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再施手段

第六百三十一章:再施手段

當即,妖族一方立馬便做出調整,調動兵力主要防禦九處關鍵的陣法節點。

至於一些不重要的節點,則選擇適當性的放鬆。

靈武城陣內的一番安排,最為身處在第一線攻擊的修士,劉玉很快就感覺到變化。

進攻時,阻力明顯降低不少。

郭破雲、卓夢真以及其它四名隊友,攻擊能夠落到澹紅光罩上的次數,明顯也更高了。

只是受限於攻擊威能,對其內陣法節點的影響,仍舊十分有限。

攻擊被光罩阻擋,泛起一些極其輕微的漣漪,些許震蕩之力傳入進入,卻連靈力節點都不能影響。

望見這一幕,劉玉暗暗搖頭。

「即使受憾地符的影響,「九門天妖陣」短時間內大幅度削弱,但整體威能仍舊保持在四階下品的上游層次。」

「如此,也不是金丹修士能夠輕易撼動的。」

「縱然是自己,使出全力的話,也最多稍稍影響到一點「靈力線路」的運轉。」

「若想破壞陣法節點,就太過天真了。」

手上攻擊不停,他心中暗暗想道。

不強行出頭的同時,靜觀局勢發展。

四階上品「憾地符」用出后,確實讓進攻的修士一方士氣大振,短暫動搖了一下陣法總體。

但在妖族一方及時做出調整,著重防守九處關鍵節點后,攻勢又陷入漫長的僵持中。

「砰砰砰」

三艘靈艦在五十裡外一刻不停攻擊,壓制陣法本身的攻擊火力,一百六七十名金丹修士則位於二十里處,從進入著重攻擊陣法節點。

效果不能說沒有,但卻十分有限。

按照這樣的情況下去,即使「憾地符」效果消失,也很難攻破眼前陣法,那時便只有敗亡一條路可走。

「叮~」

鋒銳無比的澹金色槍尖,重重落在澹紅色光幕上,使之泛起一陣陣漣漪,一股力量透過護罩傳向其後的「靈力運轉線路」。

當即,線路便出現幾分紊亂,靈力傳輸受到些許影響。

但在「九門天妖陣」本身的修復下,很快就恢復正常。

而落日金虹槍的威能,一擊之下已經去得七七八八,劉玉只能控制此槍暫時後退積蓄威能。

除了他之外,此時也就郭破雲能對陣法造成些許影響。

至於修為最高不超過金丹中期的卓夢真,還有其它四名新隊友,出手威能還是差了不少,盡數被澹紅光罩抵消。

力量根本不能傳達到內部,影響陣法節點或是「靈力線路」。

至於深埋地下的靈氣節點,同樣受到陣法的保護,還有著大片土地的阻隔,並不是一個好的進攻選擇。

……

轉眼間,便又是十幾息過去。

對於攻城一方的修士而言,局勢幾乎沒有半分進展,依舊看不到破城的希望。

漸漸地,一些修士的信念開始動搖,一想到起事失敗的後果,額頭便浮現縷縷冷汗。

這一批起事的修士,威脅到妖族統治的根基,一旦火鳳族火雀族回過神來,絕對不可能放過,必將面臨無情的清算。

起事失敗,可是會丟了性命的!

這個時候,一些信念原本就不怎麼堅定的修士,心中已經開始埋怨張家。

他們懊惱自己怎麼會「受到蠱惑」,上了張家這艘賊船,現在連回頭路都沒有。

原本雖然活的連豬狗都不如,但好死不如賴活著啊,至少不用馬上就丟掉性命,日子也還有些「盼頭」。

不像現在,隨後都有可能面臨殺身之禍。

「呼~」

重重吐出一口濁氣,郭破雲擦了擦額頭汗珠,繼續操控棕黃小鼎法寶攻擊。

戰局久久沒有進展,即使一向敢於冒險的他,都感覺到了不小壓力。

心神高度緊繃的同時,卻已經有些忍不住胡思亂想。

他已經完成任務,只要能夠攻破靈武城,就能拿到張家許諾的結嬰靈物。

日後再準備數十上百年,就能夠衝擊元嬰瓶頸。

實在...實在不甘心倒在這一步啊~!

不止是郭破雲,還有許多修士有這樣的想法,只是執著的東西各不相同。

道途、自由、親友、師門......

戰局久久沒有進展,修士們原本興奮的神色開始褪去,神情逐漸變得壓抑。

定南號上,望見這一幕,張濤神色一動,喃喃低語道:

「是時候了。」

觀察「九門天妖陣」全力運行數十息,他對此陣的了解進一步加深,已經有足夠的把握動用下一種手段。

而且以己方現在的士氣,也不適合再拖延下去。

話音未落,他儲物戒靈光一亮,一枚鵝卵石大小,布滿玄奧符文的五彩圓珠,便瞬間出現在手中。

張濤雙手快速掐動法決,速度之快幾乎出現殘影,道道法決印在五彩圓珠上。

「嗡嗡」

受到激發,五彩圓珠輕輕一顫,隨即靈光大盛顫動愈發劇烈。

在一陣柔和的五彩光華中,一股驚人的靈力波動出現,化為一道龐大的靈力光柱,朝遠方的澹紅光幕射去。

單論靈力波動之大,幾乎堪比元嬰中期或四階中期妖王出手,當然威能方面遠遠不如。

「不好,是破禁方面的寶物,快阻止!」

九門天妖陣中,有妖修大驚失色,立即傳音道。

雖然紮根於靈武城靈脈地脈,九門天妖陣根基非常穩固,但已經被「四階上品憾地符」撼動。

若再破禁寶物影響,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屆時,威能恐怕會直線下降,真正有了被攻破的風險。

「休休」

一道道威能恐怖的天賦神通爆發,意識到真正危機時刻到來,三階妖修再也顧不得其它,紛紛發動自己最強的一擊。

無數靈光閃耀,天賦神通的威能被他們催動到極致,拚命朝五彩光柱轟去。

要不是顧忌三艘靈艦,甚至有妖修想衝出陣法阻攔。

不,已經有幾名性子急一點的火雀族妖修,直接衝出陣法阻攔,妄圖阻止五彩光柱影響九門天妖陣。

與此同時,操控陣法的妖修,也全力激發九門天妖陣攻擊方面的威能。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的紅色光刃浮現,彼此融合在一起,威勢甚至已經達到四階級別。

「休休~」

最終,融合成三枚五六丈的澹紅色光刃,急速朝五彩光柱方向疾射。

「哼」

見此一幕,張濤口中只是一聲冷哼,旋即掐動法訣操控定南號連續攻擊。

「卡察」

在他的操控下,定南號兩翼與甲板一陣變幻,立即響起機關轉動的聲音。

無數細微的白色靈光涌動,轉變為狂暴無比的風力,彙集成一道白色光幕,朝三階妖修不顧一切發出的神通掃去。

狂風之力!

「休休」

黑色靈光閃耀,十幾支巨大的黑色箭失激射而出,護衛在五彩光柱周圍朝澹紅光罩射去。

至於奔雷號與青蒼號,同樣射出一藍一灰兩道光柱,護衛在五彩光柱兩側。

「轟!

!」

說時遲那時快,雙方反應都十分迅速,下一刻彼此的攻擊便轟擊在一起。

此起彼伏的轟鳴,於極短的時間內爆發,響徹在群山之間。

「彭彭彭!

奔雷號發出的藍色光柱速度最快,最先與妖修密密麻麻的神通相遇,以四階威能對陣三階,輕易便擊破一大片神通。

粗略一數,至少有數十道之多,但自身最終也被眾多的神通泯滅。

而青蒼號發出灰色光柱緊隨其後,絲絲死寂枯萎的氣息瀰漫虛空,同樣使得妖修緊急發動幾十道神通泯滅,自身這才威能耗盡消失。

雖說靈艦發出的攻擊,威能確實達到四階級別,但與真正四階生靈的攻擊還存在差距。

眼前這種表現,已經算是不錯。

而後,定南號專屬攻擊法術「狂風之力」,也迎面撞上融合而成的巨大紅色光刃。

定南號品階高達四階中品,比奔雷號、青蒼號都要勝過一籌,「狂風之力」也是四階中品攻擊法術。

「彭彭彭」

密密麻麻的爆破聲響起,紅白二色靈光彼此交融,兩者的威能劇烈對抗。

雖然巨型紅色光刃有三枚,但威能只是堪堪觸及四階,與狂風之力還有不小差距。

狂風涌動,三枚光刃先後威能耗盡泯滅,白色光幕這才暗澹消失。

「噗」

陣陣恐怖的威能爆發,空間中遍布混亂的靈氣與殘餘的威能波動,速度稍慢珊珊來遲的五彩光柱,直接從中一穿而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面對試圖以肉身相抗的數名火雀族妖修,張濤目光寒光一閃根本不給機會。

直接操控環繞五彩光柱周圍,幾支黑色箭失驟然加速,調轉方向對準火雀族妖修射去。

「休休」

「彭!

!」

強烈的破空之聲響起,黑色箭失恐怖威能劃破長空,輕易擊潰火雀妖修的道道攻擊或是防禦。

在其有些驚恐的眼神中,從其十幾丈的妖軀穿而過,繼續射向遠方。

「噗」

血花飛濺,旋即箭失留在妖修體內的暗屬性靈力爆發,自內而外腐蝕十幾丈的妖軀。

短短一兩瞬,龐大妖軀便蒙上一層暗色。

狂風吹拂而過,竟直接灰飛煙滅。

這是張家煉艦師,專為克制妖族旺盛生命力開發的手段,暗屬性靈力可以有效侵蝕血肉。

達到四階的威能,碾壓三階妖修綽綽有餘,就是四階妖王亦是不能小看。

只是暗屬性靈力轉化困難,故而每一次攻擊間隔時間都比較長,中間存在一段不短的「冷卻期」。

幾名妖修先後灰飛煙滅后,靈武城妖修匆匆組織的攔截再也不成規模,被早有準備的張家修士輕易突破。

「砰!

!」

伴隨一聲彷若驚天動地的轟鳴,五彩光柱最終轟擊在澹紅光幕上,聲勢無比浩大。

只是,卻沒有強大的威能爆發。

一股股五顏六色的靈力,爭先恐後湧入澹紅光幕中,速度奇快無比。

使原本純粹的澹紅色陣法,漸漸染上一層雜色。

「不好!」

陣法內,化為人形操控陣法的妖修,很快就察覺到不對。

隨著五彩靈力的湧入,陣法運轉漸漸出現滯澀,並且變得越來越不受控制。

一道道指令傳達下去,竟然有了「延遲」,並且延遲時間還在不斷變長。

最為嚴重的是,整體的靈力運轉,似乎都受到影響。

常常出現緩慢亦或者錯誤的情況,並隨五彩靈力的湧入,錯誤頻率也在迅速提高。

幾名妖族陣法師臉色大變,面上很快就冷汗淋漓。

他們一道道法訣落在陣盤陣旗上,想要儘快結束這種狀態,將五彩靈力排斥出去。

但請神容易送神難,被憾地符削弱的九門天妖陣,排斥五彩靈力的速度十分緩慢。

「這應該是四階中品破禁珠。」

「兩刻鐘。」

「需要兩刻鐘時間,我等才能將異種靈力排斥出去,使得陣法恢復正常。」

操控陣法的妖修大汗淋漓,朝此時靈武城內的管事妖修說道。

「兩刻鐘么?!」

聞言,一隻翼展十九丈的火雀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焦急。

但眼下著急也沒有用,它只能指揮城中餘下的一百名三階妖修,拼盡全力拖延時間。

尤其是,要護住九處關鍵節點。

只要關鍵節點不毀,待到「憾地符」與「破禁珠」的效果過去,九門天妖陣的威能便能很快恢復。

但那時,便算是奠定了勝局。

火雀族算是火鳳族的遠親,本身同樣是靈妖血脈,負責幫火鳳族鎮壓安南六洲。

此時四階妖王不在,最優秀的「火飛鴻」也不知所蹤,此妖便自動成為了暫時的統領。

此妖名為「雀飛羽」,修為同樣在三階巔峰,只是天賦實力比之族內最天才的「火飛鴻」,還存在一段不小的差距,也沒有得到火鳳族的賜姓。

獲得平日夢寐以求的權力,雀飛羽卻絲毫高興不起來。

從沒經歷過這種陣仗的他,此時只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根本做不到指揮若定。

……

龐大的靈力波動,迅速在群山間蕩漾開來,清晰被每一名修士靈覺感知到。

隨著五彩光柱消失,籠罩靈武城的澹紅色光罩,許多區域肉眼可見浮現五彩之色。

就一滴墨水,滴落在一張白紙上那般顯眼。

一息后,破禁珠效果全面爆發,九門天妖陣威能進一步下降,只能堪堪維持在四階程度。

各方面性能,都有不小的下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一章:再施手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