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雲海俠影
  4. 第七十三章 六派洽談

第七十三章 六派洽談

作者:

李翊雲隨百里蘇進入武當,順利的見到了出關不久的武當張真人。

兩人有過數面之緣,張真人對百里蘇的見識也是敬佩不已,兩人相談甚歡,直到其餘諸派代表也出現后,百里蘇也開始了自己對一品侯朱文丹綁架六派舉止的認真分析。

六派齊聚武當,這是江湖少見,卻是百里蘇此時最希望看到的現象。

百里蘇看着六派代表,心中頗感猶豫,不禁開口問道:「諸位是打算擇日啟程前往京師順天府么?」

武當張真人摸了一下白花花的鬍鬚,笑道:「有此打算啊,朱文丹的舉動,太過招搖,已經惹怒了江湖各派,如若不把此事儘快的解決掉,我擔心江湖上,會發生大亂啊。」

這一點,百里蘇也考慮過,六派被綁,而且還是朝廷重臣所為,此事若流傳到了江湖上,必然會引起江湖上各路綠林好漢的不滿。

如果真是如此,一品侯府恐怕會麻煩不斷,甚至會引起江湖好漢的憤怒,如果事態真的如此發展下去,這無異於把江湖與朝廷捆綁到了一起,如今下來,必然會引起一場不可避免的廝殺。

「諸位所慮,不無道理,朱文丹出此下策,必然會引來江湖好漢的憤怒,如此發展下去,必然會驚動朝廷,如果朝廷出面,那就更加麻煩了,比較朱文丹是當今聖上的皇叔,他不可能為了一群江湖人士而殺了自己的皇叔,反過來,諸位的行為舉止,無異於造反。」

泰山派青松子道:「此事張真人也給出過分析,我們前往京師,不引起騷動,那就一切平安,而且,此事目前只有我們六派中有不少人知曉,只要封鎖了消息,我們此去京師,江湖上的各路綠林好漢也就不知道我們此去的目的。」

百里蘇道:「張真人大智慧,不過,張真人可曾想過,這世間,無不透風的牆,我怕此事,很難不會泄漏,一旦泄漏,霍亂也就瞬間爆發。」

張真人沉思片刻,百里蘇的話,他不是沒有考慮過,所以為了在不引起騷動前,將此事徹底解決,就是最好的選擇。

「百里先生,你的考慮,不無道理,所以我與其餘五派決定,還是在消息泄漏前,把他處理好。」

聽着張真人的話,百里蘇搖了搖頭,道:「張真人可曾考慮過,朱文丹為何綁架六派?為了只綁而未趕盡殺絕?這其中,隱含了什麼?」

張真人眉頭頓時皺起,不僅是張真人,甚至就連其餘代表,也是訝異的瞪大了眼。

龍虎山掌門張荀疑問道:「百里先生此言何意?難不成還能是當朝天子的主意不成?」

百里蘇猛地看向張荀,雙目中有精芒掠過,堅定地眼神,讓張荀微微一愣,百里蘇更是開口道:「如果是呢?」

張真人笑道:「不可能吧,當朝天子可是聖君明主,我們這些江湖人士,曾不參與廟堂之事,與朝廷無任何關係,何來此言啊。」

百里蘇道:「沒關係?這也只是我的個人猜測,如果這綁架六派真是天子所為,朱文丹只是按照執行,那麼諸位覺得,此去京師,諸位還有幾個人能夠全身而退?」

玄鳩師太道:「百里先生可能多慮了,我峨眉派,可是朝廷欽定,也就是認可的門派,當朝天子不可能如此行事。」

百里蘇沉默起來,神色中有猶豫,似乎也有些不太確定,掃了在場的諸位一眼,道:「我真希望我的猜測,是錯的,但是有一點我想不通啊,朱文丹明明有機會將你們全部斬殺與武當,以絕後患,可他卻沒有這麼做,而是綁了你們,這一點我一直想不通原因所在,此舉不像朱文丹的處世之道。」

汪九齡道:「先生有話直說,何須自個在心中琢磨,不妨大家一切想想,該如何處置。」

張真人道:「汪副幫主所言極是,百里先生有什麼猜不透的,不妨和大家說說,大家一起面對。」

百里蘇沉吟良久,道:「不知諸位可曾想過,如果你們六派在江湖上消失,會有什麼後果?對誰最有利?對誰最有弊。」

張真人沉默不語,顯然還在思索之中,其餘各派代表也是皺眉沉思,腦海思緒萬千。

百里蘇道:「不用想了,我知道,你們六派如果在江湖上消失,對朱文丹最有利,而對誰最有弊,這才是最難猜的。」

張真人道:「一品侯?我們消失,對他能有什麼好處?」

百里蘇搖頭,道:「現在的朱文丹,我越來越看不透了,我曾在流雲閣時,我的情報上顯示朱文丹拉攏各路綠林好漢,隨着不斷了解,我知道朱文丹有造反之心,因為其和江湖扯上了關係,所以我將其列入風雲榜中,一口咬定此人有迕逆之心。」

「而隨後,我發現朱文丹的計劃,開始偏離我的分析,尤其是峨眉與丐幫之事,讓我完全想不通,如果丐幫與峨眉之間真的拼個你死我活,對他造反,有何好處?這完全不搭邊,尤其是此次的六派綁架事件,我更加發現,朱文丹的計劃,似乎和我預想的造反之舉,完全不符合。」

張真人道:「百里先生,朱文丹拉攏各路綠林好漢,你可曾想過,他如果不是造反,而是只是想為朝廷多招攬一些能打勝仗的將帥之才呢?」

百里蘇深吸口氣,搖了搖頭,道:「不會,我太了解他了,他野心極大,當年為了戰神訣,他屠殺了一個小宗派,後來發現我的太乙真經是他戰神訣的剋星,他就有了想要殺我的舉動,如此之人,野心之大,顯然不僅僅只是為朝廷而拉攏綠林好漢。」

張荀道:「戰神訣?那不是傳說中的蚩尤魔功嗎?聽說殘忍無比,沒想到朱文丹堂堂一個一品侯竟也修鍊這等魔功。」

百里蘇道:「不過不用擔心,他所修鍊的戰神訣,還差了一頁,所以只是殘篇,但絕不能讓他修鍊得逞,不然除了修鍊太乙真經到大成境界,不然無人是他對手。」

「百里先生分析了這麼久,可曾分析出,朱文丹的真正目的啊?」開口之人,是泰山派青松子。

百里蘇道:「真是因為沒有,所以我覺得諸位前往京師,百害而無一利,所以我連忙趕來了武當,希望諸位能夠仔細考慮。」

張真人道:「百里先生,那你覺得,我們六派此時該如何行事?總不能束手待斃啊。」

百里蘇再次沉默,因為在沒有分析出朱文丹的真正目的前,他覺得六派最好不要輕舉妄動,最好整裝待發。

百里蘇猶豫少許,道:「為今之計,還是不要靜觀其變吧,我相信經過此事,朱文丹也不敢輕舉妄動。」

各派均是為難,如今被朝廷重臣算計,都覺得有苦難言,卻又無能為力。

經過此事,各派都對朱文丹恨之入骨,尤其是嫉妒心極強的張荀,此刻更是心裏很不是滋味。

此次百里蘇趕忙來到武當派,其目的就是阻止他們前往京師,提防朱文丹。

至於諸派能否聽的進去,百里蘇也是拿不定主意,比較他身為六派之外的人,不適合替他們做決定,最多提醒一下他們,讓他們自作決定。

沒有過多的解釋和猶豫,百里蘇辭別了六派代表,離開了武當,他的目標,是遠在雲南的周白雄。

六派於武當洽談之後,百里蘇就和李翊雲開始向雲南而去,離開了襄陽城,一路南下。

說來也巧了,這一路南下的路上,李翊雲與百里蘇又聽到了一個意料之中的消息,那就是在他們走後,風雲榜第一的劍道獨尊冷劍神冷夜岺突然降臨武當,與張真人來一場對決。

張真人也是當仁不讓,沒有拒絕,有傳聞稱,那一日,天下第一的冷劍神冷夜岺與武當掌門張真人,在小蓮花峰一決勝負,兩人激戰過百招,最終張真人棋差一步,敗下陣來,冷劍神以天驚劍法再次進一步的證明了風雲榜的排名,實至名歸。

這一戰,冷劍神再次揚名,張真人落敗,天下矚目。

這一切,都在百里蘇的意料之中,並無任何意外。

「師父,我當初聽說,劍道獨尊的冷劍神是您的大弟子?難道是真的?」

百里蘇也直言不諱,道:「明知故問,你當初不是已經知道了么?」

李翊雲道:「當初只是猜想,原來都是真的,師父,天驚劍法那麼厲害,你什麼也傳我幾招唄。」

百里蘇道:「各有千秋,天驚劍法和太乙真經不能同體修鍊,否則會爆體而亡,你修鍊的太乙真經雖然不及天驚劍法,但是只要你用心修鍊,能保你百毒不侵。」

李翊雲吃驚,道:「百毒不侵?就是什麼毒都毒不死啰。」

百里蘇點頭,道:「天驚劍法重在招式,太乙真經重在內勁,兩者看似天驚劍法更強,但實際上太乙真經更人體更有改變。」

李翊雲好奇問道:「師父,你說太乙真經大成之後,能打得過大成的天驚劍法么?」

百里蘇道:「打不過。」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