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絕世萌寶,神醫娘親屌炸天
  4. 137長春鹿鞭湯

137長春鹿鞭湯

作者:

尋韶容十分不滿越南昭那驚訝、不解、搖頭的表情,她擰著眉頭惱怒地用帕子去擦濺到她身上的茶水。

越南昭不禁搖頭,越國難道是沒有溫文爾雅,知書達理的女人了嗎?!竟然說她的王妃敦厚溫良、嫻靜豁達?!

那是沒見到她一刀砍向秦表超命根子的時候的狠厲決絕!而且平日里,她就是個伶牙俐齒的小潑皮!

他注意到她的神色,便清了清嗓子,想把話題岔開,「咳,父皇可是還賞賜了些什麼?」

他從軍營過來便沒有吃什麼,況且,自打尋韶容離開軍營之後,軍營裡面就只有白米飯、大鹹菜和肉餅了,吃上個十天半個月就吃夠了,還是府上的廚房燒的菜好吃。

「本王聽說,父皇賞賜了十道菜。」他看著她,等著她吩咐廚房去給他熱菜。

「是啊,父皇賞賜了菜肴十品,玉珠釵環,碧玉滕花玉佩,還有赤金嵌翡翠滴珠護甲。」尋韶容掰著手指頭說道。

越南昭環顧著四周,倒是沒有看見這些東西,剛才從前廳過來的時候,也沒看到前廳有什麼。

「王爺不必找了。」看到越南昭四處張望著,尋韶容清了清嗓子。

「菜肴十品我們娘仨兒吃了,玉珠釵環我讓翠環收到首飾盒中了,碧玉滕花玉佩給小穆戴著了,赤金嵌翡翠滴珠護甲給小淵穿上了。」

越南昭聽了楞的僵直了身子,好傢夥,這合著一件沒給他留!

虧他還篤定尋韶容一定給他留的飯菜。

「王妃真是治家的好手,這麼快就安排的明明白白。」越南昭從牙縫擠出來幾個字。

「那是!后宅院的事情,怎麼能勞煩王爺費心!」尋韶容得意地揚了揚頭。

郜寧看著風向不對,瘋狂給翠環使眼色。

王爺還沒用膳呢!老大餓肚子,他就沒好日子過!

翠環像是明白了什麼,「啊,對了,還有一碗湯,是王妃留給王爺的。」

「什麼湯?」越南昭的心微動,剛才還嗔怒的神色此刻緩和了不少,他裝作不經意地瞄了尋韶容一眼,頓時來了興緻。

「呃,長春鹿鞭湯。」翠環說完就住了嘴。

一時間,尋韶容和越南昭都僵住了,不知該開口說些什麼。

這長春鹿鞭湯俗稱壯陽湯啊!和那虎虎酒有的一拼!一般是,咳咳,為了晚上辦事兒,夫妻和睦才喝的……

父皇是何意啊?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

他們也搞不懂越帝賞賜這一品湯是何意思,越南昭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半晌后,越南昭率先打破了平靜,「郜寧,你去讓廚房準備些晚膳。」

郜寧走了出去,看著主子們要談話,翠環和彩鳶也極有眼色地走了出去。

「明天開始,有的你忙了,今晚,王妃還是早些歇息吧。」越南昭喝了一口茶水。

忙?明天會很忙?什麼意思,尋韶容有些摸不著頭腦。

「可別高興過了頭,明天一臉倦容沒法兒見客。」

「王爺這話,是何意?」尋韶容開始警惕起來,難不成是越帝賞賜了些東西,京城有人眼紅,又要來刺殺?!

「此次父皇賞賜,坊間肯定會傳,殷王和殷王妃可謂是功不可沒,斷了宰相秦貴的半邊羽翼。」「越帝下旨賞賜了許多御膳房出品的菜肴和地方小國進貢來的各色珍品。」

「雖然,這御膳房的菜好不好吃有待商榷,可是在外人看來,這就是皇恩浩蕩啊。」

「傳著傳著,你我二人便回成了他們口中,陛下面前的紅人。」

越南昭幽幽地說道,尋韶容沉思著,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

長秋宮內,身穿墨黑色百鳥朝鳳裙,頭戴翡翠玲瓏鑲珠銀簪,腰間系著碧玉滕花玉佩的長公主越雲鈺,正拿著一本兵書看著。

「你是說,黃英在涯石街的刺殺失敗了?」越雲鈺緩緩地放下手中的兵書,目光幽深地盯著傳話的大宮女,面色不悅。

黃英等人是她培養的暗衛,養在京城郊外某處隱蔽的巷子裡面。專門殺一些與她為敵的朝廷大臣,也處理一下不忠心的下屬和奴才。

「正是。」

「沒想到啊,這殷王妃,本宮倒是小瞧她了。」越雲鈺勾了勾唇角。

大宮女接著說,「黃英來信說,她們本來有十足的把握,眼見著殷王妃帶著的毒藥用光,就在給她致命一擊的時候,殷王趕過來救她了。」

「而且,後面還來了兩撥刺客。」

「哦?」越雲鈺頗有興緻地聽著。

「一撥人穿著黑衣,用黑布蒙面,穿的是極好的面料,據黃英說有幾個還穿了金絲軟甲,刀劍都刺不穿。」

「什麼殺手組織,這般有錢?竟然給這些刺客配了金絲軟甲?」一向淡定冷漠的越雲鈺此刻倒是有些驚訝了。

她看向窗外,「穿著這樣衣裳的刺客,其背後之人一定是極有錢的,既然是有錢,必定是和富商有所勾結。」

「這越國的富商,總共就那麼三四戶,江南蘇家、漠北慕容家、遼東連遠山莊。」越雲鈺思索著,目光幽深。

「長公主的意思是,江湖上的人有人想殺殷王和殷王妃?可是他們圖什麼呢?」大宮女面露不解之色,殷王妃應該還沒出名到在引起江湖各派注意的程度。

而殷王一向是不怎麼插手戶部和商部之事的,和商人之間也沒有什麼往來。要說是鄰國暗探想殺他還有可能,為的是他征戰沙場殺了不少敵軍,可是江湖上的人為何要取他性命?

「哼,現在的江湖早就不是做什麼澄澈的溪水了,丟進去一兩條葷腥的魚,就能攪得滿鍋不得安寧。」

大宮女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黃英還說,就當殷王和殷王妃往南城門逃的時候,又來了一波刺客,帶著紅色的面紗。」

「紅色的面紗,紅陣堂的人?」

「紅陣堂的人一向是不涉及黨爭的,如今竟也是一隻腳踏了進來。」

「這回有好戲看了。」長公主越雲鈺站起身往屋外走去,她滿臉是笑意,卻看得人發憷。

「告訴黃英,不用動手了。」長公主吩咐著。

既然有人替他們動手,那她也省的力氣了。

「是。」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