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從白蛇開始進化
  4. 第299章 斗罷艱險,再度出發!(求追更…

第299章 斗罷艱險,再度出發!(求追更…

作者:

天上。

白玉京。

一座小涼亭內。

一個身穿白衣的中年劍客百無聊賴的躺在涼亭的頂部。

看着漫天星斗。

嘴裏面叼著一根狗尾巴草。

「呸。」

白衣劍客吐出來嘴裏面的狗尾巴草。

隨手一揮。

天上的月華全部朝着下方緩緩降落。

湧入涼亭下面桌子上的酒壺裏面。

桌子上的美酒的蓋子自動打開。

一股醇香的美酒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自動的流入白衣劍客的嘴裏面。

「噸噸噸噸噸。」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中年劍客自言自語,甚至念起來詩。

「酒,真的這麼好喝嗎?」

忽然,涼亭之上,出現了一個黑袍女子。

看不清面容。

她清冷的目光望着前面的這位大叔。

豪放不羈的鬍子上面還有酒液。

「當然好喝。」

「這大概是人間最令我懷念的東西了。」

「這月光酒,雖然好喝,總歸是少了那個味兒。」

中年劍客搖搖頭,似乎不是很滿意。

「話說,哪陣風把你吹來了。」

「你不在你的龍宮裏面養傷。」

「反倒來我這白玉京看我喝酒?」

他漫不經心的說道。

「心情不好。」

「來找你聊聊天,散散心。」

「本來和藥師佛約好了去獵殺群山之主。」

「一切都很順利。」

「雖然群山之主在古老級的邪神裏面屬於屬於頂級的。」

「但我和藥師佛聯手,留下這破山的問題不大。」

「就在關鍵時刻,來了一位支配級的邪神。」

「把群山之主救走了。」

「那傢伙還想把我和藥師佛留下。」

「好在那猴子和老牛及時趕到,我們四個勉強和那位支配級的邪神過了幾招,最終玄君出手,趕跑了那位支配級的邪神。」

「只可惜,還是沒有留下來群山之主。」

「你說可惜不可惜。」

黑袍女子端起了桌子上的美酒。

一飲而盡。

「哎哎哎,你幹嘛喝完啊,都不給我留一口。」

「我說你這個瘋……」

鬍子拉碴的中年劍客正想說什麼。

看向了黑袍女子的眼睛之中的殺氣。

頓時噎了回去。

算了算了。

男子漢大丈夫,不和女流一般見識。

主要是,這個瘋女人……太強了。

他趕緊接上了黑袍女子的話題。

「那位支配級的,是那隻觸手醜八怪,還是那個吵個不停的金蟬?」

「最近這幾個紀元,支配級的邪神裏面,就這兩位最活躍。」

「也給我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中年劍客望着星辰,說道。

「是那個聒噪無比的金蟬。」

黑袍女子嘆了口氣。

「果然是這大蟲子。」

青蓮劍仙笑道。

「開心點。」

「你要這麼想。」

「你們四個才是劫法,就能和一位支配級的邪神過幾招。」

「這樣一想,是不是感覺自己特厲害。」

「而且,經此一役,群山之主元氣大傷,肯定短時間內不敢出來惹事情了。」

「也算是好事。」

「殺死一位頂級的邪神,哪有那麼容易。」

中年劍客拿起了旁邊的寶劍。

指尖輕輕擦拭著。

上面的寒光冷冽無比,殺氣凌然。

「還是不甘心。」

「真想早點踏入彼岸,殺個痛快。」

黑袍女子冷冷的說道。

「彼岸哪是那麼容易達到的。」

「彼岸難,難於上青天。」

中年劍客感慨道。

「太上玄君,世尊如來,天帝。」

「上古以來,唯有這三位成就了彼岸。」

「大千世界,恆河沙數,上古以來,成就劫法者,雖然不能說是多如牛毛,但是你看如今的星河之上那些本命星辰的數量,就知道劫法的數量其實不少了。」

「但是這麼多劫法之中,只有三位成功渡過苦海,登臨彼岸。」

「至於那遠古洪荒時期。」

「那位存在,生而強大,一出生便是劫法。」

「也是用了不知道多少紀元,才登臨彼岸。」

「如果不是因為那位原初級的邪神從中作梗,那位存在本已經應該獲得道果,超脫一切。」

「所以,彼岸這種事情,急不得。」

中年劍客說道,一副我很懂的樣子。

黑袍女子輕笑一聲。

「你倒是看得開,天天喝酒睡覺,遊山玩水,遊戲人間。」

「今朝有酒今朝醉。」

中年劍客說道。

「喝酒喝飽了,才有力氣和邪神打架。」

「不過,似乎燭宙又誕生了一位新的劫法,你有啥小道消息嗎?」

他望向冰山一樣的黑袍女子。

「沒錯,這位新晉劫法很不錯。」

「如果不是他,燭宙還真的有點懸了。」

「應該是一個很有潛力的種子。」

「成長起來,未來說不定可以成為我們這邊的一位大將。」

兩人閑聊著,一如往常。

……

一座充滿著不祥氣息的黑山就這樣懸浮在了金銀台的上空。

黑山之上,無盡的山石,組成了黑山大君的五官輪廓。

無數的白骨累累,堆積在黑山之上。

與其說是石頭山,不如說是白骨山。

「這麼久,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白蛇望着黑山開口說道。

「上次算你好運,要不是被那禿驢的領域給糾纏。」

「你們早已經全部埋葬我的黑山之中,化為我的一部分了。」

黑山大君笑着說道。

輕描淡寫。

卻透露著無比的邪氣。

「看來你很有自信可以穩吃我們啊。」

青崖真人冷哼一聲,怒目而視!

十步劍在身邊環繞飛舞,散發着十足的靈性。

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戰鬥。

「你以為把九尾天狐找過來,就可以打敗我了?」

黑山大君恐怖的威壓碾壓在保護著天姥山的護山大陣之上。

無數的住持陣法的天姥山弟子都感覺壓力山大。

瘋狂把體內的真氣或者法力注入大陣之中。

大陣本身也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天地靈氣。

「黑山大君,今日,是該做個了解了。」

一直沉默不語的九尾天狐忽然開口。

九條尾巴在身後搖擺着。

「諸位,我們一同出去,迎戰黑山。」

青崖真人不想讓戰鬥牽扯在天姥山這邊。

他隻身離開大陣的保護。

來到了外面。

幽玄妖王,林白,九尾天狐也紛紛來到了外面。

「很好,這次,把你們一網打盡。」

「這個世界,就沒有任何高端戰力了。」

「本來一個個找你們,還有點麻煩。」

「你們到自己聚在一起,簡直是找死。」

黑山大君冷笑。

忽然,無數的山石化作隕石流星雨一樣朝着林白等人激射而來。

劍氣匹練橫空出世。

劃破夜空。

將這些隕石化為粉末,消失殆盡。

「如今,幽幽崑崙,千秋萬載的命運,取決於我們了。」

青崖真人輕輕一揮手。

十步劍化為極致的劍光,牽引著天上的星光。

帶出來一條千丈的星光劍氣,華麗無比、勢不可擋!

「所以,我們別無選擇,唯有背水一戰!」

「一劍起自心田裏,邪魔外道不足懼!」

「殺!」

星光劍氣長河轟然而至。

似乎,經歷了上一次戰鬥,青崖真人的實力更上一層樓了。

這讓林白對於今天的這一戰,更有自信了。

九尾天狐已經徹底顯化出來原型。

一頭百丈巨大的九尾天狐出現在星空之中。

九條粗壯毛茸茸的尾巴宛如孔雀開屏,華麗而大氣!

「烈焰滔天!」

一片火雲瞬間在黑山的上空成型。

恐怖的火焰從火焰之中噴涌而出。

方圓數里之內,儘是火焰起舞。

林白感慨,這九尾天狐火焰威力,確實不差。

可惜,不如自己的赤帝火。

劍氣席捲,火焰滔天。

黑山大君瞬間遭受了兩大九級超凡者的攻擊。

可是身為巨山成道。

挨揍能力本來就是一流。

這些攻擊對他來說,充其量也就是颳了一層皮而已。

「領域展開,枉死鬼蜮!」

黑山大君故技重施。

黑色瀰漫,人間鬼蜮再度成型。

要把白蛇等人都吸進去這枉死鬼蜮之中。

這個時候,青崖真人不慌不忙。

有了上次經驗教訓。

他知道,無論如何都不能被枉死鬼蜮吸進去。

不然,整場戰鬥的主動權,就掌握在黑山大君的哪裏了。

自己這邊的優勢也會被瞬間拉平。

他深吸一口氣。

望着前方籠罩而來的枉死鬼蜮。

繡口一吐!

「著!」

他張口。

無數的劍氣從他的口中湧出。

淹沒了眼前的一切。

無論是枉死鬼蜮,還是黑山大君。

都被這股劍氣席捲,埋沒。

劍氣之中,傳來了黑山大君難以置信的聲音。

「這是……青蓮劍仙的一縷劍氣?」

「這怎麼可能!」

枉死鬼蜮寸寸崩碎。

恐怖的黑光爆發開來。

等待呼嘯而過的劍氣停息下來。

眾人望着眼前。

黑山大君的身影緩緩出現。

此刻的黑山大君。

整座黑山本體,似乎都被硬生生的削去了一層。

「如果不是群山之主賜予的秘術保命。」

「我可能已經死了。」

黑山大君心有餘悸。

剛剛的劍氣。

雖然可能只是飛升之前的青蓮劍仙的一縷殘留的劍氣。

但是,這是完完全全的元神境界的攻擊。

好在黑山大君作為群山之主的人間代理人。

底牌頗多。

雖然受了不輕的傷,但是沒有傷及根本。

只不過,枉死鬼蜮被剛剛的劍氣徹底摧毀了。

想要再次凝聚出來。

要費些日子了。

青崖真人面色微變。

他剛剛動用了天姥山的傳承劍氣。

這可是元神的攻擊。

居然沒有滅殺黑山大君。

着實是出乎他意料。

「死吧!」

黑山大君怒吼著。

身軀忽然炸開。

一整座黑山爆發開來,化為無窮無盡的碎石四射!

一道道黑色的流光朝着四面八方席捲。

「小心!」

青崖真人說完。

十步劍環繞成極致的劍光。

飛舞著,那些帶着黑山大君恐怖之力的碎石全部被湮滅。

「覆水!」

林白意念一動。

整座天姥山附近的水,全部湧入了星空之中。

一條波光粼粼的河流橫跨而來。

將這些碎石全部沖刷而走。

忽然。

林白感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襲來。

「死吧,蟲子。」

一隻黑色的山石組成的巨大的手掌從上方抓下來。

朝着白蛇這邊抓來。

即便白蛇的千米身軀。

在這手掌之前,都顯得有些渺小。

「找到你了。」

林白面色不變。

毫不猶豫的祭出了法寶神火罩。

神火罩自動變大。

神火罩感受到危機,直接發動了火龍罩附體。

可以硬抗元神以下所有攻擊的火力罩。

自然可以擋得住黑山大君的攻擊。

一條威武雄壯的火龍長嘯,將白蛇環繞保護在內部。

嚴絲合縫。

黑山大君的手掌抓到了火龍上面。

赤紅的火焰順着他的手臂往上方蔓延。

怪叫一聲,吃痛的甩開了林白。

趁此機會。

「天姥山弟子,三千青蓮陣!」

青崖真人見狀。

趕緊讓早就埋伏於四野的那些天姥山弟子紛紛啟動了劍陣。

方圓數十里的範圍內。

三千青蓮,瞬間凝聚成型!

組成了一座由青蓮組成的劍氣牢籠。

以天姥山為根基,以四位金丹中期的弟子,和成百上千的普通訓練有素的天姥山弟子佈置的三千青蓮劍陣。

專門為黑山大君準備的大禮!

虛空之中。

黑山大君的身影開始浮現。

「可惡。」

黑山大君心中無比的怨恨。

都怪那白雲禪師。

把自己的底牌幾乎消耗完了。

之前那一戰。

使用了凡塵七苦的白雲禪師。

直接展開了一個完整的領域。

琉璃凈土。

隔着無數時空,東方琉璃光佛和群山之主藉著白雲禪師和黑山大君。

交手了。

那一戰,打的是天昏地暗,兩個人的戰力甚至不弱於元神初期了。

枉死鬼蜮被琉璃凈土克制的死死的。

好在,最後終究是自己持久一點。

堅持到了白雲禪師的真靈和執念徹底消散在天地。

要不然,那一戰,誰勝誰負,猶未可知。

在那一戰後,黑山大君多次再度尋求群山之主的恩賜。

只可惜,一直未能溝通上。

這讓他懷疑,自己被群山之主給拋棄了。

自己可是把進階元神的希望全部壓在了群山之主身上。

在勉強把傷勢給養好之後。

黑山大君便着急的朝着天姥山而來。

希望早點解決這一切。

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了退路。

可是,打到現在,黑山大君越來越感覺,力不從心。

「該死的白蛇。」

「都是因為他的到來,才使得我的計劃出現了紕漏和變數。」

黑山大君怨念散發出來。

林白遠遠的都能感受到。

他望着被三千青蓮限制住的黑山。

「該結束了,看來,你如今已經底牌盡出,黔驢技窮了。」

林白頭頂的金色獨角散發着恐怖的氣息。

在距離黑山大君數十里的位置。

破滅金光轉瞬即至。

宛如星夜之中的一條金光長河。

地上的天姥山弟子。

看着金光忽然出現。

怔怔出神。

這頭頂的星空一分為二。

一分為二的,還有那座巨大的黑山組成的岩石巨人的頭部。

直接被金光洞穿。

轟碎!

就連那點頭顱之中的一點真靈。

都被破滅金光湮滅。

斷絕了再度復活的可能性。

【你完成了偉大意志賦予的任務。】

【你獲得了偉大饋贈:1000萬靈氣值】

系統的提示音傳來。

光陰麟那邊。

兩個任務都是顯示的已完成。

這也意味着。

黑山大君,的確是死了。

【邪魔伏誅,大乾滅亡。】

【歷史的車輪再度向前。】

【未來的一切依舊未定。】

【故事的第一幕完美落幕。】

【旅行者完成了他的使命。】

【即將踏上一段嶄新旅程。】

【滄海遺珠功能現已經恢復。】

【你隨時都可以選擇離開此方世界。】

「黑山大君,真的死了。」

青崖真人那被金光轟碎頭顱的黑山巨人。

徹底失去了生命的氣息。

重新變化為死物。

或許,千萬年後,這些黑山還能再度誕生靈智。

只是,那個時候的黑山。

已經非此黑山了。

「這黑山大君很明顯已經是黔驢技窮了。」

「他經過上一戰之後,實力降了很多。」

「但是還是敢獨自打上天姥山來。」

「怕是受了什麼刺激失了智,準備做最後一搏了。」

林白說道。

並沒有那麼激動。

這一戰,打的很順利。

黑山也確實死了。

但是那種縈繞在心頭的不安之感。

並沒有消散。

「黑山死是死了。」

「只不過,對於星河之上的群山之主來說。」

「一位黑山大君,不過是身上的一隻跳蚤罷了。」

林白知道,這股不安之感的來源。

是來自於星河。

越是變強,接觸的秘密越來越多。

他就越能感覺出來,星河之上的那些存在是多麼的恐怖。

「罷了,星河之上,是那些大人物該去頭疼的事情。」

「起碼,現階段,崑崙界應該是暫時安全了。」

「雖然如黑山大君這樣的人間代理人實力一般,但對於邪神來說,想要重新物色一位合適的代理人也是不容易。」

青崖真人苦笑。

「不過崑崙界死傷慘重啊。」

「大乾幾乎全滅,白雲禪師也隕落。」

「元氣大傷,不知道何時才能恢復了。」

九尾天狐變回人形。

喃喃自語。

「沒必要過於悲觀。」

「我們並不是孤軍奮戰。」

「比起我們,那些星河之上的前輩才是真正抵抗壓力的主力。」

林白說道。

星河之上的戰場,可比下面無數千萬倍。

那裏需要直面的是真正的邪神本體!

……

天姥山。

鏡湖。

因湖水明澈如鏡而得名。

如今的鏡湖上。

一艘紅色的畫舫之內。

鶯歌燕舞。

燕小霞,青崖真人,九尾天狐,還有一條小白蛇。

圍坐在小桌前。

吃着小菜,喝着小酒。

看着美麗的西域舞女,跳着曼妙的舞姿。

蜂腰扭動的很有韻味。

「不知道白蛇道友接下來打算何去何從。」

「你應該不是崑崙界的吧。」

青崖真人笑着說道。

崑崙界就這麼大,怎麼可能憑空出現一位這麼強大的妖王。

林白笑道,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

有神秘感,才有逼格。

雖然這一次沒能進階九級。

但是起碼解決了靈氣值的問題。

只需要把水之位格搞到30點。

就可以進階了。

以自己的能力,一旦進階九級。

就是元神之下最強的存在!

「白道友,你這是要走了嗎?」

一雙美目,安靜的凝視着白蛇。

「沒錯。」

「不過,我有預感。」

「不久的將來,我還會回來的。」

林白說道。

「希望下次再見的時候,諸位已經進階元神。」

林白笑着說道。

發自真心。

「好,好,好!」

青崖真人扒開酒葫蘆的蓋子,將烈酒一飲而盡。

連說三個好。

十步劍愉快的飛舞著,劃出一道道優美的線。

不時讓岸邊的遊人駐足。

想知道是何方的仙師顯現了仙跡。

「或許有一天,我們還有可能在星河之上再見呢。」

青崖真人此刻,眼中眸光無比明亮。

豪氣沖雲霄。

「酒也喝了,曲兒也聽了。」

「此間事了,就此別過了。」

「我就繼續上路了,後會有期。」

白蛇朝着二人微微點頭。

身形消失在畫舫之中。

沒有留戀的轉身離去,直衝雲霄。

崑崙界對於自己來說,只是旅程的一小部分而已。

自己對於崑崙界來說,也不過是一過客。

「後會有期。」

青崖真人立於船頭。

遙遙朝着白蛇一拜。

「後會有期。」

九尾天狐揮揮手。

雲巔似乎有歌聲傳來。

「你挑着擔,我牽着馬。」

「迎來日出,送走晚霞。」

「踏平坎坷,成大道。」

「斗罷艱險,又出發,又出發。」

林白心中暢意。

哼著小曲。

啟用了滄海遺珠功能。

五百萬靈氣被扣下。

林白望着下方不停揮手的燕小霞。

以及隨風而來的聲音。

「白前輩,你這歌,小道覺得怪好聽的。」

「不知道叫啥名字?」

林白微微一笑。

「敢問路在何方!」

【你消耗了五百萬靈氣值】

【你啟用了偉大遺物-光陰麟】

【滄海遺珠正在隨機載入世界】

【在此期間,你將豁免所有締造級以下的攻擊】

【在該世界任務完成之前,你將無法使用滄海遺珠功能】

【10、9、8……1】

【載入成功。】

【正在傳送!】

隨後,白蛇的身影,消失在了崑崙界。

……我是分割線,三章合一,6100+字,本章完……

之前被404的可以看了,大家刷新不出來的,就刪了書架重新加。

諸界漫步《幽幽蘭若》篇完,下一篇《妖靈狂潮》。

七十萬字打卡!

斗罷艱險,再出發!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