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秘術

第八十三章:秘術

想到陰柔男子實力如此強,竟然也極品法器,恐怕使用底牌還拿。

以此的實力與修為,門派應該算鍊氣期最精英的弟子,築基的種子,為何會被派參加種危險的任務呢?

知潛入敵方的地域,既無地利也無,任務的危險比線戰場也差之多。

別看次成功襲擊了靈藥園,那隻宗門沒防備的情況,若損失達到一定程度,元陽宗反應,派築基修士追查,那真就九死一生了。

了解到陰柔男子實力的候,劉玉心一瞬間閃諸多念頭,隨後控制神識一動,控制黑色劍刃飛了回。

接著將手的母刃往空一拋,母刃與子刃聚合一起,黑色劍刃頓變得更加巨,已半丈長寬,氣勢也強盛了少。

劍身微微一轉,繼續向著粉紅印章攻。

種形態的子母追魂刃威能最,法力的消耗也更。

判斷一半會拿陰柔男子,劉玉一模儲物袋,取那枚珍藏已久的品火靈石,拿手吸收靈氣回復法力,做好了持久鬥法的準備。

「叮」

又一次針尖對麥芒,憑藉著變化為最終形態,品質勝一籌,黑色劍刃堪堪與粉紅印章打成平手。

因為劉玉的修為終究比陰柔男子低了兩層,所以法器的威能發揮的限。

事實鍊氣期修士並能完全發揮極品法器的全部威能,展現的威能僅僅一部分,想發揮極品法器的全部威能,修為最少築基初期。

極品法器對於鍊氣期修士說,負擔還了。

劉玉體內的法力如同水管的水打開閘門一般,從丹田內傾瀉而,飛速消耗。

儘管著品靈石恢復法力,仍杯水車薪,堅持了多久。

此形勢自己邊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只需拖住陰柔男子片刻,待聯軍修士解決了那兩鍊氣期的合歡門修士,騰手就行了。

心念頭翻湧,劉玉控制子母追魂刃繼續與陰柔男子糾纏,神識卻觀察起場的形勢。

只見另一邊候延澤、公孫蒼四正合歡門剩兩鍊氣後期飛速交手。

兩修士都擁品法器,一操控著一把綠色飛刀,靈光閃閃翻舞;一控制一盞青銅燈盞,噴發青色的火焰,輕易融化了公孫蒼釋放的藍色冰晶,青色火焰似乎些玄妙,使得幾敢放開手腳攻擊,生怕法器被損毀。

雙方法器飛舞,往好熱鬧。

候延澤、公孫蒼雖然四打二,數佔了優勢,但也堪堪打成平手,使得對方擺脫得,無暇顧。

宗門修士法器、功法還更勝一籌,侯家、公孫家種家族與之相比還差了多,能拖住對方已經令劉玉滿意了。

至於伍昌、孫菊幾的那一處,以八敵二一照面就佔據了絕對風,兩名鍊氣期的合歡門修士節節敗退,只能憑藉法器、符籙勉強支撐。

那兩名合歡門修士一的一條胳膊已經沒了,另一也口吐鮮血受傷輕眼看堅持了多久。

見自己一方形勢好,劉玉並急著建功,御使子母追魂刃只守攻糾纏住對方的法器,一心拖延間。

同玄鳥烈焰符暗暗藏於袖,以防對方突然爆發,使什麼殺手鐧。

「友就此罷手如何?願意放棄次任務,並付一定代價包滿意!」

陰柔男子也觀察到場的情況,見跟隨自己的幾位同門師弟就敗亡,到自己將遭到多圍攻,開口了,似乎「服軟」了一般。

說話陰柔男子停住法器,隻眼詭異之色一閃而逝。

劉玉聽聞此言心一動,對方知自己對紫陽草勢必得之心,能放走,既然對方願意交流,那同廢話幾句拖一間也好。

想到此處劉玉依然保持著警惕,並沒收回法器,而懸控制停住,嘴唇一張就說話。

就電光火石之間,陰柔男子突然暴起發難!

猛然一拍儲物袋,取一把紅色彎刀,張口連續兩口精血噴紅色彎刀。

隨後手指狂動,打幾玄奧的法決,似乎施展了某種突然爆發的秘術,加持法器。

紅色彎刀受此加持,頓閃耀血色的光華,日光之一種詭異的美感。

紅色彎刀的氣勢也節節升,直逼極品法器,緊接著血光一閃向劉玉急速射。

與此同陰柔男子控制粉紅印章向子母追魂刃砸,讓它機會回防。

劉玉一直沒放鬆警惕,心神始終注意對方的一舉一動,陰柔男子祭紅色彎刀就已經反應。

子母追魂刃被粉紅印章纏住,能撤回。

一手迅速儲物袋一抹,取金龍劍,輸入法力往空一拋,手法決停。

金龍劍放淡金色光華,向著襲的紅色彎刀迎。

一般鍊氣後期與鍊氣圓滿的修士因為神識的限制,御使極品法器之最多再御使一件極品之的法器。

劉玉此神識比鍊氣期圓滿還強一截,使用子母追魂刃與金龍劍后,堪堪還能使用第三件法器,留了一手,此並沒用。

底牌之所以底牌,便為知,關鍵刻方能讓敵措手及,一舉扭轉乾坤。

劉玉做完一切,手法決停一直操控兩件法器,同雙眼一咪,注意金龍劍與紅色彎刀的比拼情況。

陽光兩件法器表面附著一層淡淡的光華,一金一紅,都怎麼耀眼。

但從威勢看,紅色彎刀經秘術加持之後,威勢直逼極品,明顯勝金龍劍。

「叮叮叮」

金龍劍與紅色彎刀碰撞一起,連續交擊了幾次。

金龍劍雖品法器的精品,攻擊力卓越,但明顯敵受到秘術加持后的紅色彎刀。

最終被擊退兩丈,靈光些暗淡,堅持了多久。

金龍劍銘刻的都攻擊法陣鋒銳無比,攻擊強則強矣,但遇到勝它的法器,劍體脆弱防禦足的缺點便暴露無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三章:秘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