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那便一去不回!

第五百四十五章:那便一去不回!

青陽峰,練功房。

劉玉盤膝而坐雙眸緊閉,充滿陽剛之氣的臉龐上,青色靈光閃爍不定。

他不斷運轉着功法,一點一滴增長修為,周身靈壓緩緩攀升。

得益於青陽功的特性,以及九品金丹的強大根基,本就堪比金丹中期的靈壓,還能繼續增長。

「啪啦」

某一刻,彷彿突破了無形界限,劉玉周身靈壓猛增一小截,已經勝過普通金丹中期。

靈壓與法力強度息息相關,法力強度越高,則催動法寶釋放法術的威能越大。

如果拋去修為因素不談,意味着他此時出手的威能,已經超過金丹中期。

即使算上修為因素,也不弱於老牌的金丹中期了。

金丹初期巔峰!

劉玉猛然睜開眼眸,目中神光熠熠生輝,普通修士冒然接觸,只怕會陷入其中難以自拔。

修為的增長,帶動元神的增長,眼中神光是由於元神忽然增強,有些控制不住的緣故。

不過修鍊了「存神妙法」,加之多次實驗積累的知識,對於如何控制神識之力,他已經頗有經驗。

眼眸一睜一閉,目中神光便消失不見,又恢復了正常。

「神識達到八十里範圍,金丹後期也才九十里,目前已經接近。」

「鍊氣、煉體雙雙金丹初期巔峰,自身實力又強大了一分。」

「如此一來,把握便又大了一分。」

細細體會各方面變化,劉玉喃喃低語,起身抖落身上的塵埃,離開了練功房。

此次短暫的閉關,已經過去二十九天。

後天,便是「長安計劃」開始的日子。

在文綵衣的服侍下,劉玉沐浴更衣,不理會小侍女幽怨的目光,一人進入了卧室。

躺在木床上,和衣而睡進入夢中。

「長安計劃」開始在即,途中危機用腳指頭也能想清楚,他必須養足精神,用最好的狀態面對。

該做的準備已經做好,所以這一覺非常踏實。

……

「唔~」

一日一夜后,劉玉悠悠醒轉。

獃滯了幾息,待理清心中思緒,便離開卧室。

一番洗漱,準備出門前往通天峰。

「本座外出執行宗門任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

「短則十幾年,長則幾十上百年,也不是沒有可能。」

「本座不在的時間裏,你便去服侍秋水吧。」

走出洞府,劉玉忽然頓步,轉身對着侍女文綵衣說道。

區區一個築基侍女,自然不能主持諾大的青陽峰,也沒有那個名分,於是他便將之安排到了江秋水身邊。

之前已經與江秋水商議好,文綵衣過去,只需說一聲即可。

至於長安計劃的具體信息,自然無需向一個侍女透露。

「......」

「是,公子。」

文綵衣張了張嘴,原本還想問一些什麼,但思及自己只是一個侍女,心中黯然的同時,只能低聲應是。

「本座不在的這段時間裏,好好跟着大夫人,不要懈怠修鍊。」

口頭安慰了幾句,劉玉體內法力運轉,化為遁光衝天而起,向著通天峰方向飛去。

數個呼吸后,已經成了天際一個小點,徹底不見身影。

「我會好好修鍊的。」

遁光不見蹤影,文綵衣才默默收回目光,返回自己的洞府。

一路全速飛遁,沒過多久時間,通天峰那如擎天玉柱般的模樣,便進入了視野。

天風老祖的洞府,自然建立在通天峰的最高處,靈氣最濃郁的地方。

不過劉玉卻沒有徑直飛向山巔,而是在山腰便降落,往便宜師尊李長空的洞府趕去。

再怎麼說,其也是自己明面上的師尊。

按照公序良俗,弟子出門前應該和師尊打個招呼,告知即將遠行的消息。

「青陽師祖,老爺外出執行任務,至今還沒有回歸。」

「師祖是否要入內一坐?」

打掃洞府的童子,恭恭敬敬說出李長空不在的消息。

劉玉微微搖頭,並沒有進去坐一坐的想法,既然便宜師尊不在,他便打算徑直去拜見天風老祖。

只是剛一轉身,便感受到一股熟悉的靈壓,正迅速接近。

緊接着,一道紫色遁光進入視線。

待遁光斂去,現出一名明媚動人、氣質高冷的女修,不是江秋水又是何人?

「夫君,走之前怎麼也不通知妾身一句?」

江秋水走近,有些嗔怪的說道。

劉玉微微皺眉,隨後又舒展開來。

他一向不怎麼感冒,那些像是生死離別一樣的場景,故而並沒有通知任何修士送行。

不過既然此女已經過來,也只好將之打發了。

「修仙路上,聚少離多乃是常態,不必大驚小怪。」

「你的心意,本座都明白。」

「來也來了,如果沒有其它事情,就可以回去了。」

李長空洞府外的小湖旁,劉玉看着碧綠的湖水,淡淡說道。

他還是喜歡站在利益的角度,來看待這個世界,這樣比較簡單。

如果凡事都談情感、談情懷的話,就太過複雜了,只會斬不斷理還亂。

「夫君,你還是和從前一樣。」

「一點也沒變。」

江秋水有些失神,隨後黯然說道。

不過這一次,她沒有聽從吩咐,並沒有馬上離開的想法。

「如此兇險的計劃,從未有修士成功過,就不能不參加嗎?!」

江秋水緊緊抓着劉玉衣袖,明媚的眼眸中,有水氣開始瀰漫。

她精緻的臉上,帶着哀求之色,滿臉不舍的模樣。

依靠劉玉,才走到如今這一步,成為萬人之上的金丹長老。

如果忽然失去最大的依仗,她不知如何是好。

「本座心意已決,此事休要再提!」

望着湖水,劉玉沒有轉頭,語氣一如既往的淡漠。

事關道途,他不會有半點後悔,即使耳邊美人柔聲細語,內心也不曾有半分動搖。

青陽功的後續,還有中域修仙界的強盛,都是他不得不去的理由。

面對未知的危險,劉玉和許多古修士一樣,選擇走出舒適圈,踏上追尋真理的道路。

類似的選擇,數十萬年以前就有。

數十萬年以後,也不會缺少!

那冷漠決絕的言語,彷彿一根鋒銳的利刺,狠狠扎進女修心裏!

「那...若是一去不回呢?!」

斷斷續續的話語,帶着絲絲顫抖,江秋水一字一頓問道。

說這話時,她眼中噙著淚水,浸滿了眼眶就要溢出。

儘管是詢問,但江秋水心中已有答案,可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那便一去不回!」

劉玉斬釘截鐵的回道,不帶一絲猶豫。

「滴~」

聞言,江秋水睜大眼睛,呼吸一滯。

冰冰涼涼的液體,終於溢出了眼眶,順着臉頰滴落在地面。

「夫君,路上一定要小心。」

「妾身會在青陽峰等你回來。」

此話一說出口,她眼中的液體,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流淌。

江秋水深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沙啞,又依依不捨說了幾句,才化為遁光離去。

「有時候,這條修仙路上,註定容不下脈脈溫情。」

「溫情與大道,有時候兩樣東西,註定不能同時擁有。」

「我已經做出了,我的選擇!」

注視紫色遁光消失在天際,劉玉心中念頭閃動。

隨後,他搖了搖頭,將諸多雜念放到一邊,法力一提向山巔飛去。

……

「劉師弟」

「青陽師弟」

到達山巔,才發現天風老祖的洞府之外,已經有不少修士等候,看樣子都是為自己送行之人。

以嚴長老為首,主要是家族一脈的金丹長老,都是關係不錯的同門。

令劉玉意外的是,煉器大師煉紅塵,居然也到場了。

「嚴師兄、鍊師兄、諸位師兄師姐。」

「諸位能夠來送行,劉某非常欣慰。」

「多謝!」

劉玉重重一拱手,露出一絲笑意道。

「身負整個聯盟的期望,為了宗門任務,青陽師弟甘冒奇險。」

「我亦是欽佩非常。」

嚴長老、煉紅塵等人道。

「師叔正在洞府內等候,劉師弟快進去吧,莫要耽擱了時間。」

「希望數十年後,劉師弟歸來之時,莫要忘了我等!」

嚴長老大有深意道,似乎在提醒一些什麼。

「劉某自然不會。」

「不敢讓師叔就等,這便進去了。」

劉玉心領神會,笑着拱了拱手,轉身向大氣堂皇的元嬰洞府內走去。

作為元嬰期修士洞府,雖然天風老祖不提倡奢華,建造時已經盡量從簡,但依舊比金丹洞府好過太多。

最大的感覺便是——大。

經過各種休閑建築,從入口到大廳,劉玉足足走了一刻鐘時間。

而坐落在通天峰山巔,可以俯瞰整個宗門,也彰顯了此洞府的獨一無二。

當劉玉步入大廳,正好見到鬚髮皆白的天風老祖,在祭煉一件燈盤呈蓮花形狀,通體火紅的燈盞法寶。

「這莫非就是——元陽燈?!」

劉玉心中一震。

相傳元陽燈,是元陽宗開宗祖師,偶然得到的一件古寶。

此燈威能極其強大,足以焚山煮海,位於靈寶之下最頂尖的層次。

即使元嬰期修士得到,也能夠實力大增。

開宗祖師坐化后,元陽燈作為傳承法寶,便一直傳承了下來,由歷代最強大的元嬰修士執掌。

不敢多看,他連忙彎腰行禮,恭聲道:

「弟子青陽,拜見天風師叔!」

「嗯。」天風老祖應了一聲,一道法力打出,將傳承法寶「元陽燈」收入儲物戒。

隨後,才好整以暇看了過來,道:

「今日便是「長安計劃」開始的日子,你能這麼早過來,想必已經做好充足的準備。」

「此行甚是兇險,你再仔細想想,身後之事可曾安排妥當?」

到了這個時候,自然不允許反悔,儘管有些欣賞劉玉,但如果想退出,天風老祖也不會允許。

「回師叔,弟子已經安排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話音落下,劉玉立馬答道。

「不錯,你能有這種覺悟,老夫非常欣慰。」

「知道長安計劃的兇險,還敢冒險前去,你也算是為宗門做了極大的犧牲,老夫也不能沒有表示。」

「這張「一氣乾坤符」,激發后能瞬間遁出一兩百里,並可暫時隔絕元嬰級別的法力印記與神識印記,短時間內杜絕追蹤,你且拿去吧。」

「有了此符,即使面對化形妖修的追殺,你也有一定可能逃脫。」

「此符,算是老夫私人贈與。」

誇獎一句后,天風老祖沉吟片刻,還是取出一張繪著太極符文的符籙。

天南與中域失聯二十多萬年,倘若門下弟子能夠率先取得與中域的聯繫,宗門也將受益無窮。

乃至將來,在聯盟中掌握極大的話語權。

故而賜予「一氣乾坤符」,一半確實是欣賞劉玉,一半則是為了宗門利益考慮。

之前正魔兩道還有七國盟嘗試聯繫中域,雖然無一例外盡皆失敗,但卻也不是沒有成果。

最起碼,了解到了橫斷山脈中的一些信息。

思及天南修仙界,與天南妖族的實力差距,還有人族內部的不和。

七國盟高層預料到,繼續這樣下去,只怕聯盟之地遲早會被吞併。

故而下定決心,此次一連派出九支金丹修士組成的小隊,深入橫斷山脈之中,嘗試與中域取得聯繫。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元陽宗能與中域取得聯繫,好處自是不必多說。

「謝老祖賞賜!」

劉玉沒有客氣,馬上接過「一氣乾坤符」,然後行禮道謝。

不知是不是錯覺,他感覺賜下靈符時,天風老祖臉上似乎閃過一絲肉疼。

「也對,「一氣乾坤符」高達四階,又是極為珍貴的保命靈符,價值難以用靈石衡量。」

「即使是元嬰修士,想得到也不是一件簡單之事。」

他心中暗道。

「既然無事,我們這就出發。」

「關於長安計劃中,楚國小隊的行進路線,還有妖族分佈情況等信息,路上再說。」

「走吧。」

忍着失去四階靈符的不舍,天風老祖起身,雙手負背朝洞府外走去。

劉玉見狀,落後一步跟在後面。

離開洞府,天風老祖抬手便催動一件馬車模樣的飛遁法寶,載着劉玉悄無聲息離開宗門。

哪怕是金丹修士,對於兩人何時離去,也一無所知。

「這遁速......」

「只怕已經達到每個時辰七八千里,還不知道老祖有沒有全力激發。」

估算出馬車法寶的速度,劉玉心中一動,對於元嬰期修士遁速,有了一個模糊的認知。

一般金丹後期修士的遁速,很難超過三千里每個時辰,而元嬰修士,卻能輕輕鬆鬆達到七八千里。

如果追殺金丹修士的話,用「插翅難逃」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只有「瞬息千里符」、「一氣乾坤符」,這樣能夠瞬間遁出大段距離的靈符,瞬間逃出元嬰修士的神識範圍,才能夠有一線生機。

「不過使用「瞬息千里符」的話,縱然面對元嬰期修士,也有很大把握逃得一命吧?」

「畢竟千里的範圍,即使元嬰期修士,神識也遠遠籠罩不到。」

劉玉心中暗道,閃過奇奇怪怪的念頭。

----------

ps:有點卡文,今天先四千字,剩下兩千明天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四十五章:那便一去不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