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臨終談話

第五百四十一章:臨終談話

「嗡嗡」

符文一圈圈快速亮起,刺目的乳白色光華綻放。

一身穿黑袍、身形魁梧,腰懸一把普通長劍的影,突兀現傳送陣。

此正劉玉。

傳送回宗門,諸多低階弟子的矚目,直接化為一青色遁光沖而起,向青陽峰飛。

此,已經恢復了原本的面目。

「公子,的段間,嚴長老曾數次登門拜訪。」

「一直見公子歸,才留信息離。」

「嚴長老青秀峰約見公子,請公子務必往一見,態度似乎些...急迫?」

彙報完信息,文綵衣些確定的說,神情些疑惑。

還第一次金丹長老的臉,看到那種急迫的表情。

莫非,因為獸潮之事?

剛返回宗門,劉玉靈茶都沒喝一口,就收到了文綵衣的信息。

聞言,頓眉頭微皺。

剛回到洞府,就遇到樣的事情,心情確實美麗。

按照描述看,應該非常重的事情,嚴長老才會多次登門。

文綵衣怕誤了事,才急匆匆稟報,劉玉自然會遷怒。

「究竟何事?」

一瞬之間,劉玉心便浮現許多念頭。

獸潮?長安計劃?

還與其它兩脈的勾心鬥角?

自獸潮爆發以,風老祖的鎮壓,三脈之間的算計倒少了許多,應該能。

劉玉心暗,左思右想沒結果,一杯靈茶飲盡,便門而。

青色靈光閃耀,許多低階弟子駭然抬頭看,只見一到青色遁光快速遠。

全力飛遁,即使沒使用法寶黑風翅,青秀峰也很快進入視線。

「青陽師弟?」

「快快請進!」

剛進入四十里範圍內,嚴長老蒼老威嚴的聲音,便群山之間響起,邀請劉玉入內一敘。

隨後,一紅色遁光自青秀峰升起,筆直迎了。

面容怒自威,看神采奕奕,正嚴長老!

「嚴師兄客氣了。」

遁光一頓,劉玉拱手含笑。

由於沒特意收斂靈壓,對於對方能夠察覺到自己到並奇怪。

但金丹修士很少般悠閑,並且反應速度么快,莫非一直等待?

面客氣打着招呼,劉玉念頭轉動,待細細感應嚴長老的氣息后,心卻猛然一驚!

其強的靈壓,散發的氣息卻帶着絲絲腐朽,明顯命久矣的模樣!

駐顏對於金丹修士而言,輕而易舉之事,神采奕奕的外表,嚴長老的本質卻行將就木。

「壽元將盡,即將坐化的徵兆啊。」

劉玉敏銳的靈覺,很快做精準判斷。

「嚴師兄,...」

察覺到一點,面露沉重。

如果即將坐化的話,嚴長老此定然安排後事,一切也就解釋得通了。

但凡繼續晉陞的希望,修士的重心都會放自身修行。

只確定無法晉陞,認清並接受無法繼續晉陞的事實,重心才會漸漸轉移,放家族或者弟子身。

而程投入精力,也容易產生感情,血脈、傳承等等都許多修士坐化之,難以割捨的東西。

「看師弟已經察覺到了。」

聞言,嚴長老爽朗的面容,笑容迅速消失,露絲絲苦澀。

「,老夫確實即將坐化。」

「當年與強敵爭鋒,傷到了元氣,儘管傷勢痊癒,但最終還留後遺症。」

「延壽的手段都已經用,能夠快活六百餘載,老夫也心滿意足了。」

此搖了搖頭,故作爽朗,但聲音依舊些低沉。

身為高階修士,真正見識到世間的美好,誰又真正甘心壽盡坐化呢?

只事實擺面,得接受罷了。

「劉某明白了。」

劉某嘆了一口氣,微微皺眉。

金丹修士壽元極限八百年,一旦到達極限,元神便會遏止的消散。

程,除非逆靈物的參與,否則無法止。

達到壽元極限,一般靈物已經失效果。

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即使著延壽的手段,多數金丹修士的壽元也就六百年左右。

畢竟修士一生與斗與斗,總會受到輕重一的傷勢,影響到正常壽元。

而延壽靈物非常珍稀,並且第一次使用效果最好,之後的效果會越越差。

嚴長老活了六七百歲,縱觀所金丹修士,也能說「短命」了。

「只樣一,便意味着自己,宗內失了一位強援。」

劉玉心暗。

屁股堅定地坐家族一脈邊,而與關係最好的金丹家族,除了李家就嚴家。

以預見的,隨着嚴長老的坐化,嚴家的實力必定幅度衰弱。

畢竟其飽經世事,手段極為老辣,一個絕對合格的「長老」,依靠的僅僅實力。

一點,即使嚴裙兒已經結丹成功,短間內也難以企及。

新晉金丹與老牌金丹的實力差距,還非常明顯的。

什麼都自己一樣,築基期著雄厚的積累,剛一晉級便擁錯的實力。

更何況手腕種東西,非得經歷一些毒打才能具備,嚴裙兒能嚴長老幾分火候,一點還待商榷。

「此地適合深談,劉師弟請入內一敘。」

嚴長老長老做了一請的手勢,隨後遁光一轉向落,領着劉玉進入的洞府。

古典別緻的洞府,兩一張石桌旁相對而坐。

遠處,開闢了一的池塘,池少金魚緩緩遊動。

親手為劉玉倒一杯靈茶,嚴長老端著茶杯,看着池的金魚,臉流露幾分落寞之色,頗幾分英雄遲暮的觀感。

縱然金丹修士,也逃生死輪迴。

「唉。」

嘆了一口氣,沉聲說:

「老朽壽元將盡,應該只剩最後一兩年了,此次着急見劉師弟,正為了商議身後之事。」

「老朽雖然坐化,但嚴家與師弟的關係,依舊能保持。」

「劉師弟,對嗎?」

說話,嚴長老緊緊盯着劉玉,顯然對一點非常意。

「自然。」

「還只一鍊氣期弟子,劉某便受到了嚴家少幫助,又豈那種忘恩負義之輩?」

劉玉毫猶豫,義正詞嚴的回答。

即使嚴長老坐化,嚴家龐的勢力,也並非沒繼承者。

已經結丹成功的嚴裙兒,將會繼承嚴長老經營幾百年的勢力。

至少短間內,嚴家勢力衰落,依舊一合格的合作者。

退一步說,外看與嚴家狼狽為奸,就差沒穿一條褲子。

如果嚴長老一坐化,自己就管顧,未免也難看了。

又聯姻又送法寶的,倘若冷漠粗暴的對待,顯然併合適,將會葬送自己宗內的途。

一冷漠無情的修士,顯然值得重點培養。

正因為種種考慮,劉玉根本沒考慮,嚴長老坐化后便對嚴家管顧,甚至打算合適的候幫一把。

畢竟嚴家佔據量利益,隨着老辣的嚴長老坐化,必定迎或明或暗的挑戰。

劉玉理由相信,嚴長老已經做好了周密的安排,同為修仙家族的一些盟友,屆也會袖手旁觀。

通聯姻利益交換等手段,修仙家族之間,也結成了或鬆散或緊密的聯盟。

「劉師弟句話,老夫便放心了。」

蒼老嚴肅的臉,露一絲笑容,嚴長老心頭一松含笑。

隨後,透露了一些自己死後的安排。

並且希望當嚴家遭遇挑戰的候,對方能夠手相助。

隨着間推移,劉玉所代表的勢力,早已止一。

即使離開,勢力也會轟然倒塌,也依然龐。

江秋水、冷月心先後結丹成功,讓宗門少修士暗暗心驚。

圍繞着劉玉,組成了一三名金丹長老的實力,宗門佔據一席之地。

還與李家、嚴家等修仙家族結為盟友,已經真正元陽宗站穩腳跟,即使許多宗門的老牌金丹勢力,也敢看半分。

正因為原因,即使劉玉參加長安計劃,看許多修士看很能一回,表面依然客氣,態度沒絲毫改變。

交談,嚴長老心暗暗感嘆,劉玉崛起之迅速,頗一種難以遏止之勢。

一種預感,位劉師弟如果活着回的話,很能一飛沖,成為李長風那樣的物。

甚至未,頂替李長風執掌宗門!

「師弟知,紅玉也壽元將盡了。」

嚴長老忽然說。

劉玉默默點頭,沒說話。

對於嚴紅玉,其實沒多少感情,將之收為侍妾,也更多利益考量之的結果。

而因為嚴裙兒的關係,心對其還著一些隔閡。

「紅玉也接近限,如今老色衰,想讓師弟看到現的模樣。」

「私自返回了家族,還請師弟見怪。」

嚴長老方向茶杯,平靜說。

對於嚴紅玉的坐化,倒沒多少感覺,更沒什麼惜的情緒。

眼,其一稍微色的家族後輩罷了。

家族投入了少資源,既然沒結丹成功,那就為家族做貢獻,發揮剩餘的價值。

作為聯姻的工具,嚴紅玉已經發揮作用,至於坐坐華倒重了。

嚴長老六百多年的生命,看多色的後輩,惜都沒能凝結金丹,反而死自己面。

久而久之,便沒了感覺。

只如嚴裙兒一般,極希望凝結金丹的後輩,才能引起的高度重視。

的感情,只寄託於某一後輩,而寄託整家族。

「之常情,師弟能夠理解。」

劉玉點了點頭,沒追究的打算。

說到底,聯姻只嚴家對於自己態度的一次試探,既然兩方已經知彼此的態度,那麼當初工具也就重了。

對於嚴紅玉,始終沒扶持對方的想法,也並後悔當初的選擇。

兩商議好坐化后的安排,便開始閑聊了起。

多數對方說,劉玉則靜靜聆聽,附幾句。

嚴長老滔滔絕講著,像徹底看淡了生死,停說着當年的一些事情。

比如對抗某某輕敵、斬殺某某知名修士,還曾經仰慕某位仙子,惜最後沒能得償所願,深感遺憾之類的話。

一言一語間,兩像忘年之交,相處起頗為愉快。

一直到半日後,才依依舍的散場。

「即使金丹修士,也逃脫了生死輪迴。」

「劉某,絕選擇種死亡方式!」

「么成就真仙,么就死求仙路!」

「做一璀璨的流星,做便做懸掛與空正,那一輪永恆的烈陽!」

離開青秀峰,劉玉默默想。

此,夜色已經籠罩空與地,夜空星月爭輝。

由於星辰的緣故,今晚並多麼黑暗。

化為一青色遁光,眨眼便消失青秀峰,變成邊一點。

——————————

PS:間及,先發三千六,剩四千四寫再發,應該到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一章:臨終談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