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遺澤

第六十八章:遺澤

劉玉一行等了一會兒,待所的建築都化為灰燼,火焰無物燒而自然熄滅后,才謹慎地進。

走到乳白色護罩二十丈外,一行十六停腳步,與風家之對峙。

劉玉目光一凝,零星火光的照耀向護罩內看。

零星的火光把臉色照得忽明忽暗,如同追魂索命的死亡收割者,讓風家殘餘的眾看得膽寒已、又怕又恨。

風家終於沉住氣,開口了:

「劉友,為何犯風家?如果風家做得對的地方到儘管指,一定馬整改!」

風廣幽儘管因為族死傷慘重而悲傷已,但家族的生死關頭,還得擠一抹難看的笑容,試圖化解場難。

「風家一向安分守己,每年的孝敬也曾減少半分,劉友看其什麼誤會?」

風偉說話了,祠堂的守護陣法已經穩定,暫以抽手。

走到陣法邊緣看着一群簇擁的劉玉,心裏猜測就元陽宗的駐守使,拱了拱手低聲氣說,試圖矇混關。

風偉資質凡,帶領風家從三家族的墊底一躍成為片地域的第一,韜略修為都欠缺,自其傲氣,為了家族的存亡,放了心的傲氣,低了高傲的頭顱。

「安分守己?」

劉玉心嗤笑一聲,如果連勾結合歡門修士都算得安分守己的話,那就沒格之事了,風家此還試圖狡辯,當真見棺材掉淚。

還待劉玉說話,就已經迫及待開口了。

「安分守己嗎?難勾結合歡門修士意圖掀起青州混亂,也算得安分守己?」

「眼證據確鑿,等奉宗之命掃除法,風家竟然還敢狡辯?」

公孫蒼面滿恨意,殺子之仇喪子之痛讓臉龐些扭曲,被風家殺死的靈根最好的一兒子,打算作為繼承培養的,此胸的怒火與恨意被重新點燃,只想置風家於死地!

「一次幸虧劉友明察秋毫,才沒讓的奸計得逞!」

「還快束手就擒把一切都交代,說定劉友仁慈之還會留幾條狗命!」

候延澤一身白衣,黑色摺扇輕輕揮舞,居高臨咄咄逼,言語之間還忘恭維劉玉幾句。

為了爭奪修仙資源三家族結怨已深,到了候侯家、公孫家比劉玉還想滅了風家。

「劉友聽信兩家族的蠱惑,其一定什麼誤會!」

「只友能夠就此退卻,什麼求儘管提,風家一定全力滿足!」

風偉帶領風家崛起,倒也算得一梟雄,到了此還面色改色望着劉玉,說一些為風家開脫之言,並許諾一堆好處。

「廣幽友沒想到湖心亭一別,么快就見面了,當日一句戲言哪知一語成戳。」

劉玉沒管風偉,反而對着風廣幽戲謔。

風廣幽自以為把瞞,誰知更深一層,將計就計陪演了一場戲?

風偉還想繼續說,劉玉卻已經耐煩了,還擒拿住風家重的物,逼問合歡門消息緊。

從被風家發現到現已經一刻鐘間了,夜長夢多,間拖得久了恐生變故,些理劉玉怎會明白?

「閑話少說,先打破烏龜殼把擒住再說」

劉玉轉頭對着二低聲。

「全力手,滅殺風家的叛逆!」

候延澤、公孫蒼對着各自的族齊聲說。

話落,各式各樣的法器恍若流星,夜空散六色的炫彩光華,越發暗淡的火光襯托顯得更加美輪美奐。

十幾件法器升騰而起,帶着各種各樣的靈光劃一弧線,或或後向著乳白色護罩攻擊而。

護罩內的風家修士及其親眷還,次襲的每一名修士修為最低都鍊氣四層,此一齊驅使聲勢頗,讓護罩內許多都感到擔憂、害怕。

那名年輕修士的怒火已經平息,但那股血勇之氣后,隨之而的卻對死亡的恐懼,對家族未的擔憂。

夏日氣明明炎熱溫暖,護罩內也沒冷風,卻覺得一股涼意直竄心頭,冷得讓身子些發抖。

看着敵方修士的法器越越近,的修為只鍊氣二層,平日連其任何一柄法器都抵擋住,何況十幾柄?看着最方的法器已經撞護罩,忍住閉的雙眼。

「砰砰砰」

法器撞擊護罩的聲音絕於耳,十幾柄法器陸陸續續攻擊到乳白色的護罩。

像一片片石頭投入的湖泊,濺起片片漣漪,護罩形成一凹陷,蕩漾起陣陣波紋,把陣法形成的護罩打得微微顫抖,但也沒一步了,終究還擋了。

風偉見敵方修士發起攻擊,連忙雙手連動,打一法決控制陣法的令牌,主持陣法抵擋第一輪的攻擊。

見敵方修士的攻擊只乳白色護罩微微顫抖,還比較輕鬆的當了,臉色一白,心暗暗鬆了一口氣,祖先的遺澤、風家的最後防線果然沒讓失望。

二十幾年那剛剛突破鍊氣七層登族長之位,那風家實力三家族墊底,一度被敵打眉山,正憑藉套陣法才抵禦住敵,才了風家后的否極泰。

套「玉靈陣」乃一階品的陣法,擅長守護與防禦,能夠抵抗普通鍊氣期修士很長間,市價一千靈石起步,乃風家鼎盛之傳的,至今已接近三百年,數次讓敵知難而退。

此玉靈陣佈置殘缺的靈脈,由靈脈提供靈氣,防禦力更甚三分。

沒想到行差踏錯之,今日又面臨樣的局面,風偉心生一股悔意,定決心保住風家的傳承,然無顏面對九泉之的先!

那年輕修士見「威勢浩」的法器攻擊被擋了,睜開雙眼,眼露劫後餘生的感慨。

「活着真好!」

劉玉對於風家的最後防線、乳白色護罩較為輕易的擋住了第一輪攻擊並意外。

作為一家族最後的守護陣法,豈輕易就能攻破的?哪怕只一入流的鍊氣期家族,也沒想一擊就建功。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八章:遺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