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破陣

第七十二章:破陣

微風呈淡淡的金色,像淘金客歷盡艱難從黃沙淘一粒粒金沙,閃耀著淡金色光華,看光彩照。

蝕骨銷魂的金風,散發著金屬性特的鋒銳之氣,緊隨冰晶之雨後,一同向乳白色護罩攻。

冰雨金風齊后,劉玉招呼眾迅速退後十丈,以免受到波及。

容護罩內名風家之多想,冰雨金風的攻擊已至護罩之。

「砰砰砰」

冰晶之雨聲勢浩,給護罩表面造成一圈圈漣漪,卻無法真正動搖陣法的根基。

陰雷子卻像一顆起眼的黑色彈珠,冰雨護罩密切接觸后,也悄無聲息落乳白色護罩。

剎那間,一股讓鍊氣期修士震撼已的靈壓傳,

「嘭!!!」

一陣黑色的雷光乍現,映入眾眼,籠罩了乳白色護罩兩丈之地,將護罩徹底擊破,現一三尺的窟窿。

陰雷子盛名無虛,威能還超一般築基期修士的攻擊,能夠給築基初期修士帶致命威脅。

玉靈陣雖一階品的防禦陣法,並且布置靈脈防禦之力更添三分,但陰雷子震動心的強勢一擊,也還抵擋住。

畢竟兩者相差一層級。

「噗」

陣法被打一窟窿后,風偉因為陣法的反噬之力,口猛然噴一口鮮血。

舊傷未愈再添新傷。

卻顧得擦拭嘴邊的鮮血,顫抖著打法決試圖彌補那窟窿。

陣法的靈力朝陰雷子破開的窟窿匯聚而,乳白色光暈閃爍,想彌補漏洞。

,那陣美麗的金風已經吹到。

金風看美輪美奐,仿若間的盛景,卻如帶刺玫瑰,蘊含能夠蝕骨銷魂的鋒銳之力!

吹玉靈陣所形成的殘破護罩,乳白色護罩如冰雪遭遇烈日,毫無抵抗之力,無聲無息的飛速消融。

最終整護罩被金屬性的鋒銳之力切割得七零八落,化為無數白色碎片,閃耀一陣后就暗淡消失。

金色微風消融乳白色護罩后余勢絕,繼續向著風家眾吹拂而。

金風已經失了控制,沿著一條直線行,被反應的風家修士躲閃。

幾沒反應的凡,瞬間被金風切割成無數塊細的血肉,給美麗的金風添加了一抹鮮艷的紅色。

最終金風吹向風家祠堂,將祠堂化為一片廢墟,才因威能耗盡而消失。

「就築基期的手段嗎?」

劉玉看著陰雷子與金風散形符爆發的巨威能,眼閃震撼、嚮往。

自認就算手段盡也絕對抵擋住,絕能正面硬抗,只能憑藉著土遁符逃之夭夭。

「兩就交給處理,用拷問合歡門修士落,對付其。」

陣法已經被破,風家修士再沒任何依憑,雙方的實力差距明顯,接滅亡風家只間問題罷了。

劉玉對著眾說,看著候延澤與公孫蒼都殺手鐧,也摸准風偉會會什麼厲害的底牌,種「硬石頭」還交給別對付吧。

一指風廣林姐弟二說,主動挑選軟柿子,至於風偉,還交給的老對手吧。

「狡猾的子!」

候延澤、公孫蒼兩腹誹已,看了劉玉的算盤,卻又無奈何,畢竟此兩家比更想滅亡風家。

三施展御風術操控法器,當先朝風家修士殺,伍昌三兩家修士緊跟其後。

風偉玉靈陣被破之便意識到勢已,今日風家恐怕劫難逃。

風家沒了,完成約定,那合歡門許諾的靈山自然作數,那轉移嫡系恐怕也……

當機立斷,馬傳音風廣秀,也就風廣林的親姐姐,帶著廣林撤退。

只風廣林能逃得一命,以其雙靈根的資質,成長起,那麼眉山風家就還復興的希望,

「想到行差踏錯,風家就毀手裡。」

風偉吩咐兩撤退後,已經心生死志。

想全部逃走能的,準備帶領剩的修士阻擋敵一半刻,給姐弟兩爭取一線生機!

劉玉一行已經衝到祠堂廢墟,開始風家剩的修士鬥法。

候延澤、公孫蒼兩一左一右,謹慎的向著老對手風偉圍攻而。

風偉此力壓侯家、公孫家么多年,威名赫赫。

此雖然受了傷,但兩絲毫沒意,謹慎試探著,生怕陰溝翻船,被此臨死拉水。

一間兩雖然佔盡了風,但想拿風偉還需一段間,

劉玉縱覽全局,注意到當日黃山坊市見的綠裙女子,帶著「才」風廣林正悄悄後退。

知風廣林資質錯,似乎風家的重點培養對象,當然能放。

「想逃?」

劉玉面冷冷一笑,手持子母追魂刃迅速追了。

以鍊氣後期的修為施展御風術,速度比姐弟兩幾乎快了一倍,一會就接近二。

心念一動,兩炳子刃化為兩烏光就像綠群女修射,再一烏光向著風廣林射。

綠裙女修風廣秀帶著弟弟本已退到一相對安全的位置,正祭一件粉色錦帕模樣的法器準備帶著弟弟飛走。

劉玉偏偏接近,並驅使子母追魂刃發攻擊。

「廣林心!」

風廣秀感受到劉玉鍊氣後期的靈壓,臉色一變眼閃一絲慌亂,但還第一間提醒弟弟。

同控制粉色錦帕豎身,希望能擋住攻擊。

風廣林此更加驚慌,從到被族保護得好好的,哪裡見樣的陣仗?

今晚發生的一切,到現都沒完全消化,匆忙取一把銀色飛劍,搖搖晃晃向著拿到烏光迎。

「嘶啦」「叮」

粉色錦帕只品法器,銀色飛劍更堪,只品法器,如何能抵擋極品法器子母追魂刃的鋒芒?

更何況兩修為也劉玉差距。

只聽兩聲音后,粉色錦帕便被刺破兩碗口的破洞,兩烏光從穿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二章:破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