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四宗修士

第五百四十六章:四宗修士

馬車法寶的遁速,已經超越音速。

耳邊傳強烈的風聲,坐馬車,卻沒感覺到一絲顛簸。

元嬰老祖當面,劉玉敢肆意打量,以免犯了忌諱。

老老實實坐好,屁股僅佔座位三分之一左右,等待對方的講話。

面對實力低的修士,會選擇重拳擊。

面對實力遠勝自己的修士,還保持一貫心低調的作風,從會生什麼「平等相交」的奇怪想法。

面對強者唯唯諾諾,雖然一般的認知,些為所齒。

但卻殘酷修仙界生存,非常效的一種方式。

只因敢于越階,挑戰高階修士之,多場十分凄慘。

能夠活,已經一種幸運。

而能夠越境界成功,簡直以用「奇迹」形容,千萬年難得一遇。

就,風老祖的聲音響起,劉玉做洗耳恭聽狀。

「楚,各一名金丹修士組成隊,進路線......」

劉玉將風老祖的話語,一字落記心,事關身家性命,半點也敢意。

萬丈高空,一緩緩說着,一仔細聆聽。

隨着風老祖的徐徐訴說,對楚國隊的行進路線,漸漸了模糊的印象。

得益於事先收集的信息,劉玉對於橫斷山脈的了解加深了少,根據仔細的描述,心漸漸勾勒了一副地圖。

鷹嶺、碧波潭、紅血沼......

一險地的名字,劉玉只聽聞開頭幾個,便感覺壓力巨。

何況到達橫斷山脈另一端,穿越無數險地,其的兇險想而知。

就拿「鷹嶺」說,顧名思義就寒鷹一族的領地,其達到三階的妖鷹,知多少。

而鷹類妖獸的視力又無比敏銳,甚至能夠看破「隱身術」之類的法術。

那樣的環境一旦被發現,即使金丹修士,也送門的菜沒什麼區別,幾乎無路入地無門。

某種而言,被發現就已經輸了。

而經鷹嶺、碧波潭、紅血沼等險地的路線,已經聯盟所探索的,較為安全的路線之一,以直達山脈深處。

若冒然步入未被探索的黑暗之地,危險指數將直線升,能更甚千百倍!

「嘶~」

面動聲色,但劉玉的心,卻倒吸了一口冷氣。

即使已經所預料,但真正了解到具體信息,還忍住感到沉重。

「各種妖獸的習性,以及通的點,曾記住?!」

風老祖顏悅色問。

見劉玉臉鎮定的表情,還以半點都害怕,心又高看了一分。

「回師叔,弟子已然記。」

劉玉點了點,正色。

已經做選擇,只確定沒錯誤,即使路再多荊棘與坎坷,也咬牙走。

「嗯。」

風老祖摸了摸鬍鬚,隨後顏色一肅,又接着囑咐:

「各類妖獸的習性,一定記心,並且靈活運用。」

「通險地的關鍵。」

「本宗與合歡門向敵對,同心合歡門修士。」

「除此之外,若真的到達唐,想辦法將聯繫方式牢牢掌握,最好做到本宗獨。」

「必之,以...」

說到最後,風老祖原本的顏悅色消失,面帶着一分凜然與殺意。

話音落,並指如刀,做了一斬的手勢,意思十分明顯。

「弟子明白!」

劉玉馬理解,拱手領命。

「即使關乎整南修仙界存亡的事,各勢力之間,也少了勾心鬥角、相互算計。」

「就性吶!」

「什麼南命運,哪比得本宗利益重?!」

心暗暗感慨。

修仙者之間的爭鬥,從誕生的那一刻已經開始,百萬年從未停止。

劉玉理由相信,未曾蒙面的「好隊友」,也收到了各自宗門類似的命令。

即使自己手,屆那些隊友也會手。

如今的南,能修鍊到金丹境界,自然能什麼心慈手軟之輩。

而後發手,更能喪失主動權,讓事情朝無法預料的方向發展。

所以對命令,沒一點反感,屆若機會,會選擇搶先手!

猶豫就會敗北,果斷則會......

「嗯。」

風老祖對於劉玉的回答,明顯非常滿意,臉又恢復笑容。

該說的已經說完,馬車內陷入一片寂靜。

兩都默契的沒提,坑殺隊友的義與義,似乎也無需多言。

站金丹元嬰的層次,一些對於多數凡與低階而言,彷彿經地義的德,早已經失了束縛的效果。..

真的以為所欲為。

「金絕山」

知了多久,已經離開楚國境內,一座七八十丈的凡間山,進入兩視野之。

便約定好匯合的地方。

劉玉暗暗鬆了一口氣,與高了自己一境界的修士近距離相處,感覺渾身自。

如非必,一向對比自己修為高的修士敬而遠之。

「呼呼」

強烈的破空響起,馬車法寶快速接近金絕山。

視線,金絕山的景象愈發清晰。

只一普通的凡間山,甚至連靈脈都沒,景色根本值一提。

「咦?」

劉玉目光一凝,忽然看到一熟悉的身影,居然曾經的手敗將,合歡門「卓夢真」?!

「怎麼會裏?」

「莫非也隊一員?」

面動聲色,心卻閃念頭。

轉念一想,也正常之事,沒什麼奇怪的。

畢竟「長安計劃」兇險無比,從的嘗試盡皆失敗,縱然著「重賞」,也未必金丹修士願意參加。

冒險一試固然值得敬佩,但明哲保身,未必理智的選擇?

按照七國盟命令,楚每宗都派一。

無願意參加的情況,卓夢真作為新晉金丹立足未穩,被推好像也沒什麼對吧?

「轟」

馬車落金絕山,發沉悶的響聲,灰塵四起動靜。

如果收斂威能,幾十丈的世俗山,法寶的威能脆弱堪,恐怕會一擊撞碎。

「踏」

劉玉腳踏實地落山腰,元嬰修士場敢用神識窺探,只用目光快速掃視了幾名修士一眼。

除了與卓夢真外,還三名金丹修士。

其一身穿白袍,劍眉星目、英俊凡,看二十歲左右,修為金丹期。

此目斜視,對於劉玉的到,僅僅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似乎對一切都敢興趣。

手握著一把黑色長劍,正細細擦拭。

「看其氣質與着裝,與殘月谷十分相像,應該殘月谷的劍修。」

劉玉閃念頭,目光一掠而,繼續觀察其它隊友。

除了白袍劍修外,還一男一女。

女修看雙十年華,身穿一身粉色宮裝,目光靈動氣質活潑,彷彿世俗王族的公主。

髮髻、手腕、腰間,都精緻的飾品點綴。

但雖少女的模樣,劉玉半點敢看,此女修為竟金丹期巔峰。

「修仙者駐顏的手段多了,看起像少女,說定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

心暗,惡意揣測著。

注意到劉玉打量的目光,宮裝少女輕輕頷首,露一甜甜的笑容。

劉玉一怔,回以一友善的笑容,隨後若無其事移開目光,觀察最後一位隊友。

如果意外,此女應該飄雪樓的女修。

繼元陽宗、合歡門、殘月谷、飄雪樓之後,最後一名修士,自然「清虛派」之。

此看歲左右,頭髮灰白參半,發間插著一根簡單的木簪,身穿印清虛派標誌的灰色袍。

修為同樣金丹期,一看便飽經風雨的「老牌金丹」。

見劉玉望,灰袍老一拱手,露一抹笑容,態度十分客氣。

劉玉微微點頭,遙遙一拱手,算打招呼。

說遲、那快。

打量幾名好隊友,其實兩三息的間,兩三息后便收回了目光,默默無聲站原地。

「高劍寒、慕雲煙、蒼樓老。」

短暫的打量后,劉玉心閃三的資料,加早就打幾次交的卓夢真,瞬間對自己的幾名隊友所了解。

同為楚,金丹修士就那麼一些,自然能一無所知。

其它四宗金丹修士的資料,早就記心。

「哈哈哈,合歡老魔,倒許多年沒見了。」

一揮手,馬車法寶便縮到三寸,被風老祖托手。

爽朗一笑,沖着卓夢真身邊,一名身穿緋色長衣男子說。

此臉色呈病態般的蒼白,眼眶周圍隱隱著血色,加一聲緋色衣衫,一看便知好相與的角色。

正合歡門一代的元嬰老祖——合歡真君。

當然,元陽宗高階修士之間,一般直呼為合歡老魔。

私底的戲稱,私底說說也就罷了,當面恐怕沒幾修士敢直呼老魔。

但其,當然包括風老祖。

「哼」

「老傢伙,排場還么,真一點都沒變。」

見合歡真君動嘴,便邪異的聲音,山周邊響起。

「呵呵~」

「老夫何必改變?」

「倒么多年,還副模樣,骯髒的嗜好依舊改。」

「當心死哪女修的肚皮!」

風老祖一點都動怒,反而似笑非笑。

兩宗門素恩怨,作為各自宗門的實際掌控者,兩元嬰真君的關係,自然會很好。

剛一見面,就口舌交鋒了起。

說歸說,此次會面正事辦,兩都沒動手的意思。

而聽着兩的互相挖苦,劉玉等金丹修士,則好像沒聽到一般,目斜視默默無語。

往交鋒了十幾句,各自爆著對方的黑料,風老祖與合歡老魔都沒佔到便宜。

相互譏諷了幾句也覺得無趣,便開始說起正事。

此次楚國隊發,便由兩位真君主持見證,至於其它三宗門的元嬰真君,則沒到場。

兩名元嬰修士到場,也普通修士難以想像的場面了。

「長安計劃雖然兇險無比,幾乎十死無生,從從未成功的案列。」

「正因為兇險,回報才超乎普通修士想像,只能夠聯繫唐活着回,回報足以讓爾等收益終生!」

「風險越,收穫越!」

「屆憑着聯盟的獎賞,爾等即便一舉凝結元嬰,也沒能。」

一言一語,風老祖與合歡老魔相繼開口,訴說「長安計劃」成功的豐厚獎賞。

沒多的誇,金丹修士能被輕易忽悠,兩位真君只客觀的訴說。

沒任何金丹修士,能夠無視「凝嬰三寶」的誘惑。

「楚國就么點,想必爾等彼此之間,已經所了解。」

「更近一步的了解,以任務程進行,如果沒其它事情,爾等就發吧。」

一掃山腰,合歡老魔邪異的聲音再次響起。

劉玉自然無事,聞言拱了拱手,沒意見。

而其它四,也沉默著拱手,

到了地步,即使想退,各自的宗門也會允許,何況真當兩位元嬰真君擺設嗎?

「既然無事,爾等便發吧。」

合歡老魔似乎些耐煩。

「,輩。」

劉玉與幾名隊友眼神交匯,互相點了點頭,齊聲開口。

說,體內法力運轉,就向支脈內飛,通支脈進入橫斷山脈。

「等等。」

「臨行之,爾等還想留的話語,以刻處石壁。」

,風老祖開口。

說着,打一法訣,落普普通通的石壁。

受到法訣激發,原本的幻象頓消失,現石壁本的面目。

一面黑黝黝的石壁,長寬約莫一丈左右,其佈滿了各種字跡,都從的修士所留。

字跡,已經佔據半石壁。

--------

PS:還一章凌晨發,友等了,明早以看到。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六章:四宗修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