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玄幻:原來我是絕世高人
  4. 第67章 徒兒們都想下山

第67章 徒兒們都想下山

作者:

天剛微亮。

陳玄打了個哈欠,起身準備洗漱。

然後突然發現,院子裏又多了個女子。

那女子穿着一件黑色的夜行衣,領口處綉著一朵小紅花,紅花下是傲人的豐滿。

這樣一個跟聶銀瓶一樣極具韻味的女子出現。

瞬間吸引了一眾人。

「好漂亮啊。」

剛加入進來沒多久的的張恆和白明軒,簡直幸福的不要不要的。

這院子不大,美女倒是不少呢。

「這位是?」陳玄疑惑。

「哦,我是聖母的……」

田慧本想介紹自己的。

可話未說完,就被打斷。

聶銀瓶看着陳玄道:「她是我遠房姨母家的女兒,是我的遠房小表妹。」

「哦,小表妹啊。」

「小表妹一般長的都比較水靈。」

陳玄微微一笑。

突然被誇,田慧俏臉微微一紅。

然後認真打量起,這個被聖母服侍的男人。

長的還真是帥呢。

身上有着一股難以言說氣質,如星辰般耀眼。

同時還有着一道強大的氣場,壓的她有點不太敢正視,只能偏頭。

過了許久,她才敢偷偷地瞄上一眼,就見對方竟是從『靈泉』里取出了水,開始涮口。

用的牙刷似乎在震動,與天地大道頻率產生了某種不可言喻的契合。

「那個牙刷,從未見過,莫非是仙家法寶?」

「看它震動的過程,像是與天地產生了共鳴。」

「咦,震著震著就出白色泡沫了?」

田慧好奇地看着陳玄使用電動牙刷刷牙。

整個過程,充滿了神奇。

那快速而又高頻的震動,讓她沒由來的,生出想要體驗的感覺。

只是自己怕癢,不知會不會有酥麻的感覺。

到了吃飯時間。

田慧坐在桌邊,一看桌上飯菜,整個人拘謹起來。

「這早餐,雖然簡單,只有一碗米粥,和一小碟鹹菜,可是這食材充滿著靈氣與道韻,絲毫不像凡間之物。」

「米粥冒出的煙,堪比濃縮的日月精華之氣,只是聞上一下,就感覺神清氣爽。」

「還有這鹹菜,每一條鹹菜的大小與比例,彷彿都是經過天道計算過的,每一根都有其存在的意義。該長的長,該短的短,該粗的粗,該細的細,一切都恰到好處。」

田慧拿着筷子,有些不知如何下筷。

生怕一動筷子,就破壞了其中精妙佈置的道韻似的。

「我剛來,都沒怎麼幹活,有資格坐在這裏吃飯嗎?」

田慧內心生出一陣自卑。

直到陳玄溫和地說道:「小表妹,快趁熱吃啊。」

「嗯呢。」

她這才露出爽朗的笑容,大快朵頤起來。

只是吃上一口,她保持計久的良好身材,忽地胖了一圈。

摸了摸腰圈上的肉肉。

田慧忍不住砸舌。

「這裏的飯菜,真是太滋補,太養人了,而且超級好吃呢。」

看到田慧興奮的手舞足蹈的樣子。

嚴謹、沐塵等人都已經司空見慣了。

而陳玄則是搖搖頭:「看來跟銀瓶一樣,也是逃難而來。估摸著,也好幾天沒吃飯了吧。不然的話,何故如此興奮?哎,真是可憐呢。」

陳玄一嘆,主動給田慧夾了一根鹹菜。

田慧整個人,立時歡呼雀躍起來。

這根鹹菜。

已經不再是普通的鹹菜,而是前輩筷子夾過的鹹菜。

果然,這根鹹菜入口后。

田慧彷彿聽到一道猶若天道般的聲音。

叮,你吃了一根與眾不同的鹹菜。

靈氣+100W.

轟,體內氣血翻騰,田慧忍不住一聲呻吟。

似乎,突破了。

一頓飯吃完。

陳玄習慣性地拿出漱口水,輕輕漱了漱口,這是他的習慣。

而口腔間散發出來的薄荷清香,卻讓田慧一陣心曠神怡,閉着眼睛享受。

「好想爬上去聞聞啊,真香。」

田慧狠狠地吸著氣,極為享受。

「銀瓶,你小表妹過來找你,可是有什麼事?」

陳玄看着那如若花痴般的小表妹,尋問聶銀瓶。

「不瞞前輩,我在外面還有一幫好姐妹,她們聚在一起,本是為了生存,可現在那裏出現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強迫她們從事一些女性極為厭惡的事情!!」

「甚至殘害了不少女性同胞。」

「小表妹找我,便是希望我能回去,幫助她們。」

聶銀瓶說道。

「哦。」

陳玄一聽,臉色變了!!

前世,他被稱之為女性之友,最為關愛女性。

最鄙視的便是那些不懂得尊重女性,強迫女性從事非法勞動的人。

沒想到,來到這個世界,竟還有這樣的人存在。

「不懂得尊重女性,都不配活在這世上。那還等什麼,還不快去解救她們,需要我出面找竹鳶他們幫忙嗎?」

陳玄一副嫉惡如仇的樣子。

想着要不要請夏竹鳶過來幫忙,畢竟夏竹鳶近期生意做的夠大,已經足以幫助難民了,那幫別人也是幫,還不如幫幫自己人。

聶銀瓶聞言。

心中感動,看來前輩是支持自己下山的。

「找人幫忙倒是不用。」

聶銀瓶說着,「只是我離開的這段時間,怕前輩你這裏不適應,所以我準備安排小表妹來接替我離開時的工作。」

「您放心,小表妹也什麼都會的。」

「某些方面,會比我做的更出色的。」

聶銀瓶向陳玄推薦田慧。

「是的前輩,聖……銀瓶姐姐會的,我都會,她能做的,我也能做。」

田慧急忙站出來表現自己。

同時她想到一件事,臉上立時變的紅燙起來。

也不知道聖母的工作項目里,有沒有暖被窩陪房這一項。

「那倒是辛苦你了。」

陳玄沒多想。

在他看來,這小表妹估摸著也是跟聶銀瓶一樣,無地可去。

自己留她下來,給她一份工作,也算是幫了聶銀瓶的大忙了。

「為前輩做事,應該的。」

田慧客氣道。

對於田慧的態度,陳玄還算滿意,微微點頭。

轉身面對自己那一幫徒弟時,表情卻是嚴厲起來,訓斥道:

「你們幾個都給我聽好了。」

「做人,當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萬事以善為先,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倘若你們身邊也有親人或者朋友,正在被惡勢力協迫!!」

「那你們也應該像銀瓶一樣,義不容辭地站出來,去解救他們。」

「若是連身邊的人都保護不好,那你們在我這學再多的知識和技能,又有何用?」

「再說了,只有把心結徹底的消除,才能夠在我這好好學習,不是嗎。」

陳玄面色嚴厲。

嚴謹、沐塵、張恆、白明軒,都是心中一震。

師尊剛才這一番話。

像是在點撥他們。

嚴謹有些忐忑:「前段時間葯神谷的人過來向我求救,被我拒絕,這事難道師尊已經知道了,他剛才一番話,其實是在批評我見死不救?」

沐塵心中也反覆思索:「師尊剛才說,只有把心結徹底的消除,才能夠好好學習,說的是我嗎?他不止一次說過,心若有旁騖,劍勢就不可能凌厲,所以他是要讓我解開心結?」

嚴謹和沐塵感覺,師尊在批判自己。

「師尊,弟子錯了。」

嚴謹惶恐地跪了下來。

「哦,你何錯之有?」陳玄問。

嚴謹說道:「師尊剛才說了,如果連身邊的人都保護不好,那麼學再多的本事,也是無用,弟子不該欺瞞師尊,葯神谷正在面臨滅宗之難,弟子雖已脫離葯神谷,但終究自幼在那長大。所以弟子也想下山,去葯神谷走一趟。」

「善良是一種美德,葯神谷再怎麼樣,也是你娘家,而且你祖師都親自上門,為對你之前的不公之事,道歉了,你心中的怨氣,也該消了。」

陳玄表達自己的觀點。

「是。」

嚴謹點頭。

同時心道,果然,師尊是要我放下成見,去幫葯神谷!!

「既是為娘家出力,你下山之事,為師准了。」

「謝師尊。」

嚴謹鬆了口氣。

她知道,自己這次算是做對了選擇。

另一邊。

沐塵猶豫再三,也站了出來。

「師尊。」

「傻徒弟,你怎麼了?」陳玄問。

「師尊,實不相瞞,弟子心中有結,若不解開,恐怕會影響以後的修行,所以弟子也想下山。」沐塵說道。

「說來聽聽。」

陳玄認真地看着自己這傻徒弟。

於是沐塵,就把自己如何被家族人算計,如何被廢掉世子頭銜,又是如何被未婚妻退婚,都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陳玄聽完,心中氣憤。

這簡直比前世看的廢材流小說還狗血呢。

這種事,虧自己傻徒弟能忍。

「還記得我怎麼教你的嗎?」陳玄看着沐塵。

「記得!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對嘛,你既然想修劍,就不能有心結。」陳玄看古龍小說,還有一劍獨尊,哪個大劍修,不是心無雜念,沐塵若想在劍術上有所成,還真不有心結。

「那我下山的事。」

「准了。」

陳玄心想,沐塵在自己這,每天啥也不幹,就只練劍,體格也確實強健了很多,而且上次打群架,也沒給自己丟臉,想來出去只要不遇到修真者,應該也不至於被人欺負了。

一旁。

剛加入進來的張恆和白明軒,這幾日跟着師尊種地、餵雞鴨,倒也學到了一些本事。

實力也在吃飼料、吃草的過程中突飛猛進。

聽了陳玄剛才一番話。

他們的理解是。

師尊這明顯的,是想讓他們下山。

去搞事情啊。

但倆人畢竟剛來,不敢輕易提下山的事。

而這時,剛好師尊向他們看來,二人立時站的筆直。

「一個喂個雞能被雞啄傷了腿,另一個除草都除不幹凈,明顯的學藝未精,就不要出去丟人現眼了,留下來繼續學習。可有異議??」

陳玄看向張恆和白明軒。

「弟子不敢有意見。」

張恆和白明軒,低着頭,不敢說啥。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