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交易

第九章:交易

柳雪琴見狀也意,口繼續介紹:

「玄龜鐵甲盾,非常罕見的品防禦性法器,用一階頂峰的龜類妖獸龜殼摻雜玄鐵精鍊而成,但牢固無比、堅破,而且一經施法驅動,就圍繞身體四周自動防禦。」

說著又拿起一巴掌的褐色盾,遞給劉玉,讓仔細端詳。

劉玉將盾牌拿手,輕撫盾的複雜花紋,放眼反轉翻看了后,沉吟:

「否讓洪某試用一!」

「當讓以,洪友儘管使用便!」

柳雪琴輕輕一笑,嬌聲。

既然對方都如此說了,那劉玉也客氣,把靈力緩緩注入到了褐色盾。

褐色盾馬就亮起了黃光,並飛快的漲至三尺,離開了手掌漂浮正方,並且周身環繞飄移,正好能遮住半身體,必蜷縮身體盾牌,以完全抵擋自方的攻擊。

劉玉面露笑意,很滿意盾,稍微用神識控制一,果然隨著神識操控,盾身邊飛舞、端的靈活無比。

並沒立即拍板買,而隨手又將盾放回錦盒,等著對方介紹其它幾錦盒內的物品。

柳雪琴黛眉微蹙,對於樣的做法微微些滿,隔著面紗也看清劉玉的表情,只好帶著一絲滿繼續繼續介紹一物品,一張顏色火紅長條形狀的符籙。

「玄鳥烈焰符,其內封印了一築基期高手全力施展玄鳥烈焰術,玄鳥烈焰術築基期才以學習的二階火系法術,以攻擊力破壞性著稱,就算築基初期的修士意之也受到輕的傷勢,本店憑藉獨的渠收購的,只此一家哦。」

柳雪琴說完番話后,禁面露幾分驕傲之色,見此符應比較稀的。

劉玉聞言些動容,就連築基初期的修士都以擊傷,如此威力的符籙當真遇求啊,如果能買,相當於擁了一張底牌、關鍵刻的殺手鐧!只它的價格只怕便宜,然也會輪到購買。

柳雪琴介紹完紅色符籙后,便再開口說話,狹長美麗的眸子深深忘了劉玉一眼,對於剩的幾錦盒隻字未提,反而拿起桌的靈茶慢慢品嘗起,像說累了歇會一樣。

劉玉隱藏面紗的嘴角微動,立刻明白了位柳管事的意思,明白候展現一自己的財力了,否則那最後一隻錦盒裡的寶物會輕易讓見到的。

一次坊市,特地用仙府催熟靈藥,全部珍貴稀少的那一種,而且都達到了兩百年的葯齡,就放儲物袋裡裝著。

對於靈藥值多少靈石多少心裡概的數字,但具體的價格還清楚,但自信換取眼幾錦盒之內的寶物應該話。

劉玉謹慎起見,沒靈藥一次性全部拿,而先取其的三株。從儲物袋一一地取了看起就頗為精緻珍貴的玉盒,一一擺桌,三株靈藥正裝玉盒內。

世三十年的閱歷,也見少場面,耳濡目染之也明白一些淺顯營銷理。

所謂「靠衣裝,佛靠金裝」,把包裝做好了,以更好的襯托靈藥的珍貴與格調,更容易賣好價錢,反正玉盒值靈石,自己並吃虧。

柳雪琴一直留意著劉玉的舉動,見狀由睜了美目,柳眉微動,雪白的手輕抬,一一打開玉盒。

「竟然三株二百年份的靈藥,而且皆珍貴稀少的品種,全都以用煉製築基期固本培元、突破瓶頸的丹藥!」

等看清楚盒所裝之物后,輕捂著櫻桃嘴,吃驚的看著劉玉,顯然知靈藥的價值。

劉玉心暗笑,看見了對方的舉動言語,總算放心。才肯定,幾株珍惜靈藥的價值比預先估計的高了少,看起換取三件寶物成問題了。

柳雪琴端著玉盒檢查一番后,後知後覺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被對方看了少了虛實,對於後面的壓價利。

,候也乎些許靈石了,已經完全被著三株靈藥吸引住了,如果能拿到手,到候無論直接拍賣,還煉製成丹藥,都能提高知名度,引起更多修士玉蘭樓買賣,到候生意一定能火爆許多。

「呵呵,看柳管事對三株靈藥如此,想必一定會給洪某一滿意的價格!」

劉玉語氣帶著一絲調侃,稍微擠兌了一女。

把玉盒放到桌,柳雪琴神色已經恢復正常,幽怨地白了劉玉一眼,正色:

「洪友既然能拿三株樣珍稀的靈藥,想必普通的修仙者,那妾身也拿平的那一套欺瞞友了,就給友一公價吧!」

說到里,捋了一秀髮,用一種極為輕柔且誠懇的語調說:

「三株靈藥並能換取全部的錦盒,只能換取四錦盒的寶物。」

說著又打開了一錦盒,現一張淡黃色的符籙。

「一張市面極少流通,關鍵刻用保命的一階品符籙——土遁符,由本店供養的一名制符師製作,以快速遁.知築基期修士的神識範圍也左右,了張符籙,保命的能力就增強。如果洪友實看些東西東西,那本店也以一包友滿意的價格,把靈藥買,洪友,看如何?」

劉玉以感覺得對方的誠意,也覺得幾樣東西頗為適合自己,計算了一兩者的價格也基本差多,心已經了幾分意動。

「既然柳管事都樣說了,行,就用三株靈藥換四樣東西,就樣交易吧!」劉玉笑著說。

伸手把三隻玉盒推了,才慌忙把四樣東西放進錦盒,一一關錦盒,收進儲物袋。

此柳雪琴看著帶著斗笠與黑紗的「洪友」,愈發覺得對方神秘了。一鍊氣四層的修士,卻接連拿珍貴的寶物,著實令吃一驚。

「最後盒子的物品才最珍貴的哦,洪友只能再拿兩株剛才那種靈藥,就能取走,絕對會讓友失望的!」

雙手托著錦盒,呈劉玉面,言試探。

「三株靈藥機緣巧合之得到,已僥之幸,最後的寶物,怕與洪某無緣了!」

劉玉長嘆,心知對方起了疑心,看種以靈藥換寶物的買賣,以後還盡量少做的好,否則遲早惹殺身之禍。

雙方做完了交易,柳雪琴笑意盈盈的看著劉玉,像看清黑紗的面容。

劉玉心些忐忑,口卻露絲毫信息,閑聊幾句就此告辭。

將走玉蘭樓門,與一名麻臉男子擦肩而,麻臉男子手指微動,一抹無色無味的粉末飄劉玉衣服。

劉玉此急急往客棧方向走,心思考著交易程,並沒注意到麻臉男子的動作。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交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