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靈力之謎

第五百六十六章:靈力之謎

「很好。」「以中期境界催動落日金虹槍,威能增加五成,增長幅度非常可觀。」「果然,修為境界才是一切的根本。」「並且修為到金丹中期后,法力變化不小,溫養本命法寶的效果更加。」「如此一來,落日金虹槍威能增長的速度就更快了。」望着手掌上的傷口,劉玉大概估算出落日金虹槍的威能,輕輕頷首非常滿意。之所以用自己手掌測試,只是因為受限於環境,沒有更好更好的方法。就算黑曜石製成的測試靶子,也無法承受金丹級別的威能,故而他才出此下策。突破新的境界,各方面都有或多或少的提升,及時了解突破后的實力,劉玉認為非常有必要。否則到關鍵時刻,差之毫釐,謬以千里。激烈的鬥法中,一步估算錯誤,便很可能是生死之別!此時,已經是第二次閉關九個月後。五人來到凌霄洞,已有四年零九個月時間,距離隊伍再次出發,只剩下不到三個月。在這九個月中,吞服丹藥安心修鍊,劉玉境界徹底穩固下來。因為那一次的雙修,更準確說是因為精純的處子元陰,功法後遺症也沒有再次發作。「那一團「元陰靈力」的效果,應該能維持兩三年吧?!」將落日金虹槍收入丹田,根據肉身此時的狀態,劉玉心中推測。隨即,一陣微微的疼痛傳來,令他不禁皺眉。手掌上,蔚藍靈光流轉,將寸許大小的血洞包裹,開始治癒起來。依靠強大的肉身控制力下,雖然受到傷勢,但傷口卻沒有一絲血液流出。並在帶有星辰之力特性的體修法力,以及強大的體魄與氣血下,肉眼可見的開始癒合。雖然看起來是一個「血洞」,似乎有些嚴重,但實則只是皮肉之傷罷了。落日金虹槍的一擊,並沒有附帶任何法力效果,亦或者煞氣、劍氣等難纏的能量攻擊,故而癒合起來並不困難。煞氣、劍氣入體,那才是真正的麻煩,會從傷口進入身體內部進行破壞。嚴重一些,可能會導致經脈斷裂阻塞,法力運行受到阻礙,實力大打折扣。故而如煞氣等異種能量入體時,修士必須騰出一部分精力阻止,實力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區區皮肉之傷,不過短短十來息,看上去有些嚴重的傷口便消失不見。左手恢復如初,連一絲傷疤都沒有留下。熟悉一番突破后的變化,劉玉收功,進行一番洗漱。清洗因修鍊太久,落在身體的塵埃。洗漱一番后,換上一件嶄新的黑袍,又開始清洗茶具。望着空蕩蕩的房間,以及手中古香古色的茶具,劉玉忽然響起侍女文綵衣。「被人伺候慣了,突然要自己動手,還真有些不習慣。」搖了搖頭,劉玉將茶具清洗收好,關閉陣法離開房間。一眼望去,順着日光石提供的良好視野,只見大廳空蕩冷清,連一個人影都沒有。見到這一幕,他不由有些失望。原本還想與慕雲煙私下見面,看看能不能用靈石丹藥等,將「金鱗果樹」換取到手。這下子,只能另找機會了。劉玉無奈的笑了笑,徑直走到大廳中央的石桌坐下,把茶具與茶葉取出,自顧自泡著靈茶。經過這麼多年品嘗,還有耳濡目染,他茶藝也不差。雖然還比不上幾名侍女,但也算拿得出手了。「呼~」端起茶杯,劉玉輕輕一吹。澹澹的白色霧氣被吹散,杯中水波蕩漾,一圈一圈漣漪散開。幾片深紫色的茶葉,在其中沉浮不定。猶如此時的自己,身處妖獸樂園身不由己,只能沿着選定的道路一直走下去。絕不能輸,絕不可以輸,輸了便是萬劫不復!不擇手段,一定要贏!「噝嗦~」劉玉默默品著靈茶,體會獨自一人的孤寂。心中非但不感到壓抑難受,反而在沒有打坐調息的情況下,漸漸進入到寧靜的狀態。此時此刻,他又想起了前世的兩句話:「當我到達高處,便發覺自己總是孤獨。」「無人同我說話,孤寂的嚴冬,令我發抖。」「我在高處...究竟意欲何為?!」以及:「當你經過七重的孤獨,才能夠成為真正的強者。」「我們的世界...也由此而生!」此時,再次回憶起這兩句話,劉玉又有了不一樣的體會。在這條仙路上,孤單與寂寞,每一名修士都要面對。隨着修為提高,往日的同門好友會漸漸死去,亦或者漸行漸遠。紅顏會老去,紅豆會腐朽,一切的一切都會被埋葬。最後,只剩下孤獨.....孤獨漂流!一路走下去,道路越來越孤寂,但每一位高階修士,都無可避免。驀然回首,空無一人!「呵~」劉玉輕輕一笑,搖了搖頭。不知不覺中,一小壺靈茶已經飲盡,竟然靜坐了數個時辰之久。看向四人的房間,依舊是安安靜靜,不知他們都在做什麼。由於有着陣法遮掩,強行窺探必定會被發現,他並沒有強行觀察。「叮叮~」茶具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劉玉起身,將茶具收入儲物戒,再次掃視四人房間,見依舊沒有要開啟的模樣,才就此回到房間。沒有換到金鱗果樹,他不會就此罷手。已經打定主意,每日修鍊完成之後,都在大廳等上一個時辰,看看能不能單獨見到慕雲煙。雖然金鱗果的效果,以第一次服用最佳,延續巔峰壽命一百年的效果,之後便不會再有。還有煉體效果,也會大打折扣。但以三階極品靈物的本質,應該或多或少還有些效果,不失為一種好的煉體靈物。這是煉體方面快速進步的希望,輕易不能夠放棄。縱然失去效果,金鱗果也價值極大,以之作用交換其他靈物的籌碼,非常具有「競爭力」。……寂靜冷清的凌霄洞中,時間飛速流逝。劉玉每日修鍊完成後,都會來到大廳坐上一個時辰,看看能不能等到慕雲煙。只可惜兩個多月下來,換來的是一次次失望。不過功夫不復有心人,最後一個月,事情終於出現轉機。「嗡嗡」清微的震動過後,閃爍冷色光澤的護罩,忽然打開一道口子。一名宮裝打扮,如花季少女般的女修,娉娉婷婷從中走出。正是慕雲煙!見此,劉玉目光一閃,隨即神色如常,起身含笑道:「慕仙子。」「仙子閉關五年,以劉某的眼光看,恐怕進步不小呀!」將近五年過去,慕雲煙原本就是金丹中期巔峰修為,如今愈發圓潤沉穩。倘若不是金丹後期以上的人類修士,會被「萬妖大陣」發覺鎖定,恐怕都能衝擊後期境界了。「妾身不過略有心得罷了。」「倒是青陽道友,似乎也變化不小呀。」慕雲煙笑語嫣然。雖然有着「隱靈術」的遮掩,可此女修鍊了「幽夢心經」,元神、靈覺自然比同階修士強大和敏銳。即使秘術遮掩得滴水不漏,但近距離接觸之下,她還是能隱隱感覺到變化,與五年前相比大為不同!說話間,此女靠近石桌,劉玉招呼其坐下,為其倒上一杯靈茶。隨後,兩邊開始閑聊了起來,場面一度非常愉快。慕雲煙雖然外表是少女模樣,但實際年齡可能是是劉玉的一倍還多,他自然不會將之當成少女看待。說着說着,在他有意為之下,話題漸漸談到金鱗果方面。「那顆金鱗果,劉某已經服用,確有記載中的強大功效。」劉玉坦然道。「......」慕雲煙似笑非笑,聞言卻沒有立刻接話。將話題往金鱗果上引,痕迹有些明顯。而且對方態度熱情過頭,以她幾百年的經歷,一眼就看出定有目的。「金鱗果樹?」此女心中猜測。不過她並不打算先開口,想讓劉玉主動提出。那樣一來,便能牢牢把握主動權,有坐地起價的資本。對於金鱗果樹,慕雲煙其實覺得可有可無。對門派可能價值很大,但對她自己而言,一千年時間根本等不起,交換是最好的選擇了。「實不相瞞。」「劉某乃是一名煉丹師,平時便喜愛搜集各種靈草靈藥,對於金鱗果樹也是見獵心喜。」「不知,慕仙子可否割愛?」談起正事,劉玉笑意一斂,認真說道。處於被動地位,不管怎麼拖下去都是不利,所以他感覺合適便開門見山。「這......」慕雲煙黛眉微蹙,少女般嫩白的臉上,閃過一絲為難。對此,劉玉心領神會。此女如此為之,未必是捨不得放手,更大可能是想賣個好價錢。「仙子......」劉玉沒有急於求成,反而說起了五人現狀。言下之意,便是金鱗果樹,始終只是一棵樹。即使死死拿捏在手中,也無法增加絲毫的實力,不能改變自身處境。而且靈樹想要結出靈果,足足需要一千年時間,金丹修士都不可能等得起。自己想交換到手,也只是因為收集的癖好,未必真就不可或缺。……「如此,便多謝仙子成全。」劉玉笑容滿面,起身拱了拱手。儲物戒靈光一閃,十塊核桃大小近乎透明的靈石,以及兩個精緻小巧的玉瓶,便出現在桌面上。上品靈石與下品靈石的兌換比例,通常是一比一萬還多。這正是十萬靈石,還有兩瓶三階中品「紫元丹」,總價值約在十三萬靈石左右。經過一番交鋒下來,劉玉最終以這個代價,將金鱗果樹交換到手。「青陽道友太過客氣了。」「願意因為喜愛,付出十幾萬靈石,妾身真的很佩服呢。」一揮手,靈石與丹藥便消失不見,慕雲煙笑容燦爛。用一株沒用的靈樹,交換到十塊上品靈石,對她來說絕對划算。「叮鈴鈴~」此女一拱手,手腕上用紅繩系著的鈴鐺,便發出清脆的響聲。「哪裏、哪裏。」劉玉笑着搖了搖頭。目的達成,他又與此女閑聊了一會兒,便找了個借口返回房間。「轟隆隆」回到房間,劉玉立刻開啟陣法。然後迅速取出金鱗果樹,一縷神識觸動泥丸宮的碧綠光點,將之帶入仙府世界。眼前一黑,天旋地轉。意識短暫的恍忽之後,當他再次清醒,已經變成磨盤大小的紅色光團。而高約五丈的金鱗果樹,則懸浮在身旁。修鍊到金丹境界后,灰色小島的變化不小,從方圓一里成長到方圓十里。並且黑色靈田,也蛻變成紅色靈田,催熟功效進一步增強。生長一個時辰,便相當於外界三十年!並且催熟極限,也提高一千年,最高能夠催熟出千年靈草!在仙府世界,元神能夠直接干涉物質,劉玉心念一動,帶着「金鱗果樹」來到紅色靈田。挖出深坑將之種下,並且還從斑駁古井,打了半桶水澆下。「仙府,從來不會讓我失望。」望着種下的金鱗果樹,劉玉心中一喜。肉眼可見,種下后此樹便煥發生機,接着一步步開花、結果。很明顯,即使是三階極品靈物,仙府依舊能夠催熟。「每個時辰三十年,一千年需要接近三天時間催熟。」「先返回肉身,三天後再來收取靈果。」觀望了好一會兒,劉玉閃過這個念頭。估算催熟需要消耗的靈力,他一口氣將五十塊中品靈石,放在種下的土地周圍。隨後心念一動,元神瞬間返回肉身。……「休休~」拳影重重,勁風陣陣。劉玉赤著上身,每一拳擊出,都能打出強烈的破空聲。「呼~」揮汗如雨,他一套流星拳打完立定收功,胸膛三色靈光逐漸暗澹。感受肉身強度的增長幅度,隨即露出一抹苦笑。「果真如先前所料,服用第一顆后,金鱗果功效便大幅度衰弱。」「不過五千靈石催熟一次,每次都能有三顆,完全能夠接受。」「至少金鱗果剩下的功效,依然超過手中其它輔助資源一些,還是對能煉體起到一些幫助。」這樣想着,劉玉自嘲一笑。心中感慨,自己的貪心不足,居然還抱有僥倖心理。正因為第二顆效果大打折扣,只有初次服用才能發揮全部功效,他才沒有直接選擇果樹。而是選擇靈果,先服用突破修為再做籌謀。不過以當時的情況,倘若劉玉藏拙太多,很可能不能將紅血鱷妖修全部留下。到時走漏風聲,後果難以預料。故而綜合下來,順其自然獲取金鱗果,才是最好的選擇。幾名隊友,也不會覺得反常。「不過五千靈石,就能催熟三階極品靈物,似乎有些不對等啊?」「按照靈力總量計算,每一顆金鱗果所蘊含的靈力,都要超越五千下品靈石。」「付出與收穫,完全不對等。」他意識到這個問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六章:靈力之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