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九門天妖陣

第六百一十九章:九門天妖陣

「利益」

第一間,心便浮現兩字。

樣說確實沒錯,確實因為共同利益,現場金丹才聚集一起。

但總感覺,還差了一點什麼。

簡簡單單的利益許諾,打動了么多金丹修士。

「自由?」

「信念?」

「義?」

「亦或者都?」

一瞬之間,劉玉閃許多念頭。

感受着因為缺少陣法隔絕,斷從船艙傳的法力波動,認為應該各種因素都。

當然,其少了張家的影響力。

若沒塊金字招牌,相信難以獲得絕部分修士的信任,也就能聚集一起。

一籍籍無名之輩,即使著俗的修為實力,說的言語與許的承諾,又能夠打動幾?

而張家統治安南六洲十幾萬年,簡簡單單兩字,便然帶某種「正義性」與「號召力」。

故而,才能將么多複雜的修士聚集到一起。

甚至劉玉心還暗暗揣測,眼四五十名金丹修士,除了從奴隸自然晉陞與抓捕而的,多少張家特意「送」進的?

畢竟一旦淪為奴隸修士,與張家合作做好的選擇,間會會推波助瀾呢?

如果,張家又扮演着一什麼樣的角色?

「呵~」

「自己果然還習慣以利益的眼光,看待世界。」

思及此處,劉玉微微一笑,收回惡意揣測。

隨即閉雙眸,盤膝而坐以緩慢的速度運轉功法,使得自己保持最佳狀態。

此,靜坐甲板與許多修士一同運功,又一些同的體驗。

同於少年期,青木峰「山崖鍊氣」,心多多少少還比較放鬆的狀態。

此此刻,甲板卻瀰漫着山雨欲風滿樓的感覺,因為所修士都知,即將趕赴一場驚世戰。

若功成,能被載入史冊,成為盡皆知的「英雄」,一生都榮耀相隨。

若失敗,能會死!

當修士數量達到四十二名,已經一半辰,接卻遲遲見繼續修士。

敏銳無比的靈覺,使得劉玉以感知到各種動靜。

遠處,修士運轉功法的波動,船艙,修士祭煉法寶的波動,盡皆被收入耳邊。

間一分一秒流逝,黃色飛舟逐漸寂靜一片,僅剩若若無的呼吸聲。

好容易掙脫束縛的修士,抓緊間祭煉法寶、調整狀態。

能夠修鍊到金丹境界,即使從奴隸晉陞,也清楚自己需什麼,故而才張家的號召,進行冒險一搏!

而張濤則完全無心打坐,轉頭看向四方,希望更多修士響應行動,樣把握就更一點。

眼底深處,閃微查的焦慮,四十二名數量,還沒達到心裏預期的五十名。

「做了兩百多年的準備,成果只些嗎?」

「否途發生了變故?」

遲遲見繼續修士到,張濤只能耐心等待,沒什麼好的辦法。

由於間緊迫的原因,根據家族達的命令,必須彙集力量之後,直接往靈州與其護法匯合。

此地,僅僅只能停留兩辰,間一到就必須立馬發。

管修士情緒如何,間還毫留情的流逝,兩辰轉瞬即。

黃色飛舟的金丹修士數,最終定格四十二,再沒繼續增多。

「罷了、罷了。」

張濤收回目光,臉明顯著些許失望,轉頭朝郭破雲示意:

「郭友,走吧。」

「明白。」郭破雲輕輕頷首,接連數法訣掐,落黃色飛舟。

「轟隆隆」

黃色飛舟一顫,隨即緩緩騰空而起,朝北方靈州方向飛。

「嗖嗖」

間一到,飛舟轉瞬從瀑布消失見,沒半點拖延。

……

一路接近全速飛遁,八間后,一行終於到達靈州。

「嗖嗖」

曾經見,些熟悉的景象,再次現劉玉眼。

一次,只執行任務,沒待多久就會離開。

一次,卻此跨越難關,一切都充滿變數...

經八飛遁,所修士都煉化了法寶,至少也保證一件法寶身,能夠發揮部分實力。

劉玉明顯感覺到,一步入靈州範圍內,許多修士神色就明顯一變,變得些沉重、壓抑。

站立甲板,頻繁掃視四方,戒備隨能到的妖獸襲擊。

靈州安南六洲最的一洲,論面積還比尹洲將近一半。

如此之的面積,就連化神期神識都能監視全部,自然沒任何事情發生。

黃色飛舟也沒直接就飛向靈武城,而進入靈州一段距離后,找了一樹林降落,由張濤派遣修士打探情況。

順便,此等候張家另外兩名「護法」,團結以團結的力量,然後一起商議對策。

安南都護府共六洲,而淪陷之後,每兩洲設一名護法,總覽兩洲事務。

張濤尹洲、瓜洲的護法,至於甘洲、肅州、涼州、靈州,則另其。

氣氛逐漸些凝重,諸多金丹真發一言,默默站樹林間等待。

一股極其壓抑的氣氛,逐漸群蔓延開。

「諸位友,必多想,此事以當做一件尋常事件看待。」

「友,此事於張家而言十分關鍵,家族事先已經做好諸多準備。」

「無論法寶、法器、攻城手段等方面,都著足夠的準備,真正行動起把握並低。」

張濤目光堅定,斟酌言辭鼓舞士氣,想那那股壓抑安的氣氛繼續蔓延。

頓了頓,繼續:

「按照妖兩族的規矩,化神期存能隨意手。」

「而妖族的四階化形妖修,也方的元嬰真君手應對,諸位友只需應對三階妖修即,絕會超越自己的境界。」

「只能夠攻破靈武城,就能立即獲得張家的鼎力支持,護靈武城一無恙成問題。」

「而且當代乾帝對於此事,亦支持態度,乾庭的支持同樣會很快到。」

「等做之事,實則非常簡單,就從妖族手奪回「靈武城」,打開六洲之地的門戶。」

「經數十年的隱秘安排,才今日的發動。」

「匯聚一兩百名同,相信等三階層次的較量,已經取得優勢。」

「只抓住以快打慢的訣,給妖修反應調兵的間,此事為!」

「......」

張濤一開口,就勵志滿滿的激勵言語。

雖然些能誇,但效果總體說還錯,確實讓許多修士放鬆了許多。

此從計劃周密、行動迅速、準備充足、局部優勢等方面,分析己方還佔據少優勢,提升先話語的真實感,會讓覺得信口開河。

「嗯。」

聽聞,許多修士輕輕點頭,對一番言詞比較滿意。

「......」

卓夢真則發一言,面看什麼表情。

穿越橫斷山脈,一路許多次九死一生,或許已經習慣,練就了非凡的膽魄。

又一次,普通的生死冒險而已。

「化神期存」「化形妖修」「元嬰真君」

劉玉神色如常,瞬間就捕捉到幾關鍵詞。

「知靈武城之戰,會會化神期存手?」

心閃念頭。

按照約定俗成的規矩,妖兩族的化神期存,已經很少手,插手世間的爭鬥。

自古最後一位能坐化,此界便再無煉虛能誕生。

化神便此界的絕對巔峰,一旦加入到爭鬥,立刻就能改變最終的結果。

故而為防止秩序徹底失控,相互陷入無休止的攻伐,甚至互相毀滅的循環,兩族化神期以存約定,盡量減少插手世間的爭鬥,能超某一界限。

「畢竟只約定俗成的規矩,心魔誓言、乙契等又束縛了化神其存,而靈武城即使對於妖兩族而言,都還比較重。」

「究竟會會化神期存手,還真說定。」

心閃種種念頭,看着氣氛緩解開始相互交談的一名名修士,劉玉微微搖頭。

低調領着卓夢真,到一顆樹默默等待。

突然,一颯爽耿直的聲音響起,令林間眾紛紛側目。

「張濤友,恕妾身直言,靈武城佈置四階品「九門妖陣」,防禦能力非同。」

「縱然元嬰真君,到元嬰後期,都難以對此陣造成損傷。」

「等一幫金丹修士,又該如何攻破此陣?」

「否,提透露一點信息,也好讓等安心一些?!」

身穿紅色長衫的冉妙音,站立一塊巨石,雙手環胸問。

「四階品防禦陣法」「九門妖陣」

話音落,幾十雙眼睛齊刷刷看向張濤,都對如何攻破此陣十分感興趣。

以預見的,若沒一靠譜且讓滿意的回答,許多修士說定會當場離開。

「九門妖陣,三千年的陣宗師「神機真」,精心為「火鳳公主」打造的陣法。」

「防禦能力之強,確實非同凡響。」

「縱然元嬰後期真君全力攻打,沒受到任何干擾的情況,也能堅持很長一段間。」

「......」檢測到的最新閱讀進度為「第五百二十一章:左眼陽,右眼陰!」

否同步到最新?關閉同步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一十九章:九門天妖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