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煉神之苦

第九十七章:煉神之苦

劉玉此的實力鍊氣期已頂尖的頂尖,自然需顧慮普通鍊氣期弟子的感受,何況以後基本會交集。

實力帶了自信,行事的方式也發生變化,發現到幾法力氣息駁雜,實力顯然一般,懶得與墨跡,直接安排。

「那……那就聽劉師兄安排吧!」

田福眼閃一絲怒氣,但感受對方那遠比自己深厚的修為氣息,還那自信從容的氣度,還壓了心怒意,勉強擠一絲笑容說。

「柴城主,劉某師弟舟車勞頓,馬安排一桌宴席接風洗塵。」

見此果然識相,劉玉面無表情也沒得寸進尺,轉頭對着一旁的柴文正淡淡吩咐。

「,就安排。」

「幾位仙師慢慢聊,告退。」

柴文正立一旁好像聾子一般,低頭看着地板,恨得鑽進什麼都聽見,仙師之間的交鋒讓心驚膽戰。

此聽了劉玉的話語如蒙赦,迅速反應,連忙低聲應,對着幾諂笑着說,說完緩緩退了廳。

劉玉用顧慮的感受,柴文正卻行,畢竟田福還寒月城,敢得罪。

「那田師弟幾位就慢慢享用美食吧,劉某還一點私事處理,就奉陪了!」

劉玉一拱手說,隨後向著廳外走。

第一次到寒月城所住那房間,柴文正一直給保留着,每日都打掃,房間內乾乾淨淨一如當初的模樣。

劉玉推開房門走了進,取三才陣的陣盤與陣旗,將陣旗放置各角落,隨後雙手一動幾法決打陣盤,一層透明的光罩頓將房間籠罩住。

取一蒲團放床,隨後盤膝坐了,從儲物袋泡製好的清荷靈茶給自己倒一杯。

今日的打坐鍊氣已經完成,劉玉現準備修鍊「存神妙法」。

一仰頭喝一口靈茶,一股清涼的氣息自腹部而起,往頭的泥丸穴而,最後作用於元神,使神魂都感到一陣冰冰涼涼的感覺。

劉玉連忙運轉存神妙法,開始錘鍊神識。

「呃啊!」

一種源自元神的疼痛,如同一把烈火全方位灼燒元神,一種撕裂元神般的錯覺,比之肉身的痛苦更甚百倍,就算劉玉已經經歷多次,還免了發一聲慘叫。

幸虧一股涼意傳到元神,使那種灼燒的感覺稍稍減輕,控制以忍受的範疇內。

難怪創造門功法的輩告誡最好配合輔助靈物修鍊,種痛苦一般修士強行修鍊,很能對元神造成永久損傷,留難以彌補的隱患。

強行修鍊得久了,很能元神衰竭,無挽回的陷入消亡。

劉玉額頭兩側豆點的汗珠滾落,嘴唇緊緊抿住,忍受着烈火鍛魂般的痛苦,待清涼的氣息稍稍退卻后,連忙拿起放一旁的茶杯吞一口。

兩辰后,劉玉結束了存神妙法的修鍊,猶及,門功法靈物的輔助每日也只能修鍊兩辰,否則便能損傷元神。

越強的功法限制越多,求越嚴苛,自古以的定律。

劉玉起身沖涼房洗身的汗跡,換另一套衣服,靠床頭拿《魔修略》慢慢翻看起。

……

第二日,巳。

沒催促,當劉玉走進城主府廳的候,田早已經坐此處等候許久了。

雖然心滿,但卻敢表露,畢竟修為的差距擺那裏。

「見劉師兄!」

見劉師兄總算了,幾連忙起身,齊齊拱手行禮,敢絲毫怠慢,特別那四名外門弟子。

像元陽宗種傳承數千年的派,對禮儀尊卑極為重視,若四禮數稍到位,劉玉手敲打一番也理所當然,合乎門規。

「幾位師弟無需多禮,沒久等吧?」

劉玉神色淡淡,一擺手說。

田福幾連稱沒,自己也剛到。

劉玉淡淡一笑,隨後看了一眼色,:「間也早了,就發吧。」

說完待幾回話,當先朝外面走。

「還得最晚,拖延了間!」

幾心裏樣想着,話敢說,連忙跟後面,一齊走廳。

城主府幾遁光升了空,朝着寒鐵礦場方向飛。

劉玉駕馭血飲刀飛行,沒刻意讓難堪,保持着幾能夠跟得的速度。

除了田福鍊氣八層,還一也達到了鍊氣七層,但並沒晉陞內門,顯然那種潛力限的弟子。

半辰后,幾遁光礦場落,落林勇辦事的木屋外。

林勇聽到動靜,打開房門走了點頭哈腰,:

「見劉仙師,仙師事吩咐一聲,的馬辦!」

「劉某馬便返回宗門,幾位剛到的師弟便接替駐守礦場的。」

「把伍師弟、周師弟叫,交接一任務。」

劉玉雙手負身後,淡淡吩咐。

說完從儲物袋取一玉瓶,丟了。

林勇連忙接住,正開口,劉玉的聲音又傳了。

「玉瓶的顆丹藥分為七次服用,保延話。」

玉瓶只一顆聚靈丹,但其的靈氣對於凡說延年益壽、強身健體話,劉許諾的。

沒利益牽扯的情況,一般還願意遵守約定。

「謝謝劉仙師,謝謝劉仙師,仙師的恩德老頭子實無以為報」

「日後一定家為仙師立長生牌位,日日參拜!」

林勇激動已,跪地連連叩首。

「行了別廢話,趕緊把叫。」

劉里聽了多阿諛奉承之言,對一套早已免疫,耐煩。

林勇聞言立刻連忙起身,匆匆往礦場走,神色之間的激動卻壓抑住。

「礦場的主事,能力還錯的,把礦場打理的井井條。」

劉玉聲介紹,說完句便沒了文,自然會親自帶幾熟悉礦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七章:煉神之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