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滿目瘡痍

第五百九十九章:滿目瘡痍

「滋滋」

劉玉伸手一招,晉陞后的青陽魔火,便回到掌心熾烈燃燒。

「錯」

順著緊密無比的聯繫,瞬間了解到此火現的威能,心滿意輕輕頷首。

晉陞之,青陽魔火便擁損壞普通法寶的威能,以作為一種常規手段使用。

晉陞之後達到二品,以二品靈火驚的威能,甚至能讓一些威能強的法寶退避三舍,已經一種重的底牌。

或許特定的候,以起到扭轉戰局,甚至一擊必殺的作用。

比如利用「曼陀血焰」的特性,對身軀龐的妖獸殺傷力增,輕易造成效傷害。

只一縷火焰纏,將燃燒血肉的特性充分發揮,便能對一般妖修形成無法忽視的威脅。

仔細打量晉陞后的魔火,劉玉心念一動,深青色的火焰就瞬間變化成淡紅色。

與此同,一股股淡淡血腥氣,也開始從火焰散發。

淡紅火焰搖曳生輝,火光妖異鮮艷。

「惜,「魔火九變」終究只能吞噬一部分本源,能完全繼承被吞噬的靈火的所特性。」

看著掌心緩緩跳動的淡紅色火焰,劉玉微微搖頭,心略微些遺憾。

但轉念一想,很快釋然。

如果能完全繼承特性,那「魔火九變」也逆。

就算能進入那種「至高至」的狀態,受限於自己限的知識,也能創造如此逆的秘法。

「縱然只一部分特性,也足以增加青陽魔火的潛力了。」

「更關鍵的,隨著魔火品階的提升,其相應方面特性的效果也會提高。」

「只品階持續提升,超原本的靈火指日待。」

「進入「至高至」的狀態,著足夠的能力推演,再加「斗火帝」靈光一閃的啟發,自己根本能推演種秘術。」

掌心火焰搖曳生輝,劉玉默默想。

隨即,心念再次一動,控制青陽魔火轉化形態。

火光閃動,原本淡紅色的火焰,瞬間就變成淡青色,還散發草木般的芬芳,充滿生機勃勃的味。

即使只吞噬青蓮靈火一部分本源,但因為品階提升到二品,青陽魔火「草木親」的特性也一定成長。

比之原本的青蓮靈火,方面也差多少了,對於煉丹為利。

畢竟,者只一品靈火,而此青陽魔火,已經達到二品。

「錯,樣看,超越青蓮靈火只間問題。」

「估計用達到三品,就能「草木親」方面,徹底超越。」

「如此一,自己的煉丹成功率,又能提升些許。」

仔細感應青陽魔火晉陞后的變化,劉玉嘴角禁露一抹笑意。

雖說晉陞已經完成,但剛吞噬「曼陀血焰」的本源,青陽魔火形態還夠穩定,火焰跳動十分活躍。

耐心等待著,待魔火完全消化晉陞成果,體穩定之後,才將之收入丹田。

……

劉玉、卓夢真緊鑼密鼓的準備,兩日間一晃而。

兩日後,依舊暴雪連綿,雪花飄落伴隨刺骨寒風。

「踏踏」

茫茫風雪,劉玉與卓夢真一步一腳印,向濟仁書齋走。

神識之牆刻籠罩周身,隱靈術遮掩法力波動與氣息靈壓,監工與妖獸全無察覺。

抖落雪花,兩邁門檻,步入光芒溫暖的書齋內。

「沒異常。」

劉玉面色如常,隨意掃正看書的修士,心念頭閃動。

雖然以現的情況看,與張家的利益體一致,對方能無故陷害自己。

但防之心無,能因此就放警惕。

確認沒異常,劉玉朝卓夢真微微點頭,兩各拿一本書找了桌子坐,起眼的角落低調看。

此多眼雜,找張濤的候。

混一群普通修士,兩並起眼,途也沒現意外。

數辰很快,兩次情況一樣,書齋的修士相繼離。

最後,只剩劉玉、卓夢真、張濤三。

「咔嚓」

關房門打開機關,張濤領著兩再次到暗室。

「想必一位,就彩蝶友吧?」

各自落座,張濤摸著鬍鬚目光一轉,看向卓夢真。

「彩蝶友自己,隨古某經歷生死危機,九死一生才到昌南城,絕對以信任。」

「......」

劉玉淡淡,簡單介紹了一番卓夢真,用得之約定的化名。

「張友。」

卓夢真一拱手,輕聲說,態度十分客氣。

經橫斷山脈的磨礪,敢再看任何金丹修士,開始承認自己的「平凡」。

而通劉玉,此女知對方但修為達到金丹後期,還一位極其稀少的陣法師,就更敢看了。

況且,張濤還地地的地頭蛇。

雖然眼算落魄了,掌握的資源,仍舊尋常金丹修士比。

換底線「靈活」一些修士,估計已經一口一「輩」,開始巴結討好了。

「既然隨古友到昌南城的同,那老朽也藏著掖著了。」

「算算間,攜帶「穢法靈液」的同,此應該已經就位,即將通靈武城。」

「兩位友,需立刻發!」

客套幾句后,張濤神色一正,沉聲。

隨後,關於此次任務的細節,再次匆匆說了一遍,確保兩沒任何遺漏。

「古某明白,定當全力以赴,請張友放心。」

劉玉起身,拱手認真。

旁邊,卓夢真沒說話,但也跟著一拱手。

「那老朽便拜託兩位友了。」

說著,堂堂金丹後期、陣法師,居然朝兩深深一彎腰。

「看,張家想奪回安南六洲的決心,比想象還堅定。」

「才會對兩名域毫無根基的金丹修士,態度如此友好。」

「或許,丟了安南六洲的些年,張家乾的處境並好......」

察覺到對方態度,劉玉瞬間想到許多,手動作卻絲毫慢。

打一法力,將對方輕輕托起,肯受一禮。

一臉正氣,斬釘截鐵:

「為族義,等義容辭!」

兩又一番相互恭維,卓夢真一旁,卻只保持微笑說話。

心暗暗一嘆,覺得學習的東西還許多,最起碼露骨的刻意恭維,還些說口。

金丹之,宗門冉冉升起的新星,受到宗門與長老的器重,哪裡需恭維旁?

金丹之後,一切都同了。

間緊迫,兩的互相吹捧沒持續多久,張濤親自將劉玉、卓夢真送到書齋之外。

「輩寥寥數語的指點,受益無窮,實感激盡,改日定當登門謝!」

「告辭!」

劉玉再次一拱手,便帶著卓夢真,轉身向黑暗走,消失茫茫風雪。

書齋門口,張濤雙手負背,看著兩離的方向,久久都沒返回。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兮復還。」

此情此景,禁想到一句話。

樣的場景,張濤經歷許多次,觸景生情心緒起伏。

那些親眼目睹執行任務的修士,部分再也沒回,只部分僥倖生還。

所以縱然目計劃一切順利,也敢絲毫放鬆意。

先那些客套恭維的話,也全逢場作戲,張家想重新奪回安南都護府,確實心護一方百姓安寧。

從初代「定南侯」,受唐「聖武帝」分封,使命一直持續了十幾萬年之久。

加之丟失安南六洲后,家族乾備受排擠日漸沒落,張家決心便愈發堅定。

「唐啊......」

張濤輕輕一嘆,一間感嘆良多。

舉頭望月,卻見長安!

「年紀一,就喜歡傷春悲秋。」

靜立良久,已經引起一些妖獸的注意,張濤自嘲一笑,轉身進入書齋,打坐調息秘密溫養法寶。

縱已六百餘歲,久后的起事,依然親身參與。

一方面,己方力量確實捉襟見肘。

一方面還放心,親臨現場指揮,才能真正心安。

管見證成功,亦或者見證失敗。

……

值得一提的,昌南城意義雖然非同一般,但被妖族佔領后,卻沒陣法守護。

而區區十幾丈高的城牆,縱然妖修與修士看守,又如何能阻擋金丹修士?

辭別張濤后,劉玉、卓夢真便悄無聲息潛行而,一路向北而。

「嗖嗖」

夜空,細微的破空聲響起。

按照張濤給的路線,劉玉兩飛遁靈氣稀薄的荒山野嶺,沿途很少遇見妖修。

即使偶妖修現,也會被神識發覺早早避開,「神識之牆」與「隱靈術」的配合,一路都驚無險。

至於能四階化形妖修沒的區域,則根本規劃的路線範圍內,早早便被排除外。

雖然安南六洲屬於邊境,妖修密度,甚至還超橫斷山脈內。

但正因為其特殊性,妖修反而跡循,基本用擔心會突然冒。

為防止境內修士「揭竿而起」,多聚集的仙城周圍。

更重的,妖族需防備乾,得邊境集結重兵。

域實力極其強,乾、聖地、世家三方力量加起,足以抗衡四域妖族,最多稍稍落入風。

即使拿安南六洲,乾因為內部問題沒反擊,也沒表現收回的意思,火鳳族依舊如臨敵。

而正因為各方面的原因,才造成安南六洲現的局面。

「希望次護送「穢法靈液」的任務,能夠順利一些吧。」

飛遁,劉玉閃諸多念頭。

妖族的地盤,如果迫得已,並想同妖修動手。

根據張濤所言,「穢法靈液」,一種能夠污穢法寶、法器的靈液。

短間內,能干擾法器內部的靈力運轉,使靈力運轉斷或者混亂,達到降低法器、法寶威能的效果。

只關鍵刻,將「穢法靈液」塗抹「禁靈鎖鏈」,便使其封印法力的效果減。

讓金丹修士暫以調動法力,從而了掙脫束縛的能,成為以調動的己方力量!

「嗖嗖」

兩連續飛遁一日一夜,終於離開伊洲範圍,到瓜洲境內。

神識蔓延而,注意方圓百里內的情況,沒發現任何妖修存。

「看張濤沒說謊,確實一條比較安全的路線。」

「即使受到重創,張家依然龐然物,眼線遍布安南六洲。」

「其族,會會還存化神修士?」

種種猜測,劉玉心一閃而逝。

張家作為曾經獨霸六洲的存,六洲範圍還超兩楚國,被唐「聖武帝」封為「定南侯」,毫無疑問化神級別的勢力。

經六千年的那一次重創,張家否誕生新的化神修士,還一未知之數。

六千年已經足夠久,縱然化神修士,極限壽元也只五千歲。

種事情,張家顯然會輕易透露,胡亂猜測也註定會結果。

搖了搖頭,劉玉想些。

飛遁,注意到卓夢真的遁速,暗暗一皺眉。

從最南方的伊洲,到最北方的靈洲,間先後經瓜、沙、甘三洲。

直線距離,足足二十五萬里左右。

此女並特別擅長飛遁,境界跌落到金丹初期后,平均遁速還到兩千五百里每辰。

按照樣的速度,想十內,趕到靈武城周圍,根本能的事情。

更何況為避開妖修,兩能直線飛遁,又多一段路程。

樣想著,劉玉儲物戒微微一亮,取法寶「黑風翅」激發。

「撲騰」

背後翼展兩丈的黑色翅膀煽動,發神識傳音,直言諱:

「卓友,以現的遁速,想九內趕到靈武城,恐怕些困難。」

「如......」

聞言,卓夢真身體明顯一僵,光滑雪白的臉,閃幾分自然。

明白自己拖了後腿,輕咬嘴唇又鬆開,還輕輕點頭同意。

見此,劉玉也客氣。

身形一閃,便現卓夢真身,左手將之攬身側。

一瞬,

便一股如薰衣草一般,又熟悉無比的幽香,悄然鑽入鼻間。

,劉玉好色之。

功法後遺症沒發作的情況,即使溫香軟玉懷,心湖也只泛起一絲絲漣漪。

很快,湖面便恢復平靜。

左手輕輕攬住卓夢真,劉玉丹田法力運轉,同激發法寶「黑風翅」,速度立刻提升一截。

眨眼間,便消失際。

以此的境界法力,再加黑風翅的加持,平均遁速應該三千七八百里每辰左右。

如果將四千里每辰,看做金丹修士的極限,那麼劉玉已經很接近極限。

即使全力飛遁,十內走完二十五萬里甚至三十萬里的路程,也非常輕鬆。

畢竟張濤給的條路線,遇到妖修的頻率並高,需像橫斷山脈一樣杯弓蛇影。

刻心忽然妖修現,劉玉高速飛行的同,也沒忘記注意安南六洲此的情況。

從高空俯瞰,一片白茫茫的景象,萬物皆被雪覆蓋。

地間,一片雪白。

只一些靈山,還殘留著點點綠意。

雪之,農田半被荒廢,甚至基礎結構都被破壞,反而草木旺盛生長。

即使冰雪地,地面也少妖獸沒,尋找獵物填飽肚子。

「呃啊~!」

一聲慘叫響起,劉玉向望,正好看見一群妖狼闖進一戶家,即將展開血腥的屠殺。

只一飛而,沒半點停留的意思。

「如此多土地被荒廢,以世俗凡的生產力,必定會現糧食稀缺的現象。」

「比之安南都護府尚,六洲凡數量至少銳減七八成,甚至九成!」

「凡基數如此之少,而且得渾渾噩噩,六洲修仙界的根基,已經被徹底破壞。」

「即使重新奪回,至少一千年以內,世俗都別想恢復元氣!」

「生逢亂世,弱者的性命,當真螻蟻沒什麼區別。」

放眼望,滿目瘡痍,劉玉心生感慨。

或許物傷其類,心情變得些沉重。

一路飛遁而,看到多、多慘狀。

凡數量,比事先預想還稀少,並且都如牲畜一般渾渾噩噩。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九章:滿目瘡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