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風暴將至!

第六百一十三章:風暴將至!

「其修士,否與自己一樣,金丹後期或三階後期,就能觀察到靈子層面。」

盤膝坐劉玉心浮現疑問。

與其金丹修士交流的程,所論的修士,似乎都沒方面的疑問。

但能因此就確定,其修士就觀察到靈子層面。

金丹修士、三階生靈能,那麼元嬰修士、四階存呢?

自己的特殊,還其它原因?

那些修為更高,神識與靈覺都更強的修士,能否觀察到呢?

「或許觀察到。」

「此之所以沒了解到方面信息,或許由於高階對低階的知識封鎖。」

「畢竟世界,高階資源限。」

「修士與修士之間競爭,勢力與勢力之間競爭,殘酷競爭無所。」

「而且按照自己方才的所見所聞,理應神識與靈覺越強,就越能察覺到靈子存。」

「只具體強甚麼程度,目還得而知。」

「能因為自己的情況,就斷定所修士都自己一樣,目畢竟沒參照。」

運功穩固境界,劉玉心再次浮現許多念頭。

但想了許久還沒結果,只能先放到一邊,運轉功法穩固剛突破的境界。

「轟」

功法「星辰真身」運轉,六丈龐身軀的胸膛,赤紅靈光迅速向全身蔓延,隨即又變化為銀白、蔚藍之色。

極熱與極寒交替淬鍊、溫養四肢百骸每一寸血肉。

蔚藍星光閃耀,帶着一絲古老星辰的浩瀚之意,彷彿連結著一片無垠星空。

……

「呼~」

輕輕吐一口濁氣,劉玉緩緩睜開眼眸,目三色光華逐漸收斂。

結束功法運行,身軀以肉眼見的速度縮。

很快,就縮到常,就像一夏練三伏、冬練三九的青年武師。

「修為算基本穩固了。」

感受肉身觸及千萬斤層次,彷彿無窮無盡的力量,劉玉面浮現笑容。

以此的力量而言,徒手摧山斷岳都只等閑,生撕妖獸、仙子也再話。

更重的,一嶄新的世界,已經為打開一絲縫隙!

只修為繼續提升,終一日,能夠邁那門檻!

「惜,此次元神提升如此之,晉陞金丹後期的候,提升幅度應該會很多。」

思及此處,劉玉微微搖頭。

三階後期對應金丹後期,金丹後期只指修仙者的境界,階層體系卻以應用到萬族身。

已經三階後期生靈,一次晉陞元神方面的提升,理所當然應當會很多。

「品靈石只剩一萬,以及兩塊品靈石,已經所剩無幾。」

「就連動用破敗之劍的靈力印記,都沒靈石補充。」

「看,必須想辦法搞靈石了。」

劉玉閃念頭,起身離開蒲團,往練功房外走。

一晃眼,又半年,八年之期已到。

境界已經穩固,候了解一番外界的情況了。

「知此的碎金城,又什麼情況?」

「張家否已經發動?」

看着石門緩緩開啟,劉玉默默想。

石門開啟的瞬間,就望見一名身穿黃色束腰緊身華服的女修,正靜靜坐廳石桌旁。

此女神情複雜,知想些什麼。

八年間,卓夢真的容顏,沒一絲一毫變化。

相對金丹修士動輒六百年左右的壽元而言,八年間只一次的閉關,間觀念與凡已經了很變化。

感應到卓夢真的氣息與靈壓,劉玉察覺此女修為已經恢復,重新回到金丹期。

「恭喜卓友,重回期。」

笑着接近,一張石凳坐。

雖然已經多次深入交流,但兩平相處,總體而言還比較客氣,並無逾越與分之處。

對方身合歡門,卻那种放浪形骸的女修。

一點,拿「第一滴血」的劉玉,還比較確信。

因為沒必,再加兩些曖昧的關係,平日也沒仗着實力高強,強行求對方做一些格的事情。

「嗯。」

眼見劉玉現,卓夢真眼底閃一絲喜色,只輕輕應了一聲,就沒文。

似乎,情緒好的樣子。

劉玉明白,此女概率心憂,能否久后的戰保全自己。

其已經金丹修士,意志應該足夠堅定,低落只一,很快就會恢復。

故而,也沒安慰的想法。

「碎金城那邊情況如何?」

「張濤友消息傳?」

自顧自倒一杯靈茶,劉玉隨意問。

「半月見張濤手,並沒得到用的消息,還從一樣。」

卓夢真淺淺品了一口靈茶,低着頭說。

知為何,些敢直視對方的眼睛,因為總會想到一些羞恥的記憶。

「樣啊。」

交談幾句,劉玉若所思的輕輕點頭。

沒什麼用的消息傳,看張家還等待機,暫沒發動。

「如此規模宏的戰爭,劉某自己都敢斷言說一定以保全自身。」

「故而,也無法給什麼承諾。」

「起事之,卓友盡量緊跟的腳步,距離遠。」

「劉某,會盡量保無虞。」

看對方心事,思及些年「陰陽論」的點點滴滴,劉玉認真。

沒給,一些切實際、誇誇其詞的承諾,只坦言說儘力而為。

「.」

聞言,卓夢真眸光似乎明亮了些許,雪白精緻的臉,露一苦澀又放鬆的複雜笑容。

「.」

正事說完,視線掃對方彎彎的柳眉、精緻的鎖骨,以及那堪一握的細腰,劉玉呼吸自覺變粗重幾分。

體內氣血些躁動,身體某地方又開始現異常,似乎「功法後遺症」再次發作了!

「算算間,閉關衝擊三階後期,已一年余。」

「一年多間沒「調陰陽」,此確實也差多了。」

「隨着煉體突破到三階,體內陽氣愈發濃烈且躁動。」

「一直壓抑,也辦法。」

樣想着,劉玉沒強行壓制身體本能,放茶杯緩緩朝石桌對面走。

女修安或者期待的眼神,似慢實快伸雙手。

一手掌握其纖細腰身,一手攬其雙腿,將之一把環抱而起。

一刻,便一股女修特的幽香,迅速鑽入鼻間。

讓劉玉身體一僵,體內氣血愈發躁動。

「呀~」

薄唇發一聲似滿的輕哼,卓夢真雙手象徵性拍打幾,心跳開始加速。

一雙柔弱無骨的手,便向男修脖頸纏繞而。

溫香軟玉懷,劉玉微微一笑,隨即步流星朝對方房間走。

相比房間的簡陋擺設,還卓夢真房間內,生活用具齊全一些。

奇奇怪怪的聲音響起,此次「論」足足持續七八辰之久。

一直到七八辰后,臨洞府內奇奇怪怪的聲音,才漸漸低落。

(此處省略一萬字)

……

「轟隆隆」

數法決打,控制令牌激射一白光落入地面,馬就清微的轟鳴聲響起。

隨後,陣法便打開了一縫隙。

朝卓夢真輕輕點頭,讓此女留臨洞府內,劉玉步離開陣法籠罩範圍,往地面走。

「神識之牆」環繞周身,氣息靈壓則運用「隱靈術」,收斂至三階期程度。

雖然「星辰真身」突破到三階後期,整體實力都的提升,但劉玉還習慣留一部分餘力。

打算馬暴露,增長的那一部分實力。

「踏踏」

沿着通向行走,眼逐漸現光亮。

隔一年,劉玉再次踏足地面,見到一幕鳥語花香的景象。

沼澤、草地、溪流、蟲獸.

聽着耳邊傳的蟲鳴鳥叫,遠遠望見充滿自然氣息的一幕,劉玉因為戰爭即將臨,變得凝重無比的心神,禁稍稍放鬆些許。

但很快就收斂笑意,因為樣寧靜祥的景象,會持續久。

因為一場風暴,即將席捲整安南六洲!

「嗖嗖」

法力運轉青色遁光沖而起。

僅僅一刻鐘到,劉玉就跨越數十里距離,到約定之地。

「郭友?」

遁光落,驚訝看着眼現的修士,隨即面色變得鄭重無比。

居然派金丹後期的郭破雲,妖族「王庭議事」也已經開始,恐怕用了多久,轟轟烈烈的起義就開始。

「古城友」

郭破雲拱手打着招呼,隨即神情凝重:

「張濤友讓,想通知古城友一聲,起事之日就三半月後。」

「屆,還請友及趕到碎金城響應!!」

開門見山,此直接說一重磅消息,如同驚雷耳邊炸響。

「準備么久,終於開始了嗎?!」

聞言,劉玉瞳孔微查一縮,心也為之一振。

或許修為提升的緣故,居然沒擔憂、害怕等情緒,反而感覺些熱血沸騰。

似乎身體的戰鬥本能,迫及待想開始一場戰!

「煉體的後遺症之一。」

「確實比較容易頭。」

劉玉用堅定的意志力,很快將那股衝動降服,心冷靜思考。

頓了數息,沉聲:

「此事古某已然知曉,屆一定準趕到,請諸位友放心。」

郭破雲輕輕點頭,想了想開口:

「三半月後,起事就開始,與妖族一場生死戰。」

「古城友,還需準備的東西?」

「候提,想必張濤友會拒絕,定會想方設法滿足求。」

劉玉身為「南使者」,本就往乾,但加入到攻打靈武城,怎麼說也算為張家力。

見「古城友」八年,從沒向張家提任何求,故而忍住提醒一句。

————————

PS:還與兩千明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一十三章:風暴將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