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小眉山

第六十五章:小眉山

劉自然希望兩家派的修士越多越好,但兩家顯然顧慮重重會傾族而,畢竟還一部分手看守家族的產業,如果派多修士,導致家族內部空虛,被散修偷襲資源點,家族豈損失慘重?

畢竟散修了名的雁拔毛。

經一番交涉,兩家同意都派修士八,分別鍊氣七層一、鍊氣六層兩,鍊氣,至於鍊氣初期的修士,神識弱連法器都操控了,只能釋放一些法術,了也送死。

經與侯家、公孫家的一番討價還價,最終利益分配如:劉分配滅敵得到的資源、靈石,而兩家平分風家控制的資源點,並且剿滅合歡門修士后,劉玉幾必須將兩家配合剿滅敵方修士的信息一起報元陽宗,承認兩家占風家資源點的合法性。

了元陽宗背書,兩家就能名正言順的占風家資源點,著義的名分,無敢提質疑。

待一切商議好已經兩后的戌,已經劉與兩家已經致談攏。

一行二十一名修士,向著眉山風家趕。

一行三名鍊氣後期,十八名鍊氣期,實力遠遠超風家,只意外,偷襲之拿風家輕而易舉。

雖然隊伍兩家族的修士的數量已經超劉玉幾,但實際的話語權還掌握修為最高劉玉、候延澤、公孫蒼手裏,其劉玉身為元陽宗駐守使,話語權自然最。

今夜月光被烏雲遮住,地光線暗淡,四面八方傳「沙沙」聲,那風吹動的樹葉所發的聲音。

「月黑風高殺夜」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預示夜晚的平靜,劉玉望向遠方,眼閃一絲殘忍之色。

風家位於寒月城東方兩百里處,具體的位置候延澤與公孫蒼公孫蒼最清楚了,同為片地域的修仙家族,幾家之間的明爭暗鬥么多年,彼此之間最了解了。

為了照顧那些鍊氣期修士的速度,劉玉三意放慢了遁速,終於一半辰后,感到了風家凡的聚集地——風家鎮。

風家鎮風家沒靈根的族生活的地方,鎮約一萬多,鎮里的凡都風家之,就嫁的媳婦或者門女婿,或多或少與風家著少瓜葛,真正的外極少。

此子剛至,鎮里多數的都已經吹燈睡覺,只零零散散的幾家,還亮着燈火。

鎮一片安寧的景象,凡渾渾噩噩,對於一場殺劫的到毫無察覺。

劉玉一行都施展了障眼法術,悄無聲息的從風家鎮空飛,風家鎮兩里后,候延澤、公孫蒼兩的提醒,劉玉命令降遁光。

眉山便離風家鎮二十里的地方,風家的修仙者便居住其,障眼法術瞞得了凡卻瞞修仙者的「眼術」,為了防止被事先發現,劉玉令改為步行,悄悄地摸。

修仙者身軀經靈氣的洗滌,儘管只鍊氣期修士,但與凡相比已經提升了少。

「御風術」的加持,兩刻鐘后一行就趕到了眉山遠處,修仙者目力極好,由於色暗淡,但隱隱約約也以看清眉山的樣子。

映入眼帘的一座高約二百丈左右的山峰,山路崎嶇,山花花草草生機盎然,打理的整整齊齊,雖然連元陽宗的青木峰都比,但普通凡眼裏也算稱得「雄偉壯觀」了。

距離眉山山腳一百丈外,劉玉打了一手勢,隊伍停止進。

劉玉轉頭與候延澤、公孫蒼商議了幾句,為了防止漏網之魚逃跑,兩家各派一鍊氣六層一煉往兩方向而,阻擊能現的漏網之魚。

劉玉指示謝華雄埋伏另外一方向,相信以的實力攔截一漏網之魚還沒問題的,畢竟只一鍊氣期的家族。

三方向都做好佈置后,剩的十六從正面繼續向眉山摸,十六盡皆輕手輕腳、神情凝重,以免打草驚蛇。

看守山門的兩名普通的世俗武者,修仙者高高,風家也就到二十的修仙者,就算四靈根根之類的「偽靈根」對家族說也寶貴無比,會派看守門,對於樣一型的修仙家族說,每一靈根的修仙者都寶貴的。

兩名凡武者約三四十歲的年齡,風家安逸已久,已經十多年沒攻打眉山了,兩並沒什麼警戒心,正相互說着一些葷段子,發一聲哈哈笑,表情極其猥瑣。

「砰」

左邊那笑着突然聽到同伴的笑聲突然斷了,轉頭一看就見一把樣式古樸的黑色摺扇,將同伴的腦袋切了,掉落地發響聲。

那頓覺心驚肉跳,睜了雙眼,深呼吸一口氣就發叫聲。

就,一紅點悄無聲息從眉心現,緊接着一縷幽芒乍現,那頓生機斷絕,撲通一聲摔倒地。

正得自麻臉修士的銀色飛針!

正因為飛針一類的法器陰險,修仙界又被稱為「陰器」,此法器陰險毒辣,用偷襲最好了。

劉玉神識控制銀色飛針飛了回,用食指與指夾住收回儲物袋,將金龍劍取,隨準備手。

至於那把黑色摺扇法器便侯家族長手了,看四十歲左右,面無須、皮膚白凈,倒幾分風流個儻的姿態,殺了一後面改色,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毫無波動。

注意到劉玉的目光看了,候延澤微笑着點了點頭,釋放善意。

「愧一族之長,倒幾分氣度。」

劉玉心暗暗想,注意到黑色摺扇竟一件品法器。

侯家修為最高的族長品法器,那公孫蒼、風偉定然也品法器了,然無法抗衡。

畢竟一家族的修為最高之,享受着整家族的資源傾斜,品法器手沒什麼奇怪的。

兩守山之倒血泊,眉山再無阻攔。

「跟!」

劉玉發號令,說完當先走了,越山門向眉山內部走。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小眉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