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魔火晉陞

第五百九十八章:魔火晉陞

雖然攻陷「靈武城」,自己與張家共同的利益。

甚至與真正的張家相比,自己只一微足的螻蟻,但劉玉依舊能白白「打工」,為張家業忙忙后。

即使所謂的「義」,結果對安南都護府、張家、自己,甚至南都利,依舊讓平白冒險的理由。

「王庭議事」三千年才一次,張家準備么久,能錯次機會。

說到底,次起事對才最重,箭弦得發,能再等到一三千年。

心,會變的。

一代修士,或許忠心耿耿,願意捨生取義。

但一代,就一定了。

計劃間拖延越久,泄密的能就越。

想成事,、地利、缺一,錯就很難再次集齊。

而對劉玉而言,雖然張濤口口聲聲說着,靈武城那邊多危險,妖族的佈置多嚴密,但心依舊半信半疑。

靈武城那邊,終究妖事實的邊界。

即使再怎麼周密的佈置,也會受到乾方方面面的影響,縱然現毫無漏洞,但能永遠現破綻。

一旦現破綻,便自己的機會。

只能夠穿越靈州,即使消耗手剩的「一氣乾坤符」,也依舊值得的。

而退一步說,即使乾持態度消極,會施加影響。

徹底搞清楚安南六洲的情況后,劉玉自己也以創造機會。

此的實力,已經位於金丹境界的層,就算域,也兵卒,足夠的選擇空間。

況且,還「破敗之劍」、「一氣乾坤符」等底牌,縱然遭遇化形妖修,也的保命機會。

強,以依仗!

所以綜合考慮,雖然為張家攻打靈武城一份力,同樣符合自己的利益,但劉玉並沒其它選擇。

一顆,敢於為途冒險的心,並一定依靠張家。

試圖憑一張嘴,以及所謂的義,就讓劉某冒險,那能的事情。

話音落,劉玉目光熠熠看着對方,雖然話語略些委婉,但意思還那意思。

正襟危坐,從肢體語言,展示自己的態度。

關乎自身利益的問題,會半點退讓。

「古友,必.」

話說到一半,張濤對劉玉堅決的眼神,沒選擇繼續往說。

忽然意識到,對方能夠穿越橫斷山脈的「狠」。

實力方面,毋庸置疑,絕對遠超尋常修士。

雖然目對自己、對張家的態度較好,親近的意思,但絕易與之輩。

想按照對付一般修士的方法應對對方,絕對行通的。

以張家目安南六洲的力量,還沒資格蔑視對方!

一份助力,也絕缺少,團結以團結的力量圖謀事!

「古友,只能夠將事情辦好,關於二品靈火,也能談。」

「只.」

意識到問題,張濤端正態度,靈火問題鬆口,與劉玉討價還價。

接,兩再空談義,一切的一切,又回歸到利益二字。

一言一語間,都唇槍舌劍的交鋒。

「張友,古某確實想為六洲的光復一份力,解救那些正受苦受難的同。」

「但無奈,自知實力足,能逞強行事」

「畢竟,肩負宗門重任與聯盟期望,更能對起那些死的同,讓死得毫無意義!」

「罪啊.」

說到最後,劉玉神情沉重,冠冕堂皇的話語張口就。

對於些冠冕堂皇的話語,以及修士間的虛偽客套,心雖然些喜,但實力沒達到一定程度,也只能遵循情世故辦事。

橫推一切,固然聽着熱血,但沒絕對的實力就肆意而為,結局註定會好。

「古友的條件,老朽已經概了解,以做主答應。」

「友的難處,老朽明白。」

「老朽一位同族手,恰巧一朵二品靈火,只送還需間。」

「三日後,就以交給古友。」

經表面氣的一番交鋒,張濤最終還選擇鬆口,答應劉玉提的條件。

「多謝張友成全!」

「友放心,所託付之事,古某一定竭盡全力辦。」

「迫於無奈,還請友誤會。」

見對方答應條件,劉玉嘴角一抹笑容,表面客客氣氣的說。

達成共識,兩無形間相處融洽了少,一副其樂融融的景象。

而後,關於此次任務的情況,以及三階、四階妖修概存的地點,張濤也快速說了。

還穿越幾洲,飛遁到靈州較為安全的路線,也一併說。

劉玉靜靜聆聽,微微點頭,將其所說的每一字都記心。

每一關鍵的信息將都能危及性命,敢半點意。

一次秘密會面,后持續一刻鐘左右。

談好約定並說信息后,兩迅速返回書齋,以免被監視的妖獸發現。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八章:魔火晉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