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踏碎凌霄,天庭王庭

第五百六十一章:踏碎凌霄,天庭王庭

已經達到八十里範圍的神識,以自身為心,瞬間掃視方圓八十里。

範圍內的所風吹草動,都如掌觀紋一般,眼清晰見。

兩間,劉玉估計妖族方面,已經發現了紅血沼澤的覆滅。

說定都已經探查清楚原因,將「兇手」鎖定為類修士。

負責追殺自己一行的妖修,或許已經路,所以得加倍心。

雖然神識的八十里範圍,指直徑範圍。

但神識無形無質速度極快,先後掃描各方向八十里,整程也一兩瞬,以起到半徑八十里的效果。

並且,會多間隙。

確定周圍都一些低階妖獸,劉玉才稍稍放鬆,默默注視慕雲煙的動作。

而其三,亦謹慎警惕周圍,防止妖修突然現,打一個措手及。

「噗~」

金丹期固態法力的威能,烏黑泥土輕易被分開,些許阻力完全構成阻礙。

隨著慕雲煙法力持續輸,七八丈的坑洞斷加深。

一直到了深約二十丈左右,像發現了一些什麼,純白色的法力之柱才被收回。

「找到了。」

此女臉浮現喜色,伸手對著坑洞里一攝。

劉玉目光一閃,通神識的觀察,早已看清坑洞里的東西。

一枚表面為深青色的木製令牌,約兩成巴掌,看非常普通,並無奇之處。

但說別的,能夠歷經數萬年毀,自然凡物。

「莫非......」

心念頭閃動,對於令牌的用處,劉玉已經了猜測。

如果意外,應該開啟「安全洞府」陣法的令牌。

想法才剛剛升起,慕雲煙便開口,證實了的猜測。

「便洞府令牌。」

「沒想到么多年,此令牌居然還沒遺失,當真僥倖。」

此女笑著說。

說完,便眾目睽睽,當眾打兩特殊的法訣,落深青令牌。

「嗡嗡嗡」

法訣沒入,令牌像打開了封印一般,散發朦朦朧朧的青色光華。

「好了,令牌還沒失效用!」

「只陣法損毀,等便算一藏身之地了。」

經一番測試,慕雲煙確定令牌還能發揮效果,面色露一抹喜色。

劉玉四聞言,心也為之一松。

「既然令牌已經找到,等便進入洞府吧。」

「早一些進入洞府,也能早一些安全。」

「請慕仙子帶路!」

劉玉笑意一斂,凝重。

聞言,幾收起笑容,當即紛紛點頭。

啊,此確實算安全的候。

如果妖族王庭收到消息,那麼隊伍此的處境,已經十分危險。

第三封鎖線與第四封鎖線之間,雖半楚國,如果妖修遁速全開的話,搜索一遍也用了多少間。

而且一次,必定用神識仔細的搜尋,會草草了事。

「青魂紗」的遮掩效果,屆很能起到作用。

即便對於整妖族而言,一隻三階妖獸族群的覆滅,也絕對一件事。

更何況還紅血沼生靈皆備屠戮,如此惡劣的情況。

加之紅血鱷乃「靈妖血脈」,相當於妖獸的「貴族」,就更能引起重視了。

「妾身明白。」

慕雲煙輕輕點頭,然後一斂宮裝騰空而起,飛湖方,像對照著一些什麼。

后,帶領眾離開湖,又飛行了一段距離,才外的一處斜坡重新降落。

至於那處深坑,已經被劉玉恢復原本的模樣,剛好降落此處查看,基本能發現。

「嗡嗡」

深青令牌懸浮於身,慕雲煙一連十幾法訣落其。

令牌受到激發靈光盛,同劇烈顫動起,隨後射一青色光柱沒入斜坡。

一息、兩息......

短暫的寂靜之後腳的地面微微顫動,彷彿沉睡的地就此蘇醒。

劉玉敏銳的靈覺,清晰感應到地面深處的靈力波動,伴隨著地的搖晃,還絲絲縷縷靈氣溢。

「好,快封鎖些逸散的靈氣。」

面色一變,忽然想到什麼,朝幾說。

說完,便自顧自運轉法力,吸收從地逸散的靈氣。。

提升生命本質,任何生靈的本能,而靈氣濃郁之地,就自然而然會受到生靈的喜愛,妖獸也例外。

一旦此地靈氣高,一些低階妖獸眼裡,無疑會成為非常好的領地。

若引起妖修的注意,此地便安全了。

止劉玉,其四也很快想到一點,紛紛手將地逸散的靈氣吸收。

「轟隆隆」

地面的搖晃愈發劇烈,達到一高峰后,又漸漸平息。

斜坡顫動,從一分為二,一黑漆漆的洞口,現眼。

「看樣子,洞府的陣法,還沒完全損毀。」

「只了一點問題,能完全封鎖靈氣。」

對於洞府還沒損毀,劉玉自然欣喜,發現陣法問題后,又感覺些棘手。

對於陣法一,只懂得一點粗淺的知識,根本懂得如何修復。

洞府完全開啟后,靈氣逸散的幅度進一步加。

噴吐的靈氣,幾乎能夠讓斜坡方圓數里內的靈氣濃郁程度,達到二階靈脈標準。

二階靈地,無疑會吸引許多妖獸族群,妖族的領地雖,低階妖獸的數量卻更多。

靈地種適合繁衍生息的地方,依舊夠用的。

「想此地安心待,必須解決靈氣泄露的問題。」

「否則一處新靈地的現,引起妖修注意的能性。」

想到里,劉玉眉頭微皺。

對於修復陣法,卻沒好辦法,只能將目光看向其。

幾同樣想到一點,欣喜后便眉頭緊皺。

迎著劉玉的目光,慕雲煙搖了搖頭,表示對此無能為力。

而蒼樓老,同樣微微搖頭,很顯然也精通。

金丹境界雖然壽元更多,但需積累的法力也暴增。

故而達到此境界的修士,修仙百藝的選擇,還非常謹慎。種情況。

而陣法之,博精通玄之又玄,非常看重賦。

沒賦即使練習多次,也一定多的提升。

故而意學習修仙百藝者,除了真正著錯的賦,否則很少會選擇陣法之。

慕雲煙、蒼樓老無計施,高劍寒仍舊劍痴的模樣,想也能明白其懂。

抱著萬一的心思,劉玉目光繼續移動,正好對卓夢真欲言又止的目光。

「對於陣法之略研究,或許以勉強一試!」

卓夢真認真說。

先犯錯,導致受到所的排擠冷落,急於改善自身的處境。

此女明白,以現的處境看,一旦遇到危險,便很能成為「棄子」。

此言一,幾目光立刻看向此女。

讓卓夢真心一緊,感覺到了的壓力,但還面色鎮定的解釋了起。

根據此女的訴說,雖然賦佳,但卻對陣一直很感興趣。

多年,購買布陣材料練習。

到了現,已經能夠從無到,布置二階品的陣法。

「雖然距離三階「陣法師」還很遙遠,只修復一靈氣泄露,么簡單的問題,自問還幾分把握。」

「先之事,深感抱歉,還望諸位友海涵!」

「既然友沒好辦法,如讓一試如何?」

深深吸了一口氣,卓夢真語速極快,一口氣把話說完。

說著,還重重拱手。

「二階品陣法?」

蒼樓老眼,微查地閃一絲嘲弄。

區區二階品陣法,對金丹境界而言,白紙一樣一樣脆弱嗎?

動一動手指就能破除。

而慕雲煙臉雖笑意嫣然,但那笑容,彷彿也帶著一分屑。

能布置二階品陣法的陣法師,飄雪樓培養了少,堂堂金丹長老,輕易以做到呼之即揮之即。

「......」

劉玉沒說話,但心還些失望。

區區二階品陣法師,對於金丹境界而言,確實算什麼加分項。

此,也沒更好的辦法,還讓此女試試吧。

轉念一想。

「行,卓友便試試吧。」

「友只一間。」

「一之後,若還能修復,等就另想辦法。」

劉玉平靜說。

見如此說,蒼樓老、慕雲煙也沒發對。

劉玉的實力,目共睹,連滅幾妖的戰績嘴雖然說,心底卻暗暗心驚些忌憚。

更何況,已經到里了,一步放棄也惜。

「明白。」

卓夢真重重一點頭,當取一樣樣低階的陣靈材,讓慕雲煙持續激發陣法,自己則細細觀察起。

足足觀察了半日的間,此女才開始行動。

將一樣樣高二階的靈材,一一打地面埋,看樣子布置一新的陣法,似乎沒原本的基礎修復的意思。

些靈材,則慕雲煙的配合,鑲嵌進原本的陣法。

劉玉看眼裡,聽之任之,管程方式如何,只一結果。

「嗡嗡」

八辰左右,靈材埋的位置紛紛震動。

然後卓夢真的控制,激發一藍色光線,相互牽連一起,形成了一些複雜的棱形圖案,覆蓋斜坡周圍幾里。

「成了。」

卓夢真一手托著陣盤,一手法訣一變停了,面浮現久違的笑意。

隨著棱形圖案的形成,原本從地底斷逸散的靈氣,果真停止了,被另一陣法阻攔住了。

原本陣法破綻雖然沒修復,卻起到了相同的效果。

「此名為「元禁靈陣」,對於隔絕靈氣,防止發生逸散效應,著非常錯的效果。」

「雖然只二階品,但也以維持十幾年間,足夠等眼的需了。」

卓夢真笑著說。

看著自己的作品,毫意旁的看法,隱隱些驕傲。

「元禁靈陣?」

「錯。」

劉玉輕輕頷首,當即贊了一句,反正能夠解決問題就好,管方式如何。

隨後,又問了卓夢真幾句。

確定「元禁靈陣」,能夠依附洞府原本的陣法,防止被妖修的妖識探查到,才真正放心。

待卓夢真再次檢查幾遍陣法,確定會忽然問題才向漆黑洞口走。

經此一事,雖然對二階陣法造詣還以為意,但幾對卓夢真的態度,還稍稍好了一些。

「好!」

剛走到漆黑洞口,劉玉就突然心一驚,面色微變。

只因神識的觀察,忽然一隻寒鷹,闖入了神識範圍。

而且只寒鷹的境界,還達到了驚的三階巔峰!

種境界與血脈的妖獸,即使陷入包圍也難以留。

倘若劉玉動用破敗之劍的話。

「妖修接近,快進!」

幾乎同一刻,慕雲煙同開口。

幾都知事態緊急,趁著寒鷹還沒發覺,立刻閃身進入了漆黑的通。

都進入漆黑通,慕雲煙雙手掐訣,一連十幾法訣打,落深青色的令牌。

「嗡嗡」

洞府微微顫動,通一瞬關閉。

卓夢真的控制,原本陣法阻擋神識掃描的功效,已經重新開始運轉。

洞府外的一切痕迹,劉玉都已經清理乾淨,會留任何破綻。

通關閉后,視線便陷入一片漆黑。

種自然的黑暗,並會影響到金丹修士的視線,與光線明亮的地方沒什麼兩樣。

按照三階妖修的遁速,應該早就飛片區域了。

「呼~」

輕輕吐一口濁氣,四明顯放鬆了,劉玉也感到壓力減。

了座安全洞府,基本用擔心會被妖獸發現,除非四階化形期妖修親臨。

「走吧。」

幾對視一眼,后后沿著漆黑的同,向洞府深處走。

「維持座洞府的陣法,品階高達三階極品,本宗得到的信息,卻沒此陣的名稱。」

「關於其功效,倒著一定記載,知此陣側重神識屏蔽,靈氣封鎖等方面。」

「並且防禦能力,也非同。」

「......」

一面狹窄的通走著,一面說著飄雪樓收集到的,關於座洞府的信息。

慕雲煙沒隱瞞的意思。

知,若全盤托,只怕幾位「好隊友」,難以真正放心。

種情況,遮遮掩掩顯得疑,還鬧什麼誤會為好。

劉玉默默聽著,並沒發表意見。

只需隊友分擔壓力,但沒表現自己的意思。

如果妄圖佔據絕對的主導權,祭破敗之劍的情況,目的實力還足以讓四心服口服。

屆,勢必會讓隊伍四,絕非明智之舉。

還如默默施加影響,讓任何都能忽視。

沿著漆黑狹窄的同,約走了半刻鐘左右,通忽然變得寬闊起。

劉玉邊走,邊從儲物戒取日光石,每隔一段距離,便將一顆射入牆壁。

所之處,盡被光明點亮,復之的壓抑。

由於心陷阱機關進的速度並快。

走了約一刻鐘左右,終於到真正的洞府所,一處的地空間。

處地空間,十幾籃球場,由一廳與七房間組成。

對金丹修士說還算寬廣,平修鍊至於施展開。

四面黑黃混雜的牆壁,皆用法術凝固的痕迹,由於年久失修,一些地方已經塌陷。

但都問題,只需用土系法術重新加固一遍即。

最讓劉玉意的,卻片空間的外觀裝飾,而空氣無處靈氣!

「好濃郁的靈氣!」

「種濃郁程度...只怕至少三階品,離三階極品也遠了。」

「即同一間修鍊,也完全足夠了。」

剛踏入片空間,劉玉便閃念頭。

難怪守護陣法,靈氣封鎖方面的功能還沒完全失效,僅僅泄露的部分靈氣,便幾乎達到了二階的程度。

「凌霄洞」

忽然,卓夢真看著廳牆壁的字跡,輕輕念了。

劉玉聞聲望了,只見廳的一面牆壁,寫著密密麻麻的字跡。

些字跡新舊,應該同期的修士所留。

最面的兩行字跡最為古老,甚至已經變得非常淺薄,以及些殘缺全。

以劉玉的見解,判斷應該十幾萬年的修士留。

最面的一行,赫然寫著「凌霄洞」三字,應建立洞府的修士,為洞府取的名字。

第二行,則寫著八字。

劉玉勉強辨認四字,應「踏碎凌霄」。

至於後面四字,因為殘缺,根據字跡判斷了。

但輕輕搖頭,竟莫名些惆悵,根據面四字,已經能夠猜全句。

全句應——踏碎凌霄,放肆桀驁。

一句話淵遠流長,以一直追溯到古代,那族與妖族對抗最激烈的年代,就那候產生。

統御整妖族勢力的名字,叫做「王庭」,所妖修名義,都聽令於「王庭」。

而相傳妖族王庭的議事殿,就名為「凌霄殿」。

那遙遠無比的年代,所的類修士,也一統一的組織,名為「庭」。

庭統治域與四方,帶領族與妖族對抗,展開激烈的交鋒,甚至一度佔據風。

那候,最響亮的口號便「踏碎凌霄」。

只惜,性複雜的,庭逐漸佔據風的候,內部卻產生了內訌。

南、北原、西漠、東荒......

以四域為主的修士,都想繼續服從庭的統治,遂趁機發起內部戰爭,最終從庭獨立了。

只對抗妖族的候,才會短暫的聯合起,名義以「庭」為主。

那之後沒多少萬年,族第一統一的修仙者勢力「庭」,便趨於崩潰。

但即便古代落幕,古、近古,「踏碎凌霄」的口號,也常常被修士提及。

並且了許多版本,甚至以此為基礎,創造無數慷慨激昂的詩歌。

建立凌霄洞的修士以此為名,見對妖族的仇恨。

而且付諸行動,惜生命冒險聯繫域,確實值得佩服。

劉玉眸閃回憶之色,又想起曾經看的古籍。

只,對於「庭」具體如何崩潰,「古戰」究竟為了什麼,依舊一無所知。

搖了搖頭,凝視牆壁的字跡,想那些遙遠的歷史。

劉玉相信,隨著境界實力的提升,所看似遙及的東西,終一日都將觸手及。

即使歷史,也會將歷史的篇章,一頁頁展現自己面。

「看最近一兩千年,正修士應該,並且進行維修,難怪凌霄洞還沒崩潰。」

看著一些較新的字跡,劉玉猜測。

幾都自宗門,對於修仙界歷史,都或多或少的了解。

閱覽了一遍牆壁的字跡,一間默然無語。

宗門傳承序,所謂「傳承」,只宗門傳承,還對整修仙界的變遷,都或多或少的記載。

換一散修金丹,一定知「庭」什麼,估計會兩眼茫然。

然後才各自挑選了一房間,相互告別進休息。

「轟隆隆」

劉玉取「幻滅三元陣」的陣旗陣盤,將之布置房間周圍,讓陣法保持最低程度的運行。

樣,既會因為抽取的靈力多,影響維持凌霄洞的陣法運行。

也能感應到強威能波動的候,自動全面開啟保證安全。

房間內沒任何生活用具,甚至還著厚厚的灰塵,劉玉並意。

種候,當然能追求享受。

舒適性什麼的,就別提了。

快速清理一遍房間,將蒲團、木床、桌椅等一一從儲物戒取,匆匆洗漱了一遍,便躺木床沉沉睡了。

幾月的生入死,心神高度緊繃,對心神的消耗極,而且沒好好休息。

即使劉玉,放鬆之後,也些堅持住,所以決定先睡一覺再說。

著「幻滅三元陣」的守護,也無需擔心自身安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一章:踏碎凌霄,天庭王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