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千年靈草

第四百八十七章:千年靈草

雙手緊握,將破敗之劍橫放於雙膝之上。

劉玉盤膝而坐,眼皮垂下閉上雙眸,集中全部的心神,觸動泥丸宮的碧綠光點。

一陣熟悉的吸力傳來。

相比與築基期時,這股吸力大上了接近一倍,對於他而言,依舊是那麼不可抵擋。

不過這一次,卻有了不同的變化。

當劉玉傳出自己不想進去的念頭,這股熟悉的吸力便巧妙避開了自己,不再將自己收入仙府之中。

「咦?!」

「有效?」

劉玉閃過念頭,心中大為驚訝。

此時此刻,他的元神可還是安安靜靜待在泥丸宮,沒有被吸進仙府世界。

以往一旦熟悉的吸力出現,便會難以控制的被吸入仙府。

「晉陞金丹期后,自己似乎能夠控制,進入仙府的這股吸攝力了?」

劉玉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這是築基期時,絕對不存在的事情。

當年晉陞築基之後,他曾經做過這個方面的實驗。

最後發現只要觸動碧綠光點,那股熟悉的吸攝力出現,元神就無可避免的要進入仙府。

「此時卻能控制這股吸攝力,避免元神被收進去。」

「這是否在某種程度上說明,自己對仙府的掌控力,又增強了不少。」

「或者說,自己的許可權更大了?」

劉玉心中閃過種種猜測,不禁微微一喜。

這無疑是一個非常好的跡象,說明隨着修為的增加,自己在仙府的「許可權」逐漸增加。

或者說,正在慢慢掌控仙府。

思索了一會兒,劉玉心中一動,嘗試控制着那股對他而言難以抵擋的吸攝力,全部集中在破敗之劍上。

「嘶」

瞬間,彷彿打開了一道「空間之門」。

碧綠光點放出的吸攝之力,瞬間便穿透肉身的阻礙,卻又不對肉身造成任何影響,直接作用在破敗之劍上。

「嗡嗡」

破敗之劍微微顫抖,劍身散發灰濛濛的靈光,逐漸有一種破敗、荒蕪的氣息,從劍身瀰漫出來。

它似乎在竭盡全力,對抗碧綠光點的吸攝力。

劍靈在反抗!

只是不論破敗之劍如何反抗,在碧綠光點散發的吸攝力下,整個劍身都在不可避免的縮小。

相對與仙府而言,它簡直像是沒有出生的孩子,可以隨意玩弄!

而且,沒有主人提供的法力、靈力等動力,破敗之劍也發揮不出足夠的威能。

破敗之劍終究誕生不久,光憑藉自身,根本沒有多少威能。

遠不像它的「前輩們」那樣,即使沒有主人的操控,依舊可以發揮毀天滅地的威能。

「不過即使是上古靈寶,也極少聽說過會主動攻擊生靈。」

「以靈寶毀天滅地的威能而言,低階修士就像紙一樣脆弱,這明顯不應該?」

「或許,靈寶即使誕生了靈性,也依舊存在種種限制,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這冥冥中的限制,或許是...大道規則?」

看着不斷顫抖的破敗之劍,劉玉心中猜測。

看着不斷反抗,卻依舊不斷縮小的破敗之劍,他面上沒有任何波動。

這十來年中,他沒有放棄過溝通劍靈,卻根本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按照佛家的話來說,就是自己與此劍沒有「緣分」。

十年來的努力溝通,卻沒有半點成果,彷彿努力成了一個笑話。

想靠每日的問候來感化劍靈,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就算有那麼一天,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金丹期的極限壽元才八百,而一件靈寶的「壽元」,就不知道是多久了。

「不過,劉某有時候可不相信緣分和天意。」

「特別是對自己不利的那種。」

「既然「感化」不行,那就來硬的!」

面無表情看着不斷縮小的破敗之劍,劉玉瞳孔中閃過一絲冰冷。

此時他已經確定,晉陞到金丹期后,確實可以將破敗之劍強行收入仙府。

「嗡嗡」

在碧綠光點的吸攝力下,破敗之劍的反抗有些徒勞,最終還是不斷縮小。

四五個呼吸過後,已經變得如同塵埃一樣渺小,並且十分「虛幻」與「不真實」。

彷彿,已經不存在與現實世界。

塵埃大小的破敗之劍,在顫抖中向劉玉眉心飄去。

劉玉只覺眉心一涼,破敗之劍便進入到了泥丸宮中,最終在碧綠光點中消失不見。

「幸好,這股難以抵擋的吸攝力,不曾作用於肉身。」

「否則,就算是堪比極品靈器的肉身,怕不是也要頃刻間化為齏粉!」

他閃過這個念頭,瞳孔頓時縮小到極致,背後依然浮現一層冷汗。

以往瞬間進入仙府還好,現在獲得的許可權更大,能夠引發吸攝力主動停留在外界,才知道真正的恐怖!

「知道的越多,越明白自己的渺小。」

劉玉搖了搖頭,心動一動再次觸動碧綠光點,元神瞬間消失在肉身中。

眼前一黑,天旋地轉...

……

……

短短一瞬的恍惚,當劉玉再次出現在仙府世界,便又成了一個紅色小光球。

青色結界外,依舊是一片黑暗虛空,充滿著冰冷與孤寂。

遙遠的不可知之處,還存在着一顆蔚藍星辰。

劉玉打量著自身,晉陞金丹境界之後,元神雛形又「長大」了幾圈。

從人頭大小,成長到了臉盆大小(電風扇大小),與進階前的對比十分明顯。

現在還叫紅色小光球,已經明顯不合適,應該叫紅色大光球!!

「果然,神識是元神的一部分力量延伸。」

「神識的增長,必然意味着元神的增長。」

「而晉陞金丹境界后,自己的神識範圍,已經從原本的二十里出頭,直接暴漲到七十五里,足足翻了三倍還多。」

「元神也有了相應的成長,才是理所應當之事。」

「金丹初期修士的神識範圍,一般極限是五十里。」

「金丹中期七十里,後期是九十里,大圓滿則是一百里。」

「自己剛晉陞就有七十五里,已經超過了一般金丹中期修士,這多虧了在築基期時的雄渾積累。」

神識掃視着,代表元神雛形的紅色大光球,劉玉暗暗點頭,感到比較滿意。

普通修士晉陞金丹期,神識不過四十里左右,要一直修鍊到初期巔峰,才會到達極限的五十里。

完成築基到金丹的晉陞,大約增長了四倍左右。

而自己築基到金丹,二十里到七十五里,只增加了三倍多,看似還少了許多。

不過並不能這麼算,神識越到後面,提升起來就越困難。

七十五里的範圍,相對於四十里左右的神識,依舊有着碾壓性的優勢,這一點並沒有改變。

其中的差距,並沒有隨着修為增長而縮小。

或許是兩份靈魂本源的原因,或許是「存神妙法」與養神丹的效果,劉玉後來增長的那一部分神識,同樣享受了一部分晉陞的效果。

而普通的先天神識強大者,倘若不是靈魂本源強大,隨着修為境界的提升,便會變得漸漸泯然眾人。

心中種種思慮,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劉玉進入仙府後,不過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仙府就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轟隆隆」

青色結界中,方圓一里的小島劇烈震動。

「咔嚓」

小島上,彷彿地震一般,不斷生出一條條觸目驚心的裂縫。

石頭、泥土等等,唰唰往下掉落,從浮島掉落向黑暗深處。

在靈覺中,靈氣劇烈波動,彷彿整個天地都在震顫!

「這......」

劉玉臉色一變,連忙望向黑色靈田的位置,連其安然無恙,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相對於整個仙府,黑色靈田確實微不足道。

但不是他格局小,而是以目前來說,黑色靈田對他的幫助確實是最大,是目前階段不可或缺的重要助力!

過了數十息,最初的劇烈震動過後,雖然震動還是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但總算減弱了許多,使得浮島總算沒有解體的趨勢。

劉玉看得暗暗捏了一把汗,要是黑色靈田被搞沒了,那他怎麼種田?

靠煉丹和玉丹堂的收益,可沒有辦法維持奢侈的修鍊!

「轟隆隆」

減弱了許多的震動中,小島不斷擴張,四周範圍都在逐漸增大。

一里、兩里、五里......

一直到八里,擴張的趨勢才稍稍停止,但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而青色結界,也在同步擴張!

整個浮島與青色結界,都在不斷擴大,變得更為寬廣!

「不...用擴張來形容,有些不合適。」

「這更像是...成長。」

劉玉閃過念頭,繼續觀看青色結界與空中浮島的變化。

他看到,在空中浮島的邊界,不斷有點點泥土石頭,自虛無中憑空生成,然後融入到浮島結構,使得整個浮島都在變化。

劇烈的靈氣波動背後,劉玉隱約感覺到一絲絲崇高力量的痕迹,那是世界的偉力!

世界之力!

劉玉已經多次進入那種,許可權加身靈感無限拔高的狀態,所以對這崇高的世界之力十分敏感。

即使不進入那種狀態,也能夠隱約感覺到。

若是換一個修士前來,他估計就算到了化神期、煉虛期,也未必能夠察覺到世界之力的存在!

畢竟,這中力量太過崇高,幾乎與規則在同一個層次。

「轟隆隆」

轟隆隆的震動中,空中浮島與青色結界一同成長,一直到了十里範圍,才終於停止了下來。

其上,震動與碰撞中,有山巒突起挺立,有道道溝壑形成,有更多更複雜的地形出現。

「額...」

「不過這「山巒」,也太小了一點吧?!」

劉玉看着高不過五六丈的「山巒」,竟然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小島從一里成長到十里,也依舊改變不了,還是一個小島的事實。

除了黑色靈田中,依然沒有任何生機存在。

也就是在這種小島上,五六丈才稱得上「山巒」,若是放在外界,估計只能算一個土坡。

空中浮島與青色結界停止擴張后,變化卻還是沒有停止。

一顆顆極為細小的深紅光點,密密麻麻從黑色靈田上方浮現,然後直接沒入到了靈田中。

紅色光點閃閃發光,看上去美輪美奐,但其中蘊含的卻不是火屬性靈氣,而是層次更高的一種能量!

具體是什麼,劉玉並不清楚,此時也更不理解不了。

但他又隱約感覺到,有世界之力運行的痕迹。

「轟隆隆」

隨着紅色光點的沒入,黑色靈田微微震動,甚至冒出了縷縷煙霧。

其中的靈草靈藥,以劉玉從未見過的速度,飛速走過了短暫或者漫長的一生,然後迅速枯萎凋零。

發芽、生長、成熟、枯萎......

不過短短數十個呼吸,所有靈草就化為了飛灰。

不管生長極限是兩三百年,亦或者五百年,甚至是千年以上的靈草,都在數十個呼吸內化為飛灰。

彷彿在那一片土地,時光加速了無數倍,它們都在短短的時間,走過了短暫或者漫長的一生!

時間啊!

「難道...這是仙府在改造靈田,提升催熟的年限?!」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不禁微微一喜,沒有感覺到危險,便飄過去觀看。

就像是污染一樣,紅色光點每落下一顆,就會使得落下之處的黑色靈土變紅一分。

「滋滋」

似有似無間,他彷彿聽到,有大道的碰撞聲響起!

彷彿是靈土中的某些規則,發生了一定程度上的衝突。

這東西,原本不是劉玉能夠看到,或者感覺到的。

通過在仙府世界的特殊能力,才勉強隱隱約約「看」到。

隨着時間推移,十來個呼吸過去,黑色靈田中的紅色部分漸漸增多,並且「污染」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紅色光點的規則,最終覆蓋了原本的規則,成為了靈田中新的規則。

再叫黑色靈田,或許已經不合適,應該叫紅色靈田。

又過了半刻鐘左右,紅色光點帶來的紅色,已經染紅了全部的靈田,覆蓋了原本的規則,再沒有一絲黑色存在。

並且,紅色部分還在向外擴張。

所過之處,地質發生變化,全都變成鬆軟的土地。

「十畝。」

劉玉估算了一下,一直到了十畝左右,紅色靈田才停擴張。

十畝左右的靈田,靈光漸漸暗淡,最終徹底收斂,露出其原本的模樣。

只不過靈土的顏色,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從原本的黑色,變成了現在的淡紅色!

紅色靈田!

「那麼經過這番變化,原本催熟的能力還存在嗎?」

「催熟的年限增加了嗎?」

劉玉暗暗思索,決定立即動手試驗一番。

當下他便身形一動,迅速向著小木屋飄去,取出幾顆碧靈芝的種子,「挖」開幾個小坑將之種下。

儘管空中浮島在長大,但靈田這片區域似乎被特別避開,並沒有受到多大影響。

三間小木屋,依然安然無恙。

「......」

綠芽破開泥土的細微聲音響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碧靈芝的種子很快發芽生長,並且在飛速長大。

不一會兒,就有了一顆靈芝的雛形。

隨着時間推移,其表面的花紋不斷變化,其內里的靈力也在不斷增加,並且漸漸散發一種異香。

劉玉懷着學者的嚴謹,一眨不眨盯着幾顆碧靈芝的生長情況,不放過任何一個微小的變化。

「靈田催熟的速度,似乎比以前更快了?!」

「從原本的一個時辰,相當於外界生長二十年,到了現在的三十年。」

觀察了數個時辰,他心中得出結論。

根據碧靈芝的外在變化,以及達到十年葯齡、三十年葯齡,一百年葯齡的速度,這一點很容易判斷出來。

碧靈芝在每一個年份階段,其大小與花紋顏色形狀都是不同的,這些資料他早已瞭然於心。

「還需試驗一番。」

劉玉心中一動,當即又從小木屋取出幾種,其它種類的靈草種子,種在紅色靈田之中。

一個例子可能是特別情況,如果都是這樣的話,說明催熟的規則確實變了。

不會一會兒,那幾種靈草種子就長出綠芽,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生長走向成熟。

這幾種靈草種子,最高成熟年份不過一百年,到了一百年之後,便不會繼續生長。

三個時辰多一點的時間,後來種下的所有靈草種子,都已經成熟不再生長。

「如此看來,紅色靈田催熟的速度,確實要比黑色靈田要快。」

「這樣一來,以後催熟靈草更方便了。」

「只是最高催熟年份,不知道有沒有增加?!」

劉玉心中閃過種種念頭,繼續飄到幾顆碧靈芝旁邊,注視着靈芝飛速生長。

築基期時,仙府催熟的最高年限是五百年。

靈草一旦到達五百年葯齡之後,就不會有哪怕一絲一毫的生長,彷彿是仙府世界規則的限制。

三階丹藥,大部分都要用到五百年的靈草,甚至絕大部分丹方中,還會用到一兩株超過五百年的靈草。

如果仙府催熟的年限沒有增加,那麼就算催熟速度更快了,對自己的幫助也會小很多。

故而,催熟年限才是劉玉最關心的問題。

中途時不時返回肉身一趟,恢復調理有些沉寂的氣血,其餘時間便一直待在碧靈芝旁邊,觀察催熟年限變化的結果。

……

十七個時辰后,碧靈芝的年份,已經超過了五百年!

其上的紋路,變得更為複雜古樸,色澤也愈發深沉。

並且,還在繼續生長!

三十個時辰后,碧靈芝達到九百年葯齡,表面的紋路皆化為深青之色,閃耀美玉一樣的光澤。

三十三個時辰多一點后,碧靈芝散發的異香愈發濃郁,體型縮小到巴掌大小,並且停止了繼續生長。

劉玉將之挖出,放在眼前觀察了一會兒,忍不住面露喜色。

千年靈藥!

以他對碧靈芝的了解,經過一番仔細觀察后,確定這是千年靈藥無疑。

「看來,修為提升到金丹境界之後,仙府催熟的年限確實增加了。」

「從五百年,增加到了一千年。」

反覆確認得出結論,劉玉心中大喜。

千年的靈草靈藥,除非少數的三階丹藥,一般要元嬰期服用的四階丹藥才會用到。

這麼看來,自己先前的擔心有點多餘了。

「呼~」

劉玉心中鬆了一口氣,連忙將幾株碧靈芝小心翼翼放入玉盒中保存,然後將玉盒放到右邊小木屋。

「如此的話,金丹期的修鍊,自己依舊可以保持優勢。」

「否則就算以改善過後的資質,想結嬰也是難上加上。」

「畢竟金丹期雖有八百年壽元,但修為提升的難度卻更高了。」

「一百歲左右就結丹成功,到壽元將盡還在金丹初中期徘徊的修士,也大有人在。」

「甚至在鍊氣築基驚才艷艷,到了金丹期就泯然眾人者,佔據了八成以上。」

「到了金丹境界,幾十年提升一小階修為,都算是速度極快。」

「大多數金丹修士,兩三百年都不一定提升一小階修為。」

心中閃過種種念頭,看着擴張到十里的靈田,劉玉不禁心情大好,忍不住心潮起伏。

有着仙府的助力,儘管元嬰境界現在還非常遙遠,但他也開始有了一定的把握。

「並且,紅色靈田擴張到十里,可以更大膽的進行改造。」

「比如建造一個小型池塘,在其中栽種一些水生靈草。」

「原來的一畝還是太小,一些生長在水中的靈草,並不方便催熟。」

「仙府雖然能夠催熟靈草,但一些靈草有着特殊的要求,就算仙府也得滿足條件才能催熟,比如說黯星靈樹這種。」

「現在靈田範圍大了這麼多,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去改造,以滿足將來可能遇到的,一些特殊靈草的需求。」

看着十畝靈田,劉玉開始思索,到底要怎樣進行改造更好。

催熟碧靈草的時間裏,他已經大致將十畝靈田,劃分成了三塊區域。

一塊常規種植,佔地約莫四畝。

一塊打算建造池塘或者胡泊,佔地三畝。

最後一塊同樣佔據三畝,只是還沒有想好如何改造,留作將來遇到特殊靈草再做處理。

反正暫時空置也沒有關係,仙府現在催熟的速度這麼快,並沒有擔心土地不夠用。

這是一個「老農」的精準判斷。

「除了空中浮島的面積變化,還有靈草靈藥催熟的年限增加,仙府似乎還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劉玉細細感應,但好一會兒都沒有頭緒。

他隱隱能夠感覺到,仙府世界似乎又發生了一些莫名的變化,似乎冥冥中的某些東西,變得更為完整了一點。

這種變化極其細微,當年晉陞築基之時,也曾經有過這種感覺。

劉玉對這種現象並不奇怪。

築基晉陞金丹,對於自己而言,確實翻天覆地的變化。

但相對於一個世界,哪怕是殘破的世界,也依舊顯得微不足道,甚至如塵埃一般渺小!

……

……

確定仙府表面的變化,都基本了解了之後,劉玉目光一轉,看向高空中的破敗之劍。

紅色大光球飛動,就來到此劍旁邊。

劉玉心念一動,便順着自己與仙府無比緊密的聯繫,開始操控天地靈氣。

心念一起,下一瞬便天翻地覆!

無窮無盡的靈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形成五顏六色的靈氣之霧。

在他的靈覺中,這些靈氣無比溫順,根本不曾抗拒自己的意志。

神識所過之處,所有靈氣任憑自己打上神識烙印,就像水到渠成一般簡單。

劉玉心念一動,幾乎實質化的靈氣之霧,便向著破敗之劍洶湧而去。

試圖使用大量的靈氣,將此劍徹徹底底的洗滌一遍,將之完完整整的煉化,在其中留下屬於自己的烙印。

「呼呼~」

靈氣快速流動的風聲響起,五顏六色的靈氣之霧,將破敗之劍牢牢包裹,形成一個三尺大小的彩色光球。

各種屬性的靈氣劇烈翻湧,就如即將下雨的烏雲一樣,試圖攻破此劍的防線,往內部滲透而去。

「嗡嗡」

破敗之劍震動,表面縈繞一層灰色靈光,散發破敗、荒蕪的氣息。

劉玉暗暗一笑,仙府世界可是他的地盤,就算此劍貴為靈寶,也休想吸收到一點天地靈氣。

根本不用擔心此劍忽然爆發,讓自己陰溝翻船。

在仙府世界中,沒有得到他的允許,就算靈寶級別的寶物,也調動不了地點天地靈氣。

洶湧而至的靈氣席捲下,包裹破敗之劍的彩色光球越來越厚,施加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嗡嗡」

巨大的壓力,破敗之劍灰色的靈光潰不成軍,一步一步向內壓縮,距離劍身越來越近。

此時,它就像個十七八歲的少女,面對孔武有力的大漢一樣無助!

不管如何反抗,表面的阻礙之物也被一層層褪去。

「砰」

一聲並不響亮的轟鳴,此劍表面的靈光徹底潰散。

下一刻,五顏六色各種屬性的靈氣,便接觸到了劍身。

可惜,破敗之劍那薄薄的劍身,卻彷彿一道天塹一般,讓靈氣無論如何也無法突破。

融入不進去,煉化也就無從談起了。

「咦?!」

見此,劉玉心中一動,感覺有些驚訝。

這種情況,是他根本沒有料到的。

「或許,是靈氣這種能量等級太低?」

「亦或者是因為自己的境界太低,即使有仙府加持能夠操控靈氣,但在靈氣靈力運用方面,還是顯得太過粗糙的緣故。」

僅僅一瞬間,劉玉心中就閃過數個可能的猜想。

但限於現在的眼界,不管是哪一個猜想,都找不到答案。

「既然如此......」

劉玉心念一動,包裹破敗之劍的彩色光團,便化為精純的靈氣消散於無形。

隨後,他再次順着與仙府無比緊密的聯繫,進入那種無比特殊的狀態。

下一瞬,

劉玉的靈感便被無限放大,拔高到了一個難以形容的層次!

在這種奇妙的狀態下,似乎一切都顯得渺小微不足道,就連個人的情緒,也在慢慢變得淡薄。

每一份每一秒,心神都在迅速消耗。

這種狀態維持不了多久,而且似乎自己的情感,也在變得淡薄。

劉玉不敢進入太久,以免自身的心性受到影響。

心念一動,他便利用在仙府世界的許可權,引動了幾絲無比崇高的力量,向著破敗之劍席捲而去。

即使在靈感無限拔高的狀態,劉玉也捕捉不到這種力量的痕迹。

看不到、摸不著,卻能夠感覺到。

破敗之劍的防禦已經被擊潰,讓靈氣難以突破的劍身,幾絲崇高的世界之力輕易就融入了進去。

隨後,便開始洗滌此劍。

「嗡嗡」

破敗之劍顫抖不止,卻根本無比改變現實。

雖然感覺不到世界之力,但劍靈卻本能覺得,彷彿有極為可怕的事情即將發生。

故而,它拚命反抗。

只是在一個世界的壓迫面前,一隻新生器靈的反抗,顯得無比蒼白和徒勞。

幾乎就在顫抖開始的下一瞬,顫抖便停了下來,只因劍靈已經「昏睡」了過去。

劉玉抓緊時間,達到七十五里的神識之力傾巢而出,在破敗之劍的核心與劍靈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神識烙印。

在神識湧入之前,此劍已經被世界之力強行洗滌過一遍,差不多變成了一張白紙。

所以,神識印記的烙印十分順利。

不夠數個呼吸的世界,就已經烙印完成。

並且劉玉再次動用世界之力,加深自己在劍靈與劍身的印記,以防使用的時候出現意外。

做完這些,劉玉立馬退出那種靈感無限拔高的狀態,望着已經被煉化的破敗之劍,心中卻沒有升起高興的情緒。

這種狀態的副作用不小,會使個人情感變得淡薄,他現在還沒有回過神來。

「這種副作用,實在有些可怕。」

「自己是想長生永恆,可也不想失去個人的情感。」

「難道...這就是天道的視角?!」

心中閃過種種猜測,足足半刻鐘后,劉玉才回過神來。

以往進入這種狀態,副作用還不是十分明顯,但這一次引動了幾絲「世界之力」,負面效果增強了何止一點?

這種甚至可以憑空造物崇高力量,他命名為世界之力。

「看來在境界尚低時候,還是要少進入靈感拔高狀態。」

「否則沉迷在強大的感覺里,若是一時不慎,很可能失去自我。」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主動喚醒破敗之劍劍靈,開始嘗試此劍的威能。

「嗡嗡」

破敗之劍微微顫抖,劍靈依舊不認同他。

但劍身、劍靈,都已經被打上深深的神識烙印,被徹徹底底的煉化。

就算劍靈心中不情願想反抗,身體也在老老實實的服從。

身體一向是誠實的。

在煉化完成之時,劉玉控制世界之力回歸虛空,但在破敗之劍內部,還是留下了半絲世界之力,作為驅動此劍的動力。

畢竟,他現在只是金丹境界,若是強行驅使此劍,後果難以想像。

隨着駕馭破敗之劍,一縷心神附着在劍身,一股浩瀚無垠的威勢,忽然此劍上散發。

沒有了劉玉阻止,破敗之劍終於能夠發揮那毀天滅地的威能。

即使不動用仙府許可權,單憑此劍操控天地靈氣的能力,神識籠罩的範圍之內,天地靈氣也隨之一動。

沒過多久,便有浩瀚無垠的威能迸發,形成一道巨大的灰色劍影,斬向無邊無際的黑暗虛空深處。

「如果能將仙府的世界之力,帶一點出去,那豈不是就能自如的驅使破敗之劍了?」

「那樣一來,就算遇到元嬰老怪,自己也完全不用心虛!」

嘗試了幾番破敗之劍的威能,劉玉忽然升起這個想法。

世界之力層次太高,方才數十次的嘗試,那半絲世界之力,也不過是消耗了微不足道的一點。

還不到總體的千分之一,甚至是萬分之一。

自己能夠控制仙府的世界之力,如果以此作為驅使破敗之劍的「能量」,就不用擔心這方面的問題了。

「這是......」

不過,就在劉玉即將心念一動,將仙府的世界之力帶到外界的時候,靈覺卻在瘋狂預警。

彷彿這樣做,會發生極為恐怖的事情!

通過與仙府的緊密聯繫,他可以感覺念頭升起那一刻,泥丸宮碧綠光點的光輝也在劇烈跳動。

一切的一切,無不告訴著劉玉,絕不對不能如此而為。

否則,必將有不詳之事發生。

「不單是自己的靈覺,就連仙府也在預警。」

「莫非是不同世界的緣故?」

「修仙世界,容不下其它世界的世界之力出現?」

劉玉閃過念頭,覺得有很大可能。

畢竟前世的一些經典中,大世界就是以小世界為養料,吞噬壯大。

他當然相信自己的靈覺與仙府,不能坐視仙府世界的毀滅。

故而思索了一下,還是沒有選擇一意孤行,放棄了將世界之力帶出的想法。

「世界之力不行,那麼靈氣呢?」

「以靈氣匯聚而成的靈力驅使破敗之劍,雖然威能小了那麼一點,但同樣可以對元嬰修士形成威脅。」

「面對金丹期的敵修,一擊必殺輕而易舉。」

劉玉轉念一想,馬上就付諸了行動。

他心念一動,虛空中各種屬性的靈氣便匯聚而來,融入進破敗之劍劍身。

這些靈氣溫順異常,根本不需要劉玉去馴服,只需直接打上自己的神識印記即可。

足以令金丹修士瞠目結舌的巨量靈氣,於劍內形成了一個太陽般的圓形印記,其內蘊含着恐怖的靈力波動。

以此驅使破敗之劍,足以爆發出靈寶的小部分威能。

將巨量靈氣壓縮而成的圓形印記穩固,確定不會突然失控傷害自己,劉玉試探性升起帶着離開的念頭。

這一次,靈覺果然沒有預警,泥丸宮的碧綠光點也沒有動靜。

不過劉玉一貫小心謹慎,還是有些猶豫不定。

「構建一次性消耗印記的靈氣,全部來自仙府世界。」

「這裏面,會不會存在什麼,自己不知道的隱患?」

「這些靈氣,畢竟不是來自修仙世界,使用之時會不會發生意外?」

「比如被世界視為異類,招來天劫之類的?!」

猶豫的幾個呼吸,劉玉最終還是放棄了,將仙府靈氣凝聚成印記帶出去的想法。

「晉陞金丹期,手腳又放開了不少。」

「自己完全可以催熟靈草,大量煉製二階丹藥,再通過或明或暗的渠道售賣賺取靈石,」

「將這些靈石帶進仙府粉碎,最終凝聚成供破敗之劍使用的印記不是更好?!」

「這樣一來,就是外界的靈氣在外界使用,天劫忽然降臨的危險也就不存在了。」

「雖然有些浪費,還有些麻煩,但是事關身家性命,還是穩妥一點為好。」

「畢竟,性命只有一條。」

思索良久,劉玉做出了決定。

選擇最穩健、最消耗靈石、最麻煩的方法。

「凝聚給破敗之劍提供能量的靈力印記,需要巨量的靈氣。」

「換算成下品靈石的話,大約需要十萬靈石。」

「豈不是說,以後每使用一次破敗之劍,就要消耗十萬靈石?!」

計算出靈力印記的花銷,他不禁暗暗咂舌。

這簡直是在燃燒靈石啊!

要知道一件普通法寶,價格也就在九萬靈石左右,那豈不是說每使用一次破敗之劍,一件法寶就直接沒了?!

「這樣一來,就要快點賺取靈石了。」

「本命法寶的煉製,三階修鍊丹藥、黑幡法寶的修復、使用破敗之劍的靈力印記......」

「這一種種安排下來,種種安排的巨大花銷,無不需要大量的靈石啊。」

劉玉宛然長嘆,感覺自己的貧窮。

原本他以為,有着聖火秘境之行的巨大收穫,在金丹初期是不會缺少靈石了。

沒想到還是太過樂觀,現實這麼快,就給了他迎頭一擊。

「但就算花銷再大,也要堅持下去。」

「只要靈力印記凝聚出來,面對金丹修士甚至元嬰老怪,就多了一張殺手鐧。」

「其他修士得到靈寶,沒有仙府的幫助,就算想和自己一樣凝聚靈力印記都不可能!」

「只要往後十幾年的安排,都一一順利做好,自己很快就能在金丹期,也擁有不俗的戰力。」

劉玉閃過種種念頭,心湖激蕩不已。

思及此處,他再次感覺到,仙府對自己的巨大幫助。

讓原本平凡的自己,變得不再平凡!

「我有仙府,可以問道長生。」

劉玉心生感慨。

隨後,便開始種植靈草,以備將來煉丹之用。

既然想賺取靈石,當然要從現在開始!

——————————————————————————

ps:為了參加活動,提前透支一下月票加更吧。

這一萬字,算是到兩千月票的加更,如果這個月到不了,也不順延到下一個月。

------題外話------

感謝病變5000點幣、nefelibata5000點幣、閱遍網文5000點幣、別來無恙1500點幣等道友的打賞支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八十七章:千年靈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