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摧枯拉朽

第五十八章:摧枯拉朽

順着的那條狹窄路,走了一會兒,身影從從迷霧浮現,現山谷之外。

劉玉一拍儲物袋取巨木劍,輸入法然後跳了,化為一青色的遁光升入空。

此山谷之的修士也少,用金龍劍種品法器的話對於一散修還顯得於高調,以劉玉一向低調的性格當然願意么風頭。

向北寒月城的方向,劉玉並沒直接向北方飛,而先向西邊的飛行,打算饒一圈子迂迴一,樣行蹤更加隱蔽安全。

飛行了兩三里,憑藉着比鍊氣圓滿還勝一籌的神識,劉玉就感受三股隱晦的氣息吊自己後面。

略微加了法力輸,巨木劍的速度猛然提升了一截,後方那三氣息也隨之提速。

似乎知已經被發現了,後方那三遁光也就掩飾,明目張膽的的跟後面。

劉玉向後望,為首的正裴三九。

此已黃昏,略顯暗淡的空偶爾也一兩修士駕馭遁光,迎面飛,一掃到後面三衣服的某標誌,立刻忌憚已、遠遠地避開。

望着一幕,劉玉若所思,看同修會一片地域的名聲與影響力比想像還。

若一般的散修也就只能任其拿捏了,只惜遇到了劉某,以現的實力今日幾註定狠狠栽一跟頭。

一念至此,劉玉臉露一絲冷笑,調整遁光速度又提升一截往偏僻之處飛。

後面的裴三九見狀還以為煉丹師已經害怕,開始慌擇路地逃跑,判斷煉丹師應該最近到片地域的,然怎會沒聽「同修會」的威名呢?

想到此處,裴三九露了一勝券握的表情,似乎覺得一切都自己掌握之,催促兩名手加速追了,緊緊咬住放。

此陽已經半沒入地平線,黃昏的空四遁光一三后地際划。

劉玉施展眼術,雙眸外一層乳白色的光芒縈繞,向後看,同修會三沒遮掩修為的秘術,三的修為自然被一覽無餘。

只領頭的裴三九鍊氣八層的修為,剩的兩修為都鍊氣期,構成多威脅。

其實也裴三九輕敵了,認為煉丹師的鬥法能力強,但脈關係一般都很廣,交好的修士很多,好容易碰到么一落單「工具」能錯,黃山坊市匆忙之間只兩名會裏的,所以就帶着兩就追了,想對付一擅長鬥法的煉丹師應該沒問題。

將同修會三的修為盡收眼底,劉玉冷冷一笑,眼殺意一閃,心已經動了殺心。

四遁光一一后飛了兩刻鐘左右,距離黃山坊市已幾十里遠。

眼見距離黃山坊市已經足夠遠,一段間沒碰到修士了,劉玉四一掃,一條河旁落了遁光。

好整以暇等著三的到。

劉玉落遁光後幾息間,同修會三也落遠處。

裴三九看着那位煉丹師靜靜站那裏,完全沒想像的慌張,心隱隱些安,一底層散修鬥法幾十次,數次遊離於生死邊緣得的直覺。

事情已經到了到了一步,箭弦得發,自然能因此退,說定此實虛張聲勢呢?

「洪友真巧又見面了,還那句話,並無惡意,只想請閣做同修會的專職煉丹師。」

「只友成為同修會的煉丹師,裴某保安然無恙,吃香喝辣各種美享之盡,絕對會虧待友」

裴三九已經取了斗笠,一手摸著絡腮鬍聲說,話音剛落兩名鍊氣期的手齊齊一步,配統一的黑色制服,一之間倒也幾分氣勢。

劉玉身穿青色長衫,頭戴着黑紗與斗笠,只一雙漆黑幽深的瞳孔顯露外。雙手抱胸,巨木劍懸浮右側,面紗微白的臉孔冷冷一笑。

斷定同修會散修團體搞歪門邪的,定然安好心,八成想把自己「請」回當「工具」。

「此處山清水秀,幾位看風景如何?做為葬身之地想必差吧!」

劉玉微微搖頭環視一周,此地山、水、青青草地,隨後緩緩說。

的聲音到最後冰寒無比,話音未落猛然一拍儲物袋,七柄造型奇特的刀浮現身。

正子母追魂刃!

劉玉伸手握住體型最的母刃,丹田內的法力像開了閘一樣傾瀉而,子母追魂刃閃爍著烏光,控制着六柄子刃分成三組,每組兩柄,向著三攻擊而。

「獅子搏兔尚用全力」

《魔修略》着重寫,絕對能看自己的對手,就算外表再平平無奇的也能扮豬吃老虎,爆發驚的實力,稍意就能身死消。

劉玉一手就拿了極品法器,也第一次用子母追魂刃對敵。

「極品法器」

感受着祖母追魂刃那凌厲的氣息與威勢,裴三九瞳孔一縮,心一顫浮現了念頭。

沒料到「洪浩」會先發制,但萬萬沒想到此竟然身懷極品法器,心徒然湧現一股悔意,心知踢到了鐵板。

及多想,因為攻擊已經到了眼。

裴三九迅速從儲物袋取一枚兩寸的黃色令牌,輸入法力迅速漲至三尺,橫身。

剛剛做好防禦,子母追魂刃的攻擊就已經到,兩烏光撞擊黃色令牌,打得黃色令牌一振、顫動已,但終於擋了。

兩柄子刃每一柄的威能都接近品法器,黃色令牌能擋,毫無疑問一件品防禦法器。

裴三九能擋,那兩名手就沒么好運了。

那兩名只普通的同修會散修,平一起做殺放火、坑蒙拐騙得的好處,頭都被四名鍊氣後期的會長與副會長分了,到手裏的好處實限,兩連一件品的法器都沒。

以字母追魂刃極品法器的品質,兩柄子刃一擊就將的法器斬成兩截,直接靈光熄滅掉落地,再輕輕一動便擊碎了兩的護罩,烏光一閃穿了的頭顱。

「撲通」

兩具屍體倒了地。

聽到動靜,裴三九迅速轉頭一看,便看到了兩具無頭的屍體。

「滴答」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摧枯拉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