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劉家現狀

第五百四十四章:劉家現狀

「妖獸的壽命,遠比修士漫長。」

「修為提升到三階,踏化蛟之路后,青最能跟自己的腳步。」

「如果意外,它會陪伴自己最長間。」

「即使一輩子停留三階,青的壽命也接近兩千年,堪比元嬰期修士。」

「而目的自己,都沒十足的把握進階,更說幫助江秋水、紀如煙等了。」

「某種程度說,它已經成為自己最重的臂助,以陪綁最長間。」

「得承認,走化蛟之路后,青的價值與重性,還超幾名侍妾。」

離開靈獸室,劉玉心閃念頭,感嘆著造化的神奇。

妖獸就樣,血脈勝於一切,比修仙者的靈根還根本。

距離長安計劃開始,已經足一月間,接劉玉沒急著修鍊。

而坐師椅,思索還哪些準備沒做好,否還遺漏的地方。

著「瞬息千里符」種種底牌,比普通金丹修士保命能力更強。

想到候活著回,辛苦打拚基業,卻毀於一旦。

再三思索,劉玉發現目能夠做得,都已經做了,並沒遺漏的地方。

「那麼臨走之,最後再世俗看看如今的劉家的吧。」

「劉某之澤,七世而斬。」

「現也到了了。」

喃喃自語,隨後起身向洞府外走。

沒與任何修士打招呼,化為一青色遁光,悄然離開了宗門。

「咚咚咚」

伴隨著響亮的鑼鼓聲,左右兩排儀仗隊現,一隊兵丁面開路。

百姓聞聲望,只見一隊敲鑼打鼓的隊伍,現街另一端。

一名青年器宇軒昂,腳跨金鞍紅鬃馬,旗鼓開路、呼后擁、氣派非凡。

左右兩端兵士高舉牌子,一曰「肅靜」、一曰「迴避」。

「恭賀劉府八公子劉秀,高一甲進士!」

隨著聲音落,自手腳麻利的,向群發放喜錢喜糖。

沿途所百姓,皆投羨慕的目光,看向那名身穿紅袍器宇軒昂的男子。

「聽說劉府八公子劉秀,自便聰明伶俐,遠近聞名的神童。」

「此次高進士,只能說意料之吧!」

本地的居民,向外客商介紹著,一臉與榮焉的模樣。

「什麼?神童?」

「細細說,劉府八公子到底多神?」..

城的客商,一心只想著賺錢,關心朝事,聞言提起了興趣。

「劉府八公子生的神童,聽說三歲便能識得九千字,四歲便能作詩......」

見客商感興趣,那本地居民也賣關子,滔滔絕講述起。

「竟如此才?!」

聽完之後,客商驚呼。

「劉府八公子雖然優秀,但劉府其幾位公子卻也差。」

「公子已四品官員......」

「二公子、三公子......」

「如今劉府一門七進士,已經飛黃騰達,日紅紫,躋身品世家,也指日待啊。」

本地居民一臉得意,見客商驚呼的表情更滿足,一名侄子就劉府做工。

三品以的官員,必定朝擔任職,身穿紫色官服,所以紅紫往往意味著高官厚祿。

「原如此、原如此。」

聽完,客商一臉震撼。

看著那跨馬遊街的青年,眼滿艷羨。

跨馬遊街后,隊伍進入劉府。

名為劉秀的青年,回府第一件事情,便拜見劉家如今輩分最高的老祖宗——劉思。

劉玉結丹之一番安排后,劉家便逐漸發跡,早已搬離了當初的平安縣城。

劉勇如願以償,成為了戰場所向披靡的將軍。

惜戰場刀劍無眼,四十多歲便死於流矢。

因為暗保護的命令,眾目睽睽之,即使死士也好手。

而由於良好的培養,以及一些明裡暗裡的宣傳,劉思也成為了舉國聞名的才女。

惜,最終遇到負心才子,一生未嫁。

劉勇死後,劉思接了劉府的權,將府打理得井井條,為後的飛黃騰達奠定基礎。

六十多歲后,漸漸放權,平怡兒弄孫,擺弄些花花草草。

正如當年所言,兩都實現了自己的願望。

「孩兒負老祖宗厚望,此次終於得聖欽點,名列一甲進士!」

堂,劉秀一掃衣擺,行禮參拜,告知老祖宗自己的喜訊。

「好、好、好!」

已經接近耄耋之年,滿頭銀髮、皺紋遍布的劉思,連了三好字,臉泛起一絲紅光。

哪怕對於最頂級的世家而言,族高進士,也一件事。

對於劉家而言,更值得焚香沐浴,告訴列祖列宗後輩子孫光耀門楣的事。

「劉府又一名進士,此事告知列祖列宗。」

「,通知各房,三日之後便舉行族祭!」

「對了,喜錢準備好了?」

聽聞喜訊,劉思紅光滿面,敲了敲拐杖吩咐好一件件事務,隨後又問。

「回老祖宗,父親已經準備好了。」

器宇軒昂、意氣風發的劉秀,操勞了半輩子的長輩面,卻顯得極為乖巧懂事,一動都沒家族弟子的思進取、囂張跋扈。

「樣啊~」

聽聞已經安排好了,劉思忽然些失落,隨後告誡了一些需注意的事情,便讓劉秀退。

「故一世,如今只剩老身自己了啊。」

屏退,劉思獨自一坐堂,心知為何空落落的。

因為各方面的原因,此方世界的凡,一般只歲的壽命。

十幾歲成親,二十歲便當爹乃常事。

劉勇便成親,十八歲便已經生兩男一女,三十幾歲就成了爺爺輩的物。

而因為當初丹藥的緣故,劉思無病無災,長命百歲成問題。

即使接近耄耋之年,依舊精神奕奕,半點沒忽然世的意思。

看樣子,還能再活好些年。

候,活久了也一種痛苦。

當劉家飛黃騰達,爹娘、兄長、故一逝,一切都物非。

隨著間推移,劉思心充滿了茫然,彷彿失了活著的意義。

每日只能擺弄花花草草,或念誦佛經,熬漫長的光。

劉思知,樣的光還會持續多久。

無聊的光里,會回想起童年,每每都會想到那神秘現,又神秘消失的「叔叔」。

冰雪聰明的劉思,已經察覺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從神秘叔叔現開始,劉家便開始奇遇連連,開始了騰飛之路,基本沒遇到的困難。

一切困難,總會神奇的迎刃而解。

「嗎?」

「叔叔。」

已經蒼老的聲音,堂響起。

三日後,劉府門聲鼎沸。

但凡些血脈聯繫的劉家,都從各地趕,參加數年一次的族祭。

劉勇雖然英年早逝,但卻一折扣的種馬,戰死留了少子嗣。

經的繁衍,劉家如今已「枝繁葉茂」,各房各脈加起,族數千之多。

即使只幾百資格參加族祭,其只能原處觀望,也一般的熱鬧。

祠堂外,一名名劉家子弟,身穿色彩深沉的族服,神情嚴肅腰桿挺直。

么重的儀式,即使最重視的紈絝,也自覺收斂了性子。

敬祖宗,一罪名!

幾名輩分極高的族老,則身穿白色族服一塵染,正一臉莊嚴肅穆,站祭台宣讀祭文。

最後,由「老祖宗」面講話,做最後的總結與鼓勵。

最後的最後,劉思拉著此次主角劉秀的手,所族的面讚揚鼓勵。

「錯。」

「只當年冰雪聰明的姑娘,如今也成樣子了...」

所都沒察覺的高空,劉玉將一幕盡收眼底,心頭泛起絲絲複雜。

隨後,對身旁死士吩咐了幾句,便再留戀。

化為一青色遁光,成為邊一點。

劉家血脈的事情,終究只肉身的因果。

雖然種聯繫斬斷,但給予一場富貴,安排死士保駕護航,劉玉也就問心無愧了。

並沒再次現身見面的想法。

如今已經金丹修士,稍稍泄露的一點靈壓,世俗凡都承受住。

生命本質的巨差距,使得劉玉很難再對凡產生認同感,哪怕著血脈的聯繫。

普通凡生涯年,而卻著八百年的漫長壽元,縱然世俗王朝都沒長久。

嗯,如果劉玉意扶持的話,將劉家扶皇帝的位置,也以。

「所訪修士一律回絕,本座閉關一段間。」

回到洞府,劉玉對文綵衣吩咐。

目修為,距離金丹初期巔峰已經非常接近,趁著最後的一月間,看看能能達到。

「,公子!」

文綵衣領命。

雖然知長安計劃的信息,但主即將遠行的那種氣氛,還讓所察覺,故而發獃。

「嗯。」

劉玉輕輕頷首,轉身進入練功房。

盤膝坐蒲團,使用雪參丹、培元丹等各種資源,同修鍊鍊氣、煉體、煉神三。

還落日金虹槍、萬魂幡、金玉環、飛星鏢、黑風翅幾件法寶,也常拿溫養。

特別本命法寶,吝嗇元氣的培養,威能正一點一滴提升。

煉製加入「金烏粉」,使得件火屬性法寶,威能成長速度超越普通法寶少。

就樣,劉玉見任何修士,進行短暫的苦修。

————————————————————

PS:一些細節能錯誤,了解的友以指,作者馬修改。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四章:劉家現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