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隊長之位,猛攻靈武!

第六百三十四章:隊長之位,猛攻靈武!

張濤的目光中,帶著幾分刮目相看。

他原本以為眼前這名修士,只是單純的實力強大,加之還有一點小小的手段。

可確實沒有料到,竟還是一名極為少見的「煉丹大師」!

「有實力、有資源,未來不可限量啊。」

張濤心中暗暗感慨,臉上卻神情嚴肅。

敲定細節后,兩人互相簽下「太乙道契」,提出種種條件約束對方。

「告辭。」

前後不過十幾息,兩人火速達成共識,劉玉面露笑意起身告辭。

「踏踏」

他微微一拱手,便朝甲板返回,很快就消失不見。

原地,張濤望著劉玉遠去的背影微微搖頭,由衷生出一種自己老了的感覺。

實力遠超同階,還是煉丹大師,只要中途不隕落,將來必定有一番非凡成就。

他當年與之相比,差得就太遠了,否則不至於...

……

由於時間緊迫,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

故而每次邀見時間,都被嚴格控制,一般都在十幾息內。

與此同時,張子平、孔靈秀兩人也在整頓隊伍。

當劉玉從船艙走出時,原本大大小小的團隊,已經被劃分成了九個大隊。

少則十幾人,多則二十幾人。

不過原本的小團隊,依舊沒有被打散,只是與其它團隊合在一起形成大隊。

時間越來越緊迫,一些不重要的陣法節點即使被攻破,作用也十分有限。

張家明顯已經打算集中力量,猛攻九處關鍵節點。

「古城。」

劉玉剛一走出船艙,耳邊便傳來一道輕柔女聲。

聞聲望去,只見卓夢真面露淺笑,正朝自己示意。

而郭破雲,也在旁邊微微點頭。

至於四名新隊友,同樣面樓笑意,與之實力強大的修士為伍,安全性方面也能提高不少。

船艙內其他修士,則好奇打量這個身形魁梧、身穿黑袍的修士。

思索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金丹中期,能夠得到張家主事的單獨邀見,到底隱藏了多少實力。

就連一些金丹巔峰、實力強大的真人,都忍不住望了過來,目光中帶著審視、比較等意味。

劉玉面無表情,對於諸多打量的目光視而不見,只是朝卓夢真、郭破雲等人微微點頭,隨即回歸隊伍中站定。

九品金丹恢復法力的速度十分之快,再加之他為了儘快恢復法力,方才直接吸取上品靈石中的靈氣,此時丹田法力基本已經恢復圓滿。

而那些剛剛掙脫束縛,靠張家才有法寶、儲物袋、靈石的修士,則只能使用中品靈石恢復法力。

此時,許多修士還在抓緊時間打坐。

劉玉之後,又有一名修士得到邀見,同樣是十幾息后出來。

此次短暫休整,張濤只邀見了四名修士,從暫停進攻到休整完成,前前後後大約半刻鐘時間。

半刻鐘后,張濤重新出現在甲板,正式宣布將所有修士分為九支大隊,重點進攻九處關鍵節點的消息。

「古城道友、震雷道友、靈秀道友、張子平......」

眾人之前,張濤雙手負背,口中緩緩吐出一個人名,宣布大隊長的任命。

被念出名號的其中幾人,無一不是境界實力公認強大之輩,如「震雷真人」就名列中域真人榜。

而張子平、孔靈秀也是張家天驕,不但本身境界達到金丹巔峰,還是都是異靈根修士,修鍊功法與法寶皆非尋常。

似劉玉這般,名不見經傳的修士,僅有三人而已。

「張濤道友,如此匆忙就決出人選,是否太過草率?」

當即,就有修士提出質疑。

說完,他目光掃向幾名沒有絲毫名氣的修士。

特別是劉玉,此人明明只有金丹中期,看起來並無出彩的地方,有何資格獨領一隊?

雖然只有一人出聲,但以上想法卻是許多修士真實的疑惑。

有道是: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大隊長的身份,明顯高出他人一頭,要是之前就聲名赫赫之人也就罷了。

可這幾人看上去就非常普通,憑什麼凌駕於我等之上?

出聲之人,修為在金丹後期,確實有質疑的資本,也道出許多修士的心聲。

劉玉聞言雙眼一眯,眸中帶著些許冰寒,瞬間變得危險起來。

出門在外,名聲這東西,有時的確挺重要。

若名聲受到損傷,做許多事情都會受人質疑。

若任由旁人損害名聲,而不採取相對應的措施,後續很可能便產生「破窗效應」。

此時若不是因為處在定南號上,形勢也不允許先對「同道」動手,在其話語說出口時,劉玉就已經兵戈相向!

心懷利刃,殺心自起!

他坎坎坷坷修鍊到三階後期,擁有如今的實力,為何還要容忍旁人的質疑?

對於境界達到金丹的修士,許多規則都如白紙一般脆弱,早已經失去了束縛效果。

面對對自己懷有敵意的修士,劉玉不會選擇解釋,也不需要旁人的承認。

他只會使用最簡單、最粗暴的方法來快意恩仇——直接消滅肉體。

不問原由,不管這敵意是對是錯,一切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

「踏」

身旁,卓夢真與郭破雲齊齊上前一步,靈壓掃向方才開口之人,用行動表明支持。

而四名新隊友,雖然沒有放出靈壓,但也默默上前一步力挺。

無論郭破雲還是這四人,見識過劉玉的實力后,都認為他實力遠超一般金丹巔峰,完全有資格勝任大隊長之位。

能與劉玉結交,為此得罪一名普通的金丹後期修士,根本算不上什麼。

「轟」

兩道靈壓幾乎同一時間爆發,一齊壓向出聲的那名金丹後期,將其袖袍長發吹得獵獵作響。

「你們......」

這名身穿青袍的金丹後期臉色一變,感覺受到了嚴重羞辱。

但此人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張濤出言打斷。

「好了,陳道友無需多言,此時大敵當前,不是我等爭吵的時候。」

「這位古城道友的實力,老朽曾親眼目睹,遠非尋常修士可比。」

「古城道友曾多次深入橫斷山脈,還與火鳳族妖修交手全身而退,一身實力勝任大隊長之位綽綽有餘!」

「其它幾名道友,亦是如此!」

張濤力排眾議,斬釘截鐵的說道,堅持方才的選擇。

「天南使者」這個身份,自然不能隨便透露,否則很可能引來妖族全力追殺。

不過改編一下,倒是沒有問題。

「......」

見張濤如此堅持,還沒有說出的話,那名修士也只能憋回口中。

只是從其眼中里,明顯還能看出一些不甘心。

畢竟一旦攻破陣法,有著這麼一個「大隊長」的身份,明顯能夠獲得張家更多的回報。

日後回到中域,也更好和同道吹牛,可以有效提升名聲。

名聲,有時就是能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

「......」

冷冷看了這名修士一眼,劉玉面無表情收回目光,擺手示意卓夢真、郭破雲等人收回靈壓。

不過心中,已經記住此人法力氣息還有模樣。

若有機會,說不得就要......

他劉某人,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也從不標榜自己是「君子」啊!

見張濤態度堅決,也堵住質疑其他人的可能,原本想要附和的某些修士,也只能訕訕一笑住口。

畢竟起事的一切事務,說到底還是由張家做主,更準確說是由張濤做主。

這個插曲過去,九名大隊長歸位,相繼走到各自隊伍的前列。

劉玉亦是如此,在卓夢真、郭破雲等人的簇擁下,走到自己負責的大隊前。

加上自己在內,他所負責的這個大隊,剛好二十名金丹修士。

除了郭破雲外,另外還有兩名金丹後期修士。

在張濤的示意下,九支大隊的修士相互介紹,彼此簡單說著自己擅長的領域,為馬上開始的鬥法做準備。

修士間交流十分迅速,短短十來息時間,短暫交流就已經完成。

……

「破靈武,克神鳥,就在今日!」

「全軍出擊!!」

十來息后,在一聲怒吼聲中,一道道遁光從定南號上升起,如離弦之箭般再次朝淡紅光罩射去。

道道遁光接二連三騰空,粗略數去至少有一百幾十道之多,飛出一段距離后在空中分流。

共分為九支隊伍,徑直朝九處關鍵節點所在區域飛去,目的絲毫不加以掩飾。

隨著時間推移,所有修士都明白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故而原本低調的一些人,才在張濤的勸說下答應全力出手。

群山之間,一陣陣金丹層次的威勢浮現,彷彿預示著最終決戰的開始。

遠遠望去,金丹修士組成的九支大隊,彷彿九支利劍一般插入淡紅霧氣中。

氣勢之強,要遠遠勝過方才!

「吼吼吼~」

而妖修那邊,自然也早早做好了準備。

不但所有妖修都集中在了九處關鍵節點,還有數以千計的低階妖獸,也在陣法之內聚集。

感受到一陣陣強大的威勢迅速臨近,早就蓄勢待發的妖修妖獸,當即發動了攻勢。

「嗖嗖」

淡紅霧氣劇烈翻湧,五顏六色的靈光閃耀長空。

無數低階法術襲來,摻雜著少量神通,密密麻麻彷彿遮蔽了天空,視線所及儘是一道道法術。

若是普通修士面對這一幕,定會感到手足冰冷,完全升不起抵擋的想法。

但眼下面對的,可是一群飽經磨難的金丹真人!

下一刻,二十道遁光中,便有一陣陣法寶威勢浮現,遙遙鎖定洶湧襲來的法術洪流。

「破城殺妖!」

手持落日金虹槍,劉玉一聲長嘯,丹田法力全力鼓盪,終於不再有所保留。

久攻不下,眼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也有些坐不住了!

而且攻城已經持續這麼久,還不見四階妖王出手,證明此地暫時是安全的。

哪怕自己表現得顯眼一些,應該也不那麼容易被盯上,最多留下幾分印象。

只要儘快前往大乾,被妖王惦記絲毫不成問題,其總不能深入中域追殺自己吧?

雄渾的法力洶湧激蕩,毫無保留注入落日金虹槍中,使此槍殺伐之力被催動到極致。

下一刻,便亮起璀璨奪目的金色靈光!

「咻咻咻」

槍尖金光一閃,威能顏色比先前還要勝過許多的槍芒,一瞬間就噴吐上千道之多。

如同疾風驟雨般,朝迎面而來的法術洪流迎擊而去。

「轟轟轟」

眨眼間,千道槍芒便與法術洪流相遇,密集響起一陣陣轟鳴。

沒有任何意外,落日金虹槍的殺伐之力被催動到極致,加之劉玉鍊氣方面的修為不再有所保留,所以任何低階妖獸發出的法術都不堪一擊。

摧枯拉朽般,僅僅過了半瞬,道道金芒便刺破了法術洪流。

彷彿一張完整的白紙,其上瞬間破開數十個大洞,變得破破爛爛!

「好!」

見劉玉如此神威,一擊就狠狠挫敗妖修妖獸聯合的氣勢,隊伍中有修士忍不住大聲叫好。

就憑這一手,對於張濤的任命,許多修士就沒了疑問。

當然,嘴上這樣喊著,他們的動作也沒有停下。

一件件法寶祭出,而後迅速變化到幾丈至十幾丈不等,氣勢如虹朝殘破的法術洪流轟去。

「嘭嘭嘭」

在劉玉、郭破雲等二十名金丹修士的聯手一擊下,妖獸妖修蓄勢已久的一擊眨眼間就告破,前方再也沒有任何阻攔。

之所以有如此效果,還是「質」這方面差距太大。

妖獸數量雖多,卻都是一些低階妖獸,還是以一階妖獸居多。

而三階妖修數量,本就比進攻的金丹修士要少。

先前分散攻擊的時候,或許還能在局部佔據優勢,但張家選擇集中為九支大隊,靈武城妖族三階力量不足的缺點,就被進一步放大了。

三階妖修的數量,至少比金丹修士少了三分之一,所以有這樣的結果也不奇怪。

「嘭嘭嘭」

其它幾個方向,同樣響起聲震四野的轟鳴。

雙方聲勢浩大的交手,讓「九門天妖陣」生出的霧氣,都變得稀薄許多。

壓制神識的效果,也降低不少。

每支大隊都有二十名左右金丹修士,至少存在一名金丹巔峰戰力,金丹後期則有二到四人不等。

如此安排下來,再次面對妖修的時候,已經佔據極大優勢。

故而面對妖族蓄勢已久的一擊,沒有任何隊伍被嚇退或停止,皆是頂著妖修攻勢步步逼近。

「踏踏踏」

重重的腳步聲,先後在土地上響起。

數息后,劉玉等人先後落地,動作沒有絲毫停頓,當即就對淡紅光幕發動最為猛烈的攻勢。

劉玉雙手掐訣,控制落日金虹槍變化到三丈大小,再將青陽魔火附著在其上,使之化為一桿「火焰之槍」,疾速朝陣法節點所在區域落去。

「嗖嗖嗖」

外放青華、內里亮金的火焰之槍,眨眼就跨越十幾里距離,與妖修一道道詭異的神通相遇。

「嘭嘭嘭~!」

全力激發下,落日金虹槍遠非先前可比,加之對手也沒有優秀血脈,故而無論任何神通,皆被金色長槍橫掃破滅。

「叮~!」

攜鎮壓八方的凌厲威勢,在陣內妖修有些駭然的目光下,轟然落在淡紅光罩上,泛起一圈圈明顯的漣漪,久久都不能平復。

「這種威勢,已經超出一般的三階極限。」

「在族內,除「火飛鴻」能超過外,恐怖也只有「雀飛羽」能抗衡了。」

陣法內,十來名妖修對視,都能閃過這般想法。

短暫休整后,這些人類修士來勢洶洶,帶來的壓力比方才更大,他們已經生出不安之感。

而在劉玉攻擊時,十九名隊友也沒有停止進攻。

落地后,立即全力催動各自的法寶,一齊朝淡紅光罩某片區域轟去。

「咻咻」

法寶威勢籠罩全場,金丹層次的靈壓不斷浮現,二十幾件法寶先後騰空,場面看上去浩浩蕩蕩。

許多妖修只是看一眼,便生出難以抵擋的感覺。

與之相對比,引以為傲的妖軀不能動用,妖修的天賦神通在法寶下相形見絀,根本不能形成有效抵擋。

面對二十幾件法寶,幾乎是一觸即潰,一個呼吸都不能拖延。

更別說低階法術,只是餘波就能讓大片大片破滅。

「轟!!!」

就在劉玉、張子平、孔靈秀等九支隊伍發起猛烈攻勢時,靈武城正南方的天空中,也響起震動群山的轟鳴,以及恐怖的靈力波動。

五彩斑斕的光柱浮現,似緩實快朝淡紅光幕某片區域射去。

張濤鬚髮飛舞,雙手疾速掐著法訣,身前赫然又懸浮著一顆鵝卵石大小的五彩圓珠。

竟又是一枚四階破禁珠!

為了能讓破禁珠起到效果,定南號、奔雷號、青蒼號三艘四階靈艦,也在同一時刻發出最強一擊。

無數微小狂風組成的白色光幕、風與暗結合的黑色箭矢、充斥藍色雷電的藍色光柱、充滿死寂氣息的灰色光柱......

四道威能達到四階層次的法術,護衛在「破禁珠」發出的五彩光柱周圍,急速朝淡紅光幕射去。

妖族一方,自然也做出了相應應對。

只是事發突然,他們完全沒有做好相應準備,這就讓短短的關鍵時間裡,雙方硬實力形成不小差距。

在這種實力差距的情況下,此次激發四階「破禁珠」,不過是上一次的重演。

結局沒有意外,五彩光柱再次融入淡紅光幕中,其靈光很快就暗淡不少,並且威能也在迅速降低。

「成了。」

張濤面色一喜,但手中動作,卻沒有絲毫停下的意思。

他左手一翻,又取出一張張符籙。

價值連城的靈符,被絲毫不心疼的一張張激發,一種種克制「九門天妖陣」的手段,被按照順序有條不紊祭出。

憑藉陣法大師的學識,經過方才兩刻鐘的進攻,張濤對九門天妖陣的認知,再次加深了不少。

此時祭出一種種手段,已經有把握髮揮較好的效果。

時間不等人,不能發揮最好的效果也沒有辦法,只能趕鴨子上架了。

張家一一揭開底牌,修士們也不再隱藏實力,眾人為共同利益在各自領域奮戰。

猛攻靈武城!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仙府長生更新,第六百三十四章:隊長之位,猛攻靈武!免費閱讀。https://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四章:隊長之位,猛攻靈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