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再臨西沙

第五百三十八章:再臨西沙

同於江秋水,衝擊金丹瓶頸,還能從宗門獲得一些支持。

紀如煙作為途加入的修士,得宗門信任,所以能夠獲得的支持十分限,幾乎等同於沒。

而紀家只一築基家族,還憑藉紀如煙搭劉玉的關係,些年才稍稍點起色。

衝擊結丹瓶頸一事,卻無法為提供多的支持。

所以紀如煙衝擊瓶頸的各種資源,當然還劉玉提供,其就包含了「結金丹」、「塵丹」。

畢竟自己的女,還設了元神禁制。

管從利益,還情感的角度考慮,都應該盡量支持。

一旦成功,就能獲得一金丹戰力,還任勞任怨的那種。

而著「結金丹」、「塵丹」,諸如結丹心得、三階靈脈等各方面的一些幫助,兩女衝擊金丹瓶頸的成功率,自然普通修士比。

如果還能成功,就只說「命運」了。

對於對方享受同樣的待遇,一點,讓江秋水很吃味。

「嗯。」

「十一年,如煙妹妹就已經閉關衝擊金丹瓶頸了,至今都還沒消息。」

「從動靜看,一切都還順利。」

微查的一撇嘴,江秋水心些高興,但沒表現,還十回到。

「嗯。」

劉玉微微點頭。

紀如煙比了十一歲,今年歲左右。

以其修鍊速度說,個速度並快,根基卻非常穩固,故而結丹幾率應該還超江秋水。

但幾率終究幾率,最終能否成功,還看情況。

「四品金丹嗎?」

樣想著,劉玉一隻手放江秋水腹部,投詢問的眼神。

此女臉閃羞澀,頓別開了頭,但還點了點頭閉眼眸。

一縷神識蔓延而,輕易穿透了肉身的阻礙,劉玉神識進入了其丹田。

其抵擋的情況,一刻,便看見了一汪藍色的法力之湖。

以及法力之湖,一顆花生米,呈水藍色的金丹。

以靈覺視野看,朦朦朧朧感應到水藍色的金丹,著如細沙般的點點銀光,多少剛好四處。

「確實四品金丹。」

心閃念頭,劉玉收回神識。

自己的金丹,觀察起更為困難,即使其修士放開阻擋,也只能看見么多。

痕種東西,對於金丹修士而言,還「高端」。

眼裡細沙的形象,江秋水眼,說定又其它模樣。

境界夠,每名修士都看到同的形象,極為正常之事。

確認金丹品質后,劉玉又指點了一番金丹境界的修鍊點,以及需注意的地方。

才讓江秋水,安排吩咐好的事情。

對於「長安計劃」,此女還心勸說。

但看到對方容置疑的眼神,還只能轉身輕輕一嘆,然後離開洞府。

沉吟片刻,劉玉沒繼續閱讀的心思。

隨著修為提升,還「存神妙法」的錘鍊,已經增長到七十八里的強神識蔓延而,瞬間便籠罩了整座青陽峰。

「速洞府見本座。」

發神識傳音,便端起茶杯,輕輕呷了起。

一會兒,洞府外便傳匆匆的腳步聲。

快速到師尊洞府,周雲龍站門外整理一番儀錶,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才步入其。

沒走幾步,便看到了一威嚴的身影。

黑袍黑髮、氣質凜然,氣息深測。

「弟子拜見師尊。」

周雲龍敢多看,連忙行禮,恭敬的說。

隨著對修仙界的進一步了解,愈發明白「仙緣」貴,否則即使雙靈根資質,當年八成也死於非命。

如果拜劉玉為師,即使僥倖踏入仙途,也絕能短短間便修鍊到築基期。

「必多禮,起身吧。」

放茶杯,劉玉打量了弟子一眼,淡淡說。

「。」

周雲龍依言起身,垂手恭敬站一旁,等待著師尊訓話。

以為次會往常一樣,考量一番修為進展,以及修仙知識的掌握情況。

故而表面神情嚴肅,心卻比較輕鬆。

「知覺,拜本座坐,也三十多年了吧?」

一次,劉玉沒詢問修為進展,也沒考量的意思,反而如此問。

「回師尊,多少三十年,馬便三十一年了。」

雖然明白,師尊為何問起,但周雲龍還老老實實回答。

此心,一種奇怪的感覺。

總覺得今日,會發生一些事情。

「啊,三十年。」

「些因果,也候了結了。」

劉玉喃喃自語。

隨後,臉色一正:

「當年,本座還築基修士,便受一位好友臨終所託,保持聖火教的傳承滅。」

「所以才會收為記名弟子,原因沒忘記吧?」

「弟子銘記於心!」周雲龍連忙彎腰說。

師尊突然提起,心些惴惴安,明白到底什麼意思。

「聖火編年史」一書,已經能夠倒背如流,周雲龍了解到,聖火教曾經也一偉的宗門。

但如今,已經徹底沒落了。

如果真承擔復興的重任,完全還沒做好準備,也知從何入手。

「沒忘記就好。」

「如今修鍊到築基期,些事情也候了。」

劉玉輕輕頷首,將聖火劍與神沙門的恩怨,緩緩。

一緩緩訴說,一仔細聆聽。

空蕩的廳,低沉的聲音響起,一直持續了半刻左右。

築基期的修為,統領現的聖火教已經足夠。

核心教眾團滅,又遭受神沙門遺餘力的打壓,聖火教現說定已經樹倒猢猻散。

而周雲龍修鍊的頂階功法「聖火經」,還自己賜予的火屬性極品靈器,實力還超一般築基後期許多,統領此的聖火教完全問題。

「原本想等其修鍊到築基後期比較穩妥。」

「但十月後,長安計劃便開始,段因果再了結,便沒機會了。」

「也只能提開始。」

心念頭閃動,劉玉已經聖火教與神沙門的恩怨,都盡數說了。

當然,靈寶「聖火劍」的消息,都被隱。

「如何?」

「願承擔份責任,往西沙之地作為聖子,統領聖火教諸修?」

說完情況,劉玉面無表情問。

聞言,周雲龍立刻點頭。

只神色些沉重,聽到面對元嬰宗門的打壓,相信任何一築基修士都笑。

「放心,與神沙門硬碰硬,亦或者一定復興聖火教。」

「只維持傳承滅而已。」

看著神色沉重的輩,劉玉忽然輕輕一笑。

「跟。」

起身向外走,周雲龍見此連忙跟。

離開洞府,劉玉法力運轉,化為一青色遁光,帶著其向青台峰飛。

理會行禮的弟子,兩徑直了傳送陣。

「嗡嗡」

靈紋一亮起,靈光逐漸強盛,一陣刺目的光華,兩都見了蹤影。

為了避免身份暴露,劉玉並沒選擇直接傳送到西沙之地,而傳送到距離西沙遠的仙城,然後從易容飛遁。

如今雖然金丹真,但神沙門對而言,依舊一龐然物。

「就西沙嗎?」

遁光,周雲龍看著眼的景象,心莫名些震撼。

視線所及,盡茫茫黃沙,看到丁點綠意。

一陣狂風吹,便黃沙漫的場景。

遙遠的地方,還幾顆乾枯的樹木挺立,也知死活。

由於幼年的經歷,周雲龍對凡的艱苦深體會。

難以想象,種情況,凡如何生存的。

直到經一座綠洲,一切才豁然開朗。

一路急速飛遁,劉玉沒掩飾金丹修士的身份,並沒長眼的邪修團伙膽敢攔路。

帶著周雲龍,徑直向西沙坊市飛,想看看記憶的幾聯絡地點,還能能聯繫到聖火教的修士。

以金丹修士的遁光,沒多久一點綠意,便現視線盡頭。

綠洲!

靈壓肆無忌憚散發,沒修士膽敢阻攔。

進入坊市,劉玉再次向「妙味樓」走,唐寶曾經招待的地方,也聖火教的一據點。

但當兩真正到地方,卻發現當年酒樓早已消失見,取而代之的則一座茶樓,名為「西沙茶樓」。

此的茶樓,由本地一築基家族掌控,卻與聖火教沒半點關係了。

「當年提醒紫心,看依言放棄了處產業。」

一番打聽,確定幾十年裡順利交接,存任何糾紛,劉玉回憶起往事。

「曾經聖火教的一處據點?」

「現卻廢棄了?」

周雲龍神色複雜。

但還及多想,一強的靈壓便忽然降臨,讓修為只築基期的心一沉。

金丹修士!

「哼」

一瞬,劉玉一聲冷哼。

堪比金丹期的靈壓爆發,向方才靈壓源處,毫退讓迎接而。

知,坊市的駐守修士,警告自己亂。

「本座途經此處,無意節外生枝!」

劉玉神識一動,向駐守坊市的金丹修士發警告,態度十分強勢。

以如今的實力,普通金丹初期的修士已經懼。

而且西沙之地綠洲間隔較遠,除了極為特殊的資源點,否則每綠洲最多駐守一名金丹修士,完全需退讓。

果然,警告后,那忽然現的靈壓便消失見。

知於忌憚,還什麼原因,明顯願平白惹一位同階修士。..

見對方沒一步動作,劉玉才收斂自己的靈壓,隨後目光一轉,朝觀望的修士看。

「......」

視線所及,坊市的修士紛紛避開目光,無敢與之對視。

身體僵硬,轉頭忙著各自的事情。

「走吧。」

眼閃思索,劉玉淡淡說了一句,隨後向坊市外走。

既然此處的據點已經徹底廢棄,找到半點聖火教的標誌,也就沒必此處停留了。

作為曾經的核心教眾,親口通知聖火教隱蔽,當然知幾處聖火教修士能存的地方。

之所以此,也就想了解一番情況罷了。

「。」

懷著複雜的心情,周雲龍低低應了一聲,然後亦步亦趨跟。

很快,許多修士敬畏的眼神,坊市外一遁光沖而起,向著遠方飛。

「師尊,以聖火教此的情況,真的......」

飛遁,周雲龍想了想,最終還忐忑安的開口。

經一段間的了解,對於聖火教敵神沙門的實力,已經了一清晰的認知。

那統治整西沙之地的存!

與之相比,聖火教就像陰溝里的老鼠,只被發現就死路一條。

如果讓周雲龍當「聖子」,實沒信心,能夠與神沙門對抗。

說對抗,能苟且偷生就錯了。

「記住,實力夠之,永遠試圖與神沙門對抗。」

「的第一任務復興,而讓聖火熄,繼續傳承。」

「強,以依仗。」

「弱,也能夠利用。」

「以如今的實力,只隱姓埋名低調行事,被神沙門發現,或者招惹強的對手,讓聖火教傳承還成問題。」

「若測,用此符聯繫本座,將此符交到......」

「記住,讓萬得已的候,動用此符,本座只手一次。」

劉玉沒回頭,語氣認真淡淡說。

話音落,衣袖一揮,一枚青紅之色的特殊符籙,便落周雲龍手。

三十年,為了搜集青陽功,七國盟各處都死士建立的據點。

些由築基修士建立,些則由鍊氣修士建立。

只需將符籙交到一處死士據點,便能很快聯繫自己。

「弟子明白。」

周雲龍接符籙,心總算安心許多。

握著手符籙,總算感覺自己一戰鬥,背後還靠著師尊。

從一開始,因為聖火教的緣故,才被劉玉身為弟子踏仙途。

否則,已經成了妖獸的排泄物。

加之熟讀「聖火編年史」,早就對聖火教產生一種認同感,願意承擔份責任。

雖然,還沒與任何教眾接觸。

師尊的如此「看重」,還自身與聖火教解的因緣,讓周雲龍此刻升起了一種使命感。

心彷彿一團火焰,開始熊熊燃燒!

沿途,劉玉落遁光,進入修仙者聚集地。

但非常惜,一連好幾據點,都樓空。

「主動撤離,被消滅。」

「某種程度而言,反而一件好事。」

摸了摸懸腰間的破敗之劍,劉玉念頭閃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八章:再臨西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