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寅時五刻

第七十九章:寅時五刻

除周貴波埋伏山外,劉玉等元陽宗四又聚一起,此四俱都衣衫染血,身沾染些許塵埃。

劉玉一身白衣,神色平靜如水,腰間掛着四儲物袋,袋還殘留絲絲血跡,向某幫「八袋長老」發展的趨勢。

伍昌、謝華雄、孫菊三身站成一排,元陽宗萬修士的佼佼者,法器比等家族修士精良多,功法法術等其它方面也超許多,所以並沒受到什麼傷勢。

幾靜靜站立都沒說話,只用一種期待、熱切的眼神看着劉玉,欲言又止。

戰鬥結束了,接自然分配戰利品,到了享受勝利果實的候。

風家雖然只一的鍊氣期修仙家族,整家族的資源與靈石分配到幾身也少了,每都能分配到一筆靈石,數目極為觀。

冒着生命危險,陪劉玉跑跑就為了嗎?

此連一向些性子的孫菊都沒聲,就劉玉展現一部分實力帶的變化。

劉玉臉面無表情看喜怒,能夠感覺幾態度的微妙變化。

當然知幾想些什麼,就伍昌幾些坐立安之,開口說:

「幾位師弟莫心急,待侯家、公孫家將儲物袋拿后,等就分配戰利品。」

劉玉含笑說,對同門師弟的態度還算溫。

「也急於一半刻,只……侯家、公孫家會老老實實按照約定將儲物袋送嗎?」

謝華雄與孫菊齊齊看向伍昌,因為與劉玉比較熟悉,希望站說話。

伍昌低着頭恍若未聞,兩對視一眼,最後由孫菊硬著頭皮聲說。

種擔心並奇怪,修仙界因為分贓均而反目成仇火併起的事例少,畢竟財錦動心。

「諸位師弟必擔心,劉某,兩家會遵守約定的!」

劉玉笑着說,自信從容,一副盡掌握之的模樣。

「勞劉師兄了!」

孫菊弱弱說,對劉玉十分害怕,覺得位師兄神秘冷漠。

雖然一開始並想參加次行動,但滅了風家開始分配戰利品的候就一樣了,么一筆靈石如果到手,那每月就以多購買幾顆丹藥,加快修鍊速度了。

所以才厚著臉皮問,也幾共同的心聲。

劉玉耐心安慰同門師弟師妹幾句,接還對付合歡門修士,用的,自然會冷言相待。

侯家、公孫家已經清點好傷亡,帶着剩的修士走了。

「劉友年紀輕輕確如此修為,真乃輩楷模!」

候延澤還沒,遠遠地聲音就已經傳。

「果然英雄少年,方才友一擊殺風偉實令等記憶猶新啊!」

公孫蒼似乎已經發泄心的仇恨,恢復了慈眉善目的模樣,走了摸著巴的白須笑。

兩手各拿着幾儲物袋,家族其餘的修士遠處站定。

見識劉玉驚的實力后,兩的那點心思早已徹底消失,敢其它想法。

劉玉終歸只暫寒月城邊待幾年間,雙方沒根本的利益衝突,兩家都想得罪實力、背景的宗門修士。

「哪裏哪裏,劉某僥倖罷了。」

劉玉笑着與候延澤、公孫蒼客氣幾句,隨後示意伍昌將兩手的儲物袋取。

伍昌很順利就將儲物袋拿手,隨後走了回。

劉玉並沒急着分配戰利品,而詢問起兩家的傷亡情況。

侯家、公孫家的修士風家修士的絕望反擊,兩家都一被拉墊背,分別都一身受重傷,能參加接的行動。

還幾名修士受了一點輕傷,影響就的戰鬥。

劉玉聽了之後微微沉吟,告知了合歡門修士的信息所藏匿的位置,隨後:

「以免夜長夢多,等寅就發往羊角山,務必盡全功!」

一行約子三刻到半山腰,一連串的戰鬥看起漫長,實則僅僅一刻鐘多一點的間,間離子還差一會。

候延澤、公孫蒼知,只將合歡門修士剿滅,才能名正言順將風家的資源點拿到手裏。

否則劉玉報元陽宗,到候隨意派幾弟子接收資源點,那就白忙活一場了。

「兩辰已經足夠調理傷勢、恢復法力了,那等便寅發!」

劉玉點了點頭,隨後又與兩商議對付合歡門修士的具體方案。

最後決定那名桃花眼修士就交給劉玉對付,候延澤與公孫蒼牽制其餘兩名鍊氣後期修士,剩的兩鍊氣期的就交給其它圍攻,先消滅兩,再一起圍攻三名鍊氣後期的敵方修士。

「既然如此,到就按照計劃行事。」

劉玉沉思一會,緩緩說。

隨後讓派一將周貴波換回,候延澤與公孫蒼心神領會,知元陽宗幾「分贓」了。

至於眉山藏匿的「風家餘孽」,兩家族早已安排修士「清除」,根本無需多說。

商議好后兩便離了,一邊安排家族之恢復法力、調理傷勢、清除餘孽。

兩走後,劉玉幾聚一起開始分配戰利品。

「打開看看。」

幾早已迫及待,孫菊聲催促伍昌,女此卻最積極的。

伍昌拿一塊紅布鋪地面,再將十二儲物袋放紅布,開始一一打開儲物袋,將裏面的東西倒了。

劉玉將得自風廣秀姐弟風廣幽的儲物袋也丟紅布,一起算入戰利品分配,至於風偉的儲物袋,則根本沒拿分享的想法。

實力強者理應佔據更多的資源,正常之事。

少了,幾根本會得到一筆橫財的機會。

劉玉身份實力遠超幾,多拿一點也理所當然,心沒半分羞愧。

幾也彷彿沒看着劉玉掛腰間的那儲物袋,仍舊興緻勃勃的分配着戰利品。

十四儲物袋倒物品雜七雜八的,都法器、丹藥、靈藥、煉器原料還符籙功法之類物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寅時五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