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趁火打劫!

第五百七十八章:趁火打劫!

三能否逃,劉玉心也確定。

但需實力,還看「底牌」否給力,以及沒足夠的「運氣「。

「希望那幾名隊友,全部折裏面,最好能逃一兩。」

暗暗想。

如果三名隊友都折裏面,只自己卓夢真路,那後面的路途,未免也艱難。

為了獲得更多信息,以及遇到危險的候,多一些隊友分擔,劉玉還選擇等待三辰。

一但間到,三還見蹤影,便會毫猶豫的離開。

約定的間內見蹤影,基本意味着三已經遭逢測。

如果選擇繼續等待,自需承擔的風險,便會急速升。

原本直接遁走,才最符合劉玉兩的利益,為了以後考慮選擇等待,已經仁至義盡。

候,談什麼拋棄。

「......」

湖的臨洞府內,兩一無言陷入寂靜。

卓夢真獃獃盯着白色的「通靈玉」,也知想些什麼,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從萬妖陣內分開逃跑,到生死速命懸一線,再到被劉玉解救。

直到現,還一種驚魂未定的感覺。

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得快,些猝及防。

哪怕金丹境界的修為,面對之局面都如此無力,此女從沒體會到種感覺。

就像海的一葉扁舟,生死全都受自己掌控,反而更多寄託於虛無縹緲的運氣。

劉玉手,卓夢真敢想像結局。

殘酷現實擺面,一連串的打擊,個一向高傲的女修,變得沉默起。

精氣神方面,明顯降了一截。

卓夢真意識到,僅憑自己的力量,根本足以應對接的險境。

「或許,只依靠......」

想到劉玉威震群妖的模樣,卓夢真眼角餘光偷偷掃,心裏默默想。

但很快,此女便屏氣凝神再胡思亂想,手握靈石默默調息,繼續恢復法力。

沒奢侈到,用三階靈丹恢復法力的地步,此法力還沒完全恢復

石桌旁,兩默默無言,皆努力調整狀態。

劉玉的法力,雖然以用靈丹恢復,體魄強,肉身力量也恢復得非常迅速。

但神識之力,沒那麼快恢復。

養神丹服用多,已經徹底失效果,如今只能通假寐的方式,稍稍提升恢復速度。

三辰后,說定還惡戰,敢粗心意。

一片寂靜,一半辰轉瞬即逝。

忽然,原本暗淡無光的「通靈玉」,亮起一絲絲朦朦朧朧的白色靈光,緩緩由暗淡變得明亮。

劉玉猛然睜眼,看到一幕。

「誰?!」

心猜測,迅速將通靈玉拿手,感應位置。

「距離臨洞府,約還七八百里。」

根據感應,劉玉迅速估算距離。

「慕雲煙?還高劍寒?亦或者蒼樓老?!」

「或者......」

想到最後一猜測,迅速取落日金虹槍拿手,法力暗暗運轉,隨準備動手。

同,劉玉接近金丹巔峰的神識,也瞬間從眉心蔓延而,觀察方圓九十九里的動靜。

同一間,卓夢真也睜開雙眼,將「玄妙陰陽針」與白色傘拿手,做好鬥法的準備。

兩皆神色凝重,對視一眼微微點頭。

種局面,隊友到的能性很,但妖修襲的能也,絕能疏忽意!

一息、十息、二十息.......

卓夢真略顯緊張的等待,間似乎得分外緩慢,轉眼便又半辰。

桌的「通靈玉」,靈光愈發明亮,標誌着「」或「它」越越接近。

兩靜默無聲,偶爾對視一眼,手法寶皆處於半激髮狀態。

一旦察覺到對,立刻便發動雷霆一擊!

臨洞府,許久才一細細的呼吸聲響起,氣氛凝重到了極致。

忽然,劉玉神色一動。

「?」

神識觀察,一熟悉的影,忽然闖入神識範圍。

此同樣滿身血污,衣袍被鮮血浸染,變成暗紅色的「血衣」。

左邊衣袖空空蕩蕩,左臂翼而飛。

右手提着一把造型奇特的黑色長劍,面色蒼白如紙,氣息較之先衰弱了半。

正高劍寒!

一枚的「通靈玉」懸浮身,靈光一閃一閃。

高劍寒根據靈玉指引,斷調整方向,總體朝臨洞府靠近。

知隊友后,劉玉心微松。

為了暴露自己神識強的一面,還等其進入六十里后,才發神識傳音。

再一次收到隊友傳音,高劍寒一向沒多少表情的臉,也由露一抹喜色。

種情況,還能遇見隊友,真好!

一孤軍奮戰,還看到半點希望,才最絕望的。

「轟隆隆」

石門緩緩開啟。

透縫隙,看到劉玉、卓夢真,高劍寒蒼白如紙的臉,自覺露一抹難看的笑容。

「青陽友」

「卓友」

高劍寒單手抱拳,些苦澀地打了招呼。

「高友,傷勢如何?」

打招呼,劉玉立刻問。

一眼看,便知此傷勢輕,連左臂都翼而飛,顯然心被妖修近身了。

種傷勢,必將導致法力運轉受阻,實力受到的影響,比卓夢真還嚴重。

「呵~」

聞言,高劍寒露一苦澀的笑容,意義言而喻。

「逃萬妖陣的經歷,以之後再交流。」

「現間緊迫,路能還惡戰,高友先運功調息,穩定傷勢恢復法力吧。」

劉玉眉頭擰緊又鬆開,微微搖頭。

隊友都傷勢身,實力或多或少受到影響,對於說,確實一好消息。

意味着未一段間內,若遇到實力強的妖修,隊友能會變成拖累。

「嗯。」

高劍寒當即點頭。

把難得一次將黑鯊劍收入丹田,顧清洗身的血污,就立馬盤坐一旁運功調息。

而隨着此的到,三塊通靈玉又暗淡。

見此,劉玉兩相顧無言,又坐回石桌旁靜靜等待。

了黑龍群山,再也沒回頭路走,家真的成了一條繩子的螞蚱,凝聚力倒提升少。

三調息,都沒佈置陣法防護自身。

一方面種情況,三謂成了真正的隊友。

除非真的神志清,然從現實角度考慮,能手偷襲。

一方面陣法的佈置拆除,都需一段短的間。

眼,每分每秒都很寶貴,沒那麼多間平白浪費。

當然,以幾名隊友的實力,即使手偷襲,也根本能傷害到劉玉。

「星辰真身」的煉體,徹徹底底沒任何死角,修鍊到現,身體強度已經堪比法寶。

即使被法寶正面命眼睛、心口的害,也最多讓受到輕傷,能一擊致命。

何況還「護體焰盾」,以一念間激發。

一般攻擊擊碎護體焰盾后,已經剩多少威能,很難給劉玉造成傷害。

即使候,還保持足夠的警惕,會真正將後背交給隊友。

混亂殘酷的修仙界,哪怕同床共枕的侶,都能為了寶物背叛。

唯體內澎湃的法力與氣血,會辜負自己!

吞服丹藥開始療傷后,高劍寒面很快泛起黑色靈光,靈壓氣息忽高忽低,但還逐漸穩定。

就連左臂斷口處,也絲絲血肉糾纏長,逐漸形成一條手臂的輪廓。

到了金丹境界,斷肢重生早已什麼困難,很多方法都以做到。

除非受到特殊攻擊,無法驅除附着傷口的劍氣、煞氣等,否則基本都能恢復。

一間,臨洞府又恢復寂靜,只靈壓與法力的波動現。

「已經兩辰,只剩一辰。」

「知慕雲煙或者蒼樓老,否能夠逃萬妖陣,還說已經隕落?!」

劉玉念頭轉動。

三名隊友,最記掛的還慕雲煙。

好容易神識功法的眉目,如果就此隕落陣內的話,就惜了。

「幽夢心經」

劉玉心低語,繼續閉目調息,神識外放而。

但只剩最後一辰,按照種情況,事物發展的規律,越到後生還的能便越。

一般而言,兩能逃的能性已經很了。

三的運功調息,間一分一秒流逝。

轉眼間,一辰就,而通靈玉卻遲遲沒動靜傳。

睜開雙眼,劉玉豁然起身,目光掃還調息的卓夢真與高劍寒,沉聲:

「間已至,兩位友生還的希望渺茫,等候離開轉移了。」

「繼續等,風險實。」

種危險的情況,還按照約定三辰后才離開,已經算仁至義盡。

劉玉並非優柔寡斷之,三辰一到立馬打算離開,絕拖泥帶水。

聞言,卓夢真、高劍寒兩緩緩收功,相繼睜開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那等就......」

劉玉話還沒說完,目光卻猛然一凝,朝「通靈玉」看。

只見原本暗淡的白色玉佩,忽然浮現一縷靈光,並緩緩變得明亮。

「慕雲煙?」

「還蒼樓老?!」

劉玉心念頭閃動,話鋒一轉接着:

「間已至,等必須立刻離開。」

「知位友誰,看還一段距離,等立刻發接應,然後直接離開此地。」

兩都受傷輕,實力打折扣,話語權全部落到劉玉手。

兩顯然認清現實,聞言默默點頭,沒提任何意見。

「錯。」

見兩的反應,劉玉心暗暗點頭,總體而言比較滿意。

雖然需隊友,但卻喜歡聽話的「刺頭」。

眼種情況,若還敢反對,站挑戰自己權威,那就怪劉某心狠手辣了!

「嘭嘭嘭」

處理好留的氣息,劉玉一火球術毀滅臨洞府,帶着兩往回遁。

根據「通靈玉」的指引,接應能存的隊友。

隨着三主動往回趕,雙方距離斷拉近。

僅僅一刻鐘后,通靈玉就變得如日光石一樣明亮,也現劉玉神識範圍內。

身着宮裝,做少女模樣的打扮。

手腕,還兩條纖細紅繩,其各系著一鈴鐺。

正慕雲煙!

此女看氣色錯,身衣着工工整整,也沒什麼血跡。

「此女愧修為最高的,達到金丹期巔峰,表現比自己好多了,只青陽之。」

「「飄雪閣」,作為楚國實力最強的宗門,應該也給準備了少底牌吧?」

「或許比自己的底牌還厲害。」

神識觀察到慕雲煙,卓夢真心默默想。

沒對比,就沒傷害。

如果劉玉危急關頭拉一把,能還站里,表現比高劍寒還如。

思及此處,此女心些複雜,閃難以言喻的失落。

「修鍊到金丹境界者,都平庸之輩,某種程度說,都「才」。」

「才間的交鋒。」

「而自己其,卻如此平凡普通!」

「除了「青魂紗」能發揮一點作用,自己比之隊伍任何一,都遠遠如。」

飛遁,卓夢真默默想。

什麼晉陞間尙短、宗門給的底牌少,都只借口而已,想找任何借口,實力如一點無法改變。

現實,會給任何準備的間。

但濃濃的挫敗感之後,卓夢真卻沒一蹶振,反而暗暗握緊雙拳,漸漸燃起一股鬥志。

知恥后勇!

「、對!」

劉玉神色一動。

雖然沒受傷的樣子,但卻注意到慕雲煙神色對,似乎正被什麼追趕,神色明顯十分焦急。

只更遠的地方,已經超神識範圍,暫還觀察到。

思及此處,劉玉心念一動,將遠比同階修士敏銳的靈覺放,朝南方感應而。

又了數息,雙方再次接近一段距離,終於感覺到一股靈壓。

而且觀其氣息,似乎修仙者!

「友好自為之,還請速速轉換方向,妾身也無能為力!」

黛眉微皺,慕雲煙臉些焦急,朝身後跟隨之傳音。

「阿彌陀佛。」

「慕仙子,老衲如此為之,也迫於無奈。」

「還請看同為聯盟修士的份,幫老衲一同擊退追擊的妖修。」

「屆,老衲一定掉頭就走,絕糾纏。」

「阿彌陀佛,請仙子發慈悲,伸援助之手!」

慕雲煙身後六十裏外,一金色遁光緊緊跟隨,遁光的麻衣老僧雙手合十傳音。

此看起慈眉善目,像得高僧模樣,所行的卻禍水東引之事。

麻衣老僧,正最先被妖修發現的那三靈壓之一。

底牌盡,好容易逃萬妖陣,運氣好又被外面的一隻三階後期妖修盯。

此身受重傷,打只能奪路而逃,但遁速夠快,兜兜轉轉一直擺脫了追擊。

路恰巧遇到逃的慕雲煙,便想也想緊緊跟隨,像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恨,此必殺之!」

一向溫文爾雅慕雲煙聞言,心當即驚怒已,面也忍住露怒的表情。

若環境合適,免了做一場。

消耗宗門給予的底牌,付一定代價,較為輕易地擺脫了妖修追擊。

原本,應該能平安無事到達約定地點。

路遇到麻衣老僧,像狗皮膏藥般緊抓放,無論如何轉換方向,都緊緊跟隨。

兩遁速相差,根本擺脫了。

眼看約定間即將,慕雲煙只好硬著頭皮,快速朝約定地點趕。

兩毫掩飾的遁光,就如同指路明燈一般,將途妖修吸引。

除了一開始的三階後期妖修,後面又一隻三階期一隻三階初期加入。

情況,即使兩真的通力合作,也能將之擊退。

更何況對麻衣老僧之言,慕雲煙半字都相信,也完全沒與之合作的想法。

恐怕對方只想找一替死鬼,根本沒合力迎擊的意思!

「諸位友」

收到神識傳音,慕雲煙神色一喜,但怕引起必的誤會,第一間便將情況說。

「該死的禿驢!!!」

聞言,卓夢真、高劍寒皆臉色一沉,變得十分難看。

眼傷勢還沒好,實力打折扣,哪裏還能與妖修爭鋒?

而且根據發聯盟的指令,各支隊伍之間禁止聯繫,幾也沒救援其它隊伍的義務!

通橫斷山脈,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才最重的。

「慕雲煙所言,應該假。」

劉玉同樣臉色一變,但根據見到的情況,判斷慕雲煙所言應該假,並非故意將妖修引。

以此女此的狀態,按照正常遁速,禍水東引應該早到了,而會等到最後刻。

眼看約定的間將至,又沒辦法擺脫,也算情原。

但,都原諒的理由!

事情擺面,慕雲煙的行為,切切實實損害了三利益。

雖然情原,但因為一己之私,就將危險帶給隊友,三從自己角度的發,卻難以接受!

「修仙者的內心,裝着整世界的敗壞!」

劉玉心,閃句話。

此此刻,卻奇的平靜,沒想像那麼憤怒。

性,就如此嗎?

自身利益與利益之間,一定會選擇優先維護自身利益。

程,或許會因德與良知,愧疚與安,但最終選擇的結果會該變。

慕雲煙也受害者,但如果將妖修引,自己便難逃一死。

生死危機,做樣的選擇,便一點都奇怪了。

至少做選擇,此女還做一番掙扎,說明「三觀」還比較正。

否則途忽然到,高劍寒、卓夢真傷勢還沒穩定,必定讓劉玉等措手及,情況說定會更差。

但再怎麼找理由,情形都非常惡劣,比卓夢真紅血沼那一次還嚴重

畢竟一無心,一卻意!

想到此處,劉玉卻心一動,了一錯的想法:

「想交換到「幽夢心經」,眼就一好機會嗎?」

「以此為挾,逼迫慕雲煙交換「幽夢心經」,似乎一非常好的機會?!」

閃念頭,理清后因果,瞬間覺得非常行。

了種事,從情感實際發,高劍寒、卓夢真都很難接受慕雲煙作為隊友。

一次能賣,那麼一次呢?

種惹禍門的事情,只一次就能讓隊伍全軍覆沒,眾哪裏還敢再相信慕雲煙?

而慕雲煙如果想就此一漂泊,自己拿捏好一點,說定真能成事?

種種念頭閃,實則一兩息。

劉玉思索完畢,讓卓夢真、高劍寒稍安勿躁,動聲色發神識傳音。

「慕仙子,實相瞞,劉某對「幽夢心經」非常感興趣。」

「若仙子能借劉某一閱,劉某感激盡,必將投桃報李,設法幫仙子說服卓、高兩位友。」

「若能,那非常遺憾......」

神識傳音,牢牢抓住「引妖」一點挾,作為交換條件。

當然,思及神識功法的價值,劉玉沒分。

該給的靈石、丹藥,只缺少了一點。

畢竟如果分,慕雲煙說定會寧死屈,能看金丹真的意志,一拍兩散對誰都沒好處。

而哪怕品靈石,對如今的劉玉而言,也什麼珍稀之物。

最主的,修鍊「幽夢心經」后,慕雲煙神識超越同階許多。

想依靠「搜魂」,種方法獲得,基本能的事情。

說定就什麼秘術,能夠效防止「搜魂」。

而珍貴的神識功法,除了比較特殊的情況外,也基本能記載於玉簡或者書紙,被隨身攜帶。

所以「搜魂」與「殺奪寶」兩條路,成功的能性很,尤其後面一種。

——————————————

PS:還一章四千字的凌晨更。

本日萬的,但收到編輯的通知,修改面,然能會封書。

修修改改影響狀態,所以耽擱了。

為防止忽然失聯,建一書友群吧,簡介每一章最後面,都以快捷添加。

目高V全訂粉絲多,普號八九千,為防止噴子混入,就設粉絲值加吧。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八章:趁火打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