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金國舊地

第五百四十八章:金國舊地

算本身修為,還劍造詣,攻伐方面應屬高劍寒最為強。

畢竟其「黑鯊劍」看就凡,再加劍修一向以攻伐著稱,其又著劍勢境界。

劉玉自襯,如果使用破敗之劍,單論攻伐之力的話,恐怕自己也比高劍寒。

自己手段更多,沒明顯的短板,真正進行生死搏殺,勝者一定自己!

一番了解對於彼此的手段些了解,隊氣氛融洽了少。

簡單商議遭遇妖獸的配合,便遁光一提加快遁速。

楚國本就毗鄰橫斷山脈,少數刻面對妖獸威脅的國之一。

放眼望,視野所及盡綿延的群山,還雜亂無序生長的草木。

草地、溪流旁,一些妖獸或者妖獸族群,愜意的吃草喝水。

一些肉食性妖獸,具體極強的攻擊性。

則潛伏隱秘角落虎視眈眈,隨能發起致命一擊,然後快朵頤飽餐一頓。

從里開始,便算正式步入橫斷山脈,離開南修仙界。

因為正值獸潮爆發期,妖獸活動頻繁,隨能遇到妖修。

為了避免遭遇妖修約而同降低遁光,緊緊貼着地面飛行。

「屬於妖獸的樂園啊。」

劉玉心感慨。

步入其,便感覺一股蠻荒的氣息撲面而。

曾經,里也南修仙界的範圍,到了如今,卻淪為妖獸的樂園。

放眼望,再也看到文明的痕迹。

只零星還沒被塵土掩埋的殘垣斷壁,證明此地曾經類安居樂業,世俗凡此繁衍生息。

片空,修仙者曾經以自由自地飛行!!!

惜,三四千年的獸潮,國度最終被妖獸淹沒,從此跡罕至。

劉玉終於知,每隔一段間,七國盟還正魔兩,為何花費那麼代價,派遣金丹修士嘗試與唐聯繫。

如果聯繫,與慢性死亡沒任何區別。

妖獸邪修,會打一槍換一地方,而了就會走。

繼續樣,修仙者的生存空間,只會越越。

得做改變,能做改變。

否則,最終難逃滅亡的命運。

正因為如此,高階修士每一代,才會花費巨的代價,嘗試探索橫斷山脈,嘗試打通一條通往域的路。

即使金丹修士各宗門的高層,也仍舊許的利益,派遣金丹真冒死進入其。

那一份至關重的懸賞,至今卻無領取~

當然,關乎整個南命運的將,與低階修士關係也沒關係。

鍊氣築基修士,僅僅一兩百年的壽命,數以萬年計的遙遠未,與關係。

「師叔賜了一件「青魂紗」法寶,以遮掩氣息,騙多數妖獸。」

「就連一些三階妖修,也察覺到。」

說着,一面薄薄的青紗,便現了卓夢真手。

面青紗呈半透明的模樣,似乎比紙還薄,劉玉嘗試用神識粗略的掃,居然真的觀察到。

了件法寶,確實安全了許多,能效減少被妖修發現的風險。

注入法力,「青魂紗」便亮起淡淡的青色靈光。

待靈光旺盛到一定程度,忽然射一靈光,周身散開。

形成一淡青色的護罩,將幾籠罩其。

只見卓夢真右手法決連掐,青色護罩便慢慢變得透明,最終消失見。

其祭法寶的瞬間,劉玉便身體緊繃,各種手段蓄勢待發,一念便能發凌厲的攻擊。

但思及此女先所言,還按捺了。

以現的肉身強度,即使毫無防備,正面承受普通法寶一擊,也很難一擊就致命,進退從容了許多。

所以身處其法寶的籠罩範圍,並沒產生激反應,只提高了警惕。

而蒼樓老,甚至已經將「紫宵斷魂戟」拿手,稍對便會發動攻擊。

就連高劍寒,也握緊「黑鯊劍」,劍尖隱隱對着卓夢真。

反倒慕雲煙,笑意盈盈沒什麼激反應,知相信隊友,還早就了解情況。

「諸位友必擔心,青魂紗沒攻擊能力。」

「合歡師叔賜,此祭,只為等的行動添一分保障。」

被幾名同階修士敵視,卓夢真心警鈴作,連忙解釋。

觀此女沒一步動作,加之幾現確實同一條船的,青魂紗也像特別犀利的法寶,蒼樓老、高劍寒才收斂敵意,將各自的法寶收了起。

劉玉見此,心警惕也放了幾分。

雖說「同舟共度」,但幾相互之間,從並沒交集。

甚至彼此的門派,還敵對狀態。

說什麼信任,顯然談的,背後捅一刀就算錯了。

縱然同舟共濟,彼此的防備也少了。

「老一緊張,還望卓友見怪。」

意識到誤會,蒼樓尷尬笑了笑,口頭歉。

高劍寒也拱了拱手,表達歉意。

「本沒解釋清楚,兩位友所誤會也正常,無傷雅。」

卓夢真笑了笑,表面看沒放心。

餘光督了劉玉一眼,見老對手居然沒反應,由些奇怪。

「此倒些定力。」

卓夢真心暗。

「咦?」

此女注意到劉玉腰間的破損長劍,由些奇怪。

從金戈城開始,便一直見劉玉腰間懸掛着把長劍,幾乎從未收進儲物戒的候,也從未看見使用。

「到底秘密法寶,還普通裝飾?」

卓夢真心猜測。

無論怎麼看,亦或者用神識偷偷掃描,還只得一把普通長劍的結論,看任何異常。

「裝神弄鬼」

此女心暗罵。

隨後便再繼續關注,警惕周圍的同,催動法寶「青魂紗」隱蔽隊伍悶頭趕路。

稀稀落落的建築,漸漸消失見,再也看見半點影子。

即使金丹真,即使面對低階妖獸,也得心翼翼。

暴露行跡,便意味着輸了一半。

高山、流水、沼澤、草地、溪流、胡泊......

神識掃方圓數十里的景象,一切陌生又諧,原生態的自然景象,劉玉卻覺得無比陌生。

彷彿從文明,自此步入了蠻荒。

而文明與蠻荒的對抗,南已經處於了風。

使用「青魂紗」趕路后,低階妖獸完全無法察的存,即使近咫尺掠,也一無所覺。

只以為,一陣奇怪的微風。

劉玉、卓夢真、慕雲,也敢因此就意,依舊盡量收斂自身的靈壓與氣息。

如今殘酷的修仙界,還敢疏忽意的修士,很難修鍊到金丹境界。

悶頭趕路飛行,因為還處于山脈外圍,即使獸潮爆發的期,也多一些低階妖獸,所遁速沒收斂多。

由於三階妖修的聚集地點,情報已經非常清楚,再加一路遠遠避開靈氣濃郁的地點,一路倒風平浪靜。

就樣,半辰,離開南修仙界範圍已經深入山脈兩千里。

忽然,慕雲煙遁光一停,看着方一處殘破的建築些神。

一停,劉玉等也得停。

「塊地域本金國所,三千多年,被妖獸攻佔。」

「女子的祖先,原本生活里,土生土長的金國。」

慕雲煙一聲輕嘆,神色些黯然。

「金國舊地」

劉玉心瞬間閃金國的資料。

三千多年以,那楚國還直接與橫斷山脈接壤,反而金國才最北方的屏障之一。

金國只一型國度,其內只兩家元嬰宗門,舉國也只兩名元嬰修士,根本無法抵禦洶湧的獸潮。

堅持沒幾年,便全境淪陷。

失阻礙的獸潮,接着向楚國洶湧而,最終玄冥宗傾盡全力,才艱難抵擋。

正因為獸潮一戰,玄冥宗死傷多精銳,少元嬰修士也身受重傷,才趁虛而入,最終落了滅宗的場。

當然,一般的低階修士,接觸到些歷史。

只能接觸到經美化的歷史,描如何如何英勇,當年做了多麼的貢獻。

對於玄冥宗,官方史書隻字提,低階修士也沒多少了解。

「原如此,想到仙子祖,還金國。」

「眼等身負重任,還以任務為重,宜停留久。」

「請仙子節哀。」

沉默了許久,蒼樓老安慰。

慕雲煙默默點頭,卻忽然脫離了隊伍,顧劉玉等的呼喊,執意朝殘破的建築飛。

待原地的四,相互對視了一眼,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一些低階妖獸,還無法看破慕雲煙的障眼法術,劉玉幾倒沒擔心。

還好,慕雲煙只燒了一些紙錢,做了幾奇怪的動作,並沒搞什麼動靜。

或許金國的風俗,此女祭拜先民與祖先吧!

劉玉神識刻掃視周圍,觀察到慕雲煙並沒異動,才鬆了一口氣。

此女發瘋,場行動一開始就結束。

僅憑自己一的話,想穿越橫斷山脈,難度無疑又了許多,那就真的送死沒什麼區別了。..

此行動,至少七國盟派了許多隊,以分散一妖獸的注意力,讓突破封鎖的難度稍稍減一點。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八章:金國舊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