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應該也沒有遺憾了吧!

第五百九十一章:應該也沒有遺憾了吧!

張符籙,由知名獸皮製成。

一眼看,就一種古蠻荒的氣息撲面而,比如今許多常見的符籙,都寬許多。

拿手,一種冰冰涼涼的觸感。

微黃的符紙,簡簡單單的幾筆幾畫,便勾勒一玄奧的符文。

以劉玉此的境界,再次觀看此符,其的符文,又與從著許多同。

銘刻金丹,尚且能窺見「銀篆文」的全部。

此十分確定,管從還現,所見都銀色符文的真正模樣,而僅僅完整的一部分。

變的,觀看此符文的那種適感。

縱然只認真「看」了一眼,心神都感覺到強烈的適,法力之湖的金丹穩穩震動,種炸裂開的趨勢。

劉玉毫懷疑,若強行觀看,試圖參悟,必定會爆體而亡!

銀篆文,本身便包含完整的規則,煉虛期能才能接觸的領域。

煉虛期以的生靈,觀看、領悟,更試圖書寫!

瞬息千里符!

此符的使用方式極其簡單,只需直接撕碎即,能夠瞬間移動千里。

若標記地點,則瞬移到標記地點,若沒標記地點,則隨機移動千里。

從四被發現,到四四散而逃被妖修追殺,已經三四十息左右的間。

此,死寂火山妖修的傳訊,已經被星火群山妖修收到。

遙遠的夜空,一遁光現,強的氣息黑暗若隱若現。

對於劉玉四而言,到處都能存致命危機,處處皆帶濃濃惡意。

里,才異類,才必須清除的目標!

而遠方妖修到之,必須先應對眼妖修的追殺,想辦法隱自己的蹤跡,方才一線生機。

否則直接對抗,只被吞噬金丹,最終化為齏粉的場!

幾面臨的追殺之,劉玉邊的排場最。

連化形妖修都遙遙鎖定,惡意毫無遮掩,正極速趕。

察覺到元嬰級別的靈壓現,被追殺的慕雲煙、高劍寒二駭然轉頭。

只見遙遠的夜空,一足足百丈的駭妖影,形體黑暗若隱若現。

那驚的靈壓卻毫無遮掩,已經被感受到,兩頓覺手足冰涼,一股寒意自心升起。

「難怪十幾萬年,南從未修士能夠達到域!」

闖一封鎖線,心翼翼隱藏蹤跡。

經歷九死一生看到希望,僥倖到路程後半段,還心化形妖修的獵殺,得到任何援助。

對金丹修士而言,都困難。

兩目光一轉,朝劉玉方向看,只見其身後三四十裏外,竟五遁光緊追舍。

其一暗紅遁光的速度更驚,散發着三階巔峰的強威勢,隨以追劉玉。

正以一敵四,正面擊敗四合力的火鳳三公主!

「困難了。」

「即使青陽吸引走半的妖修,等依舊難以」

被兩名妖修糾纏,即使用秘術「夢春秋」也無法擺脫,慕雲煙心逐漸生一種名為絕望的情緒。

「等經歷那麼多苦難,才好容易達到里,希望全部折損於此。」

「管誰,希望能逃生!」

心閃諸多念頭,慕雲煙深深吸了一口氣,目光重新變得堅定,繼續與黑暗追擊而的妖修鬥爭。

的鬥志,還沒失!

……

化形期妖修的遁速何其之快?

金丹修士或者三階妖修的遁速,即使達到金丹巔峰或者三階巔峰,也很難超越四千里每辰的平均遁速。

除非,那種賦異稟之輩,其本命神通能夠加持遁速,才能勉強超越。

但,也能超越多。

而元嬰修士或者化形妖修,平均遁速輕輕鬆鬆便達到六千里每辰,輕易超越金丹巔峰修士半倍之多。

若換成金丹初期修士,就足足三倍!

還只平均遁速,若只論爆發性的速度,遠止三倍。

具體快了多少,劉玉得而知,只知很快、非常快!

一瞬,還百多裏外,只能憑藉靈覺朦朧感應到。

一瞬,居然就現的神識範圍之內,翅膀輕輕一動,便又十幾里距離。

種情況,讓劉玉如墜冰窟!

容多想,管南北東西,當即雙手拿住「瞬息千里符」,然後輕輕一撕。

一刻,張劉玉保存百年,一直捨得動用的珍貴符籙,便被輕易撕開一口子。

靈覺,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瞬間從符籙釋放。

股力量,似乎些熟悉,像無處。

卻又十分陌生,彷彿遙及,肉眼、神識皆見。

只靈覺,才能感應到它的存。

空間之力!

「瞬息千里符」被撕開一口子,瞬間便無比濃郁的空間之力從爆發,形成一肉眼與神識皆見的護罩,將劉玉與卓夢真包裹內。

劉玉能夠感覺到,無形無質的空間之力身體四周蔓延,腳形成了一繁複玄奧的法陣。

足十分之一瞬,肉眼神識皆見的「空間護罩」與「傳送法陣」就已經形成。

兩者形成的剎那,的感官,「距離」概念便產生了變化。

火鳳三公主明明就數里之外,距離對金丹修士而言,已經無比接近。

但劉玉,卻忽然生「遙遠」的感覺,彷彿雙方隔着無比遙遠。

「為何還開始傳送?」

「莫非問題了?」

但此,知識的領悟遠沒自己的性命重,劉玉沒心思細細體悟,心變得焦急無比。

只沒安全,每分每秒都煎熬!

「莫非顏開說謊?!」

因為被空間之力包裹,劉玉自身敢胡亂移動。

望着迅速接近的火鳳三公主,以及其後的化形妖修,開始胡思亂想能平靜。

真正的生死危機,劉玉才恍然驚覺,自己遠沒曾今想像那麼平靜。

還許多未竟之事!

還想繼續追尋真理!

的長生之路,應該到此為止!

想主宰命運!!!

.想死.

「嗯哼~」

心潮起伏,劉玉攬住卓夢真的手,自覺加力氣,讓後者發一聲痛哼。

轉頭看向此女,眼慢慢恢復清明,心湖也漸漸平靜。

「啊,該做的已經做了。」

「想死又能如何?」

「如果,死追尋真理的路,死條通往長生永恆的路。」

「即使魂飛破滅,應該也沒遺憾了吧?!」

樣想着,左手力一松,劉玉知為何,心忽然平靜。

而卓夢真此狀態更差,境界跌落到金丹初期,臉佈滿血污,俏麗的容顏再。

似乎感覺到了危險,調息的此女,艱難睜開眼眸。

望着越越接近的妖修,心卻一片寧靜。

晉陞金丹境界后,合歡真君便合歡門,給卓夢真安排一名雙修侶。

對方同樣一位築基期就聲名鵲起的修士,那方面的名聲卻好,知採補了多少女修,最後始亂終棄。

一直以,都受到門派的力培養,無法拒絕門派的安排,只能以各種理由拖延。

直到拖延,為避免被安排的命運,才選擇加入「長安計劃」,開始場近乎十死無生的旅途。

「想到心思深沉如,也會患得患失的候。」

感覺到劉玉的平靜,卓夢真眼眸一眯,微微露一絲笑意,然後靜靜依偎對方的臂膀。

「撲騰」

而,火鳳三公主煽動翅膀,已經到三十丈外!

看着劉玉激發一張符籙,然後靜靜動,迅速反應。

但靈覺感應,對方身周一無形的「屏障」,卻又讓此妖心生顧忌,敢冒然接近以防意外。

思索間,火鳳三公主隨口吐數十顆深紅火球試探。

然而一刻,卻瞪了眼睛!

只見深紅火球劃一軌跡,原本還好轉好好的飛行,一接近到劉玉兩丈範圍,卻直接凝滯原地。

既炸裂,也繼續飛行。

就像被按了「暫停鍵」,無論火鳳三公主神識如何控制,就無法繼續向。

甚至的感官,深紅火球還繼續飛行,明明沒移動半分。

一眼望,數十顆深紅火球靜靜懸浮半空,場面頗些詭異。

僅僅咫尺之差,卻彷彿隔了千山萬水!

而其妖修的攻擊,也無一例外凝滯,無論如何也無法繼續向。

「愧煉虛能煉製的符籙,只附帶的防禦效果,便如此強。」

看着一幕,劉玉些感慨。

但只傳送開始,一直停留原地,符籙力量總消耗乾淨的候,畢竟自己的力量。

隱隱能夠感覺到,遍佈身周的空間之力還變化,卻知何才能開始傳送,

就,接近到六七十裏外的化形妖修,也以極快的速度發一擊。

只見那接近百丈的龐妖軀,只隨手揮動利爪往一按,便形成一隻長寬皆十丈的火焰之爪,疾速朝劉玉所地射。

途,火焰之爪斷吸收空間的火屬性靈氣,威能威勢還斷加強。

當到達劉玉空,長度已經超二十丈,自而狠狠拍落,像將拍成肉泥。

「咕嚕」

巨的壓力,劉玉咽了口水,額頭浮現絲絲冷汗。

只如此危急的情況,為防止破壞「瞬息千里符」的效果,卻敢隨便移動。

更遠處,更多化形級別的妖修氣息浮現。

候,即使「破敗之劍」也管用,一旦瞬息千里符失敗,那結局

「咻咻」

劉玉緊緊地注視,火焰之爪斷拍落,響起強烈的破空聲。

投一片陰影,將兩籠罩內,一寸一寸降落。

但聲勢浩的火焰之爪,表現卻沒比深紅火球好多少,同樣空兩丈停住。

咫尺之隔,卻比千山萬水還遙遠!

,劉玉驚訝發現,看似近咫尺的火屬性攻擊,卻沒任何威勢傳,威能波動也感應到。

只聲音,還能暢通無阻通「空間護罩」。

「族輩,快快束手就擒,本妖王若心情錯,說定還能留一全屍。」

「如若然.」

最先到的名化形妖修,似乎同樣火鳳族。

見對付區區一名金丹修士都現意外,它着實些訝異,再次一爪揮的同,口吐言傳音威脅。

百里之外,又兩化形級別的氣息浮現,全速朝邊趕。

見此,劉玉卻微微一笑,心反而一松。

因為就一刻,空間之力的變化終於停止,彷彿傳送陣開啟的那種波動,愈發明顯。

傳送,即將開始!

忽然間,方圓數里的地靈氣,都變得混亂無序。

將劉玉兩包裹內的「空間護罩」,開始顯現以被肉眼看見,並散發強烈的白光。

刺目的白光,兩的身體都變得朦朦朧朧。

「!!!」

妖修巨的吼聲響起,儘管妖族語言,但劉玉還能聽懂。

此,最先現身的那隻四階火鳳,已經到三十里內。

它口吐火焰風暴,直接將劉玉及方圓百丈的空間都淹沒,化為一方火海,似乎焚滅一切。

但即使如此,依舊能突破那兩丈的無形界限。

刺目無比的白色靈光,從火海照射而,如此的顯眼。

兩身影愈發朦朧,眼看即將從此地消失。

「呼~」

見「瞬息千里符」終於發動,總算沒關鍵刻掉鏈子,劉玉心才真正放心,忍住吐一口濁氣。

一次穿越星火群山,居然如此狼狽,還消耗掉至關重的保命符籙。

雖然應該能脫離險境,無論如何,都高興起。

「瞬息千里符」種保命符籙,以後即使再多的靈石,也難以再次購買到,失便很難再。

此此刻,劉玉忽然想說些什麼。

於傳送開始的一刻,嘴唇蠕動說幾句話,並用法術擴音夜空傳開。

「星火群山,本座還會再。」

「歸.」

刺目的白色靈光消散,其內的兩,都已經見蹤影。

只余劉玉用淡漠語氣,說的嘴硬話語,還夜空斷擴散。

聞言,那隻四階火鳳,臉色十分難看。

它萬萬沒想到,區區兩名族金丹修士,竟能從自己眼皮子底逃走。

「而且區區金丹輩,竟敢自稱本座?」

「現的類修士,都已經如此狂妄了嗎?」

……

「噼里啪啦」

沉悶轟鳴,伴隨着陣陣空間波動。

一陣刺目的白光閃,兩影,憑空現地面。

一身形魁梧,赤裸著身,長發披散腦後。

右臂,還三深見骨的爪痕,看觸目驚心。

此神色凝重,煞氣隱現目露凶光,現的第一間,便打量環境,

一身材苗條,腰身纖細堪一握,五官也極為精緻。

看得,一名姿容佳的女修。

此,身體多處,卻都被鮮血染紅。

就連臉,也許多凝固的血污。

但暗紅血污映襯,白皙的皮膚更顯雪白,看起更為貴,讓忍住想力把玩。

兩,正劉玉與卓夢真!

「踏」

落地的一瞬間,劉玉便穩固身形,達到一百零二里的神識,瞬間朝方圓百里蔓延而。

「沒發現妖修,都一些低階妖獸。」

「而且看環境,似乎已經遠離星火群山,暫算安全了。」

神識掃描,方圓百里內的一切,都如掌觀紋般清晰見。

匆匆一圈掃視,劉玉心立即得結論。

隨後馬停蹄,立即運用各種神識技巧,檢查自身的身體。

以防被妖修種手段,然後一路追蹤。

「沒發現。」

熟練檢查自己與卓夢真身體幾次,都沒發現被種手段,劉玉頓心定。

隨後敢意,神識一動,優化的「神識之牆」便環繞兩周身。

樣一,即使妖修路,也發現了兩的存。

「此地何方?!」

確定自身安全后,劉玉法力一提凌空飛渡,極目遠眺觀察遠處的情況。

此,已經卯後半段。

地平線,日艱難探半身子,奮力將輝光灑向空與地,驅散著夜晚的黑暗。

劉玉極目遠眺,掃北方、東方、西方,都沒發現異常。

低階妖獸十分之多,並且很活躍,以確定還橫斷山脈。

當目光一轉,轉頭看向南方,瞳孔卻忍住微微一縮!

只見遙遠地平線,一面些熟悉的灰黑色屏障,自地面沖而起,一直蔓延到視線盡頭。

萬妖陣?!!

根據親身經歷,以及七國盟的資料,劉玉萬分確定,此地黑龍群山。

而且「瞬息千里符」,最多瞬間移動千里,能跨越億萬里之遙,將傳送回黑龍群山。

「樣說.」

PS:晚還一章!

(本章完)

/

@:。入殮師靈異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一章:應該也沒有遺憾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