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錢師叔

第九十三章:錢師叔

三談完正事,又閑聊起一些奇聞異事,兩愧活了幾十年的,說起一些見聞連劉玉都感覺開眼界。

待茶杯的茶水斟滿三次都見底后,候延澤、公孫蒼順勢提告辭。

公孫蒼將那儲物袋收起,兩拿各自的法器,化為一黑一藍兩遁光向著同的方向飛。

隨著同修會的銷聲匿跡,合歡門修士潛入一事,至此便算徹底結束了。

……

劉玉將茶具收起,倚靠湖心亭的圍欄,拿書寫書籍的「存神妙法」逐字逐句研讀、參悟起。

蹙起眉頭,遇到懂之處便回憶的批註,對於每一段法訣都再三思索,生怕理解錯誤,修鍊之了差錯。

幸虧那玉筒里但記載了功法,開創門功法的輩以及后得到功法的修士都做了一些註釋,否則劉玉一鍊氣期的修士,想參悟門玄奧功法得第一層起碼需十年間。

就每日參悟功法、服用碧靈丹修鍊,與祭煉、熟悉新得到的幾件法器,樣的修鍊生涯,間一晃又了兩日。

一日,劉玉正宅的庭院熟悉剛祭煉完成的墨綠色葫蘆。

丹田法力一動,順著經脈注入手的葫蘆。

墨綠葫蘆地步頓泛起綠色光暈,地間的水靈氣從葫蘆嘴進入其內部,經法器的轉化變成綠色的毒液。

「滋滋」

葫蘆嘴射一團毒液,擊十幾丈遠的一顆高樹木,從一穿而,連續穿樹木方才停止。

只見被射穿的孔洞冒著青煙,輕微的腐蝕之聲傳,了一兩息幾顆樹轟然倒塌,並且迅速泛黃、枯萎。

劉玉看著一口毒液造成的動靜,面露一絲笑意對件法器比較滿意。

關鍵刻使件法器,敵只沾半點,片刻便毒發身亡。

至少鍊氣期修士如果手品質極好的解毒靈丹,絕對抵擋住,一點確定無疑。

就劉玉研究法器的威能與用途之,一名宅的守衛走了,單膝跪地行禮之後,才:

「啟稟劉仙師,城主邀請城主府見面,說宗門了一名仙師見!」

揮手讓守衛退,心瞭然,宗門派調查情況的修士到了。

種被宗門調查情況的修士,代表元陽宗的威嚴,么頭極,么修為高深。

劉玉敢托讓就等,馬便取金龍劍朝城主府飛。

一次沒遮掩行跡,引得許多無知凡驚呼已,直「仙」。

一會便城主府落遁光,將法器收起。

劉玉放開靈覺朝府感應而,的靈覺,府一股強的靈壓與氣息存。

靈壓遠遠超了鍊氣期修士的極限,比的鍊氣圓滿修士都強十多倍,但比起曾經見的嚴紅玉與耿元章卻又差了少。

「築基初期」

劉玉心做判斷,境界與神識的提升,使靈覺比許多鍊氣期修士都敏銳,判斷了的境界。

當然會傻乎乎用神識掃視對方,極其失禮的行為,定會惹得位未曾蒙面的師叔徒生厭惡。

早已守候此的柴文正迎了,低聲諂笑:「劉仙師,從宗的仙師已經裡面等候已久了!」

劉玉微微點頭,表示知,隨後用眼神示意麵帶路。

「請。」

柴文正伸手一引,當先朝府內走。

進入廳之後便恭敬站一旁,無問詢敢輕易說話,少說少錯。

劉玉走進便發現主位已經做了一名男子,男子表面看歲左右,黑髮黑須,身著元陽宗黑底金邊的執事服裝,第一眼顯得些古板,又些莫名的熟悉。

看了一眼后敢仔細打量,連忙彎腰行禮:

「弟子劉玉,見師叔。」

「師叔遠而,弟子失遠迎還望恕罪。」

那古板師叔一抬手示意必多禮,隨後:

「必客氣,坐吧,以叫錢師叔。」

「半月宗門丁字十四葯園遭遇合歡門弟子襲擊,劉師侄能夠把找並且消滅,表現得錯。」

劉玉聽聞此語,連稱敢,謙虛:

「錢師叔謬讚了,弟子愧敢當,也機緣巧合才發現合歡門修士的行蹤。」

「身為宗門弟子,維護宗門的利益與,實屬分內之事!」

劉玉說里頓了頓,試探性問:

「弟子青泉峰認識一位錢師兄,與師叔……。」

錢師叔聞言略感驚訝,沒想到劉玉還認識兒子,頓開口問:

「沒錯,志金正的親子,如何認識的?」

劉玉心一動,攀一點交情拉近距離,接的事情便好辦多了,馬開口回到:

「弟子未晉陞內門之,經常從錢師兄手接取任務,久而久之便熟悉起,聊得頗為投機。」

當然,想拿到一好一點的任務少得給些好處,一點確實必多說。

原錢師兄一位築基期師叔的親子,難怪能拿到那油水充足的職務,些年靈石撈的好啊。

「交情?」

錢師叔似笑非笑的看著劉玉,知子莫若父,顯然知兒子的德性,並沒戳穿劉玉。

「劉師侄年紀輕輕就如此修為,築基希望,靈根資質恐怕十分優秀吧!」

錢師兄深意的。

劉玉聞言心一凜,知錢師叔懷疑自己修為為何提升得么快。

臉表情變,自然而然回:

「哪裡哪裡,弟子三靈根的資質,修鍊的快一些,完全因為煉丹些心得,所以修鍊所用的丹藥曾短缺而已。」

劉玉回答的極為熟練,只隱瞞了仙府的存,歸根於賦。

一套說辭私早已演練多次,回答得行雲流水。

「師侄竟一位煉丹師?錯錯。」

錢師叔對說辭到沒懷疑,真假一查便知。

心裡卻對劉玉高看了一眼,年紀就晉陞內門,還一名煉丹師,確實很潛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三章:錢師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