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血脈品級

第五百二十四章:血脈品級

儲物戒的容量,是上品儲物袋的數十倍。

隨着劉玉手指上的儲物戒靈光一閃,立刻便有一大推妖獸材料,出現在身前地面,散發奇奇怪怪的味道。

一眼望去,幾乎堆成三座小山。

用「樣」來形容已經不合適,還論按斤算比較貼切。

利爪、獨角、羽毛、鱗片......

看着眼前的妖獸材料,奇奇怪怪且刺鼻的味道傳入鼻間,劉玉微微一皺眉,隨即快速清點起來。

「大約價值六萬靈石左右。」

神識一掃,草草估算一番,劉玉得出這個結論。

他對妖獸材料這方面的價格並不了解,不過想來誤差不會超過兩成。

這些妖獸材料雖多,但都只是一階二階妖獸身上的材料,故而價格不算太高。

「直接售賣,其實只是下下之策。」

「若加工一番,將之煉製成法器,價格可以翻上數倍不止。」

「但太消耗時間,沒那個必要。」

劉玉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雖然已經修鍊到金丹境界,但他深知自己在煉器上的天賦有限,故而無意進一步學習,否則必然會耽擱修鍊。

鍊氣、煉神、煉體三道的修鍊,就要消耗大量時間,何況還要抽出時間煉丹和溫養法寶。

一昧貪多,不是明智的選擇。

這也是無奈之事,即使身為「高高在上」的高階修士,有時也不得不做出取捨。

草草清點一遍,劉玉揮手將三座小山般的妖獸材料收進儲物袋,然後心念又是一動,幾樣物品頓時出現在眼前。

這一次,他神色認真了許多。

眼前擺放的,正是得自寒天鷹的靈材,每一樣都價值數萬靈石,足以作為煉製法寶的主材。

一雙彎曲細長、寒光閃閃的利爪。

此物硬憾落日金虹槍數百次,而沒有留下絲毫痕迹。

一對尖銳修長的鳥喙。

此物也曾多次硬憾落日金虹槍,並且多次擊破蔚藍護罩的防護,在劉玉身上留下傷痕。

如果能煉製成攻擊法寶,比如說針類的「陰器」,定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望着這對鳥喙,劉玉卻是心中一動。

「星辰真身、落日金虹槍、萬魂幡,自己目前的這些手段,似乎都是正面鬥法的手段?」

「或許,準備一兩件「陰器」,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這類法寶正面鬥法的效果雖然並不好,但如果使用的時機合適,往往能夠一擊制敵,甚至以弱勝強。」

「如果能夠通過陰招,達到自己的目的,那為何還要苦戰?」

「憨憨。」

這樣想着,劉玉心中漸漸有了打算。

隨後,又看像下一物,一大團烏黑油亮的黑色羽毛。

他對寒天鷹一身黑羽,可謂是印象深刻。

不但有着不錯的防禦力,似乎還能起到增速的效果,其遁速比自己激發「一氣御空符」還要快上不少。

特別是此妖化為黑風,瞬間移動近五里的情形,此時還記憶猶新。

「類似於雷遁術、風遁術。」

「就算不如也差之不遠。」

回想當時的場景,劉玉些后怕。

那麼寒天鷹化為黑風的手段,究竟是神通還是法術?

如果是法術,是否是通過黑羽施展,將之煉製成法寶,是否能繼承那道法術?

劉玉思及此處,心中不禁有些火熱。

遁速快,不管在哪個境界,都佔據了極大的優勢。

即使打不過,只要遁速夠快,也可以從容脫身。

他的遁速,雖然已經堪比普通金丹中期,但卻一點不覺得快啊!

越快越好!

數息之間,劉玉便想好了三樣靈材的用途。

鳥喙用來煉製陰器,黑羽用來煉製飛行法寶。

至於那一雙鷹爪,則暫時用不上,可以留在手裏,日後與其他修士交換所需。

洗凈污穢,將三樣靈材處理一遍,他將之放入或大或小的玉盒保存。

披上黑袍,劉玉起身離開練功房。

至於肉身上的傷勢?

在「星辰真身」強大的恢復力和法力療養下,已經基本恢復,不會影響狀態與實力。

肉身上的傷勢,只要解決難纏的妖力,對他而言還是輕而易舉。

畢竟在肉身方面,體修有着不小的優勢。

……

五日後,青陽峰洞府。

一張長桌前,三人相對而坐,江秋水和紀如煙坐在一邊。

得知劉玉返回宗門的消息,兩女立刻便趕了過來。

「劉某離開后,分院那邊的情況如何?」

「那些本地修仙勢力是否還老實,亦或者有其他金丹修士插手?」

兩女千里迢迢趕來,劉玉頗為滿意,親自為兩女倒上一杯靈茶,才開口問道。

聞言,兩女對視了一眼,紛紛搖頭。

「嗯。」

劉玉點了點頭。

以他對兩女的了解,真有什麼事情,不會不說。

真有處理不了的事情,必然會第一時間通知自己。

元陽別院元國分院,已經成了劉玉的禁臠,不允許任何修士插手,哪怕其它金丹同門也不例外!

若有爪牙敢伸過來,他必將之斬斷,並且狠狠回擊!

每名金丹長老,都有固定的勢力範圍,而分院,正是劉玉的勢力範圍。

說完公事,之後自然是私事。

江秋水首先開口,輕聲細語訴說着想念,她是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修,面對劉玉一向敞開心扉。

至於紀如煙,則有些不好意思,此女比較含蓄。

看着千嬌百媚、各有千秋的兩女,劉玉微微一笑,與之聊了幾句。

不過,也只是點到即止。

此時,可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

即使金丹修士,若不抓緊時間提升時間,也有可能中道崩阻。

「秋水,準備何時閉關結丹?」

不理會兩女幽怨的目光,劉玉正色道。

一段時間過去,江秋水離築基巔峰又近了一步,未來幾年很有希望達到。

此女比自己大三歲,此時也不過一百三十六歲左右,未來幾十年,都在結丹的最佳時間內。

金丹修士平均結丹的年齡,一般在一百五十歲左右,算是中規中矩吧。

至於劉玉自己,百歲結丹算是非常優秀了。

結丹年齡早,也是潛力的體現之一,有更多時間去完成金丹境界的修鍊,為未來凝嬰做準備。

故而,自從結丹之後,家族一脈才大力拉攏他。

當然這其中,金丹品質的原因佔據大半。

「妾身里離築基巔峰,尚且有一段距離。」

江秋水咬着紅唇想了一下,回道:

「大約還要十年左右。」

「嗯。」劉玉輕輕頷首,也不避諱紀如煙,開始指點江秋水一些結丹要點。

他不疾不徐的講述著,江秋水則靜靜聆聽。

至於紀如煙,心中卻有些複雜,既欣喜又吃味。

欣喜的是,夫君沒有避諱她,表明一視同仁。

吃味的是,「**姐」都築基巔峰修為了,而夫君也在為其籌謀。

雖然表面上,兩女現在的關係不錯,但那隻不過是表面姐妹罷了。

但凡能夠獨佔恩寵,誰願意與人分享?!

微不可查一皺眉,很快又恢復如初,紀如煙打定主意,回去之後要好好學習「宮斗術」、「房中術」。

「還有那個侍女......」

紀如煙心中一嘆,感覺到強烈的危機感,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論經營能力,她遠不能與「**姐」媲美,根本不是同一個水平線。

只是資質比對方好一點,但因為修鍊較晚的緣故,修為也不是短時間能夠追上的。

古色古香的洞府中,三人相對而坐,一道沉穩有力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中回蕩。

「好了,退下吧。」

半個時辰后,劉玉擺了擺手。

「是,夫君。」

江秋水、紀如煙眼含期待,行了一禮嬌聲道,隨後走出洞府。

自從劉玉結丹之後,那方面的實力大大增強,一人難以承受「恩澤」,必須兩人才能堪堪滿足。

故而,今晚誰也不用擔心受到冷落,只是先後順序不同而已。

「......」

將兩女神色收入眼中,劉玉微微搖頭。

「星辰真身」修鍊到烈日境界后,或許是因為「太陽之力」的緣故,他的陽氣太過充足,時不時便會火氣上涌。

倘若不發泄,便會由身體導致心神不寧,不利於平時的修鍊。

故而每一段時間,便需要找一個女修探討陰陽大道。

因為修鍊功法,導致修士性情大變的事情,在修仙界並不少見。

他這個影響,已經算是輕微了,至少沒有其它的隱患。

只需隔一段時間,調和一次陰陽,便可恢復到正常狀態。

故而文綵衣確實是幸運,剛好碰到了好時機,才能有此機緣。

至於鶯歌燕舞,機緣就差了一些。

否則以劉玉現在的神通,讓她們築基成功,也只是抬手之間的事情。

但這麼些年過去,曾經的兩名侍女,此時應該坐化了吧?

……

一月之後,劉玉傷勢已經完全恢復。

雖身在洞府,但關於青州、楚國、七國盟的消息,還是有手下死士、宗門弟子不斷送過來。

使得他身在洞府,也可盡知天下事。

「差不多了。」

練功房,一套「流星拳」打完立身收功,劉玉閃過這個念頭。

靜極思動,他今日便打算出門,將手中的寒天鷹鷹爪與羽毛,找人煉製成法寶。

至於自己煉製?

劉玉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煉器水平,還沒有到煉製法寶的程度。

落日金虹槍能夠煉製成功,也不過因為是本命法寶,能夠施展精血祭煉,大幅度降低煉製難度的緣故。

他真實的煉器造詣,也就煉製煉製上品法器而已。

「轟隆隆」

石門緩緩開啟,劉玉從中走出,一名新的侍女迎了上來,伺候他沐浴更衣。

已經一個月過去,文綵衣、白虎幾人還沒有消息,也不知是否死亡。

在侍女的服侍下,劉玉完成沐浴更衣,在大廳溫習了一會煉丹筆記,便徑直離開洞府。

很快,青陽峰山巔,便有一道遁光衝天而起。

烈火峰,元陽宗三階靈山之一。

而且是數一數二的三階上品靈山,其上靈氣濃郁無比,在宗門一眾靈山中名列前茅。

能夠成為此靈山之主,本身便是實力與地位的表現,自然非是庸俗。

煉紅塵,人稱「千煉真人」,乃元陽宗唯一的煉器大師。

雖然修為只有金丹中期,地位卻能比肩金丹後期修士。

而金丹後期已經是金丹境界的強者,縱然在元陽宗里,也三脈中的頂尖人物,只在派系領袖之下,穩坐前幾把交椅。

其人屬於別院一脈,自小便在元陽別院長大,被發現具有卓越的煉器天賦,便重點培養。

其真名已經不可知,只知自從晉陞金丹后,便改姓為「煉」,足可見對於煉器一道的熱愛。

「或許這位鍊師兄,能夠成為煉器大師,不單單是本身的天賦,與這份熱愛也密不可分。」

望着進入視野的烈火峰,劉玉閃過這個念頭。

他雖在煉丹一道上,已經能夠煉製靈丹,距離煉丹大師只差半步。

但若說對煉丹多麼熱愛,卻也不至於。

他始終,只是將煉丹當成一種手段,通往長生的手段之一。

與晉陞煉丹大師差不多,想成為獲得修仙界認可的煉器大師,必須要能夠單獨煉製三種樣式不同的法寶。

不過這位鍊師兄,雖然年紀輕輕三百歲便取得如此成就,屬於絕對的別院一脈。

但卻是少數對其它兩脈,沒有敵意的金丹長老之一。

也不拒絕,為其它兩脈長老煉製法寶,甚至出手的價格也較為優惠。

在派系中,此人應當屬於「溫和派」。

正因為如此,在人手如此缺少的情況下,此人還能安然待在宗門。

固然有煉器大師,是極其稀缺的人才的緣故。

但其不錯的人緣,也絕對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其它兩脈長老至少沒有反對。

「可惜,倘若獸潮晚一兩百年爆發,自己也可以透露出煉丹大師的造詣,不必到處奔波。」

劉玉閃過這個念頭,心中略微有些遺憾。

不過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目前他還只能煉製一種三階丹藥,距離煉丹大師尚有一段距離。

「鍊師兄,青陽前來拜山,還請現身一見!」

劉玉憑空立於百丈高空,使用音道法術,對着眼前雄偉靈山喊話。

沉穩有力的聲音,在群山之間回蕩。

隨後,他便靜靜等待起來,沒有再次出聲。

原本這種「打招呼」的方式,就有些唐突,如果再來一次的話,就有故意冒犯的嫌疑了。

「是青陽子長老!」

靈山上,見到金丹長老親臨,一些鍊氣弟子驚呼。

有煉紅塵的徒子徒孫,已經修鍊到了築基期,想上前接待。

卻被劉玉一個冷漠的眼神制止,只好趕緊駕馭法器去稟報。

但通報的修士還沒有走遠,就有一道爽朗硬氣的聲音,在群山之間回蕩。

「哈哈哈~」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青陽師弟能駕臨烈火峰,煉某甚是欣喜!」

話音落下,一道紅色遁光從烈火峰飛出,停留在劉玉十幾丈外。

與其他金丹修士的打扮不同,此人一身汗衫,露出兩隻粗壯有力的雙臂,外表是一個二十七八的壯漢模樣。

第一印象,倒像是一個世俗鐵匠。

「鍊師兄。」

「劉某冒昧前來,希望沒有打擾到師兄。」

劉玉遙遙拱手。

有求於人,而且對方修為還高了一個境界,所以他十分客氣。

「青陽師弟能夠前來,自然談不上什麼打擾不打擾。」

「請,此處不是說話之地。」

煉紅塵爽朗一笑,隨即伸手一引,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很快,一紅一青兩道遁光,便沒入烈火峰中。

雖然修為地位,都高了劉玉許多,但煉紅塵卻不敢小看。

僅僅一百出頭,便結成六品金丹,乾淨利落擊敗了早十年結丹的白雨萱,此人前途不可限量。

說不得,又是一個長風真人那樣的人物,有成長為頂尖金丹的潛力,能不得罪還是不要得罪。

雖然痴迷煉器,但一些人情世故,煉紅塵還是明白的。

對於劉玉為何親自來烈火峰拜訪,他心中也已經有數。

……

烈火峰上,有一條中小型火脈,非常適合用來煉丹煉器,故而煉紅塵才選擇此山。

劉玉一眼望去,便看到許多洞府的天窗中,冒着滾滾濃煙廢氣,有熾烈高溫從其中散發。

甚至這座靈山上,還專門修建了二三十間的「地火室」建築群,專用來煉器,的確算得上大手筆了。

不過這也導致烈火峰,遠遠看上去光禿禿的,草木稀稀疏疏,遠稱不上鍾靈毓秀。

簡樸自然的洞府中,劉玉與煉紅塵相對而坐,有童子倒上靈茶後退下。

按照慣例,一般不會直入正題,兩人聊起了最近的局勢。

你一言我一語,時間很快過去,倒也頗為投機。

頗有在小小的洞府中,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架勢。

轉眼,便是一盞茶過去。

煉紅塵看起來還是興緻勃勃,不停說着自己的見解,對長老會的一些決策表示不滿。

比如宗門哪裏哪裏佈置得不好,我認為該如何如何,如果換做是我的話,定然能做得更好等等。

總之,頗有一種沒完沒了的架勢。

劉玉心中略感無奈,沒想到此人如此沉得住氣,不過他可不想一直這樣說下去。

「實不相瞞,劉某此次冒然前來,是有一事有求於師兄!」

尋到一個對方回氣的間隙,劉玉主動開口,臉色一正道。

見對方不主動詢問,他知道自己有求於人處於被動,只能先行開口。

只是這樣一來,欠的人情便大了一些,而且待會兒講價......

「哦?」

「青陽師弟有何事?只管說出來,煉某能幫一定幫。」

煉紅塵恍然大悟的模樣,信誓旦旦大聲開口,想也不想便答應下來,一點也不矯情。

「多謝鍊師兄!」

劉玉拱了拱手,隨後儲物戒靈光一亮,寒天鷹的鳥喙與黑羽便出現在桌面。

指著兩樣靈材,他繼續道:

「這兩樣三階妖獸身上的靈材,乃劉某駐守金戈城時,機緣巧合下得到。」

「直接售賣換成靈石,未免也太過可惜。」

「此次冒昧打擾,便是想請師兄出手,將兩樣靈材分別煉製成法寶。」

桌上,尖銳細長的鳥喙、烏黑油亮的黑羽,一看便是不是凡物。

煉紅塵一見,眼中便明亮了幾分,有些移不開眼睛。

他痴迷煉器之道,平日最喜愛各類珍稀靈材,而三階妖獸身上的靈材,正是煉製法寶的上上之選。

何況寒天鷹血脈不凡,達到「靈妖」等級,還要勝過一般妖獸身上的材料。

妖獸的血脈,相當於人類修士的靈根,甚至還要根本!

按照品級,一般可分為:凡妖、靈妖、真妖、真靈。

一般而言,凡妖血脈成長到妖丹境界,也就到了極限。

想繼續提升,非有逆天機緣不可!

而靈妖血脈,卻能最高成長到化神期,遠比普通妖獸容易晉陞。

至於真妖血脈,則可以步入大能的領域,並且走出很遠。

最頂級的「真靈血脈」,則只存在於上古傳說中,此方世界,還從未有真靈血脈的妖獸出現過。

相傳真靈血脈,有成長為真靈的潛力!

而號稱流淌著「真靈血脈」的寒天鷹,在修仙者看來,其也不是靈妖血脈罷了。

妖獸成長到血脈源頭的境界,想要更進一步提升,比修仙者突破大境界瓶頸,還要困難上百倍!

血脈,是天生的高貴與榮耀。

血脈,也是桎梏與枷鎖!

不過就算是靈妖血脈,在妖獸之中,也算是「貴族」了。

就像高階修士之於低階修士,足以俯瞰萬千妖獸族群!

劉玉的靈獸小青,經過變異返祖之後,便是屬於「靈妖血脈」。

發生良性變異,一般而言,最差也是一個靈妖血脈。

但即使以妖獸龐大的基數,變異妖獸的數量也是少之又少,幾乎相當於修仙者「天靈根」出現的概率。

否則,早就沒有人類修士的生存空間了。

望着出自靈妖血脈妖獸身上的材料,煉紅塵呼吸一亂,過了一兩息才恢復正常。

對上劉玉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心中一動,道:

「機緣巧合得到?」

「師弟莫非是「撿」到了一隻寒天鷹的屍體?」

劉玉聞言,卻是笑而不語,沒有直接回答。

見對方的神色,他知道請對方出手煉製法寶,講價的空間非常大,這下反倒不急了。

痴迷煉器,一見到珍稀的靈材,煉紅塵就忍不住手癢。

心中,就如貓爪撓心一般難耐。

————————————

ps:之前忘記算金戈城後面兩年,江秋水是一百三十六歲,前文已經修改。

------題外話------

ps:六千補22的欠更的一千字。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四章:血脈品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