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塵埃落定

第七十七章:塵埃落定

雖然心裡基本認定沒隱瞞與說謊,但劉玉會因此意。

待會與伍昌對一審問的信息,真假便一目了然了。

樣想著,劉玉轉頭向伍昌那邊看。

只見隔音護罩內伍昌正用各種手段折磨著風廣幽,成熟穩重、精通外務的風家修士已經被折磨的成樣。

風廣幽此倒地翻滾,披頭散髮渾身鮮血淋漓,衣衫破損染著鮮血與泥土,像極了牢獄的落魄囚犯。

雖然隔音護罩聽到聲音,但從口型以看,此慘叫哀嚎之聲一定,風廣林所受那點痛苦與之相比根本值一提。

「伍師弟也知從哪學的種招數,花樣倒少,一套接一套的。」

修仙者的手段凡以想象的,就算一之間沒相應的工具,借著法術與法力,折磨的方法也少。

劉玉看著伍昌的一舉一動,默默思索著,伍師弟與宗門那些「普通」的弟子一樣,看故事的。

看樣子想撬開風廣幽的嘴還一會,劉玉沒催促,站原地耐心等待起。

此風家的六名鍊氣初期修士已經全部死亡,包括那一腔血勇的年輕修士,倒祠堂廢墟,成為了一具無頭的屍體。

隨著鍊氣初期修士的死亡,更多聯軍修士騰手,參與到圍攻。

風家殘餘的幾位修士正做垂死掙扎,看樣子也堅持了多久了。

至於那些風家修士親眷,那幾十名凡,一開始鬥法就被宰殺了一半。

后聯軍修士主注意力放與風家修士鬥法,剩的凡一鬨而散,向著其三方向逃。

如果往山跑就會遇到劉玉事先安排的聯軍修士,迎接的將直接死亡,若山找敵方藏起,或許以多呼吸一會新鮮空氣。

眉山說說,找起比較麻煩,藏匿的凡或許能苟活一段間,但還難逃死亡命運。

烏雲遮住皎月,風聲沙沙作響,今晚黯淡無光。

劉玉朝候延澤、公孫蒼那處戰團看。

風偉此情況更加妙,一條手臂已經翼而飛,隨能命喪當場。

到此還用,看樣子並沒底牌,若非兩忌憚的臨死反撲,早就一命嗚呼了。

候延澤、公孫蒼兩遠遠地吊著,用法器遠距離發動攻擊,給拚命的機會。

風偉打得極為憋屈,口怒吼連連卻又無奈何,罵一些粗俗髒話挑釁兩,想讓正面對戰。

候延澤、公孫蒼都修鍊了幾十年的,戰鬥經驗豐富,哪裡會當?

兩沒因為風偉的挑釁之言而衝動,口頭雖然狠狠的還擊,但手裡操控著法器也一刻停,給敵喘息的間拚命的機會。

劉玉看到里也準備手了。

雖然按照約定靈石、法器等現成資源歸自己一方,風家的資源點歸兩家平分,但風偉身為族長身的油水無疑最豐厚的,若的儲物袋落侯家、公孫家手裡那就好說了。

財錦動心,風偉作為一族之長,連同法器內,加攜帶的家族資源與靈石,身家差多接近一千靈石。

對於侯家、公孫家種鍊氣期家族說,已經一筆「巨款」,若儲物袋落手裡會發生什麼還真好說。

若因為分贓均而內訌,損失己方的實力,無疑對剿滅合歡門修士的計劃利,劉玉所願意見到的。

劉玉一拍儲物袋,取一根品的繩索法器將風廣秀姐弟綁了起,手腳都牢牢束縛。

從知名同修會儲物袋找到的,覺得些作用,便用空閑間稍微祭煉了一番。

將對姐弟綁住后,劉玉神識一動收回子刃,六柄子刃組成一柄兩尺長、三寸寬、通體黝黑的劍刃。

子母追魂刃的第二種形態,著普通極品法器的威力。

劉玉手持母刃,神識控制通體黝黑的劍刃,腳加持御風術,一躍三丈之遠,向著風偉那處戰團趕。

幾呼吸后,劉玉就接近三所。

沒給候延澤、公孫蒼打招呼,控制著子母追魂刃直接向著風偉斬。

劍刃氣勢如虹,威勢超品法器一截,烏光閃閃化為一黑色暗影。

如同死神手的鐮刀,追魂索命!

候延澤、公孫蒼感受到劉玉手的威勢,眼俱都閃一抹深深的忌憚,敢手阻攔。

知於什麼樣的心思,的攻擊都停了。

風偉被兩戲耍的心神疲憊,反應慢了一拍。

「極品法器」

感受著把法器的威勢,些絕望,但還願意放棄垂死掙扎,匆忙控制淡青戟迎了,試圖抵擋住攻擊。

「叮」

子母追魂刃直接將淡青戟擊飛十幾丈遠,沒入地面半截,顫動已。

因為風偉身受重傷,加之反應慢了一步,匆忙之一身實力最多發,所以才會造成樣的結果。

擊飛淡青戟后,子母追魂刃毫停留,斬風偉身的圓盾。

「嘭」

圓盾只普通的品法器,與子母追魂刃的品階差距極,絲毫能抵擋其鋒芒。

一擊之,血雨紛飛,連盾帶都化為兩半。

風偉的殘屍倒地,血液很快流了一地,還微微冒著熱氣。

劉玉臉風輕雲淡,擊殺風偉后疾徐走了,伸手一吸就將的儲物袋吸入手。

也意袋的血跡,直接就別腰,接著走到淡青色戟掉落之地,將之收入儲物袋。

從淡青戟被擊飛到風偉死亡,程超兩息間。

直至劉玉將戰利品全部收好后,候延澤、公孫蒼才反應。

隨之而的深深的敬畏,風偉的實力還略強二一籌,都被如此輕易的擊殺,那豈說劉玉想滅殺的話,也就幾招的事情。

得說一手確實把兩震懾住了,劉玉的形象兩眼變得高深莫測起,知其深淺。

只心感嘆,次的寒月城駐守使比幾任實力強多。

幸好,敵。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七章:塵埃落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