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有人逃跑!

第六百章:有人逃跑!

將一切收歸眼底,心湖泛起絲絲漣漪,最終又歸於平靜。

微微搖頭,劉玉收束心神,將無用的雜念放到一邊,全心全意趕路。

面無表情看向遠方,瞳孔只剩淡漠。

「嗖嗖」

遁光悄無聲息長空划,帶起細微的破空聲,沒被任何妖獸與妖修發覺。

張濤給的條路線,雖然沿途都荒山野嶺,靈氣極其稀薄,路程也遠了少。

但勝安全,用與多妖修照面。

偶爾才找一安全之地,停打坐恢復法力,劉玉、卓夢真兩全心全意趕路。

十間,很快就。

……

「嗖嗖」

漆黑夜空,響起遁光划長空的聲響,卻沒任何光華浮現。

根據資料估算,距離靈武城約七八百里的地方,劉玉便停了。

左臂一松,將卓夢真放開。

「再往,應該就靈武城了。」

黑風翅輕輕扇動,劉玉停留原地,目光深邃望向北方。

七八百里的距離,雖然神識已經探查到,但靈覺,卻隱隱傳一種危險的感覺。

一旦繼續進的念頭,便會一種淡淡的危機感縈繞心頭。

「靈武城」乃域與南方妖族事實的邊界,妖族此絕對集結了重兵,說一句高手如雲絲毫為。

恐怕連化形妖修,都止一名兩名。

以劉玉現的斂息造詣,瞞絕多數三階妖修成問題,但想隱瞞化形妖修的話,還差了一點火候。

所以,必然能繼續向。

妖獸境界達到三階后,神識範圍便體與修士相當,三四階妖修與金丹元嬰修士差距。

而元嬰真君的神識範圍,至少兩百里以,遠遠超金丹修士,化形妖修也差多少。

若修為達到四階後期,又特殊賦的話,掃視方圓五六百里也沒能。

故而謹慎起見,張濤的計劃,劉玉兩隻需七百里之外接應,需靠近「靈武城」。

夜空,寂靜無聲,兩默默注視靈武城方向。

群山之間,妖獸野獸的吼叫此起彼伏,反倒顯得熱鬧非凡。

對它而言,黑夜降臨,正狩獵的好候!

「提趕到,接便等待了。」

收回目光,劉玉低聲。

「靈武城妖族高手如雲,張家都能安排進,當真神通廣。」

「希望次行動,別現什麼意外吧。」

深吸一口氣,卓夢真輕輕點頭,低聲說。

親身參與次行動,能直面身具靈妖血脈的妖族高手,還些底氣足。

但為了將,只能緊緊跟隨劉玉,親身參與進。

沒想到十幾萬年後再見,安南都護府會樣的情況,即使已經「金丹真」,些事情仍舊身由己。

「先到約定之地就位,然後耐心等待,靜觀事務的發展吧。」

劉玉淡淡。

說完身形一閃,向左側飛。

已經達到一百零二里的神識,向左右蔓延而,尋找計劃約定的地點。

按照計劃,兩隻需到約定的地點等待,然後靜待接頭到即。

一切順利的話,甚至需與妖修交手。

兩一起行動,靈武城七八百裏外仔細搜尋,沒多久便找到約定地點。

一條彎彎繞繞的山間,寬度足以容乃一輛馬車行駛。

兩側,高樹木形成的樹林,其還生活着少低階妖獸與野獸。

「踏」

兩落樹林間,找到標記的那顆樹木,背靠樹靜靜等待起。

「呼~」

劉玉呼一口濁氣,神識蔓延而,刻刻監視周圍動靜。

同,體內金丹旋轉的速度加快,法力之湖翻湧息,已經做好隨動手的準備。

「青陽,依之見,此次行動與妖修交手的能性嗎?」

黑暗,忽然傳一細微的女聲。

卓夢真眸光微閃,輕聲說。

將本命法寶「玄妙陰陽針」拿手,指節微微用力,顯然些緊張。

即使一路走到現,已經經歷許多危險,但那種危險臨的緊張感,卻沒減弱多少。

想一想,穿越千山萬水,歷經艱辛才到域,如果就么死安南都護府,卓夢真非常甘心。

那樣一,與死開頭什麼區別?!

那麼一路以的艱辛,那些跨越的重重難關,豈變得毫無意義?

「能性嗎?」

劉玉嘴角一勾,閉着眼睛言簡意賅:

「見機行事。」

說完句話,便沒繼續開口,林間又恢復寂靜。

雖然根據張濤所說,此次行動很幾率用與妖修交手,接頭者實力高強而且偽裝造詣高超。

但管其如何信誓旦旦保證,劉玉都只相信一半。

畢竟安南都護府,已經張家掌控之,里由妖族說了算。

會會現意外,僅看接頭者的表現,更看妖族否收到此次行動的風聲,對此否足夠重視。

主動權,從都妖族手。

走一步看三步,劉玉一向習慣往最壞的方向打算,已經做好動手的準備。

甚至方才的勘查,都暗規劃好了撤退路線。

「砰」

落日金虹槍插入地面,劉玉閉目一遍遍運轉法力,讓自己保持最佳狀態。

兩靜靜的等待,間一分一秒流逝。

一轉眼,便數辰。

但了約定間,接頭者卻依舊見半點蹤影。

「會會現意外,那已經被妖族發現?」

卓夢真些安,神識一遍遍掃視,將心猜測說。

「稍安勿躁。」

「接頭者以奴隸的身份,混入靈武仙城,然後再進入安南六洲。」

「但押送奴隸的隊伍何發,還看妖修的決定,張濤給的間未必準確。」

「妖修間觀念淡薄,也更喜歡隨性而為,因為一些原因耽擱間,都十分正常。」

「再等等吧。」

「再等兩日,若那還現,等便立即撤離。」

沉默了一會兒,劉玉心冷靜分析,緩緩說。

接頭修士沒現,心也些安,想立即撤回昌南城。

但轉念一想,還放棄了,直接撤退的想法。

畢竟牽一髮而動全身,張濤如果實沒手,也會求到自己頭。

自己一撤退,拿到「穢法靈液」,之後的起事很能直接失敗。

但那,就需自己想辦法穿越靈武城了。

況且「濟仁書齋」詳談,張濤也坦言能所情況盡掌握,需兩到候見機行事。

故而左思右想,劉玉還決定先等等,按捺住直接撤退的想法。

「嗯。」

胳膊擰腿,見對方同意撤退,卓夢真也只能繼續等待。

「吱吱」

蟲鳴獸吼漸漸低落,遠方的際,漸漸現一抹紅暈。

知覺間,一夜已經。

了約定間,似乎每分每秒都煎熬,兩心的安漸漸濃烈。

靜靜等待,轉眼又一一夜。

劉玉的神識觀察,根本沒發現任何類修士的影子,妖修倒路。

漸漸地,也些沉住氣。

畢竟此地距離靈武城遠,對化形妖修而言,能只需片刻功夫便趕到。

每分每秒,兩都承受着的風險。

「嗯?!」

但就劉玉想着該撤退,先返回昌南城弄清楚情況的候,數明顯帶妖氣的靈壓,卻忽然現神識範圍之內。

「了。」

猛然睜開眼眸,目精光爆閃。

一面提起落日金虹槍,注入法力,蓄勢待發。

一面傳音卓夢真,做好動手的準備。

同,仔仔細細觀察妖修的情況。

現神識範圍內的,數十隻一階二階妖獸,三名三階妖修。

低階妖獸以掠提,完全構成威脅,妖修境界分別一名三階後期與兩名三階初期。

那名三階後期妖修,模樣與火鳳族幾分相像,但脖頸與身體的羽毛,卻多了少青黑之色。

赫然一隻三階後期,身具靈妖血脈的火雀!

至於兩名三階初期妖修,則一鹿一牛,都只凡妖血脈,實力算得眾。

看到里,劉玉心微微一松。

火雀族雖然同樣靈妖血脈,但與火鳳族相比,卻同日而語。

實力相比同階,只能說稍稍超,還遠遠做到越階而戰的地步。

以現的實力,即使對方高一境界,想斬殺對方也比較簡單,只途現意外。

至於兩名只凡妖血脈的三階妖修,則完全值一提。

「淪為奴隸的修士,儲物法器與法寶都被收繳,法力也被禁靈法器封印,確實也算什麼危險。」

「安排三名妖修護送,算正常情況。」

心念頭急速轉動,劉玉默默想,繼續暗觀察情況。

三名妖修飛翔空,地面數十隻妖獸林間穿行,將路行走的一百多名修士包圍。

些修士氣息極其微弱,脖頸赫然戴着「禁靈環」,一身法力都被封印。

其,腳拴鎖鏈的七。

七劉玉觀察最久,因為只金丹修士,才資格戴「禁靈鎖鏈」。

「意外,張家安排進的修士,應該就七。」

閃念頭。

但觀察許久,卻沒發現半點破綻,清楚何才約定好的接頭者。

「也對,如果自己都能發現破綻,根本能逃靈武城的審查。」

見三名妖修的實力,都自己以應對的範疇內,劉玉微微一笑。

押送奴隸的隊伍,並朝兩藏身的進,所以用擔心,被低階妖獸誤打誤撞發現行蹤。

了解到護送妖修的實力,兩都安心少,繼續潛伏樹林等待。

劉玉繼續用神識觀察。

非常好奇,「接頭者」到底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從妖修眼皮子底,神知鬼覺溜走。

張家,又準備了什麼手段?

……

「踏踏」

一百多的修士隊伍,妖獸虎視眈眈的威逼,緩緩沿着路行走。

因為法力被封印,能動用法術,所以行進的速度並快。

些修士無精打采,眼神獃滯一片麻木,似乎已經接受命運。

些修士眼閃憤恨,明顯心甘,停打量周圍情況,明顯還沒放棄逃跑的念頭。

些修士,被妖獸或妖修抓捕的,只一部分。

多數修士,都被邪修或邪修組織抓捕,先搜刮所值靈石的東西,然後再被賣到妖修手。

原本域修士,著樣那樣同的身份,被販賣到妖族手后,都成了「奴隸」。

群,一名看四五十歲左右,衣衫破破爛爛,巴留着黑色胡茬的年男修,著痕迹留意妖修與地面妖獸的動靜。

此但脖頸戴着「禁靈環」,腳也銬著「禁靈鎖鏈」,赫然一名金丹後期修士。

見妖修與妖獸注意力暫自己里,距離靈武城又足夠遙遠,黑胡男修自覺機已至。

十分果決,知用了什麼方法,被兩種禁靈法器壓制,依舊以動用法力。

袖袍的雙手,悄無聲息掐了幾法訣,便瞬間遁入土。

原地,還留着一栩栩如生的幻影,跟隨隊伍緩緩進。

禁靈環、禁靈鎖鏈、修為氣息......

種種細節,都本尊沒什麼兩樣,只親手觸碰,短間內很難發現破綻。

黑胡男修身旁,一名同樣戴着鎖鏈的金丹女修。

能動用法力,靈覺,卻沒受到影響。

「咦?對!」

「此......」

其施法的瞬間,便感受到細微的靈氣波動,察覺到些對。

見身旁「難友」眼神獃滯,動作一板一眼,聯想到方才的靈氣波動,瞬間明白髮生了什麼。

女修面相刻薄,看起像心胸寬廣之。

面對同涯淪落的「同伴」逃跑,此女知想到了什麼,心陡然生強烈的平。

憑何淪為奴隸,最終葬身獸口,而卻能逃升,逍遙自?!!

「逃跑!!!」

嘴角露病態般瘋狂的笑容,金丹女修發尖銳的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章:有人逃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