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撤離決定

第六百零八章:撤離決定

……

靈武城那邊發生的事情,消息似乎還沒傳到昌南城。

雪白地,殘破古城若隱若現,此城依舊按照原本的慣性運轉。

即使樣惡劣的環境,奴隸還頂着刺骨寒冷門工作。

「啪啦」

「呃~!」

長鞭鞭撻血肉的聲音,寂靜雪地間響起,伴隨着奴隸或響亮、或微弱的慘叫。

即使已經力竭,即使面對嚴寒,也必需完成手頭工作。

否則周圍的血盆口,隨能吞噬而。

一場雪,知多少奴隸熬,會悄無聲息死嚴冬之,死得毫無意義。

那一抹鮮艷的綠色,能永遠只能停留的回憶

神識悄無聲息蔓延而,映入劉玉眼的,便樣一幕景象。

看着處於水深火熱的奴隸,面沒絲毫波動,心卻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消息還沒傳。」

「否則此城一旦戒嚴,說定會化形妖修坐鎮,屆想潛入進,就沒那麼容易了。」

默默注視一幕,劉玉頓心頭一松。

一回生、二回熟。

如法炮製,再次瞞監工與妖獸的探查,悄無聲息取代一名築基修士的身份,然後潛入昌南城。

「噗呲」

「艱難」拉着滿滿一車礦石,劉玉一步一腳印走雪地,輕易混入城。

冰雪地,幾處浩的工程旁,依舊圍着密密麻麻的凡或者修士。

分晝夜,為火雀族打造各種器具,增加其種族的整體實力。

空,一隻只低階火雀盤旋,紅色羽毛散發着溫的氣息,絲毫受極端嚴寒的影響。

望着城數以萬計的類,它妖瞳充斥着食慾,只限於高階妖修制定的規則,能好好飽餐一頓。

但只凡或者修士,被認為「沒價值」,便會立馬俯衝而將之吞噬。

步入城池,劉玉再次望見熟悉的一幕,面沒露絲毫異樣,繼續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一直到一的任務都完成後,趁回到築基修士住所休息的短暫間,才開始行動。

「吱呀」

木門開啟又關閉,發極其細微的聲響,卻沒任何影現。

聲音僅僅傳一丈左右,就詭異消失見,沒被任何妖獸或者監工察覺。

「錯。」

見遍佈地,幾乎以說五步一崗、十步一哨的火雀族耳目沒察覺,劉玉輕輕頷首,心頗為滿意。

將「神識之牆」、「隱靈術」、「隱身術」等法術技巧結合起,雖然還很難瞞四階存,但騙三階及三階以的生靈,卻非常容易。

除非,倒霉地遇到特殊情況。

「生活妖族統治區域的類修士,並非沒陣法師存。」

「如果昌南城佈置陣法,自己想混進,絕非輕易之事。」

「說到底,即使著種種手段限制,妖修還很難徹底相信修士,仍舊保持着足夠的戒備。」

「怕陣法能為己所用,反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而妖族,能沒精通陣法的妖修,只種族的限制使然,精通陣法的妖修定然十分稀少。」

「那種妖修,只怕都被派到邊境靈州,負責更重的仙城。」

目光掃一監工與妖獸,劉玉心念頭閃動,瞬間了一些猜測。

目些都重,微微搖頭放到一邊,無聲無息按照熟悉的路線,向濟仁書齋那邊趕。

所之處,沒留絲毫痕迹,就連氣息都被封閉。

……

「濟仁書齋」

間到子,書齋已經打烊,但其內還微弱的燈光閃爍,顯然其主還沒休息。

「唉~」

書齋內,張濤深深嘆了一口氣。

摸著銀白的鬍鬚凝望桌唯一還亮着的日光石,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將近二十,劉玉還傳回絲毫消息,接應修士同樣如此。

只一刻未消息傳,張濤懸著的心便一刻也能放。

茶飯思,夜能寐。

只一閉眼睛,就會朦朧間夢見,妖修破門而入的場景,將自己押嚴刑拷打。

活了六百餘歲,張濤許多事情已經看開,一件事情唯獨放。

自便家族的關照成長,聽着長輩的哼哼教誨,訴說家族往昔的榮光,許多同族一樣,做夢都想恢復家族曾經的榮光。

讓安南六洲重新回歸乾,讓家族的榮耀得以延續,讓治的百姓安居樂業。

至於曾經的使命,早已遙遠,張家只想守護好安南六洲,護佑一方百姓無恙。

「唉~」

張濤再次一嘆。

許多潛伏暗還沒失鬥志的修士一樣,候都無比懷念「唐」,想像曾經的唐盛世。

惜至境遷,一切都回了。

「黑夜,漫漫無邊。」

張濤紗窗,似乎望見了外面無邊的黑暗,由衷發感嘆。

自從行動開始,每一日都等待至深夜,盼望傳回好消息。

張家雖然還其它安排,並沒將所賭注都押一次行動,但多一路行動成功,最終成事能也更高。

「幸好,家族為此做了充分準備。」

「即使任務失敗,只定決心,也以輕易毀滅儲物戒。」

「使得其的資源,迷失空間亂流,至於讓圖謀被妖族察覺。」

想到最壞的能,此默默想。

等候良久,沒見到半點動靜,正當張濤想休息的候,卻一隱秘的神識波動,突然書齋內現。

「找一本容齋六筆的書。」

待聽清楚神識傳音的內容,張濤神色一振豁然起身,眼眸現幾分激動。

「容齋隨筆,只五筆。」

因為激動,堂堂金丹修士,語氣竟然帶着一絲顫抖,立刻回。

順着那一縷神識的方向,將信息傳達。

書齋幾十丈外,劉玉立身於雪地之,觀察許久確定沒問題,才發神識傳音對密語。

「此地,暫應該還安全的。」

對密語,確定張濤本,劉玉心一松,才身形一動。

一刻,「神識之牆」瞬間籠罩書齋,留一絲縫隙。

從原地消失見,運用「木遁術」,直接現室內。

對於種高高的場方式,張濤絲毫覺得驚訝,但神色還些激動。

眼底,微微閃一絲緊張,立即開口:

「古城友.」

對劉玉而言,能只一次普普通通的任務,但對此而言,卻奮鬥了半生的事業。

家族的榮耀,也自己的責任。

「.」

劉玉沒說話,只神色認真地輕輕點頭。

心念一動,解除神識屏蔽與幻術遮掩,那枚特殊的儲物戒,便從無名指浮現而。

輕輕將之摘,用法力控制朝對方飛,動作乾淨利落。

「沒錯,就枚儲物戒。」

張濤將古銅色儲物戒抓手,略微打量了幾眼,就迅速得結論,喃喃自語。

直到,那顆懸著的心,才終於真正放。

些年,多的「同」因為任務,從而一復返。

更讓張濤痛心的,一些修士受了折磨,意志夠堅定,甚至會成為「叛徒」,走一條歸路。

其,的同族,也心繫族義,曾今滿腔熱血的同。

意識到書齋夠安全,張濤壓抑心激動,神色鄭重:

「此地說話的地方,古城友請隨老朽。」

話落,開啟機關,引著劉玉進入屏蔽神識陣法的暗室。

「咔嚓」

機關轉動,發空靈的聲響,兩先後進入暗室。

候,也拘一些節了,張濤做了一請的手勢,便自顧自坐一蒲團。

沒立即查看儲物戒的資源,而關心問:

「古城友,此次行動情況如何?」

「彩蝶友、郭友呢?」

「為何只一孤身返回,莫非行動另變故?!」

雖然面沒異色,但見只劉玉一返回,張濤心已然升起些許懷疑。

妖族也懂放長線釣魚的理,從就少鮮血淋漓的例子。

一些修士被妖修抓住后,受了折磨叛變,然後按照原的軌跡歸,繼續回到原本的位置。

種「叛變者」,嚴重一些甚至會使得,張家某一座仙城的力量,直接被連根拔起!

聞言,劉玉立刻聽對方言之意。

潛伏妖族的地盤心謹慎必須的,沒因此動怒。

「此行,確實現了一些意外。」

「消息泄露,竟兩隻火鳳埋伏接頭之地,形勢萬分危急。」

「好劉某還些手段,驚無險化解了次危機。」

思及竟然埋伏,也就張家之修士泄露了消息,劉玉面沉如水。

頓了頓,繼續緩緩:

「至於彩蝶友與郭友,此應該還安全的,只因為遁速稍慢的緣故,所以古某先一步返回。」

「當事突然,古某選擇留斷後,兩位友只需擺脫兩名三階初期妖修的追殺。」

「安全脫險,應該難。」

三言兩語之間,劉玉便將此次行動的經,概說了一遍。

張濤若所思,聽完輕輕頷首。

火鳳一族生而凡,實力遠遠超同階修士,「聖地真傳」或「驕修士」,才能夠與之爭鋒的存。

從寥寥數語間,完全能夠感受到當的兇險,以及位「古城友」選擇留斷後著怎樣的一種氣魄與自信。

「愧穿越橫斷山脈,到域的「南使者」,實力果然尋常修士比。」

「當若捨得「曼陀血焰」,選擇一名實力稍弱的同,恐怕又另一種結果了。」

想到里,張濤心的懷疑消失半,對眼位「古城友」,生了幾分認同。

「樣說,張家內部,只怕又被妖族發展了姦細。」

「只怕「濟仁書齋」也再安全,必需提撤離!」

說到此處,張濤臉色些難看。

家族之現「奸」,背棄了先祖榮耀,雖然一樁醜聞,但卻並奇怪。

張家即使化神家族,統治安南都護府十幾萬年之久,但資源也能無限的。

血脈分支眾多,總一些子弟受到重點培養,一些子弟受到冷落。

而妖族許以重利,對那些那麼受到重點培養的子弟進行收買,能能把持住還真一定。

畢竟仙貴私,能所族,都將恢復先祖榮光視為第一重任。

一點,張濤心知杜明,但還忍住些失望。

「嗯。」

劉玉微微點頭,表示認同。

縱然張家安排再怎麼到位,每一聯絡點都單線聯繫,但此次行動現問題,其級或者相關修士,必定現了「奸」。

保險起見,必須儘快撤離,否則危險系數將直線升。

「只彩蝶友、郭友,還返回的路,能立即撤離。」

「兩位友為了義,都用生命冒險,等能拋棄,讓同寒心。」

樣說着,張濤眉頭緊皺,感到些難辦。

了「奸」,書齋能暴露,但因為還等到同,又能立即撤離。

「以郭友的遁速,倘若現意外,兩日之內必定能趕到昌南城。」

「依古某隻見,再等待兩日如何?」

「兩日間一到,管兩位同否歸,等都立即撤離!」

想了想,劉玉開口。

按照郭破雲駕馭那件淡黃飛舟法寶的遁速,兩日內趕到昌南城絕無問題。

事關重,了那樣的事情,兩途也會停留。

如果兩日還見蹤影,很能就途現意外,兩已經隕落。

倘若了兩日才返回,或者只一返回,那問題.

總而言之,等待兩日立即撤離,劉玉認為比較好的選擇。

既顧全了義,也還算比較安全。

聞言,張濤陷入思索之,沒立即開口。

數息后,才:

「古城友言之理,就如此安排吧,老朽此再等候兩日。」

「兩日一到,管結果如何,都必須放棄書齋聯絡點!」

/

@:。民國奇說: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零八章:撤離決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