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金丹中期

第五百六十五章:金丹中期

「差距越越,此到底如何修鍊的?」

「明明只普通的三靈根,各方面也眾。」

冷靜,卓夢真閃想法,對劉玉越越好奇,遏止的升起探究之心。

之一直視為戰勝的對手,早將對方的資料都調查了一遍。

十八歲,,三十一歲都非常普通。

就以三靈根的普通資質,撞運築基成功。

之後靈石礦之戰展露頭角,於燕國之戰放異彩,從此一發收拾。

到了現,真正了解到劉玉的「實力」,卓夢真心只閃四字——深測。

按照樣的情況,得承認,自己很難再戰勝對方。

「嘶~」

「哼!」

看着劉玉從視線消失,卓夢真忍受軀體的疼痛,胡思亂想了一會兒。

很快收斂心神,關閉房門開啟陣法,盤膝開始修鍊,努力消化此次雙修的效果。

作為合歡門的金丹長老,此女自然著非常高明的雙修功法,能夠幅度增強雙修效果。

甚至,原本還著一點心思,想借雙修暗暗採補對方。

但體會到劉玉強的體魄后,便立刻老實了,先雙方距離那麼接近,卓夢真怕被一巴掌拍成肉泥。

憑着高明的功法,雖然付了處子元陰,但也沒虧多少。

消化此次的雙修效果后,應該能夠達到金丹初期巔峰。

「惡!」

運轉功法,卓夢真閃一念頭。

知為何,想着劉玉瀟灑離的背影,總覺得自己吃了虧!

雖然方才的雙修,同樣得到了好處,能夠短間內,讓修為進一步。

但卓夢真總覺得,重的東西,被對方奪走!

「愧合歡門的女修,那方面的花樣懂得真多。」

「積蓄一百多年的元陰靈力,半點做得假,真懷疑「那個東西」「造假」。」

返回房間的途,劉玉暗暗感慨。

正視自己的內心,思及先雙修的程,得承認,自己確實些投入。

能將全部責任,都歸於「功法問題」。

「既然拿了好處,如非必情況,劉某也會爾反爾。」

「一些那麼重的刻,稍微幫此女一把,以順手為之。」

劉玉閃念頭。

宗門宗門的立場,自身自身的立場,當兩種立場衝突的候,屁股自然自己立場邊。

雖然兩家宗門敵對,但自己既然拿了好處,放此女一馬也以。

如果能獲得量利益,並會墨守成規,也排斥爾反爾,甚至翻臉認。

但一般情況,還願意遵守原則的。

嗯...對自己利的原則。

至於幾十年的那點愉快,劉玉並沒多麼放心,更專註於當。

反正自始至終,自己都沒吃虧。

當然,也看卓夢真,似乎已經認清現實,態度幅度扭轉的份。

如果還金戈城再見的那種態度,那就什麼都好使了。

「還再看看吧。」

想到里,劉玉笑着搖了搖頭。

此,快步走廳,身心輕鬆了少。

因為面對妖修追殺,刻防備能到的危機,幾年斷累積的壓力,也方才酣暢淋漓的交流,成功釋放了。

看向高劍寒、慕雲煙、蒼樓老三的房間,依舊房門緊閉陣法開啟的模樣。

似乎還苦修之,為一年後的重新發做着準備,願放棄丁點提升實力的間。

見此,劉玉因為「探討陰陽」,而些鬆懈的心態,再次變得認真起。

比自己修為高的修士,都還刻苦修鍊,自己什麼鬆懈的理由?!

心暗暗警醒,打開陣法回到房間。

雙修獲得的元陰靈力,每每刻都緩緩流逝。

劉玉願浪費,回到房間的第一間,便立刻關房門開啟陣法,然後蒲團盤膝而坐。

閉雙眸,運作功法之,首先神識沉入體內,觀察起被匆匆封住的「元陰靈力」。

只見神識的觀察之,淡青色法力之湖微微蕩漾,其一顆鵝蛋的青色金丹緩緩旋轉,吞吐方的水流。

每完成一次吞吐,水流都會減少一些,同顏色也會變得更為純粹。

而法力之湖底部最心,一桿金色長槍靜靜躺着,接受法力與元氣的蘊養,威能每每刻都緩緩提升。

只主需,它就會立刻破水而,成為主手所向披靡的利器,

槍鋒所指,將一名名敵修無情撕碎!

金色長槍遠處,一團深青色火焰緩緩燃燒,卻沒任何溫度釋放。

跳動之間,它彷彿些委屈,帶着絲絲幽怨。

方那心的位置,原本它的...

湖水底部心的位置,原本也它的...

自從兩「惡霸」了之後,它就只能「退位讓賢」,待離心更遠的地方。

而雙修得的元陰靈力,則待丹田的偏僻角落。

那一團巴掌的銀色氣體,濃郁得幾乎固化為晶體,散發的每一縷氣息,都蘊含驚的靈力。

一團靈力,總量極多極其精純,還十分溫利於煉化吸收。

如果按照金丹初期通用靈丹「培元丹」算,至少比一百顆培元丹蘊含的靈力的總還多,並且靈力本質也高許多。..

就如氣態法力與固態法力之間的差別,星辰之力與陰之力的差距。

銀色氣團斷翻湧,但卻被無數青色絲線鎖住,能自由向外擴散。

但還縷縷銀色氣息,從縫隙流,最終憑空消失見,回歸到了地。

「沒流逝多。」

一念間,便觀察清楚丹田,劉玉瞬間運轉「青陽功」第七層,煉化那一團銀色氣體。

隨着功法運轉,無數青色絲線形成的封印被打開一口子,一銀色靈力從缺口用。

但銀色靈力還及逸散,就被劉玉用法力包裹,進入四肢百骸的經脈,參與到周循環。

銀色靈力性質陰柔冰寒,與煉體「烈陽法力」的陽剛火熱截然同。

青色法力一與之接觸,便一種寒冷遲緩之感。

絲絲縷縷冰冷的感覺,似乎傳遞到心間。

但劉玉已為意,反而加快功法運行的速度,更快的煉化銀色靈力,使之運轉全身。

點寒冷,相比於「陰之力」,簡直巫見巫了。

以現的體魄,只相當於浸泡涼水,根本會任何適。

陰柔冰寒的「元陰靈力」,剛好能夠平復躁動的氣血,度旺盛活躍的陽剛之氣,達成某種程度的「平衡」。

陽氣與平復氣血的,並真正意義的「寒冷」,而元陰靈力所具備一種特殊性質。

按照劉玉的感受說,就與「陽氣」相對應的「陰氣」,只知樣形容否足夠準確。

方面的知識,也一知半解。

倘若簡簡單單的冰寒,就能陽氣平復氣血,那「皓月法力」完全以做到,也就沒女修什麼事了。

睫毛的瞳孔緊閉,劉玉面浮現青色靈光,忽明忽暗變幻定。

隨着「元陰靈力」的煉化,原本增長緩慢的法力修為,開始迅猛增長!

一遍、兩遍、三遍......

神識的視角,一般到第九周循環,銀色靈力便開始被同化,漸漸染一層青色。

並且隨着周循環的增加,青色部分也越越多,性質漸漸發生根本性的改變。

程,還一部分含靈力,但卻陰柔冰寒的氣息,融入四肢百骸的氣血與血肉。

周循環越接近第三十六遍,銀色靈力的變化就越,越青陽功標誌性的青色法力。

程,也會逐漸完成固化,最終蛻變為固態法力。

其性質,被緩慢堅定的完全改變。

三十六周循環后,被打神識烙印的固態法力,才最終歸入法力之湖,使「湖泊」體積微查的增長。

遠遠望,就如同海納百川一般。

「轟」

「青陽功」運轉得越快,劉玉面靈光閃爍也急促,兩者之間著直接的聯繫。

而丹田那團「元陰靈力」,卻漸漸縮。

間一分一秒,劉玉法力修為持續增長,周身靈壓也同步緩緩增加,往更高的巔峰攀升而。

程,一直持續了七。

七日後,銀色氣團已經縮九成,變得只的一團。

某一刻,劉玉原本增長較快的法力修為陡然一滯,忽然變得無比緩慢,彷彿遇到了無形的阻礙。

與此同,福至心靈,心生一種飽圓滿的感覺。

劉玉明白,自己金丹初期的修鍊,已經達到圓滿地步。

接的突破,只水到渠成。

契機,已然到!

「機已至!」

念頭落,劉玉衣袍鼓盪無法自起,長發肆意飛舞。

一鼓作氣,功法運轉的速度,再次加快一成!

此,代表「元陰靈力」的銀色氣團,如同冰雪消融般,正快速縮。

而幾乎同一間,丹田緩緩旋轉的金丹,旋轉速度也突然加快。

種種跡象,與「星辰真身」突破之幾分相同。

金丹一圈圈高速旋轉,法力之湖也一細細水流升起,沖刷向靈光盛的金丹,自然而然融入其。

已經鵝蛋的金丹,再次了增長的趨勢。

「轟」

恍惚之間,劉玉聽見一聲轟鳴。

而後,像捅破一層薄薄的隔膜,原本阻礙的無形力量頓消失。

「至高狀態」,青陽功第八層已經完全領悟,存任何解之處。

像本能一般,劉玉阻礙消失的一刻,便立刻運行青陽第八層,法力沿着更為複雜的路線運轉。

一條經脈、兩條經脈......

此次運功十分順利,與衝擊瓶頸截然同,一周循環,整程都十分輕鬆。

所新的經脈,都被一氣呵成打通,完全沒任何阻礙。

就青陽功第八層,完美完成一周循環,金丹旋轉的速度也漸漸放緩。

經方才的增長,它已經兩寸,呈現近乎完美的圓形。

管從任何角度看,長寬高都兩寸。

金丹期!

感應到丹田的情況,劉玉心微微一喜。

隨即,便收斂心神,繼續穩固境界。

短間內,金丹連續經歷兩次「成長」,很能現穩的情況。

一旦真正發生,後果堪設想,必須杜絕種能。

而突破程,法力之湖也縮半,此達到金丹境界,以容納更多湖水,需及將之填滿。

還全身法力,也需重新凝練,凝練成金丹期后的法力。

種種念頭,一瞬之間,功法已經運轉之。

由於「元陰靈力」還未徹底消耗殆盡,所以補充法力非常快捷,對外界的靈氣依賴並。

即使最終足,劉玉也早準備,幾丹瓶擺放着身。

其,就金丹期服用的「紫元丹」。

金丹修士的靈覺何其敏銳?

倘若多吸收靈脈的靈氣,勢必會被幾名「好隊友」察覺,推算自己突破境界。

劉玉想暴露修為進度,縱然為此消耗一些靈石丹藥等資源,也完全以接受。

對於手的一張張底牌,一向非常珍惜,如非必會暴露。

就像之的雙修,只暴露了一部分煉體造詣。

但卓夢真若以此為依據,覺得那便劉玉的全部實力,自覺實力足夠之發起挑戰,定會收到慘痛的教訓。

些所看到的,刻意讓看到的。

「叮」

變化到半丈的落日金虹槍,狠狠刺蔚藍靈光保護的手掌,響起刺耳難聽的碰撞聲。

兩色靈光對抗,火花四處迸射。

但即使全力激發蔚藍護罩,也僅僅堅持到一瞬,就被槍尖一穿而。

「噗」

利器入肉,手掌留寸許的血洞。

隨後,金色長槍無視慣性,違反物理法則地驟然一停,飄到一旁懸浮。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五章:金丹中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