謙虛的意思?

畢竟對比已經十分明顯,眾金丹都心裡數,說再多也沒用。

度謙虛就驕傲了。

自從幫忙煉製黑風翅與飛星鏢后,多年以兩一直保持聯繫,此關係已經親近了少。

「關於此次任務,劉師弟還得三思啊。」

「雖然師弟實力,但橫斷山脈內部,對等修仙者而言,就一塊死地。」

「無回者,比比皆。」

煉紅塵凝重的說。

兩現交情錯,也想看對方白白送死,故而想了想,還打算開口勸說幾句。

「些危險,劉某心數。」

「但正如殿所說,得的理由。」

「管怎樣,還多謝鍊師兄提醒!」

劉玉微微一笑,風輕雲淡。

言盡於此,繼續勸說也合適,煉紅塵點了點頭再說話。

兩的對話,並沒用神識保密交流,故而其它金丹也聽了進。

些別院一脈或者師徒一脈的長老,儘管對劉玉沒好感,但也得承認,的實力確實明顯超其餘三一籌。

如果沒意外的話,接的鬥法會多懸念。

「轟隆隆」

心思各異的眾注視,空的鬥法還繼續。

一者雷法,攻伐強且靈活。

一者修為更高,且擅長防禦。

明眼都能夠看,場鬥法很難短間結束。

也更加體現了,劉玉超三少的實力。

「但點實力又能如何,面對橫斷山脈三階後期、巔峰的妖修,還無路入地無門?」

修士其它兩脈的長老心噗笑,眼神餘光玩味的掃劉玉背影。

「看鬥法,短間無法結束啊。」

對一些「奇異」的目光恍若未聞,津津味看了一會兒,劉玉便感覺些乏味。

終究只鬥法,而生死搏殺。

許多手段,都能動用,看久了便覺得千篇一律。

其次兩的實力,雖金丹初期已算錯,但看也就普普通通而已。

比之永盛坊市,糾纏許多年的妖修「金剛猿」,還如。

日斷向西移動,最終落地平線,夜色逐漸籠罩空與地。

青泉峰,數百丈的高空,周卓峰、姜雲峰兩依舊回好熱鬧。

便一電光閃耀長空,然後震耳的雷鳴才遲遲響起。

百般無聊間,已經辰。

「砰」「叮」.

「咔嚓」

伴隨著聲聲轟鳴,紫色飛劍法寶擊飛黃色山法寶,勝負之勢終於明朗。

周卓峰打兩粗壯的藍色雷霆,擊破姜雲峰法寶的防禦,終於取得了勝利。

朝風老祖行禮后,此卻沒退到一旁恢復法力,而重重一拱手:

「請風師叔明察,劉師弟實力高強,弟子自愧如。」

「故而,選擇棄權認輸!」

說著,轉身朝劉玉拱了拱手,露一絲笑容。

說起,兩還老相識了,築基境界便認識。

只隨著劉玉到了築基後期,為結丹而奔波,見面次數就少了許多。

到了金丹境界,更六七十年,才匆匆見數面。

「劉某僥倖勝了趙師兄半籌,倘若對周師兄的雷法,沒半點把握。」

「師兄願意將機會讓,劉某也就卻之恭了。」

一頓商業互吹,劉玉張嘴就。

對方既然願意認輸,自然敵。

看曾經交情的份,以後說定還盟友。

嗯,倘若能穿越橫斷山脈,從唐活著回的話。

「。」

「既然周師侄主動認輸,那麼老夫就此宣布,青陽師侄最終勝,成為此次任務的最終選。」

「好了,爾等以退了。」

「青陽師侄留。」

風老祖輕輕頷首,宣布此鬥法的最終結果,隨後吩咐。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四章:自愧不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