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四階爭鋒!

第六百二十六章:四階爭鋒!

短短半息之間,金風便蔓延至十里範圍,散發的威勢愈發怖。

靈真君法術與二階「金風散形術」些類似,但兩者威能卻差地別,者至少後者的數千、數萬倍。

其,存「質」的差距。

「呼呼~」

金色狂風吹,亮金色的光點閃耀,蘊含能夠瞬間摧毀法寶的威能。

若血肉之軀面對,縱然四階妖獸的身軀,也會瞬間灰飛煙滅,被切割成塵埃般的肉塊。

一點,劉玉毫懷疑。

面對一擊,雀星野兩名妖王終於現些許慌張,竭盡所能使各種手段應對,甚至還祭一件火紅盾牌法寶。

三階妖修,就已經能夠使用法寶。

相比於法器、法寶,種些陌生的東西,它還習慣使用以賴以生存的鱗甲利爪。

故而些年,劉玉所見使用法寶的妖修,幾乎一巴掌都數得。

而且實力,也未必就比沒使用法寶的妖修強。

「撲騰」

感知到生死危機,縱已用各種手段,但火雀族兩名妖王還煽動翅膀,想盡量遠離一些。

金色狂風那美輪美奐的外表,卻蘊含足以致命的危機!

但飛遁的速度,又如何比得法術神通?

「呼呼~」

風吹動的聲音響起,彷彿審死官追魂奪魄的樂章。

兩妖剛遁十里,就已經被金風狂風追,只能祭火紅盾牌抵擋,各自噴一片火海拖延間。

至於用肉身抵擋?感受金色狂風極致的鋒銳與殺機,它根本升起念頭。

火紅盾牌樣式威風,觀其威勢竟也一件真寶!

雀星野的催動,眨眼間就漲至五六十丈左右,擋向迎面而的狂風。

「叮叮叮~」

金色狂風吹拂而,卻響起金鐵交擊般的聲音,讓無數修士垂涎欲滴的真寶,卻蝕骨消魂的金風瞬間處於風。

其靈光,以肉眼見的速度點暗淡。

僅僅兩三息,靈光就暗淡到極點,搖搖晃晃朝地面跌落。

「法術的威能,竟然也以般強?!」

見到一幕,許多修士眼閃震撼。

雖然按照常理說,法術的威能與法器法寶,並沒高低優劣之風,具體還看。

但相比於法術,法器、法寶的使用更為簡單直接,需多準備,只需消耗法力神識催動即。

所以許多修士潛意識裏,還法器法寶威能更勝一籌。

親眼目睹火紅盾牌真寶的落敗,卻些莫名的震撼,一些觀念徹底被更改。

突破阻攔,金色狂風絲毫沒停留,迎面又對兩妖使的種種手段。

火箭、火爪、火雨、火球.

金風彷彿阻擋,所之處,任何形勢的攻擊或者手段,都會吹拂而消弭。

就連那一片,兩妖聯合一起的熾烈火海,也金風吹迅速縮、熄滅。

而泯滅雀星野兩妖諸多手段,金色狂風體積也縮到一半左右,但還斷吸收地間遊離靈氣,以一種快慢的速度恢復威能。

當距離接近到兩妖一里之內,已經恢復到六里左右。

群山之間的靈氣,因為一法術,都現強烈波動,變得些受控制。

手段盡卻收效甚微,雀星野眼閃一絲絕望,但還拚命煽動翅膀飛遁。

金風越越近,彷彿一刻兩妖就殞命如此。

但就一瞬,場又現異變!

「嚦~!」

伴隨一股如淵如獄的威勢籠罩而,一向刺耳的鳴叫際響起。

兩十丈粗的紫紅色光柱,忽然從百里之外射,眨眼就跨越遙遠的距離,從側面射金色狂風。

命后,光柱迅速變化散開,化為一團團紫紅色烈焰,眨眼就形成一片火海。

「滋滋」

連火雀兩名妖王修鍊數千年的深紅火焰,都能迅速涅滅的金色狂風,卻紫色烈焰受阻。

「轟轟轟」

金色靈光閃耀群山,紫紅烈焰熊熊燃燒,一轟鳴聲密集響起。

金、紅、紫三色靈光交織一起,兩者的威能激烈碰撞,相互抵消、泯滅。

最終,皆化為精純靈氣消散地間,群山間颳起一陣規模的靈氣風暴。

而那如淵如獄般的威勢源,已經臨近!

「四階後期」

靈真君瞬間判斷者身份,根據精純的妖氣,以確定一名妖修。

見此,微微搖頭,知斬殺兩妖的最佳機已經錯,於放棄強行手的想法,面色凝重看向靈壓源處。

遠方際,一巨的紅色遁光迅速臨近。

短短几息間,就跨越數十里距離,到雀星野兩妖身,遙遙與靈真君對峙。

此妖的妖軀比雀星野還龐,翼展足一百五十丈左右,渾身羽毛通紅顯眼,存一絲雜色。

一種生王者的氣勢,自然而然生,彷彿以讓萬妖意識遵從。

鵝般修長的脖頸、強壯力的翅膀、火焰般的羽毛.

更顯眼的,此妖著一雙深紫色的瞳孔,知血脈變異生如此,還修鍊了什麼秘術。

但管哪一點,對所修士而言,都什麼好消息。

四階後期妖王!

還火鳳族妖王!

火鳳族生實力強,即使到了元嬰妖嬰的境界,面對修士與妖修,依舊著的優勢。

其實力,往往處於同階游。

見到火鳳族紫瞳妖王的瞬間,張家六名元嬰真君便知此事,絕會向預想那般順利。

所以紛紛放手對手,聚攏靈真君身邊,與紫瞳妖王為首的七名妖修遙遙對峙。

一四階層次的恐怖靈壓,反覆群山之間回蕩,氣氛降至冰點。

感覺到元嬰真君與化形妖修的對峙,所金丹修士都意識屏住呼吸,動作都心翼翼起。

就連劉玉都如此,站立原地,密切關注元嬰修士那邊的情況。

高境界存對低境界生靈絕對壓倒性的優勢,當元嬰真君與四階妖王相繼登場后,主角便再些金丹修士。

真君與妖王之間的勝負,才能真正影響局面走向。

至於三階火獅與棕黃妖熊,做了那麼久的「掩護工具」,還化為灰燼成為魔火的燃料。

「火鳳族四階後期妖王,張家位修士能夠抗衡嗎?」

遙遙望向遠方空,劉玉閃念頭。

一縷神識,已經放儲物戒的「一氣乾坤符」,只風吹草動,就能瞬間取並激發。

……

逐漸明亮的色,火鳳族紫瞳妖王身形一陣變幻,眨眼就化為一身穿紅袍的英俊男修。

瞳孔依舊為深紫之色,更添數分高貴與神秘。

除此之外,如果其周身濃郁的妖氣,幾乎與類修士沒任何兩樣。

紫瞳妖王嘴唇開合,卻沒任何聲音傳,像與靈真君交流着一些什麼。

似乎,兩者早就相識。

萬眾矚目,間一分一秒,轉眼幾了十息間。

但雙方依舊保持緊張的對峙,戰爭一觸即發!

「就此退,絕無能。」

「戰!!!」

慕然間,群山回蕩蒼老雄渾的聲音,靈真君斷然說。

言語間,顯現強的決心,留任何餘地。

話音落,數十恐怖的威能爆發,四階層次的交鋒瞬間開始。

「轟隆隆」

一刻,群山之間便響起雷鳴般的聲響。

「咔嚓咔嚓」

一座座山巒倒塌,地現深見底的裂痕,生靈死傷無數。

就連劉玉等金丹修士,都唯恐被餘波波及。

否則一心輕則受傷,後果嚴重一點的話,直接隕落也沒能。

空間,強橫的威能四溢,神識達到一定程度,只接觸到都會受損。

地間靈氣變得極為混亂,各色靈光交相輝映,一刻也未停歇。

導致就算金丹修士,也很難直接察覺四階戰場的情況,只能憑藉偶爾看到的片面景象做推斷。

縱然劉玉,神識已經超越一般意義的金丹極限,窺探亦心翼翼,盡量避開一威能強的法術。

精氣神三方面,能夠相互影響。

無論何種形式的攻擊,當威能強到一定程度,同樣以影響到虛無縹緲的「神」。

心翼翼觀察靈真君與紫瞳妖王的情況,見位修士沒落入風,才鬆了一口氣,否則已經了立刻跑路的打算。

畢竟火鳳族妖王,實力勝一般修士很正常。

「轟隆隆」

四階層次交鋒還繼續,僅僅五六息間,靈物城南面方圓數十里,就已經千瘡百孔。

地裂開、生靈死絕!

除了劉玉等金丹修士外,三階之的存極少幸運兒倖存,連觀戰的資格都沒。

四階交手的餘波,對一階二階生靈而言,已經與災沒什麼兩樣。

或許察覺如此破壞環境,無差別毀滅靈地,確實些合適。

畢竟對雙方說,都「家園」。

妖王與真君之間,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同升空高朝罡風層飛。

飛遁程,還斷交手。

一般金丹修士眼,就五顏六色的靈光迅速遠,恐怖的威能波動也漸漸減弱。

兩三呼吸間,真君妖王就已經升至四千丈左右。

滿目瘡痍的地,只留劉玉等金丹修士還極少數幸運兒,心餘悸回想方才景象。

眼震撼,久久未曾消。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六章:四階爭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