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突如其來!

第五百八十七章:突如其來!

「等等..方位,似乎離「昌南古」的遺址遠?」

回頭深深望着三階火雀離的方向,劉玉心靈光一閃,忽然想到一些東西。

按照古籍記載,還七國盟給的信息,三階火雀離的方向,似乎離「昌南古」的位置遠。

心閃念頭,立即落遁光,植被極少的地面尋找起。

試圖尋找到一些蛛絲馬跡,驗證自己的猜測。了明確的目標,劉玉神識仔細掃視,沒多久,便找到一絲蛛絲馬跡。

一塊巴掌的褐色岩石,但其竟一深深的轍痕,十分像被車輪壓的痕迹。

「或許,原本一塊普通泥土,「昌南古」還存的候,被往的車輪壓」

「后「昌南古」被妖族重新掌控,曾經的建築毀於一旦,星火群山的高溫環境,泥土漸漸凝固成岩石。」

抹灰塵,劉玉仔細端詳那塊褐色岩石,心推敲它的往。

遙望遠方聯綿的火山,對曾屬於族的路,變成如今般模樣,倒一點都覺得奇怪。

對高階修士而言,移山填海實簡單。

就算現的劉玉,施展法術移動一些山,都勉強能夠辦到。

更說四五階妖修,移山填海、焚山煮海,只等閑罷了。

或許當年,星火群山範圍還沒么。只后斷絕域與南的聯繫后,為了破壞「昌南古」,火鳳族才向邊擴範圍,將此地納入直轄。

「么說,沿着方向一直走,就能到達域?」

劉玉心猜測。

邊的一些火山,相比於一兩千裏外的星火群山主體,確實顯得「矮」了一些。

而且仔細看的話,明顯能夠發現為移動的痕迹,並非生如此。

如此一,一切也就說得通了。

火鳳族將南通往域最安全的「昌南古」納入直轄,使原本安全的路變得極度危險,域修士自然會傻傻的正面對抗。

久而久之,一直沒受到修士攻擊,守備鬆懈實屬正常。

更何況,星火群山也直接與域接壤,間還許多弱的妖族勢力存,需盯防。

「作為曾經的古,一定會受到妖族王庭的重點關注,沿古行絕非明智之選。」

「此地守備較為鬆懈,倒以作為突破封鎖線的備用突破點之一。」

「後續再觀察觀察。」

樣想着,劉玉將褐色岩石放回原處,並十分細節的恢復原狀。

隨後法力一轉,「神識之牆」環繞周圍,返回依靠「冰魄玄光陣」建立的臨洞府。

一路盡量避開妖修,絲毫沒手的想法,無聲無息離,沒被任何妖修、妖獸發覺。……

「咔嚓」

陣法傳動靜,一直等待消息的高劍寒、慕雲煙、卓夢真三,聞聲立即警覺起。

待發現劉玉,才鬆了一口氣。

「青陽友,情況如何?」

一雙眸子緊緊盯着劉玉,慕雲煙迫及待開口。眼「彈盡糧絕」,修為提升慢如龜牌,卓夢真還好一點,其餘兩飽受煎熬。

畢竟高劍寒、慕雲煙年齡都已經,此次參加「長安計劃」也想奮力一搏,看看能能搏一結嬰的機會。

但將近三十年,如今還沒到達域,兩都開始心急、

如果再消耗更多間,即使最後計劃成功,兩也將失凝嬰的機會。

高劍寒「金鱗果」,情況還稍微好一點,慕雲煙則已經徹底坐住了。

「一些意外發現。」

走到主位坐,輕輕呷了一口靈茶,劉玉緩緩開口。

接沒隱瞞,將觀察到的地形情況,以及偶然發現的三階火雀信息說了。——————————————————————當然,關於星火群山之後,能存類修士,以及「昌南古」的猜想,也一齊說了。

劉玉疾徐的聲音,狹窄的廳響起,三靜靜聆聽。

「雖然守備鬆弛,但依舊存十名妖修,等若想強闖,只怕難以辦到。」

「若被妖修糾纏,陷入鬥法泥沼,恐怕星火群山的化形妖修,用了多久就能趕到。」

聽完消息,慕雲煙些失望,輕輕嘆了一口氣。

意識到,恐怕又耽擱一段間了。

眼種情況,着急也沒用,慕雲煙只能盡量平復自己焦躁的心態。

「青陽友,否再次用那靈獸,看看能否矇混關?」

高劍寒難得開口。

其所指之靈獸,自然便青。

走化蛟之路后,青靈妖血脈,也能排到層。

而妖族又以實力為尊,普通妖修根本敢盤問。

所以曾經數次,遇到極為危險的情況,劉玉便將青放,幾躲其口。

用一招「藏身獸口」,成功混幾關卡。任何三階妖修,都能憑空現,用一招矇混幾次后,劉玉便再使用。

畢竟青的身份,經起任何盤查,關鍵刻那

一旦暴露,便成了四自投羅網。

而且妖族也並愚蠢,只懷疑到青身,

一招基本就能再次使用了。

「,經先的幾次,想必妖族已經開始懷疑。」

「再次用青,風險實。」

劉玉微微搖頭,否決了高劍寒的提議。

三次動用青,每一次四都「憑空消失」,而條半蛟半蛇的妖修卻恰巧現,幾乎能引起懷疑。

敢瞧妖修的智慧,所以三次之後,便堅決再動青。

而且星火群山火鳳族的地盤,其血脈與蛟龍處於相同的層次,青的血脈根本足以讓火鳳族忌憚。

搖擺地現,必定會受到盤問,屆一切就糟了。

「好吧。」

見劉玉態度堅決,高劍寒輕輕點頭,也沒繼續堅持。

見沒捷徑走,四隻能按照老辦法,先繼續觀察一段間收集信息,然後制定穿越的計策。

繼續聊了一會,散會四各自回到房間。

石床,劉玉盤膝而坐運功調息,恢復精力休息一。

第二,三名隊友的目送,重新發。一次,劉玉將主精力放先的發現。觀察原「昌南古」,現今死寂火山那邊的動靜,試圖找妖修的活動規律,看看能能找到一間隙。

·……光飛逝,劉玉頻繁外,以及三些焦急的等待,三月間轉瞬即逝。

「咔嚓」

地面一根枯枝忽然斷裂,聽到動靜的低階妖獸聞聲望,那處卻空無一處。

它抽動鼻子,空氣也沒新的氣味現。觀望了一會沒新的發現,低階妖獸很快失耐心,又低頭作者自己的事情。

雖然妖修如果仔細掃描的的話,「青魂紗」被發現的能性,但對於些低階妖獸,幾乎能被察覺,還非常好使的。

由卓夢真催動「青魂紗」,四收起陣法心翼翼行,到一處怪石嶙峋的石林,遙望遠方成片的死寂火山。

「青陽友,就所說的那地方。」「.…..曾經真「昌南古」的一部分?」打量了一會遠方群山,慕雲煙眼帶着一絲思議,收回目光轉頭問。

眼的一切,實讓難以聯想到「昌南古「。

一片連綿的火山,到處都低階妖修的身影,連綿火山還數強的三階妖修氣息,實難以讓聯想到「路」兩字。

雖然修仙者多飛遁趕路,但當年南還處於擴張階段,確實許多鍊氣修士與凡步行往南,的確存一條地面路。

記載,寬約數十丈。

「沒錯。」

聞言劉玉收回目光,低頭掃地面那塊帶轍痕的褐色岩石,無比肯定。

眺望遠方群山,此此刻,忽然想起世俗耳熟能詳的一首歌:

拔箭尋古的轍痕,

華蓋暮色鯨吞,

當狼煙,雲端一騎絕塵,

普...才唯獨尊!

點了點頭,眸還帶着一絲思議之色,但慕雲煙此已經相信了半。

回憶古籍記載與七國盟給的信息,經一番比對,「昌南古」也確實差多方位。

「能如此規模改變環境,將曾經的古變為如今的火山,元嬰化神境界的威能,等實難以想像。」

「真畏怖!」

看着連綿無盡的火山,感受空間濃郁的火屬性靈氣,卓夢真發感嘆。

此言一,眾皆陷入沉默。——————————————————————「青陽友,真的考慮,再試試那靈獸?」「妾身看其血脈十分凡,靈妖血脈都處於層,說定還能矇混關呢?」

眼珠一轉,慕雲煙死心地問。

用同樣的方法,連續矇混關三次,此女知其的兇險。

只如果偷渡成變成強闖,風險還更,對說,還如拿青再試試,運氣足夠好的話,說定能驚無險地穿星火群山。

「任何一名三階妖修,都能憑空現。」「三階妖修,就算整妖族都處於層,妖族王庭都記錄。」

「因為先的三次動用,青很能已經暴露,等絕能再次冒險,否則與自投羅網沒什麼兩樣。」

「慕仙子,切再此僥倖之心!」

說話,劉玉轉頭看向慕雲煙,目光意味深長。

「……」

提議被毫留情的拒絕,慕雲煙嘴角尷尬一笑,也沒再言語。

打也打,而且家的靈獸,家動用也沒辦法。——————————————————————三月,劉玉已經跑遍星火群山周圍,基本觀察清楚其地形情況,以及守備力量的強弱。

最後的結論——深測。

除了最先注意到的地點,其它地方究竟多少妖修,會會化形妖修忽然現,根本能確定。

倒一處,因為每隔半月火雀就會現一次,差多已經摸清楚守備力量。

每隔半月,那隻三階火雀便會叼著鐵精牢籠,運輸慢慢一籠字修士,送到星火群山某處。押送些修士,能做別的事情,但更能作為妖修口糧!

星火群山周圍同樣兇險,存着一四階妖獸族群亦或絕地,而且由於特殊的分佈,如果想強闖四階化形妖修巢穴,最後或多或少都經星火群山。

相比於星火群山,四還知一點資料,其周圍的情況那一概知。

就算古籍記載,劉玉等也敢相信,誰知么多年,會會發生變化?

完全按照記載的信息制定計劃,發生與實際情況符,那恐怕連全屍都會剩!

故而綜合考慮,四還只能將目光放星火群山,沒找到好的突破,又只能瞅准遠「昌南古」的位置。

就算里只十名妖修,幾想依靠「青魂紗」偷渡的能性也很,所以高劍寒、慕雲煙、卓夢真三還猶豫之,遲遲能做決定。

「,等再觀望幾月?」

卓夢真些心虛,試探性開口。

話音落,慕雲煙、高劍寒相繼點頭,都覺得劉玉方法,實「莽」了。

穿越面的封鎖線,門派給準備的底牌,都已經消耗殆盡,實沒信心再「偷渡」。——————————————————————若萬一被妖修發現,那真就插翅難逃!「此地一片沉寂的死火山,靈脈最多三階品,離星火群山主體,一兩千里之遙。」

「就算展開鬥法,火鳳族一半會也難以察覺。」

「而且穿越封鎖線后,參考古的位置,很能遇見域修士,諸位友還猶豫什麼?」

劉玉眉頭一皺,目光掃幾,緩緩說。由於實力強,穿越面的封鎖線,並沒消耗重的底牌。

所以「瞬息千里符」與「一氣乾坤符」,還儲物戒安安靜靜躺着。

對說,只幾名隊友吸引妖修注意,憑本身實力再動用「一氣乾坤符」,安然脫身的能性十分之高。

所以次行動,劉玉非常推崇,並極力說服三。

如果資料沒錯誤,星火群山距離「安南都護府」已經遠,隊友也就沒那麼重了。

三並非等閑,敏銳察覺到潛藏的危機,若由此突破,很能成為墊腳石。

所以管劉玉如何訴說,依舊肯鬆口。

頓了頓,給三一點思考的間,劉玉又繼續說:

「經三月的探查,此地已經劉某所能找到,守備力量最薄弱的地點。」

「若換成其它地點,守備力量只會更強。」「若信,幾位友以親自探查,然後再做決定。」

此地,的確守備力量最弱的一地點,通的風險相對較。

如果選擇此地作為突破點,三成為墊腳石的能最,但也逃生的希望。

若選擇其它地點,幾乎十死無生!

故而劉玉擔心三乖乖就範,因為說的都實話,無論自己還幾名好隊友,都沒更好的選擇。

聞言,高劍寒、慕雲煙、卓夢真三眉頭緊鎖,沉默著發一言。

猶及,劉玉見此也催促,次只帶三看看實際情況,讓情現實。

「希望幾「好隊友」,會做正確的選擇。」

劉玉閃念頭。

夜幕深沉,算一算又到了三階火雀現的間,轉頭繼續望向死寂火山方向。——————————————————————「瀝~!」

果然沒多久,遠方就傳一陣清鳴,一紅光迅速從北方而。

正那隻三階火雀,它依舊叼著那鐵精牢籠,籠子裏還關着少衣衫襤褸的類修士。

些修士雙目無神,破損的衣物血痕,些甚至缺胳膊少腿,傷口處被啃咬的痕迹。

看,些修士經受非的折磨,已經失了所的希望,眼神獃滯無比,彷彿已經接受了命運的安排。

火雀現后,數座死寂火山都妖修現,氣息遙遙鎖定此妖,待其示令牌后才放行。

「瀝~!」

又一聲尖鳴,火雀藐視地看了幾名妖修一眼,叼著鐵精牢籠煽動翅膀快速離。

但此妖還沒飛多遠,就突地身形一頓,鬆口發一聲鳴叫:

「三公主?!」

「嗯?!」暗竊聽的劉玉,聽懂一句妖語,由轉頭向遠方望。

體態如同白鶴,一身羽毛深紅,還長長的尾羽優美修長的頸部。

並且瞳孔金紅,似火焰燃燒,散發彷彿生王者的高貴氣質!

正一隻貨真價實的火鳳!

而且其修為,竟高達驚的三階,相當於金丹巔峰!

「好!」

望見只火鳳的瞬間,劉玉便心一凜,就收回窺探的神識,並用「神識之牆」環繞幾。

只一瞬,便感覺到一目光,驀然望了。

強烈的危機感,剎那蔓延全身,劉玉忽然生一種驚悚之感!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八十七章:突如其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