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魔火滅妖!(五千字大章)

第五百五十六章:魔火滅妖!(五千字大章)

低階妖鱷痛苦又無力的嘶吼中,伴隨越來越清晰的靈壓,忽然有幾道神識訊息,從數十裏外傳來。

「住手?」

劉玉冷冷一笑,置之未理。

難道就此停止,雙方就能消除誤會,握手言和?.xXbiQuGe.c0m

別做白日夢了!

雙方不同的立場,便決定了先天敵對,幾乎不可能和解。

劉玉一點都沒有停止的意思,青陽魔火愈發旺盛,已經將紅血沼化為一片火海。

遠遠望去,只見一大片青色火焰熊熊燃燒。

配合卓夢真的屠殺,紅血沼中的低階妖獸,基本已經死得七七八八。

三息后,一大片青色火焰都已經消失,重聚匯聚於劉玉掌心。

「六百度」

得出這個數據,他眸子微微一動。

連卓夢真留下的屍體都沒有放過,將紅血沼中的妖獸燃燒得七七八八,最終得到六百度燃料。

加之先前所得,已經有七百二十度燃料了。

低階妖獸提供的燃料,少是少了一點,但卻耐不住數量多不費力啊!

幾十幾百隻下來,燃料比三階妖修還多。

「看來收割燃料,低境界的修士,或者低階妖獸才是最佳目標。」

「或許,直接屠滅一個妖獸族群,或者覆滅一個修仙宗門,才是最好的選擇。」

「有機會應該嘗試一番。」

收回青陽魔火,劉玉眸光閃動。

兩隻三階紅血鱷皆被滅殺,五人收拾好戰利品,保持一段距離並肩而立,神情凝重的望向南方。

二三十裏外,四隻三階妖修正急速靠近。

此時,關於「金鱗果」,五人都默契的沒有提。

這個時候,處理問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因為靈物引發內訌,顯然是最愚蠢的選擇。

說不定一戰過後,根本無需分配了呢?

……

望着面目全非的沼澤,以及散落各處的灰燼,四名妖修無不憤怒。

恨這些人類修士,為何如此殘忍!

「人類修士,你們找死!!」

一隻體長約莫十六丈,皮膚漆黑油亮的紅血鱷雙眸赤紅,爆吼中發出了一道神識訊息。

其修為,赫然達到三階後期!

劉玉猜測,這名修為最高的妖修,應該就是紅血鱷一族的族長。

不過對於其質問或者說發泄,五人卻絲毫沒有理會的意思。

「動手!」

隔着二十里左右的距離,便不宣而戰發動攻擊,來了個先發制人。

下一瞬,法寶璀璨的靈光便閃耀長空。

恐怖的威能,向四方橫掃,五人同一時刻出手!

四名妖修中,疑似族長的三階後期妖修,由高劍寒與蒼樓老道對付。

兩隻三階中期妖修,則由劉玉與慕雲煙對付。

至於卓夢真,實力在五人中最弱,則對付那隻三階初期妖修。

修仙越到後面,每個境界的差距便越大,絕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正常情況下,即使兩名金丹初期聯手,也絕不可能戰勝一名金丹中期。

最多只能勉力支撐,落敗只是遲早的事情。

至少需要三名金丹初期,方能與金丹中期抗衡。

而後期與中期的差距就更大了,即使高劍寒攻擊方面不弱於金丹後期,但其它方面確實遠遠不如,一旦交手必敗無疑。

只有加上同樣持有攻擊法寶,並且實力不俗的蒼樓老道,才有戰而勝之的希望。

「紅血鱷雖是靈妖血脈,實力比普通妖獸強大。」

「但自己這些隊友,同樣是大宗門出身,實力不會差到哪裏去。」

「選擇加入「長安計劃」,應該或多或少,都有着一兩種底牌。」

神識控制落日金虹槍的同時,劉玉閃過這個想法。

但能否戰勝,是一個問題,能否滅殺又是一個問題。

能否在其它妖修察覺到動靜,趕到此處時完成預定目標,又是另外一個問題。

他明白想完成任務,五人不展露一些實力,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速戰速決!」

神識交流中,五人飛速達成共識。

隨後,劉玉便感覺到,其它四人催動的本命法寶,威能竟然再次上升一小截。

蒼樓老道甚至又從儲物戒中,掏出一件散發火屬性氣息的紅色闊劍法寶。

還有慕雲煙,繼「琉璃五妙鈴」與「金色繩索」后,竟然又不聲不響,又祭出一件明黃色斧鉞模樣的法寶。

其威勢,極其驚人。

但以威勢而論的話,隱隱還在紫宵斷魂戟之上!

至於卓夢真,則默默掏出一個精緻小巧的人形傀儡。

其通體呈淡銀之色,每一寸都閃爍著金屬般的色澤,並且有着六隻手臂。

銀色傀儡一經激發,就變化到五丈大小,威勢也達到三階中期的程度。

赤手空拳飛起,朝對手三階初期的紅血鱷撲去。

激發三階傀儡后,卓夢真反而將「玄妙陰陽針」引而不發,雙手掐訣看樣子是要釋放法術。

也對,此女的本命法寶對付修士還行,但對付防禦強大的妖獸,效果就差強人意了。

「......」

感受身旁不遠處,爆發的一股股強大威能波動,劉玉心中有些驚訝。

他承認,先前確實有些小看這些隊友了。

「看來為了此行,自己的這些隊友,都做足了準備。」

「既然如此,自己也不能沒有表示。」

這樣想着,劉玉手指上的儲物戒靈光一閃,一桿繪著漆黑骷髏頭的黑幡,便懸浮在身前。

正是萬魂幡!

注入法力雙手掐訣,在精純的法力下,他剎那間就將之催動。

下一瞬,萬魂幡的幡面湧出一大片黑氣,佔據方圓半里的空間。

滾滾黑氣中,兩道猙獰恐怖的惡鬼身影若隱若現。

一道為人形鬼影,用修士的生魂煉化而成,自劉玉得到萬魂幡時便存在,有着三階中期級別的戰力。

一者是四翅黑虎鬼影,被煉化為厲鬼后境界跌落,只有有三階初期戰力。

「去!」

劉玉伸手一指命令傳達,兩隻厲鬼便朝目標撲去,不帶絲毫猶豫。

雖然看起來瘋狂,但兩隻惡鬼還是保留了一定程度的靈智,同樣畏懼於死亡。

所以這些年來,「調教」的效果非常不錯。

「@#@#」

兩隻惡鬼所過之處黑氣滾滾,隱隱還有不明意義的囈語響起,夾雜着淡淡的瘋狂之意。

在那之前,落日金虹槍已經變化到三丈大小,散發着恐怖的熾烈與鋒銳,朝目標激射而出。

劉玉要對付的這隻紅血鱷,與其它同族稍有不同。

其體長約莫十三丈左右,並長著一口銀色無暇的尖銳牙齒,看上去無比鋒利。

用來撕咬血肉,想必效果十分不錯。

「吼~」

看着慘死的「孩兒」,銀牙紅血鱷心中悲涼無比,那嗜血無情的猩紅瞳孔中,竟然閃過極其擬人化的悲傷。

但很快,悲傷就轉化為仇恨,其中眸子中似燃起了復仇火焰,要讓眼前的人類修士為孩兒們陪葬!

「吼吼吼~!」

銀牙紅血鱷發出聲聲爆吼,響徹整片沼澤的範圍。

面對飛速襲來的金色長槍,它更粗更長的長尾如閃電般甩出,三角形的尾尖直直迎上了槍頭。

「叮叮叮」

兩者以極快的速度撞擊在一起,一金一黑兩片靈光相互對抗,表面看去平分秋色。

最終被反作用力分開,似乎誰都沒有佔到便宜。

「咦?」

劉玉有些驚訝。

一擊之下,他非但沒有佔據上風,反而還隱隱落入下風,落日金虹槍後退了遠的距離。

他意識到,靈妖血脈比想像中還要強大。

擊退金色長槍后,面對洶湧襲來的兩隻惡鬼,銀牙紅血鱷猩紅瞳孔中靈光一閃,兩道粗壯的紅色光柱激射而出。

每一道光柱,威能都十分之恐怖,比三階中品法術相差彷彿,攻擊速度也十分之快。

紅色光柱一道接着一道,短短半息之間,就噴出了十道之多。

其中六道是攻擊兩隻惡鬼,四道直指劉玉本體。

妖修已經擁有智慧,自然明白惡鬼只是傀儡而已,擊殺催動的人類修士,危機自然而然解除了。

但世界萬事萬物,都遵循着一定規律,其接連發出如此強大的攻擊,就算是本命神通,又豈能沒有代價?

每發出一道紅色光柱,銀牙紅血鱷的威勢便衰弱一分,短短時間發出十道,其威勢已經衰弱了一小半。

看來,已經是對劉玉恨之入骨,就算實力暫時降低一段時間也在所不惜!

面對紅色光柱,兩隻厲鬼用漆黑鬼氣凝聚成一面盾牌,下一刻便與之轟然相撞。

「嘭嘭」「嘭」

激烈的碰撞后,漆黑如墨的鬼氣盾牌破碎,化為縷縷黑氣消失。

匆匆凝聚的鬼氣盾牌,比之銀牙紅血鱷含恨的神通攻擊,還是差了太多。

僅僅消耗一道,剩下的紅色光柱便繼續朝兩隻惡鬼射去。

三階中期的人形惡鬼,血紅瞳孔中光華一閃,雙手交叉如幻影般揮出。

「嘶啦」

兩片密密麻麻的銀色爪痕,憑空出現在紅色光柱的軌跡上,與之轟然相撞。

不過面對威能恐怖的紅色光柱,密密麻麻的銀色爪痕最終還是淹沒,只是消耗了其一部分威能。

暗淡縮小一圈的紅色光柱,衝破種種手段阻攔后,最終還是轟擊在三階中期的惡鬼身上。

「額啊~」

場間,瞬間響起厲鬼的哀嚎。

在紅色光柱下,其身軀變得模糊暗淡,最終變成了一團扭曲黑影,威勢也在迅速下降。

可銀牙紅血鱷還來不及高興,黑影便一陣蠕動變化,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只是氣息明顯降低不少。

純粹的能量攻擊,雖然能對鬼類造成傷害,卻一般不會形成克制,除非是雷屬性或者火屬性。

故而人形惡鬼只是受到不輕不重的傷勢,恢復原本的形狀之後,又繼續向銀牙紅血鱷撲去,卻被其身體表面的烏光阻擋。

看樣子短時間內,是沒辦法攻破了。

至於三階初期的四翅黑虎惡鬼,此時可就凄慘了,已經受到了嚴重的傷勢,變成一段模糊鬼影。

看樣子,沒有一段時間,是不可能恢復原狀,暫時是指望不上了。

兩息后,四道粗壯大的紅色光柱,已經跨越二十里距離,眼看就要攻擊到劉玉本身。

「嗡嗡嗡」

不過他臨危不亂,從容取出防禦法寶「金玉環」。

注入法力,幻化無數金色圓環虛影,形成一道「金色牆壁」橫亘在身前。

下一刻,劉玉便感覺到一股股強大的威能,在自身幾丈外綻放。

「砰砰砰」

在銀牙紅血鱷的天賦神通下,金色牆壁都被撼動。

但有驚無險,最終還是擋住了。

金玉環不愧是防禦法寶,加之劉玉已經發揮七成法力修為,即使硬接四道紅色光柱轟擊,也只是搖搖欲墜,依舊險險接了下來。

接連動用本命神通,銀牙紅血鱷也是一陣疲憊,但對劉玉的恨意不減。

看着不斷糾纏的人形惡鬼,它只覺得煩躁無比,卻又不得不應對。

若任由惡鬼攻擊,體表防禦也堅持不了多久。

只見銀牙紅血鱷面色猙獰之色閃過,忽然呈一百二十度張開大嘴,兩排牙齒有漆黑的靈光閃過,對着人形惡鬼狠狠一咬。

「呃~」

凄厲的鬼叫,在滾滾黑氣中響起,並響徹整個沼澤。

儘管反應極快,但人形惡鬼還是被咬下了半邊身子。

而吞噬大量鬼氣,銀牙紅血鱷竟然沒有覺得不適,反而氣息有所回升。

也不知這是秘術,還是天賦神通。

「有點難纏。」

「看來不多拿出一點手段,是無法短時間滅殺此妖了。」

「這樣也好,多顯露一點實力,待會兒分配「金鱗果」的時候,也能佔據一定的優勢。」

「反正不能到達中域,自然萬事皆休。」

「若能從中域返回,那時境界已經上去,多暴露一點實力也沒什麼。」

種種念頭閃過,劉玉思索還沒有隱藏太多實力的必要。

冷冷看着人性惡鬼元氣大傷,四翅黑虎還沒恢復形狀,他心中漸漸有了決定。

左肩向後傾斜三十度,劉玉右手迷惑性地向前揮出,放射一片青色光華,瞬間照耀在目標身上。

丹田法力之湖,緩緩旋轉的金丹上,九條道痕微微一亮。

神通「枯萎」,剎那發動。

順着神識鎖定,以化神之下難以理解的方式,瞬間降臨在銀牙紅血鱷妖軀上。

從「精」、「氣」兩個方面,整體削弱其一成五的實力。

至於「神」,此妖沒有神識方面的攻擊手段,而且「神」對此妖的實力影響減小,所以便沒有發動。

處於種種考慮,劉玉從不露出「枯萎」的全部底細,迷惑性的動作從未停下。

倘若心懷不軌的修士,認為這便是全部,並且想好針對的方法,屆時一定會收穫一個大大的驚喜!

「這是什麼詭異的神通?!」

「這個該千刀萬剮的人類修士......」

銀牙紅血鱷驚怒交加,感覺妖力運轉遲滯,肉身也變得沉重,力量有些提不起來。

一時之間,還無法習慣。

趁此機會,人性惡鬼連忙拉開距離,遠遠驅使森森鬼氣,向目標侵蝕而去。

同時,鬼爪連連揮舞,一道道銀色爪痕,憑空落在紅血鱷身上,嘗試攻破其表面的防禦。

「刺啦」

一息之間,便有數十道爪痕落下,總算趁其虛弱的機會擊潰烏光,在其皮膚下落下道道血痕。

而後鬼氣一擁而上,順着傷口侵蝕血肉。

「額啊~」

劇烈的痛楚襲來,銀牙紅血鱷發出慘叫。

不過局部的一點傷勢,只是純粹的痛楚而已,傷勢不算嚴重,只能說不痛不癢。

這場鬥法,劉玉不願拖延太長時間。

不管是紅血鱷逃跑,還是其它妖修趕過來,都是無法接受的。

故而在神通「枯萎」發動的下一瞬,他便召回落日金虹槍,將青陽魔火附着在其上,而後再次破空而去。

金青二色光華中,此槍威勢更上層樓,單倫威勢已經堪比「黑鯊劍」。

不過青陽魔火的威能,從來不在於直接的攻擊力,而是持續燃燒。

晉陞「靈火」層次,如果直接接觸到三階生靈本體,又沒有被及時遏制,足以在很短的時間被便焚滅目標。

「咻咻」

強烈的破空之聲響起,帶着更上層樓的維持,落日金虹槍再次逼近銀牙紅血鱷,目標依然直指其頭顱。

實力削弱,又被趁機擊破防禦,十幾息內難以重新恢復,此妖正被人形惡鬼騷擾得焦頭爛額。

見此,也只能凝聚所有力量,再次揮動長尾抵擋。

「叮叮叮」

三角形的尾尖,再次與金色的槍頭碰撞,響起刺耳無比的轟鳴。

僵持一息過後,在相互作用力下,兩者再次分開。

威能一漲一消,這次落日金虹槍稍佔上風,卻依舊沒能形成碾壓之勢。

不過目的,此次交鋒中依然達到了,劉玉見此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

短暫的接觸中,一部分青陽魔火已經如附骨之蛆般,蔓延到銀牙紅血鱷的長尾上,並且正朝其身軀其它部位蔓延。

「噗噗」

龐大妖軀上,青色火焰緩慢燃燒着,意圖向其它部位蔓延,卻被一層烏光阻擋。

劉玉對此毫不意外。

青陽魔火畢竟才是一品靈火,如果單論威能的話,也就與普通法寶相當。

想在三階妖獸還活着的時候,直接將之化為燃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時品階尚低,威能還沒有那麼霸道!

但劉玉自然不過放過機會,當即控制落日金虹槍,發動凌厲迅疾的攻勢,不給其祛除或者阻攔青陽魔火的機會。

同時,人性惡鬼也收到命令,攻擊愈發兇狠起來。

從其它修士的角度看去,一縷縷漆黑鬼氣已經將龐大的妖軀遮掩,其內隱隱有青色靈光透出。

「噗噗」

一桿金色長槍,時不時刺入森森鬼氣中,響起利器入肉的聲音。

隨着時間推移,漆黑鬼氣內的青色火光越來越大。

與之相對的,就是銀牙紅血鱷的氣息快速衰弱,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一步步向死亡深淵滑落!

就像一隻飛鳥,落入精心編織的大網中,再怎麼掙扎也是徒勞而已。

死亡命運,早已註定!

五六息后,滾滾鬼氣內的生命氣息,彷彿衰弱到了一個臨界點。

青色火光陡然一盛,瞬間大幅度明亮。

隨後,裏面生命的氣息便徹底消失,獨屬於銀牙紅血鱷的靈壓,也在飛速消散。

由於戰機分秒必爭,來不及收走戰利品。

下一刻,劉玉目光如電,猛然朝卓夢真方向望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裏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陞,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仙府長生更新,第五百五十六章:魔火滅妖!免費閱讀。https://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六章:魔火滅妖!(五千字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