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無良妖妃日行一善
  4. 第176章 顧月酌被刺傷中毒

第176章 顧月酌被刺傷中毒

作者:

那女子徑直走到堂前,便引得賓客們議論紛紛。

遠看只知她穿著一身紅衣,沒想到走近來看,竟然是一身鮮紅的嫁衣,這儼然是要來搶親的模樣啊!

「傅文謙,你明明說好了會八抬大轎娶我進門,為何今日卻是和別人結親?」那女子神情激憤,好似真的心繫傅文謙,一副求而不得的模樣。

聽見這一聲,蓋頭底下的顧月酌鬆了一口氣,雙手輕輕垂在身邊,慢慢轉過身來面對著那女子,卻不把蓋頭揭下來。

旁邊的傅文謙忐忑的看了她一眼,又用餘光瞥了一眼顧滄溟夫婦,只見他們面色不善,似是對準女婿鬧出這種事來十分不滿。

傅文謙沒有辦法,如今這種狀況想求助岳父母是不可能了,他只能朝他們鞠了一躬,硬著頭皮走到那女子面前。

傅文謙身上聚集著賓客們的目光,實在不好說話,他想將那女子勸到別處再好好說,但她顯然不願離開半步。

傅文謙便只能低聲道:「阿蓮,你這麼跑來這兒了?我們之前不是說好的......」

「是啊,我們說好了你會娶我為妻,如今是你不認賬,難道我還不能過來要個說法嗎?」那被喚作「阿蓮」的女子高聲說道,好似想吸引大家的目光。

「阿蓮!別鬧了,趕緊回去。」傅文謙繼續壓低聲音,「等我有空了再去找你,我一定給你個交代。」

「我不回去!」阿蓮擺出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樣,又往前走了兩步,一手指向安靜看戲的顧月酌,「你就是為了她,你是為了她才離開我的!」

傅文謙本想先將她勸回去,日後再找機會好好哄著,誰知她直接奔到了顧月酌和顧滄溟夫婦面前,這真是不得了。

傅文謙被逼的沒辦法,只能換一種應對方式。他伸長了雙臂擋到顧月酌身前:「阿蓮,我當初只是看你可憐,才將你帶回去當做妹妹一般養著,你不該對我生出這種心思。」

說完他又轉向顧滄溟夫婦:「岳父岳母,這實在是個誤會,小婿必當會......」

「你胡說!」誰知他一句話沒說完,阿蓮便將外衫解開,露出了微微隆起的肚子,「你若真把我當成妹妹,為何我會懷有你的孩兒?」

安聽本來一邊吃著水果,一邊等著看這女子能玩出什麼花樣,沒想到來了這一出。她眼睛一顫,心道一句厲害啊,明明前些天見著她時還是腰身纖細,沒想到這麼快就身懷六甲了,這孩子成長的速度真是令人驚嘆!

「不,這不可能!」這下傅文謙是真的慌了,隨著周圍賓客們的議論紛紛,顧滄溟夫婦臉色更黑了些。

「你別想來陷害我,一定是你自己不檢點,在哪兒跟別人懷上的野種,別想賴在我身上!」傅文謙狠狠的擺著手,好似這樣就能撇開他和這女子的關係。

安聽在一旁看熱鬧不嫌事大,放下手中的水果,一邊拿著手帕擦擦手,一邊低沉著聲音喊道:「大家聽到沒?新郎官說不要賴在他身上,就是承認他同這女子有些過往了!」

這一句話點破乾坤,大家都反應了過來,頓時喜堂里跟炸了鍋似的,對傅文謙的指責一波接著一波。這裡是宣城,來的大多數都是顧家的親友,自然沒幾個幫傅文謙說話的人。

「你倒是能隨機應變。」後邊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安聽向後望去,容洛不知什麼時候挪到了她身後,正淡定的看著這一場戲。

「看你這樣子,也發現其中端倪了。」安聽將最後一塊水果喂進嘴裡。

容洛淡淡的笑著:「若我猜得沒錯,那女子是千顏太子扮成的。」

「猜對了。」安聽習慣性的伸手去拿水果,卻撲了個空,才發現已經吃完了,便悻悻的把手收了回來,「阿桀沒按我們商量好的扮成繪春樓花魁,大概是有別的思量,若一切順利,就隨他去吧!」

「你真這麼信任他?」容洛抬眼看向那女子,目光彷彿能將她穿透。

安聽也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隨後重重的點了點頭:「若是生死之交都不能信任的話,那這世上能信的就沒什麼了。」

兩人說著話的時候,那邊的鬧劇還在繼續。

阿蓮一手扶著腰,一手撫上自己的肚子,好似在安撫裡面躁動的孩兒。

傅文謙前些日子才和她見過面,那時完全沒有隆起的肚子,他心知阿蓮絕對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懷上這麼大的孩子。但若是如實解釋,他一邊同顧月酌議親,一邊私會阿蓮的事情便會暴露了。

思前想後都沒個對策,傅文謙急躁的不行,誰知那阿蓮還覺著不夠,又拔高了音量。

「傅文謙,你同我說過,你到顧家來只是為了錢財。你還說,等你從顧家那女人身上得到你要的錢財以後,就會娶我,我們一起遠走高飛的!」阿蓮伸手指向顧月酌。

「我,我幾時說過這樣的話,你別胡言亂語了!」傅文謙已經完全亂了陣腳,生怕她下一刻說出更加不利的話來,「來人,快來人,把這個瘋婆娘趕出去!」

「你竟然這樣對我!」阿蓮目光一橫,惡狠狠的盯向了顧月酌,「都是這個女人!都是她迷惑了你!我要殺了她!」

阿蓮看似瘋魔了一般,從懷裡抽出一把短刀,不管不顧的沖還蓋著蓋頭的顧月酌扎了過去。

這一切就發生在頃刻之間,傅文謙條件反射的往後退了兩步,好讓自己避開那突如其來的短刀,而顧月酌被蓋頭阻擋著視線,也是避無可避。

那一刀結結實實的扎在了她的肩上,鮮血將嫁衣染得更加通紅,顧月酌身子一歪,便倒在了地上。

在場的賓客們驚呼出聲,有臨近的幾個要去攙扶,誰知阿蓮舉著刀攔在了顧月酌面前。

「都讓開!我這刀上早已塗好了劇毒,她已經中了我的毒,馬上就會身體潰爛而死。」她舉著刀在眾人面前繞了一圈,最後將目光落在了傅文謙身上,「這毒兇猛無比,誰人靠近她都會被傳染,你既然選擇了她,便陪她一起死吧!」

阿蓮說完便大笑起來,舉著刀如同一個打了勝仗的將軍,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全場的賓客,偏是一個人也不敢攔住她。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