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幽夢心經

第五百五十章:幽夢心經

被劉玉抓住肩膀,卓夢真高傲精緻的臉,馬閃羞惱之色。

那隻按肩膀的手掌,力量竟然奇的,讓生一種被禁錮的感覺。

除非動用法力法術,否則還無法掙脫。

而後看到劉玉的手勢,卓夢真念頭一轉明白意思,才冷靜了。

按捺住心的羞惱,暫沒輕舉妄動。

相比之,蒼樓老、慕雲煙、高劍寒三,都幾百歲的年齡,就冷靜多了。

即使忽然靈壓降臨,也沒激反應。

一間,當三階鷹靈壓籠罩的候都沒輕舉妄動。

只動作停止,身體僵原地,選擇靜觀其變。

靜謐的森林間相互對視,都能明白彼此的意思。

一旦被發現,便立刻各自逃命,先返回南修仙界,再從長計議。

一息、兩息......

約了三四息,那股三階寒鷹的氣息,正快速遠。

籠周圍的靈壓,也漸漸淡。

「呼~」

感覺到危機解除,只虛驚一場,卓夢真輕輕吐一口氣,心壓力消散少。

隨後,又注意到放自己肩膀的手,連忙用一隻手臂盪開。

「好的力氣!」

卓夢真暗暗咬牙。

方才被按的地方,短短間竟然些酸痛,想而知其力之。

「......」

劉玉面無表情,默默收回手掌,絲毫覺得尷尬。

都候了,正經誰會邪念?

「回想起,方才那種觸感,似乎真的很錯~」

「就像...」

閃念頭。

敏銳的靈覺,清晰感覺到寒鷹遠,已經到了三十四裏外。

劉玉眉頭一挑,對於卓夢真暗含怒火的眼神以為意,示意此女繼續催動「青魂紗」,掩護隊伍趕路。

儘管心爽,但卓夢真明白,方才主還自己的原因,只能將那口氣咽了。

左手一動,白嫩法訣一掐,繼續催動青魂紗。

意外之後,幾繼續路。

由於擔心那隻三階鷹忽然獵妖歸,發現隊伍的行跡,故而劉玉等再次減緩了遁速。

原本兩刻的路程,足足花了半個辰才走完。

「離開心地段,鷹嶺塊地段,最的危險算解除了。」

劉玉閃念頭,臉色舒緩了少,但心的警惕仍舊減。

以自身為心,神識刻刻籠罩方圓十里。

卓夢真、慕雲煙四,神色也明顯放鬆了少。

最危險的刻已經,接只意外,安全離開鷹嶺區域,應該成問題了。

心種種念頭閃,一瞬之間的事情,其沒半點停留。

福至心靈,劉玉猛然回頭看!

只見遠方漆黑的空,一巨的輪廓若隱若現,斷向山崖接近。

正捕獵歸的三階鷹!

它雙爪一撕,獵物便被分為一一兩半,的那部分被丟棄山崖空地,任憑族使用。

血腥味瀰漫,黑暗之,一瞬間許多雙血紅的瞳孔亮起。

緊接着許多低階鷹,齊齊朝部分被撕碎的妖獸軀體撲。

一些剛成年的寒鷹,已經得到父母的幫助,自己捕獵的本領又夠,根本獵殺到足夠飽腹的食物。

到了候,已經飢腸轆轆。

只三階鷹選擇深夜狩獵,或許並為了自己,而於某種原因,再次給了那些年幼的族一次機會。

「妖獸之間,亦情感。」

「妖族,果真族的敵假。」

劉玉看到「溫情」一幕,卻只覺心一寒。

相比只會放養的低階妖獸,種知培養後輩的族群,無疑對修仙者的威脅更!

「與目的自己,又什麼關係呢?」

自嘲一笑,繼續趕路。

一路無言,劉沉默著趕路。

一直到再次明的候,才一處草地,停稍稍喘息。

知覺,已走了數百里,回頭早已看見鷹嶺那座靈山的影子。

雖然還處於寒鷹一族的領地內,已經離開最危險的區域,接遇到三階鷹的能性較,風險並。

青青草地,卓夢真依舊催動青魂紗或站或坐稍作休息。

據此女所說,件法寶沒攻擊防禦方面的性能,故而法力的消耗極。

即使一直催動,也能堅持一月左右的間。

「一旦被發現,但宣告任務失敗,就連等,多半也葬身於此。」

慕雲煙感慨。

明明少女模樣的臉龐,眼眸卻透著成熟婦的滄桑。

「那又如何?」

「等還了。」

蒼樓老強作笑顏。

第一關最容易的,卻已經如此「驚心動魄」,知接只會更難。

為了使眾陷入負面狀態,竭力傳播負面情緒,反而試圖放鬆氣氛。

「蒼樓友說得錯,那又如何?」

「即使路......」

劉玉笑了笑,說了幾句勵志的話,迎卓夢真、慕雨煙三的白眼。

種「雞湯言語」,已經聽多,早已經了免疫力。

經劉玉兩的調,眾士氣總算高昂了少。

金丹境界雖然已經高階修士,生命本質漸漸超越「凡俗」,朝更高的層級靠攏。

卻依舊著「性」,存喜怒哀樂。

面對危機,也會恐懼!

「因為獸潮爆發,山脈的妖修,必定會向南方向聚集。」

「等的速度,還再減緩一些為好。」

望着遠處遷移的妖獸族群,劉玉收斂笑容,目光深邃。

遠處,一支支妖獸族群,像收到了什麼命令,齊齊朝南修仙界方向遷移。

遠遠望,浩浩蕩蕩壯觀已。

所之處,塵土飛揚!

當然,也少了顏色各異的排泄物,順着狂風吹向遠方。

雙頭狼、風青狼、青電狼......

赤焰羊、黑角羊、沼澤靈犀、一階岩蛇......

無數獸群之,彼此互為敵者再少數,莫名力量的統領,彼此卻互侵犯。

顯然,著妖修的統御。

隨着隊伍愈發深入,又碰到妖修異常活躍的期,必定愈發心,否則很能離奇死亡。

四看向獸群,臉色也十分凝重。

倒害怕低階妖獸,低階妖獸哪怕成千萬,除非特殊情況,否則很難威脅金丹修士的性命。

而忌憚背後統御群妖的妖修,竭力避免遇到。

「青陽友說的沒錯,隨着深入山脈,等應該再次減緩遁速,以免與妖修迎頭相遇。」

把玩着手腕,用紅繩串起的鈴鐺,慕雨煙忽然輕聲。

「「青魂紗」只合歡師叔隨手賜,騙低階妖獸,自然輕而易舉。」

「但對付三階妖修,效果能讓諸位友失望了。」

「只妖修靈眼方面的賦,亦或者神通,看破的能性非常。」

青紗懸浮手,卓夢真微微搖頭,還說了自己法寶的足。

雖然沒明說,但顯然也贊同劉玉的提議。

既然風險變,自然想辦法降低風險,蒼樓也沒意見。

至於高劍寒,當眾望向,只見此淡定的點了點頭,隨後又輕輕撫摸那把黑劍。

彷彿手握著的一把劍,而生死相依的侶,亦或者......

此情此景,劉玉也禁些懷疑,些高階劍修,那方面都些問題?

怎麼都看起些古怪?

念頭,只劉玉心一閃而逝,自然會說。

「實相瞞,女子修鍊一門神識功法,神識方面略超同階,已經初入金丹後期。」

「並且運用技巧方面,也著一定心得,以確保被妖獸發現。」

「此,正好以為隊伍探路。」

慕雲煙笑意盈盈說,而後忽然發銀鈴般的笑聲,眸子亮晶晶的。

一聽神識功法的名,幾面由露震驚之色,就連劉玉也例外。

么多年以,除了李長風以外,還第一次聽聞神識功法的消息。

「哦?!」

「仙子竟修鍊了無數修士求之得的神識功法!」

蒼樓滿臉震驚,眼底閃一絲微查的貪慾。

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脫口而:

「莫非...莫非貴宗「幽曇真君」獨的「幽夢心經」?!」

幽曇真君飄雪樓兩元嬰真君之一,據傳已經修鍊到了元嬰期,與風老祖同一代的物。

「正。」

慕雨煙言簡意賅,臉自覺露一份驕傲之色,但只一閃即逝。

至於幽曇真君,為何傳「幽夢心經」,此女並沒說明的意思。

事關同階修士的私隱,蒼樓等也好多問。

「好了。」

「雲煙仙子一手,等便用擔心迎頭撞妖修,與之擦肩而了。」

「一路的風險,將會減少許多。」

蒼樓喜。

說完,看卓夢真臉色好,連忙補充一句「卓仙子也貢獻」。

此話一,反而讓後者臉色更難看了數分。

劉玉輕輕一笑,目光似經意督了慕雲煙一眼。

見那雙亮晶晶的眸子,帶着溫暖的笑容望了,又面色如常移開目光。

休息了一會兒,幾達成共識繼續路,貼着地面飛行。

按照計劃,遁速減緩了許多。

並由慕雲煙飛行最方,用強的神識,還「幽夢心經」的秘法,觀察方情況以防測。

飛遁,一切如常的同,劉玉心卻許多疑問。

「對方竟然如此膽,敢用神識直接觀察三階妖修,就怕被發現嗎?」

心閃疑惑。

「難「幽夢心經」,比「存神妙法」更為精妙的緣故?」

劉玉心猜測。

「、。」

微微搖頭,給否定的答案。

隨着元神方面造詣的加深,又經多次活體實驗后,對於方面的認知,劉玉自認為已經足夠深刻。

「存神妙法」能夠直接從鍊氣期,一直修鍊到化神期的頂階神識功法。

就算世間,還能超越它的功法,也相信能夠超越多。

但既然功法方面的原因,就一定其它原因。

「幾都沒露異色,莫非自己遺漏了什麼。」

飛遁,劉玉斷猜測。

忽然,靈光一閃,想起了曾某本典籍看的一句話。

「妖獸肉身強,但元神方面,卻遠遜輩修士。」

「即使到了三階,妖識輸於神識,技巧方面也如。」

想到句話,劉玉心的疑問迎刃而解,終於想起自己遺忘了什麼。

一句話,只稍加思索,就明白其的關鍵。

妖獸的元神雛形,一般指精魄。

一階二階,遠遠如類修士,能夠主動運用方面的妖獸,更少之又少。

也導致即使到達三階,妖修的元神方面追,妖識弱於同階修士的神識,但運用方面,卻依舊遜色同階修士尋多。

而使用神識掃描的話,即使被妖修敏銳的靈覺發現端倪,但只及收回神識,僅憑妖修的拙劣技巧,也很難鎖定觀察者的方位。

說到底,就利用妖修方面的缺陷,才恃無恐。

劉玉何等老辣,很快想清楚其的關鍵。

隨即,八十里的神識也再顧忌,蔓延而瞬間將周邊掃描了一遍。

此回想起,實驗多數「請」修士進行,很少用到妖獸。

方面,實驗的比較少,以至於差點犯了一錯誤,自縛自己的「第三隻眼」。

「說到底,還次數少啊。」

「看以後若機會......」

漆黑如墨的瞳孔,

閃爍著理性的光澤,

劉玉心種種念頭閃。

隨後,看向慕雲煙。

從後方看,宮裝的襯托,此女腰肢更顯苗條,確實如少女般纖細。

雙腿也修長筆直,腿、腿與腳掌的比例恰到好處。

多一份則多,少一分則少,簡直以稱之為「完美」。

足以勾起某些愛好者內心深處的情慾,讓奮顧身!

被金飾銀飾紮好的髮髻間,幾縷黑長直的秀髮自然垂落,又添了幾分一樣的韻味。

劉玉看向此女的眼神,卻只閃深思,帶半點男女之間的情慾。

思索,該什麼候找慕雨煙「談談」。

商議一關於「幽夢心經」的事情,看看能能給自己復刻一份。

仙府以推演功法,清除一些功法的漏洞,讓功法變得更適合推演者,漸漸向真正意義的「完美」靠攏。

但所的一切,都基於已知的知識推演。

倘若知識足,即使功法勉強推演,也必定漏洞百,修鍊起堪設想。

自從知以仙府世界推演功法后,劉玉便着手收集其它神識功法,試圖讓「存神妙法」變得更完美、更適合自己。

但惜,直到「長安計劃」開始,也沒半點進展。

神識功法,比結金丹還珍貴!

或許用結嬰靈物以換取到,但那東西自己都沒,也會交換。

此知慕雲煙修鍊神識功法,劉玉自然願錯,想方設法弄到手。

為達目的,以擇手段。

劉某,一向著靈活的底線。

反正「長安計劃」開始后,誰都無法直接聯繫到宗門。

程,即使斬殺隊友,也神知鬼覺,一切都以推給妖修。

「話說回。」

「能夠用平手段,將「幽夢心經」交易到手的話,劉某還比較傾向於用平手段。」

「畢竟打打殺殺長久之計,也只一種手段而已。」

「只種能非常之,正常情況約等於無。」

「到了最後,恐怕還免了......」

望着那纖細的背影,劉玉眼眸低垂,正視內心的幽暗。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章:幽夢心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