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學神男友超暖寵
  4. 第二百二十七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作者:

「就是那個,舒歆,長得挺漂亮的女孩,不知道您見過沒有?」

孫爺爺當即點頭,並誇獎:「那孩子我見了啊,哈哈哈哈,能遇到一個能管住那個小崽子的,可真是不容易。我可太喜歡舒丫頭了。」

看到孫爺爺說舒歆的好,唐菲的臉色微微一沉,不過她偽裝的很好。

「爺爺,這看人啊,不能看表面。這蛇蠍美人,可到處都是。長得好看,可都是誘惑人的。」她說的意味深長。

孫爺爺嘴角的笑容微微收斂了一些:「菲菲,你莫非是知道一些……關於舒丫頭的不好的事情?」

眼看着機會來了,唐菲連忙開口。

「是啊,爺爺你不知道的可多著呢。那舒歆的風評,對外一點兒也不好。之前雲嵐有一個什麼卓氏集團。她是從那地方出來的,後來背叛了卓氏,才有了今天。而且,聽說她的私生活很不好……」

眼看着孫爺爺的臉色越來越差,唐菲有些得意,正打算再添油加醋地說一些。

孫爺爺開了口:「菲菲啊,孫唐兩家不能結婚的事情,我很痛心也很遺憾。但是,我雖然老了,卻很尊重年輕人的選擇,更加相信我孫子的眼光。」

「所以……早在很久以前,舒丫頭如何如何,我已經比誰都了解了。菲菲,爺爺只是年紀大了,但是心裏不糊塗啊!」

唐菲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有一種做壞事被拆穿的尷尬和打臉。

「對不起,爺爺……其實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可能聽到的跟事實有些出入……」她連忙道歉。

孫爺爺呵呵一笑,看似毫不在意地說:「你們這群年輕人啊,你們還小,可以理解的。回去幫我跟你父親問個好。等我有時間了,身體好一些了,過去找他玩啊!」

雖然是客氣的話,但是已經下了逐客令。

唐菲抿了抿唇,有一種搞砸了事情的難堪。

不過她也知道,繼續呆下去只會更讓人討厭。

她笑了笑:「好吧,那您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

一晃,舒歆在京都有幾個月了。

期間跟孫奕銘一起回過泉州一兩次。

有孫奕銘這個男朋友在,舒歆在外工作這些年,第一次發現,原來請假可以這樣容易。

不由地暗嘆,權勢真是一個好東西。

不知不覺間,聖誕節到了。

到處都是戴着紅帽子的老人,在雪地里,格外明麗,喜慶。

舒歆跟着孫奕銘,蘇衍帶着顧茗溪,在雪花飛揚的夜晚,一起回到了四合院。

在四合院的門口,碰到了回來看老人的蘇霆龍。

難得蘇衍沒有給蘇霆龍擺臉色。不過也沒有叫人。

但是這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了。

整個四合院瞬間變的熱鬧了起來。

孫奕銘拉着舒歆在院子裏放鞭炮。

舒歆本來不想去的,但是孫奕銘執意要她陪着,兩個人穿着厚厚的衣服,在雪地里打來打去。

屋子內,蘇衍一臉溫柔地給顧茗溪扒栗子吃。

這京都的糖炒栗子,可真的是一絕啊。

「蘇衍,我有事情跟你說,你出來一下。」

蘇霆龍在門口對着他招了招手。

蘇衍猶豫了一會兒,不是很想過去。

顧茗溪推了推他的手臂:「衍哥,順便幫我拿瓶水進來,我忘在車裏了。」

蘇衍看了她一眼,報復一樣地掐了一把她的小臉,走了出去。

門口,蘇霆龍看着雪地里打鬧的兩個孩子,忍不住心情很好地笑開。

「你找我想說什麼?」蘇衍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蘇霆龍看向他,突然拿出一個藍色的本本。

上面寫着三個大字:離婚證。

蘇衍瞬間愣住,冷硬的下頜線微微波動。

他緊緊地抿著唇:「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和你仇阿姨離婚了,這是我給你媽的交代。你覺得,怎麼樣?」蘇霆龍輕聲說着,嘆了口氣。

「或許我早就應該這樣做了。不管當年發生的事情,真相如何,我都對不起流妙,也對不起仇穎涵。但是如今……」

他無奈地笑了笑:「我不能對不起你了,你是我唯一的兒子。蘇衍,你能懂我的苦衷嗎?」

蘇衍望着那個小藍本子,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良久,他輕輕地開口:「您其實沒必要這樣。畢竟我也曾經奢望過您的關愛,只是當時沒有得到,後來的我也不再期待罷了。」

「可是我在意!」

蘇霆龍微微激動:「蘇衍!我就是想讓你知道,為了你,做什麼我都覺得是值得。所以你能不能……原諒我。」

蘇衍望着他,漸漸紅了眼:「可是。我也曾經這樣等,想等您的目光,等了十多年啊!您覺得,這十年的光陰,十年的失望,是幾句話的問題嗎?」

他很少在蘇霆龍面前表現出現在這種類似於複雜的情緒。

蘇霆龍閉了閉眼,緩緩地開口:「對不起。」

「沒關係,我早就已經不怪您了。」

蘇衍漫不經心地笑了笑,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爸,聖誕節快樂!」

說完,他在蘇霆龍驚奇的目光中,向外面走去。

蘇霆龍愣在原地許久,直到蘇衍拿着水走回來,他還沒回過神來。

蘇衍今年二十多了,他已經二十多年沒有叫過他爸了,這是作為一個父親,多麼可悲的事情。

「進去吧,飯菜應該好了。」

蘇衍像是沒察覺到他神情的不對,很是隨意地說着。

蘇霆龍突然笑出聲:「好,好啊!」

聖誕節在四合院的歡聲笑語中結束了。

第二天開始,在孫爺爺爽朗的笑聲中,大家起床,紛紛忙碌著各自的事情。

顧茗溪又換上了白大褂,穿梭在醫院的長廊上。

突然,一個穿着白色羽絨服的女人闖進來,目光直直地對上顧茗溪,在顧茗溪驚愣的目光中,她伸手掐向顧茗溪的脖子。

顧茗溪皺眉,抬手將她從眼前扯開。

「你是誰?這裏是醫院,請你不要胡來!」

她冷聲說着。

那女人卻又沖了過來,大聲喊道:「顧茗溪!你這個庸醫!你治死了我老公!你該死!」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