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天地變色!

第六百零五章:天地變色!

「嗖嗖」

一兩后三遁光,於群山之間快速穿行,強的靈壓肆意散發。

雖然離開紅色光點覆蓋的區域,劉玉遁速已經恢復正常,但依舊比兩隻火鳳慢一截。

一點,即使「枯萎」的幫助,也無更改。

畢竟兩妖境界更高,還擅長飛遁的妖禽,更生凡的血脈。

一息、兩息.

隨著間推移,雙方距離正斷拉近。

縱然劉玉全力爆發極速飛遁,動用所增幅遁速的手段,依舊無濟於事。

長約五六丈的淡金色槍身,表面隱隱浮現一抹銀白之色,散發冰寒到極點的氣息。

「咻咻」

落日金虹槍每一次揮舞,槍尖都會激射數百金白槍芒,散髮絲絲縷縷極寒氣息,迅疾向身後攔截而。

「轟轟轟」

一部分槍芒,直接射入身後襲的火焰,引發一連串的爆炸。

轟鳴響徹長空,一刻未停。

還一部分槍芒,則迅速凝鍊、組合,形成一朵朵金白靈光交織,美輪美奐的槍蓮。

以極為刁鑽的角度射,讓兩隻火鳳得正面應對。

「嘭嘭嘭」

巨的轟鳴聲響起,熾熱與嚴寒的氣息爆發,使得片區域內的空氣忽冷忽熱。

面對充盈極寒之氣的槍蓮,紫眼火鳳與紅眼火鳳得認真應對。

因為屬性克制的緣故,若被金白槍蓮直接命,造成的傷害將遠超尋常攻擊。

若被直接命軀體,讓極寒氣息入體,將與熾烈的火屬性妖力產生強烈衝突。

屆,狀態勢必會或輕或重受到影響。

故而,劉玉運用皓月階段修鍊的「皓月法力」后,成功讓兩妖投鼠忌器,敢像最初一樣肆無忌憚。

「三齊修,雖然會消耗量資源,但如果能承受巨量的資源消耗,收益也非常觀。」

「各方面的手段,足以應對各種突發情況,存任何短板。」

「甚至以運用手段,對敵修進行克制。」

種種念頭閃,見皓月法力效果錯,劉玉果斷全部使用種屬性的法力攻擊。

轉換攻擊手段,雖然因為遁速方面的差距,雙方距離依舊漸漸拉近。

但郭破雲、卓夢真徹底離開之,拖延一點間,還成問題。

「嗖嗖」

追逃之間,伴隨陣陣轟鳴,間一分一秒。

五十里、七十里、一百里

十幾息間,卓夢真兩與劉玉相距越越遠,終於消失神識範圍內。

而以兩的神識範圍,只現千百年難得一次的意外,根本能觀察到百里之外的具體情況。

一旦動用破敗之劍,兩最多只能感覺到,遠處細微的靈氣波動。

「機已至。」

劉玉心閃念頭。

但此兩隻火鳳距離,短短七八里左右,必需先想辦法暫拉開距離。

否則短短間,根本及發揮破敗之劍的威能。

以現的境界,還做到一念間,就能發揮靈寶威能的地步。

其,存一短暫的「醞釀間」。

思及此處,劉玉眸神光一閃,一刻便開始動作。

剎那間,無形無質的神識之力便眉心匯聚,從極其微的層面壓縮、凝練。

按照特殊方式排列,組成一枚枚牛毛的「無形針刺」。

驚神刺!

劉玉故技重施,一口氣凝練八枚「驚神刺」,剎那便激射而。

四枚攻向紫眼火鳳,四枚攻向紅眼火鳳。

驚神刺飛行速度遠超法術、法寶,幾乎就發的一瞬,便成功命目標。

「嚦~」

翼展二十丈左右,妖軀龐的火鳳,瞳孔閃痛苦之色。

遁光失控制,速度驟然降。

劉玉毫無保留的神識攻擊,即使抗性極高的兩隻火鳳,意識也模糊了半息間。

一招鮮,吃遍!

趁此機會,背後法寶黑風翅連連振動,劉玉化身的青色遁光,竟原本的基礎,速度再増一截。

九品金丹帶的精純法力,使得法力運轉速度,遠超其它修士或者妖修。

即使比之眼的兩隻火鳳,運轉速度也快少。

運轉速度更快,同樣的間內,自然以動用的法力就更多,「爆發力」也就更強!

抓緊拉開距離的同,劉玉還忘同攻擊,手金色長槍連連揮動,激射無數金白色槍芒。

槍芒連成一片,連空似乎都被染成金色,密密麻麻彷彿狂風暴雨般落。

眨眼間,就臨近剛剛清醒的兩隻火鳳,使兩妖只能先應對眼攻擊。

能第一間提速,進一步被拉開距離。

兩妖實力極其驚,已經凌駕多數三階巔峰妖修,以及金丹巔峰修士之。

八枚驚神刺,還劉玉全力爆發的一波攻勢,僅僅拖延了兩息間。

「轟轟!!!」

兩息后,連成一片浩浩蕩蕩的槍芒雨幕,便被兩翼展二十丈左右的妖影強勢撕裂。

火鳳利爪揮威勢恐怖的暗紅爪芒,輕易就能破滅一片槍芒,被染成淡金色的空,綻放絢麗的紅色光華。

槍芒終究夠凝練,以劉玉現的實力,對付對付普通三階妖修還以,但面對實力驚的兩妖,卻根本構成威脅。

只能以量取勝,稍稍拖延一點間。

「撲騰」

紫眼火鳳與紅眼火鳳突破槍芒阻攔,遍布美麗火羽的翅膀連連煽動,遁速眨眼便提升至最快,繼續朝劉玉追擊而。

但對金丹修士而言,兩息間已經足夠,以做多多事情。

趁著點間,劉玉全方位的極致爆髮狀態,已經遁十幾里距離,與兩妖間隔二十里左右。

相隔二十里,遁光驟然一停,冷眼望著疾速襲的兩隻火鳳,嘴角露一抹神秘微笑。

一隻手,已經按腰間看似普通的長劍!

「對方為何忽然停止逃遁?」

「難提此地設了埋伏?!」

口噴一暗紅火焰洪流,威能堪比二階靈火,注意到對方異常的舉動,紫眼火鳳些驚疑定。

謹慎起見,它與紅眼火鳳一同放緩遁速,神識一遍遍掃視周圍,查看否修士埋伏此。

亦或者,布置了某種威能強的陣法。

只連續掃視幾遍,兩妖都沒發現任何異常,空間沒任何異常的靈氣波動。

方的野獸、妖獸,還按照正常方式活動,只因為交戰的威勢些驚惶。

「沒任何異常。」

「以內應傳回的消息看,此次類修士的行動,並沒做額外布置。」

「就算,修為只到元嬰期,也能逃的查探。」

「除非,對方同樣隱匿方面的神通,並且品質比本妖還高。」

攻勢片刻未停,電光火石之間,紫眼火鳳迅速思考。

它注意到,劉玉將手按腰間長劍的動作。

雖然神識掃視,會被對方的神識抵擋。

但以紫眼火鳳見萬千珍寶的眼光,無論怎麼看,那都一把普通長劍。

「莫非此先隱藏了實力?」

「還一名劍造詣高超的劍修?」

「但劍修又如何?」

「裝神弄鬼!」

排除埋伏的能,紫眼火鳳火紅的瞳孔,閃一絲明顯的屑。

體內流淌高貴的血脈,自然著與生俱的驕傲!

即使類修士實力非凡的劍修,火鳳一族看也如此。

普普通通值一提!

念頭閃,紫眼火鳳認為劉玉故弄玄虛,試圖拖延間,立馬傳音紅眼火鳳。

同體內磅礴的妖力運轉,它就想極速飛,快點將目標生擒領功。

但,一刻!

一股仿若死亡降臨的危機感,突然此妖心頭浮現,讓它硬生生停止將疾飛的身形。

其敏銳無比的靈覺,傳濃烈無比的危機感。

「種感覺.」

紫眼火鳳遙遙望著劉玉,火紅瞳孔充滿驚駭,以及思議。

靈覺傳的強烈危機感,讓它恍惚一種面對族長老的錯覺,自身彷彿螻蟻般微足。

「秘寶?」

「還其它什麼手段?」

「好!」

靈覺從未讓紫眼火鳳失望,它選擇相信自己的靈覺。

感受那股讓身軀都些僵硬的危機感,此妖知繼續進,會死!!!

「快撤!」

「嚦~!」

紫眼火鳳招呼紅眼火鳳一聲,而後一聲響亮的長鳴,鼓盪妖軀磅礴的法力,就想抽身爆退。

但,一切都遲了!

「鏗鏘」

一聲並響亮的低沉劍鳴,詭異群山間回蕩休,清晰傳達到所生靈耳邊。

劉玉神秘一笑,右手輕輕按「破敗之劍」劍柄,心神瞬間溝通「劍靈」,輕輕往外一抽。

「轟!!!」

伴隨低沉的劍鳴,劍身從劍鞘露一截,一股如淵如獄般的絕強威勢,突兀群山之間現。

剎那間,地變色!

以劉玉為心,如淵如獄般的威勢,向四周蕩漾開。

就連九之的雲層,破敗之劍的威勢,也剎那消散一空,使得空一片晴朗。

「好!!!」

「種威勢法寶、真寶都能擁,唯靈寶才能夠辦到。」

「此竟隨身攜帶靈寶,莫非哪聖地的「聖子」?!」

「但就算聖子聖女,也沒資格執掌靈寶呀?!」

紫眼火鳳與紅眼火鳳對視,都能從對方的眼眸看到駭然與驚懼,此刻戰意蕩然無存。

它拚命鼓盪法力,想遠離劉玉,先逃回靈武城再做打算。

但卻驚恐發覺,四周空間仿若凝固一般,即使全力調動妖力與肉身力量,速度仍舊緩慢無比。

管進還後退,動彈一都無比艱難。

就瞬間,劉玉收斂笑意,面色變得凝重無比。

雙手握住劍柄,將破敗之劍一口氣拔。

「鏗鏘」

低沉的劍鳴后,又一聲響亮無比的劍鳴,陡然群山之間響起

灰色劍柄、灰色劍身、暗淡精美的紋路、破損的劍尖

破敗之劍的樣貌,徹底展現兩妖眼,同那股仿若死亡降臨般的危機感,也變得愈發濃烈。

它驚恐看著,那件威能足以毀滅地的靈寶,被緩緩舉頭頂。

劉玉眼神凌厲,似慢實快高舉手長劍,破損的劍尖逐漸正對蒼穹。

與此同,心神溝通劍靈,開始通破敗之劍,短暫操控地間的靈氣。

剎那間,方圓數十里內,所屬性的靈氣都陡然一滯。

而後,以迅雷及掩耳之勢,向劉玉、向破敗之劍匯聚。

因為速度實快,各種屬性的巨量靈氣,甚至直接從微觀層面顯現而,以直接被肉眼觀察到,形成一靈氣風暴。

五顏六色的靈氣風暴,斷從四面八方匯聚而,連空為之變色。

場面恢弘壯觀,宛若古傳說的畫面,令彷彿置身史詩的場景。

,地間獨一無二的奇觀!

,修仙者偉力的具現,靈寶毀滅地威能的一二。

空地洶湧的靈氣風暴,一旦靠近破敗之劍三里之內,就會受到莫名之力影響,漸漸褪原本的顏色,統一變成精緻的灰色。

巨量靈氣劉玉身後,逐漸形成一模糊清,百丈的灰色劍影輪廓。

雖然百丈,還及一些靈山高,但從灰色劍影,卻能感受到一種「偉」的概念。

明明只百丈,卻彷彿比千萬丈山峰還高。

高山仰止!

與此同,劉玉逐漸高舉破敗之劍程,一股破敗、荒蕪的氣息,也瞬間瀰漫方圓數十里。

聖火再,舉目破敗!

破敗氣息的籠罩,兩隻火鳳那堪比二品靈火的暗紅火焰,迅速熄滅消失。

其周身繚繞的火焰,短短一息間,也消散乾淨。

火鳳一族與生俱的高貴氣質,破敗之劍威勢的籠罩,一刻蕩然無存。

兩妖彷彿最普通妖禽,手持破敗之劍的劉玉面渺脆弱。

任何反抗,都蒼白無力!

說遲、那快。

僅僅兩息,劉玉便已經將破敗之劍高高舉頭頂,劍尖正對蒼穹。

遠超同階修士的元神,以靈寶為媒介,竭力操控匯聚的靈氣。

而就,身後百丈高的灰色劍影,輪廓已然清晰成型,與破敗之劍一般無二。

「好恐怖的威能!」

「比之唐寶燃燒生命的那一劍,應該超數倍止。」

「,終究境界低。」

「即使以靈力印記,抵消法力消耗,以自己目的元神強度,也約束了洶湧而的靈氣多久。」

「破敗之劍吸引的靈氣,已經達到一恐怖的程度。」

劉玉放開元神,竭力通破敗之劍,約束匯聚而的巨量靈氣。

僅僅兩息,感覺到一股深深的疲憊,元神彷彿眠休工作了一年之久,神識之力消散巨。

劉玉能夠清晰感受到,手長劍的威能,已經超任何三階生靈能夠承受的極限。

光憑本身的實力,沒丁點抵擋的能。

即使九品金丹,並且三齊修,境界又提升至金丹巔峰,也存抵擋的能。

一擊之,絕無倖免!

「能拖延。」

「否則元神支撐住!」

劉玉閃念頭。

仙府世界,之所以能夠隨意試驗,因為仙府靈氣本就以被控制。

就彷彿,吃飯喝水一樣簡單,完全用承受任何負擔。

即使借用靈寶,仙府依舊以操控靈氣。

外界一樣,即使依靠破敗之劍,以短暫的操控靈氣。

但以劉玉金丹境界的弱元神,每一分每一秒,都承受著巨的負擔,難以支撐動用靈寶多久。

那寶貴一擊,必須儘快揮。

心萬千念頭升起落,劉玉睫毛的瞳孔漆黑如墨,眼閃爍著理性的光澤。

雙臂青筋鼓起,氣機鎖定速度緩慢的兩妖,將手重若千鈞的長劍,斜斜向急速揮。

「呼~」

群山之間,一股狂風刮,令草木朝一方向齊齊倒。

同一間,劉玉身後的灰色劍影,也隨之一動。

沿著氣機鎖定的軌跡,百丈長的灰色劍影,瞬間現紫眼火鳳與紅眼火鳳方,斜斜向斬落。

危險!危險!

兩妖靈覺,清晰感覺到死亡的到,但四周空間比銅牆鐵壁還堅硬。

即使它動用強的妖軀力量,動作也慢如龜爬。

對三階生靈而言,種速度,與停留原地沒什麼區別。

「嚦~!」

危急刻,兩妖眸的彷徨恐懼消失見,變成拚死一搏的瘋狂。

它拼盡全力,雙眸斷射粗壯的紅色光柱,雙爪斷揮暗紅爪影。

身軀各處,也再次涌量暗紅色火焰,形成一屏障擋住身,並且還斷變得厚重。

但,面對靈寶毀滅地的威能,一切都徒勞!

破敗、荒蕪之氣的侵蝕,光柱與爪影還沒飛多遠,就迅速崩潰瓦解。

隨著灰色劍影落,破敗之氣愈發濃郁,兩妖拼盡全力激發的火焰屏障斷翻湧,變得極其穩定。

最終,暗淡熄滅。

「咻」

眼睜睜看著灰色劍影臨近,所手段盡都無濟於事,兩隻一向高傲的火鳳,眸逐漸瀰漫絕望。

劍影距離三十丈,它放棄了反抗,平靜望著迅速斬落的劍影。

像印心,記住為何而死!

火鳳生便凌駕於萬千種族、億萬萬生靈之,獵殺無數生靈成長到三階,對死亡著異常深刻的理解。

平靜后,似乎死亡,也那麼能接受。

管血脈多麼高貴,管存間多久,只一日成真仙,終究難逃死亡的命運。

「惜,沒領悟「涅槃之火」。」

「否則一劍,未必沒生還的能。」

平靜,看著迅速斬落的劍影,紫眼火鳳心懷著深深遺憾。

「嗖嗖」

但管兩妖作何感想,心多麼甘,灰色劍影都毫留情斬落。

濃烈的破敗之氣籠罩妖軀,一劍還未真正落,兩妖生命氣息便迅速滑,威勢也斷衰落。

「砰」「砰」

接連兩聲輕微的轟鳴,灰色劍影先後貫穿兩妖身軀,最後落地之,留一深深的溝壑。

破敗之氣瀰漫,方圓五里的所生機,一瞬間死絕。

如果沒同等級力量清除,未萬年乃至數萬年內,片區域都會存任何生機。

空,兩妖原本漂浮的地方空無一物,沒留任何東西,亦或者身體組織。

它被靈寶的威能,從最細微的層面抹除,沒留任何痕迹!

哪怕半滴妖血都存,徹徹底底的消失。

群山之間,一片寂靜。

感受方才恐怖的威能波動,所還活著的生靈,都從心底感到驚懼。

那它,永遠也無法企及的層次!

「刺啦」

破敗之劍歸鞘,劉玉緊繃的心弦,終於放鬆些許。

——————————————

PS:凌晨還一章,三點之,友等了。

/

@:。入殮師靈異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零五章:天地變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