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被帝國女帝契約的使徒大劍豪
  4. 第141章想坑我?抱歉我有系統【六千五百…

第141章想坑我?抱歉我有系統【六千五百…

作者:

查恩帝國貴族們瞧見葉凡和艾米莉亞跟上來。

愣了愣。

轉身繼續往裏走。

艾米莉亞見狀。

回頭看了一眼守在宴會廳門口列陣的衛兵。

輕哼了聲道,「這群傢伙。」

「演技也太劣質了。」

「要不是多諾帝國現在還處於恢復階段。」

「誰願意看他們演戲。」

「臭葉凡~」

「你說我們多諾帝國還需要多久才能恢復呢。」

「自我上任以來,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嗚嗚?°(°ˉ??ˉ?°)°?」

艾米莉亞訴說辛苦。

葉凡摸了摸艾米莉亞的頭。

安慰道,「辛苦你了艾米莉亞。」

「等多諾帝國局勢穩住。」

「我帶你去度蜜月。」

「(ФωФ)。」

「度蜜月?那是什麼?」艾米莉亞聽着葉凡的話,一臉疑惑。

葉凡瞧艾米莉亞不曉得度蜜月是什麼意思。

把艾米莉亞摟在跟前。

面對面貼近道,「艾米莉亞,度蜜月呢,就是指新婚夫婦在婚禮后,馬上和愛人一起去旅遊度假。」

「也就是說。」

「我會帶你出去玩一段時間。」

「怎麼樣?」

「期待么?」

葉凡注視着艾米莉亞的眼睛說着。

艾米莉亞本來還和葉凡四目相對。

可當葉凡說道新婚夫婦的時候。

艾米莉亞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

眼瞳先是放大。

隨後害羞的望向別處。

不敢與葉凡繼續對視。

查恩帝國的貴族,在艾米莉亞和葉凡一旁,看着這一幕,臉色暗沉。

「這兩個傢伙,還真當自己來度假呢。」

「一會兒有他們好受的。」

「咋們國王殿下珍藏的暗金毒龍血可不是鬧着玩的。」

「只需要一滴,保證讓他們束手就擒。」

...

查恩國王私人宴會廳內。

艾米莉亞和葉凡跟着查恩帝國貴族走進來。

第一眼就發現。

這個所謂的查恩國王私人宴會廳。

竟然比公共的,要大四五倍。

裏面的裝修和佈置檔次。

和前一個相比,也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天下。

「葉凡。」

「這個查恩國王也太奢靡了吧。」

艾米莉亞看着琳琅滿目的查恩國王私人宴會廳,忍不住向葉凡感慨。

葉凡在艾米莉亞一旁聽着。

四顧掃了一眼道,「確實很奢靡。」

「這些牆上鑲嵌的寶石,一個起碼都是上萬金幣。」

「如果我沒估計錯。」

「這私人宴會廳的造價,不低於一億金幣。」

「一億金幣?"(oДo*)」艾米莉亞聽到一億金幣。

彷彿自己聽錯了一樣。

獃獃的盯着葉凡,「葉凡,一億金幣就用來修個宴會廳?我記得我們多諾帝國女帝殿,整個女帝殿造價才一億不到...」

艾米莉亞本以為查恩國王發起戰爭斂財,是為了帝國發展。

結果。

他這麼做,只是單純用來自己享樂而已。

「他們這樣下去活不久的。」

「有資源不去發展,只顧著享樂。」

「等實力偏弱的小帝國都打完了,遇見實力相當的對手時,他們就會露出原型。」

艾米莉亞一言點中查恩帝國現在的局勢。

葉凡在一旁聽着。

越發覺得艾米莉亞漸漸開始有女帝的味道。

「艾米莉亞,你說的沒錯。」

「他們再遇見實力差距不大的敵人時,就會露出原型。」

「也正是因為他們知道這個。」

「所以才會想出來給你安排個鴻門宴。」

「好控制住你,以最小的代價取得勝利。」

「只不過。」

「他們找錯了人。」

「等待着他們的只有一個結果。」

「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葉凡剛說完。

查恩國王就走了過來笑着道,「兩位在聊些什麼呢。」

「聊的這麼開心。」

「現在宴會已經開始咯。」

「按照查恩帝國的規矩。」

「這個時候是要跳雙人舞的。」

「不知道艾米莉亞殿下可否賞我一個面子。」

「與我共舞一曲?」

查恩國王向艾米莉亞伸手。

艾米莉亞看着查恩國王肥得流油的胖手。

有些反胃的拒絕道,「抱歉。」

「我有舞伴了。」

「查恩國王還是去邀請其他姑涼吧。」

「我看跟在你身旁的這兩位精靈美人,身邊也沒人一起跳舞的舞伴,你可不能冷落了她們。」

艾米莉亞果斷牽着葉凡的手,拒絕查恩國王。

查恩國王見艾米莉亞毫不猶豫就拒絕,還牽起了葉凡的手。

臉部一抽。

忍着肚子裏的怒氣道,「艾米莉亞殿下說笑了。」

「她們兩個常陪着我跳舞,一兩次不一起跳沒什麼的。」

「倒是你艾米莉亞殿下,我可是邀請你好幾次,才把你請來。」

「你作為多諾帝國女帝,我作為查恩帝國國王,咱們兩個要是不共舞一段,實在是說不過去啊。」

查恩國王說着,繼續伸出手朝艾米莉亞靠近。

一旁的查恩帝國貴族見狀。

紛紛起鬨。

「來一段來一段。」

「這可是帝國與帝國之間,表示關係友好的象徵呢。」

「國王殿下配女帝殿下,真是郎才女貌。」

「我們國王的舞技,是整個查恩帝國最棒的,女帝殿下就試一試嘛。」

「是呀是呀,帝國社交,統治者之間不共舞一段,也太奇怪了。」

查恩帝國貴族在一旁起鬨施壓。

葉凡見狀。

一把將艾米莉亞摟到懷裏。

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道,「女帝殿下是我的未婚妻。」

「我有潔癖,不喜歡任何異性碰她。」

「查恩國王作為一國之主,想必也不喜歡有人碰自己的女人吧。」

葉凡把話一下丟到查恩國王頭上。

查恩國王一聽葉凡是艾米莉亞的未婚夫。

當即一臉不屑。

「什麼臭魚爛蝦也配做女帝未婚夫。」

「這艾米莉亞就是年輕,太容易被騙了。」

「哼,臭小子,你嘚瑟不了多久的。」

查恩國王內心不屑。

表面上卻沒有太大變化。

笑着回懟葉凡道,「我這個人比較開放。」

「只跳個舞而已。」

「又沒做什麼。」

「葉凡小兄弟。」

「你若是想的話,我那兩個美人你隨便挑一個做舞伴,我保證沒意見。」

查恩國王沒有放棄邀請艾米莉亞跳舞的意思。

葉凡見狀。

拍了拍手道,「查恩國王說的沒錯。」

「你比較開放,認為這樣沒問題。」

「我尊重你的觀點。」

「可同樣的。」

「我也希望查恩國王你尊重一下我和艾米莉亞的觀點。」

「我們兩個很保守。」

葉凡一句將軍。

查恩國王如果繼續下去。

就是不尊重艾米莉亞和葉凡。

查恩國王沒想到葉凡如此激靈。

竟然利用他的話來坑他。

擺着副臭臉轉身離開。

「也罷也罷。」

「既然你們那麼不願意。」

「那我也不強求了。」

「大家開始吧。」

查恩國王回去找雙胞胎精靈女跳舞。

一邊跳。

一邊偷偷怨恨的盯着葉凡。

「臭小子。」

「你就嘚瑟吧。」

「等會有你好受的。」

「我那暗金毒龍血,可是能讓人短時間內渾身麻痹無法使用任何技能的。」

「到了那時候。」

「我看你怎麼做護花使者。」

半刻鐘后。

宴會廳內的人剛跳完舞。

一串女僕端著葡萄酒走了進來。

艾米莉亞和葉凡回到座位上休息。

一名戴着金絲眼鏡的金髮女僕長,端著葡萄酒來到艾米莉亞和葉凡身邊。

「女帝殿下。」

「這是國王殿下專門為你們準備的五十年份名酒,您請。」

戴着金絲眼鏡的女僕長說完。

就待在一旁看着艾米莉亞和葉凡。

葉凡見女僕長一副不見自己和艾米莉亞喝酒就不離開的架勢,默默從袖口取出兩罐可樂,道,「別費功夫等了。」

「我們自己帶了喝的。」

「來艾米莉亞。」

「乾杯。」

葉凡和艾米莉亞在那喝可樂。

對葡萄酒一點兒沒動。

查恩帝國的貴族和國王看着葉凡和艾米莉亞。

他們沒想到葉凡竟然自己帶着喝的進來。

全體無語。

「這小子,怎麼還帶着喝的進來,這下怎麼辦,這酒要是沒被他喝下去,我們毒酒這一招就沒用了。」

「我有辦法,咋們去給他們敬酒,他們總不能拿自己的東西來和我們喝吧。」

「可要是他們還真就不願意怎麼辦?動手?」

「不用動手,他們不喝,那隻能證明他們擔心我們投毒,大不了我們的人和他們一起喝一瓶葡萄酒,總不能我們都嘗過了,他們還不給面子吧。」

「這倒是個好辦法,只要暗金毒龍血發作,就算我們全部都和他們一起中毒了,那也沒事,咋們可以讓衛兵來幹掉收拾他們。」

「這裏是我們的地盤,如果不想辦法把他們永遠留在這裏,等他們回多諾帝國,那一切就麻煩了。」

查恩帝國貴族有了主意。

連忙通知查恩國王。

查恩國王見狀。

舉著葡萄酒杯走向艾米莉亞和葉凡道,「兩位為什麼不喝我特意準備的名酒?」

「是不想給我面子?」

「還是說你們擔心我的人往裏面投毒了?」

「這樣。」

「我先喝。」

「總行了吧。」

查恩國王說着。

示意一旁戴着金絲眼鏡的金髮女僕長給他倒酒。

在酒倒好后。

查恩國王二話不說。

一飲而盡。

「怎麼樣。」

「沒毒吧。」

「我都給你們說了。

「這裏是在查恩帝國。」

「我要是真想害你們,有的是辦法。」

「根本沒必要用投毒這種麻煩的操作。」

「來,各位一起敬艾米莉亞殿下一杯。」

查恩國王裝的很像。

說完話,又讓女僕長給他續上了一杯。

其他貴族見狀。

紛紛以想要嘗嘗五十年份的名酒為由。

來女僕長那討酒喝。

乍眼一看。

完全看不出來毛病。

「葉凡~」

「我們不能喝。」

「就算這酒真沒問題也不能喝。」

「在別人地盤,尤其是宿敵,他們的東西,我們一點都不能沾。」

艾米莉亞擔心葉凡忍不住喝酒,湊到葉凡耳邊悄聲提醒。

葉凡回頭看着艾米莉亞。

點了點頭。

繼續看着查恩帝國國王和貴族表演。

女僕長葡萄酒杯里有沒有毒。

葉凡不用試也能知道。

三分鐘后。

查恩帝國國王和貴族們見葉凡還沒有喝酒的意思,勃然大怒。

「我們都喝了,你還不喝,這是不是太不給面子了。」

「臭小子,我給你一個道歉的機會,現在就喝一杯,否則的話,休怪我們來硬的了。」

「就是,連我們國王都喝了,你們不喝,成何體統。」

「都過去幾分鐘了,我們還沒事,有沒有毒,你還不清楚么?」

「快喝,如果你不喝,那就是在公然挑釁我們所有人。」

「艾米莉亞殿下,我尊重你們,希望你們也能尊重我,否則的話,我可不敢保證,我的手下會不會亂來。」查恩國王聽着貴族們的話,出言威脅艾米莉亞。

艾米莉亞陷入兩難。

她深知不能喝對方的東西。

一旦喝下去,後悔都來不及。

可對方都喝那麼久了,也沒什麼事情。

要是自己再這樣不喝。

那確實有些不尊重。

「...」

艾米莉亞陷入沉默。

葉凡見狀。

手指甲敲擊著木桌道,「我喝。」

「怎麼不喝。」

「各位都這麼表現了。」

「我要是再不喝,豈不是有些不識好歹。」

「那啥。」

「女僕長是嗎?」

「給我滿上。」

葉凡讓女僕長給自己倒滿。

女僕長一臉懵。

她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喝葡萄酒要倒滿喝的。

女僕長想要再確認一下。

可很快,她就在查恩帝國貴族們和國王眼神殺氣中,放棄了這個念頭,趕緊給葉凡倒滿。

葉凡見酒杯倒滿。

伸手去握。

剛抬起到一半。

手一滑。

杯子和酒摔在地上。

查恩帝國的長老們和貴族見狀,當即就差點動手。

好在葉凡反應快。

連忙把給艾米莉亞準備的杯子拿過來,讓女僕長給自己重新倒一次。

毒藥發作時間就要到了。

查恩帝國國王和貴族們看着葉凡再次舉起酒杯。

若是這一次葉凡還沒喝。

他們就要直接動手。

因為還有幾十秒。

暗金毒龍血的毒性就要發作。

到了那時。

撕破臉是肯定的。

葉凡把葡萄酒杯緩緩朝嘴靠近。

整個宴會廳內的貴族們,都把目光停在葉凡舉起的舉杯上。

在看見酒杯即將碰到葉凡的嘴唇時。

呼吸都緊繃起來。

只要葉凡喝下去。

那一切就好說了。

「這小子,真墨跡,快喝啊。」

「快點快點!」

「終於要喝了,踏馬的,看的我難受死了。」

查恩帝國貴族們被葉凡吊著胃口。

葉凡看着時機差不多。

手一滑。

葡萄酒杯又掉在地上。

「挖槽,臭小子,你找死!」查恩帝國貴族沒想到葉凡故技重施,不少人直接動手。

葉凡見狀。

手掌一抬道,「神羅天征!」

一股爆炸衝擊力突然爆發,殺得查恩帝國貴族措手不及。

他們沒想到葉凡竟然還敢先動手。

怒罵道,「臭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嘛?」

「你竟然敢襲擊我們這些查恩帝國高層。」

「就不怕我們對你實施制裁嗎!」

查恩帝國貴族們被神羅天征彈得倒飛。

罵罵咧咧。

葉凡見狀。

淡笑道,「暗金毒龍血。」

「易溶於酒。」

「無色無味。」

「服用者哪怕只是沾了一點。」

「就會在五分鐘后毒發,渾身乏力,無法使用技能。」

「我剛才算了。」

「查恩老鱉三,你還有幾秒就要倒了吧。」

「給我玩下毒。」

「真是自取滅亡。」

葉凡有系統。

從葡萄酒被金絲眼鏡女僕長端來。

葉凡就讓系統檢查過葡萄酒有沒有毒。

所以。

葉凡打一開始。

就是在陪着查恩國王演戲。

為的就是讓他們多一個人喝這個毒酒。

至於手滑摔杯子。

那只是葉凡在拖延時間。

查恩帝國國王和貴族聽着葉凡的話當場震驚。

「怎麼回事,這小子為什麼知道暗金毒龍血的效果,和毒發時間。」

「這可是國王殿下的私人珍藏。」

「他一個其他帝國的人怎麼可能知道。」

「莫非我們之間有人叛變?」

「艹,別想那些了,已經撕破臉了,大家列陣,拿下他。」

「不行,我四肢沒力...」

「噗通。」接二連三的查恩貴族中毒倒地。

查恩帝國一方的實力在這一刻。

大幅度下滑。

再加上查恩國王也中毒了。

他們還有分幾人來看管查恩國王安全。

力量連之前的一半都達不到。

「這個臭葉凡。」

「知道這東西有毒也不和我說一聲。」

「剛才看見他舉起酒杯。」

「擔心死我了,( ̄ー ̄)」

艾米莉亞內心吐槽。

看向葉凡道,「葉凡,我們現在一起殺出去?」

「不,艾米莉亞,在出去前,我們應該好好大鬧一番。」葉凡拔出名刀司命,周身力量暴漲。

艾米莉亞見狀。

拔出冰火劍,同樣是做好戰鬥姿態。

查恩帝國國王私人宴會廳內。

葉凡和艾米莉亞一同出手。

查恩帝國貴族怎麼也沒想到。

葉凡和艾米莉亞的目的,竟然不是逃走,而是來刺殺他們這些人。

當即怒火中燒。

紛紛操起傢伙。

和葉凡與艾米莉亞戰成一團。

「雷王牢!」

葉凡周身迸發雷霆。

雷霆結界瞬間將整個宴會廳覆蓋。

查恩帝國長老和貴族們見自己被結界包裹。

三人成排。

將力量匯聚在最中間人的身上。

由中間的人作為主力輸出鏈接其他主力輸出,形成一條輸出鏈,不斷朝着葉凡釋放技能。

火焰、冰錐、元素球、魔法陣、樹藤等等,皆是不停的朝着葉凡扔去。

雷王牢結界在查恩帝國長老和貴族們的高強度攻擊覆蓋下,沒撐多久就崩潰。

葉凡使用名刀司命在身前不斷揮舞,才能勉強頂住。

「臭小子,會耍小聰明又如何?」

「你就是再厲害。」

「還能打得過我們整個長老殿,整個王都?」

「今天你必死無疑!」

查恩帝國貴族和長老列陣后,實力成數倍暴漲。

再加上各種魔法陣加持。

就是先前的神魂征服王撞見這一幕,也只能暫避鋒芒。

查恩帝國一方的攻擊越發瘋狂。

艾米莉亞本來想幹掉查恩國王。

可在即將得手的時候。

被金腰帶突然爆發的能量衝擊彈退。

「可惜,只差一點。」艾米莉亞看着已經被幾名長老保護起來的查恩國王嘆息。

另一邊。

葉凡在能量轟炸中心,連身影都看不見

只有技能爆炸的畫面。

「葉凡,你沒事吧!」

艾米莉亞擔憂葉凡安危。

就在這時。

她的腦海里突然響起葉凡的聲音。

「艾米莉亞。」

「等會我朝着查恩帝國王都劈一劍。」

「你趁機帶那兩個跟在查恩國王身旁的女精靈走。」

「你放心。」

「我可以瞬間回到你身邊。」

「等我把查恩帝國攪得天翻地覆后,我就出來。」

葉凡讓艾米莉亞帶着女精靈走。

艾米莉亞雖然疑惑。

可還是聽話照辦,把無人理睬昏睡的雙胞胎女精靈扛起,等待機會逃走,「葉凡我這邊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就行,艾米莉亞,準備,跑!」,葉凡提醒艾米莉亞,手中的名刀司命突然爆發出毀滅性的能量,一劍斬出。

瞬間。

一股只有毛髮絲寬的超細劍氣脫離名刀司命劍刃飛出。

劍氣速度與大小不斷遞增。

查恩帝國的長老和貴族們見狀。

連忙躲避。

這股力量給他們的感覺。

彷彿觸之即死。

艾米莉亞跟着葉凡的劍氣朝着王殿外走。

葉凡劍氣所過之處。

無論是特殊材料製作的宮殿城牆,還是萬人列陣產生的魔法陣,都彷彿空氣一般,被輕易劈開。

幾個呼吸的功夫。

艾米莉亞就帶着雙胞胎精靈女姐妹離開查恩國王宮殿。

而葉凡的劍氣。

在出查恩國王宮殿後,並沒有止步的意思。

而是繼續往前推進。

「葉凡這是什麼招式?」

「好強...」

艾米莉亞看着葉凡的劍氣,在查恩帝國王都留下一條不斷延長的巨大裂縫,捂嘴吃驚。

查恩帝國王殿內。

查恩帝國的貴族和長老們,回頭看着那還在無線延長的劍氣裂縫,臉色煞白。

「這傢伙的實力好恐怖,要是單挑,我們怕沒人是他的對手。」

「他才二十左右啊,多諾帝國,到底是怎麼找到這麼個妖孽的。」

「通知護衛軍,開啟九星化魔陣,必須把這個小子留下來,否則以後我們將永無寧日。」

「混蛋,暗金毒龍血的毒沒有解藥,必須要等一小時,不然我們全部聯手,加上護衛軍提供的魔法陣,他絕對跑不掉。」

查恩帝國貴族和長老們聯手開啟九星化魔陣。

整個王殿。

在這一刻。

被九個不同顏色的漩渦能量球圍繞。

每個漩渦能量球都可以吸收指定目標的一條屬性。

生命、魔法、物理攻擊、魔法攻擊、精神、物理防禦、魔法防禦、敏捷、體力。

葉凡看着自己各方面的屬性開始逐漸降低。

意識到事情不對勁。

查恩帝國的貴族和長老們見葉凡開始被九星化魔陣吸收力量,煞白的臉,終於露出笑容。

「這小子死定了,只要在九星化魔陣內,他就只有等死的份。」

「國王殿下,快開啟貪慾結界能量魔法陣,只要貪慾結界開啟,這小子就逃不出去了。」

控制九星化魔陣的查恩帝國長老們在半空中催促。

下方。

無法動彈的查恩國王身旁的長老。

聽着他們的話。

從查恩國王金腰帶中取出貪慾結界的開關。

看着葉凡冷笑道,「叫葉凡的小兔崽子。」

「乖乖在貪慾結界裏面等死吧!」

ps:求銀票、金票、評論留言、簽到打卡。

六千五百字大章求銀票支持

晚安呀大佬們,好夢喲,明天見_(:зゝ∠)_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