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學神男友超暖寵
  4. 第二百二十八章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作者:

顧茗溪被她說的一臉懵逼,也看出來這人不怎麼正常,抬手直接撥通了樓下保安的電話。

然而,眼前的女人一直在大吼大叫,直呼顧茗溪的大名,惹來長廊上一眾人指指點點。

周圍看戲的人不明白事情的情況,只會隨波逐流,向著弱者。

很快!就有人開始對顧茗溪發出了指責。

「你這個醫生怎麼回事啊?怎麼把人給治死了啊!你到底會不會治病啊!不會治病做什麼醫生啊!」

很快,有人搭茬:「聽說她是走後門進來的,好像背景挺大的,男朋友是什麼挺厲害的大人物。」

「害!現在的醫生啊,都是披着羊皮的狼!沒一個好東西!」

輿論逐漸失控,罵顧茗溪的人越來越多,顧茗溪已經十分不耐煩了。

她煩躁地大喊了一聲:「都閉嘴!沒看清事情全部,都在這湊什麼熱鬧?我壓根不認識她!」

「不認識她?不認識她,她怎麼過來找你啊!她怎麼沒過來找我啊!笑死了!還推卸責任!」人群中,一個男人喊道。

很快,就有更多的人喊,為那個瘋女人發聲,並且向顧茗溪包圍過來。

眼看着人越來越多,顧茗溪沉下臉色,想着保安怎麼還沒有上來。

突然,人群中閃過一抹冷芒。

她下意識地眯起了雙眼,一個帶着鴨舌帽的黑衣人,突然從人群中穿過來,向著她的方向狠狠地撞過來。

在他撞過來的瞬間,他手中的冷芒乍現,對着顧茗溪的腹部狠狠地捅了過來。

然而,預想中的效果卻沒有達到,沒有鮮血流出,只是白大褂被刀子割開了口子。

男人蒙了一下,迷茫地抬起頭看向她,對上顧茗溪冷漠清澈的眸子。

顧茗溪緩緩開口:「我覺得我應該認識你,你是……阿延對吧?」

阿延,蘇浚活着的時候,身邊的那個啞巴,最後帶着蘇浚的骨灰跑走了。

沒想到,時隔這麼久,他竟然重新出現在京都了。

而且剛出現,就給她帶了這樣一份大禮。

只是,她不能理解的是,如果阿延是為了蘇浚,過來報復的。

那也應該是去報復甦衍啊!怎麼來到她這了?

她跟這個阿延……不熟的吧?也就見過那麼一次?

阿延冰冷的沒有感情的目光看着她,遲遲沒有說話。

顧茗溪輕笑:「哦,對了,我忘記了,你說不了話。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去警局吧。」

她說着,阿延突然重新舉起了那把刀。

只不過,阿延很厲害,顧茗溪也沒有那麼差吧?尤其是在充滿了警惕性后。

她躲開了阿延的刀,原本看熱鬧的人群早就已經被嚇到了,已經紛紛地躲開,是能多遠就躲多遠。

不過也給了顧茗溪施展的空間。

顧茗溪是打不過阿延,但是跑總可以的!

終於,保安堪堪來遲。

帶走了阿延。

阿延在離開后,深深地看了一眼顧茗溪。

那眼神……

顧茗溪也說不清楚是什麼意思,但是就是覺得,好像阿延不殺了她,就挺遺憾似的。

她很不理解。

很快,阿延被送去了警察局,整個醫院內也傳開了這件事。

蘇衍很快趕了過來,再發現她全身上下完好無損后,才鬆了口氣。

「他肯定是沖我來的,有沒有嚇到你?」

蘇衍一臉后怕的模樣。

顧茗溪搖頭,笑眯眯地說:「沒事!他笨,沒有我聰明!」

「他笨?」

蘇衍覺得又氣又好笑:「顧茗溪,認真一點兒,這次運氣好,下次就不一定了。」

他頓了頓,認真地說:「那個誰和仇穎涵離婚了,這次是阿延,下次可能就是她了,你最近給我小心兒一點兒。」

想了想,他還是有些不放心:「要不,我給你找個保鏢吧。不然心裏實在放心不下。」

見他一臉緊張地碎碎念,顧茗溪心中一暖,張開手臂抱了抱他。

「我沒事的,你不用擔心我。我真的沒有那麼差。」

阿延被提審了,但是因為他是一個啞巴,不會說話,而且因為沒有上過學,也不會寫字,還不是很配合。

一時間,警方什麼也沒有問出來。

不過阿延老實地緊,每天除了躺着就是躺着,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本以為,他這樣不吵不鬧也挺好的。

但是沒想到,在第三天的時候,警方發現他躺在床上已經沒有氣息了。

後來,經過不斷地跟蹤調查,發現了阿延這些年內的活動軌跡。

基本就是一直在走,不停地奔波。

一個星期一個城市的頻率,期間,他換了無數個身份,而他所去的地方,也基本都是個個城市的旅遊景點。

後來,又找到了阿延在京都的出租屋。

屋子內留了兩封信。

其中一封,是蘇浚在世的時候寫的。

只有草草的一句話:如果我有一個健全的身體,可以走遍全世界就好了。夢想是,死了以後依舊可以擁有全世界。

第二封,上面寫滿了同一個名字。

阿延。

最上面的字體是最秀氣的,後面的就如同小孩子學走路一樣,第一個最差,到逐漸的寫全筆畫,再到可以寫的比較工整,完美。

可以很容易地看出來,這是阿延在學寫自己名字。

末尾,多了另一個名字:蘇浚。

是蘇浚教會他寫名字的。

顧茗溪知道這些后,就覺得沒有怪阿延的心思了。

他不過是一把刀,刀給錯了主人,主人用刀做了錯事,又怎麼能怪刀呢?

只能怪他命苦吧!

「如果仇穎涵找你,一定要告訴我。知道嗎?」

蘇衍還是不放心。

顧茗溪點頭:「好,實在不行,你要是不放心,你把我揣兜里,隨身攜帶也可以。」

蘇衍笑:「我倒是想,就是沒有這麼大的兜啊!」

不過仇穎涵沒有找過他們的麻煩,據說是蘇霆龍給了她很多錢,還有種種好處,足夠她安安穩穩過一輩子了。

並且聽說,仇穎涵已經離開京都了。

蘇衍這才徹底放心下來。

而阿延出現在醫院時候的那場瘋女人的鬧劇,也被澄清了。

顧茗溪得到了醫院的維護,沒有人敢說三道四。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