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學神男友超暖寵
  4. 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二百四十八章

作者:

比剛剛還要不耐煩地情緒。

「我發現你這個人,怎麼墨跡啊?這麼難纏啊?討厭就是討厭,離我遠點兒行嗎?」

我對著他吼了出來。

帶著濃濃的不甘。

我不喜歡這種被一個人牽扯著情緒的感覺,我現在就是很不想看見他,這一年多的時間裡,我試圖忘記關於他的一切,可是我努力了這麼久的結果,再他出現的那一刻,還是直接化為了烏有。

我不理解,也不能接受,就只能遠離。

他被我的吼聲嚇到了。

他失神了好久,冷靜下來,對著我說:「對不起,是我打擾到你了,抱歉。」

「但是!」

他很是執著地問我:「你給我一個理由?就算是死,也應該讓人死的明白一些吧?溫淮,你告訴我吧!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能接受,行嗎?」

他這樣執著的問我,讓我心中有了想法。

或許,我可以實話實說,這樣,我們兩個就可以徹底做一個了斷!

可以徹底地,決裂!

我笑了笑,對他說:「我是一個不婚主義,不戀主義,因為我不覺得這個世界上,有可以吸引到我的靈魂。但是這個認知在你出現之後打破了。」

我在他迷茫的目光中,繼續說:「可能你只是拿我當作朋友,但是對於我而言,你是那個超過了友誼的獨一無二的存在,我這麼說,你可以理解嗎?」

「再簡單一點兒說,我的意思就是,喬彥宇。」

我指著自己心臟的位置,說:「我希望我的這裡,和你的那裡可以產生共鳴。我希望百年以後我們兩個人的靈魂是糾纏在一起的。」

再說出這些話后,我瞬間覺得壓抑了一年多的心情竟然變的徹底輕鬆下來。

一年了,我逃避了一年多的事情,終於要面對了。

將自己憋了很久的話說出來,只有兩個字,舒服。

可是再短暫的舒服過後,我又變得有些忐忑。

我看著喬彥宇眼底的迷茫,剛剛輕鬆下來的心情又變得沉重起來。

他一定會覺得我是一個不正常的人吧?

任誰都會覺得,我是一個......

我目光微沉,在心裡做好了他和我決裂的準備。

他看了我好一會兒,那審視的目光看的我很是不舒服。

好久,他終於說話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神情略微的尷尬。

「但是我,我有些好奇,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想法的?」

他極其不自在地問。

說到現在,我也不想再藏著掖著了,直接挑明了和他說:「從小雨嘩啦啦開始。」

我淡淡地回答,沒錯,小雨嘩啦啦絕對是我對他的執念的開始,並且已經無可救藥了。

他點頭,表示已經明白了。

「我先進去了,我,我跟著我朋友過來玩的,沒想到會遇見你,還真是巧啊!哈哈哈……」

他乾笑著,指了指網吧內:「進,進去吧。挺冷的外面。」

他說完,像是逃一樣地跑了進去。

怎麼看,怎麼覺得他充滿了緊張。

不過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換做是誰,都很難接受。

「不過溫淮!」

他突然轉身過來,指著我,一臉傲嬌:「勞資是喜歡女人,現在是,以後也是!勞資特么是直的!」

他一再強調的模樣,似乎打破了前幾秒的尷尬,我愣了愣,隨即好笑地勾了勾唇。

「嗯,我知道,你是直的……」

我也從未妄想過,會和他真正地發生什麼。

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心知肚明。

而我對他的心思,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因為我怎麼樣,而干涉到他的生活。

我們兩個人,一前一後地走進網吧。

他跟著他的朋友們去玩遊戲了,身邊還跟著那個漂亮的女孩。

我看了一眼,低下頭,繼續忙著我的事情。

一切好像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實際上,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他們幾個人一直玩到了很晚,大概是晚上七點的樣子。

最開始跟我商量包場的那個青年熱情地邀請我去跟他們出去吃飯。

我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喬彥宇,想也不想地拒絕了。

這個時候一起吃飯,應該是怪尷尬的吧。

青年見我拒絕,就不再多說。

他們一群人,離開了我這裡。

臨走前,喬彥宇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現在你不用躲勞資了,是不是可以回京都了?」

「溫淮,你要不要這麼慫啊!」

我:「……」

事情和我想象中發展的好像有些不一樣。

我以為,喬彥宇應該會有一段時間不願意跟我說話的。

至少現在是應該這樣的。

可是他竟然……

好像在知道我的心思后,也沒有多麼的反感?

我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我不回京都不單單是因為你。」

「喬彥宇,我一個人在這裡生活的很好。」

他本來還想再跟我說些什麼的,但是因為他的朋友們已經離開很遠了。

他只好追了過去。

網吧內又恢復了平靜。

我的心,也跟著平靜了下來。

喬彥宇在安州玩了有一個星期。

至於我是怎麼知道的呢?

是因為他每天一個朋友圈,更新著他這一個星期的行程。

好奇怪,他一個從來不發朋友圈的人竟然開始發起朋友圈了。

一個星期後,他問我,要不要一起回京都。

我拒絕了。

雖然將話說開了,但是我覺得,我還是留在這裡好一些。

他沒有說什麼,我以為他和他的朋友們一起離開了。

第二天,卻發現他早早地來到網吧,好像是在等我。

我愣了一下,推開車門走過去。

「你沒回京都?」

「我想了一個晚上,還是決定帶你一起回去。」

他一臉鄭重地說:「實不相瞞,在我離開京都來這之前,溫叔叔交代過了,如果我能看見你,或者聯繫上你,一定要將你帶回去。」

我倒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父親對我這麼上心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不走你也不走?一直到我願意走為止?」

他竟然用力地點頭,然後嬉皮笑臉地伸出手臂,搭上我的肩膀:「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