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青竹飛仙
  4. 第二六八章 你給我回來!

第二六八章 你給我回來!

作者:

「肖師叔!肖師叔!」

「這般火急火燎地作甚?出什麼事了?」

就算是那魔獸再來,殺著殺著還沒習慣么,有什麼必要需要這麼慌亂驚悚?

肖何從邊呵斥出聲,邊睜開雙目看向撞入的弟子。

連續多日的靈識消耗讓他的臉色越發顯得陰沉。

「稟告師叔,那千星宗的眾弟子也不知怎麼回事,竟然從北門那邊過來招呼也沒打聲地直接衝出了西城門。」

「什麼?」

千星宗的弟子這是幹嘛?棄城跑了?帶隊的長老真君不管的嗎?

感覺有些驚詫的肖何從立馬探出靈識,果然在西門外『看到』,那群身著千星宗法袍的弟子正架著飛行法器快速地飛天離開。

「快速去通知萬劍宗與昊天宗,即刻抽調些人手前去北門。」

「是,師叔。」

這個時候千星宗的小輩們這是鬧什麼幺蛾子?

身形一閃,肖何從瞬移離開御空飛行。

道道流光從天邊劃過,拖著條條絢麗的尾巴。

星辰已經慢慢地從灰色中顯露出模樣,眨巴著眼睛開始閃爍著絲絲縷縷的銀光。

「千星宗弟子停下。」

一道身形虛空閃現出現在眾人前方,氣機封鎖瞬間阻斷了他們的去路。

邱瑜等人心下一跳,待看清來人是神無門的真君才猛地舒緩了口氣。

眾人強忍著心頭的急躁不安,紛紛對著來人躬身揖禮口道真君。

「你們這是作何?帶領你們的是哪位真君?」

「回蕭何真君的話。」邱瑜抱劍拱手,盡量簡明扼要快速地稱述清楚事情經過,與他們此行的打算。

肖何從聽到帶隊真君是千星宗玉清真君這幾個字,眼皮子就是一跳。

雖然不知何故,這紫琰道君與玉清真君倆師徒都未大辦典禮,可不代表各宗各派就沒有派人上門送賀儀。

當初紫琰道君初初入合道,就因為徒兒頂著境界不穩萬里顯身殺至,並霸道無雙的留下那麼句話。

「即是如此爾等速速前去,北門之地無需擔心。」

「謝過蕭何真君!」

慶幸紫琰太祖的威名好用,拉虎皮扯了大旗的邱瑜急匆匆行禮帶著眾人,終於是暢通無阻地再次離開。

……

軒河府,禹城。

入夜後的深海看著比白日多了幾份可怖,似是緩緩張開了巨嘴的猛獸慾吞噬所有,四周恰是風雨來臨之前最後的寧靜般。

沒有平日里眾師兄姐妹面前的玩世不恭嬉笑的樣子,曲樂肅整著臉背手站在城牆之上為身後的眾人護法。

城內的弟子們正抓緊時間,分秒必爭地恢復靈力。

數道流光從天際快速地直奔這邊而來,照亮了漆黑一片的黑夜。

神色未變的曲樂揮手,瞬間握住閃現而出的非魚玉扇,靈識快速地探出。

「怎麼是他們?」

看著前面打頭的是小師妹那兩位小友,心下莫名一跳的曲樂往前踏出一步,先他們來到城內。

「曲師叔!」

「曲師叔祖!快,快給紫琰老祖發密箭,救救阮師叔祖!」

「對對,阮師叔祖正被好多灰袍人追殺!」

聽著眾人七嘴八舌的話心下駭然不已的曲樂眉心緊皺,揮手打斷他們,「一個人說!說清楚!怎麼回事?!」

「曲師叔…」

「這個時候還管什麼這些個縟節尊禮,快說!」

行禮的動作一頓,邱瑜不再二話快速地告知他詳情。

隨著他的敘述曲樂眼中的冰冷愈發濃烈,身上的殺氣更是徒然暴增。

覷於他散發出來的真君威勢,眾人忍不住紛紛倒退幾步,臉色比之方才齊刷刷地煞白。

「你是說那群界外人是沖著她來的?」

「不錯,我們從西門出來時遇上了前來詢問的蕭何真君,他對於灰袍人來了新寧城很是詫異。」

可想而知那群灰袍人不止沒有將他們視為目標,其它三宗的弟子也不曾。

邱瑜握住劍柄的手用力地指尖有些泛白,「我們看那群人在阮師叔離開後有拿出什麼追蹤的法器,想必他們沒有也不會輕易放棄。」

「可惡,該死!」

望了圈在場的眾弟子,曲樂很想立刻抽身離開前去馳援小師妹,可是…

似是知曉他的顧慮與擔心,邱瑜抬眸堅定地看向他,「曲師叔不用擔心我們,蕭何真君說過新寧城有他們在不會有事。

我們不回去,就與大家一起留守禹城,定不會有事!」

「是啊曲師叔祖,咱們這麼多人只是抵禦魔獸肯定沒有問題。」

「還有其它幾宗的真君在,想必真若出了事他們也不會不管咱們吧?」

「……」

瞬間嘈雜亂成鍋沸粥的場面,讓曲樂的腦門突突地跳,「都給我閉嘴!」

小師妹那他是一定會趕去救援,哪怕知曉那麼多灰袍人且修為提升后他也不敵的事實。

就算沒有那日給二師兄的承諾,他也會去,什麼也阻攔不住羈絆不了。

不過,眼前的這些傢伙們,同樣是宗門苦心栽培的弟子是宗門的未來,不容他這般不負責任,不管不顧地拋下。

揮袖一甩,衝天而起的密箭在空中炸響,金色的火焰瞬息點亮了整個黑夜。

算著時間負責供給的後援,應該是來到了軒河,只希望三師姐快些趕到。

……

無獨有偶,正如他所料的那般千星宗的補給後援隊已經來到了軒河。

且未曾休息竟然是想趁著夜色也要一口氣,直接趕往禹城與新寧的打算。

概因他們中有位『假公濟私』,武力值又爆棚的存在,那充滿威脅的鐵拳之下除了笑呵呵應允,還能拒絕不成?

最主要還是因為他們只是連軸飛轉,精神與靈識消耗了些,這種無關緊要只是趕路的要求眾人也覺得未有什麼太大的不妥。

「這才幾日不見,你就這麼想你們那倆師弟師妹啊?」

邵景寧看著好友那樣不禁暗中挪諭,「你這暴力狂的稱號怕是難摘嘍~」

「反正老娘有人收了,才不稀罕這些破名聲。」

夜雲初大大咧咧地直言不諱,惹得她咯咯笑個不停,抬起手豎了根指頭輕點她的額頭,「人越老越不害臊是吧?」

曲小五那去順帶路過,想著快見著小師妹心情就不由大好的夜雲初聳聳肩,正有心回懟她幾句。

只見天空中炸裂開的焰火,那飛舞而下漫天的金色流螢。

「斷流峰特有的求助密箭?!噯,雲初你等等我們啊!」

「快,是禹城出事了,眾位師兄師妹們幫忙,同力御行極速前往!」

「是!李師兄!」

……

平時總是嘴上嫌棄,可真到了這個時候,對師弟的擔心又能比小師妹少到哪裡?

夜雲初甚至來不及與眾人說上一句話,直奔著不遠的禹城虛空不斷瞬移,絲毫不計較極速消耗的靈識。

用最快速度趕到的夜雲初來不及細想,城外安靜一片絲毫沒有什麼危險為什麼曲樂還要發射密箭的原因。

她眼下只想先確定他的安危,看見他無事。

「曲小五!」

「三師姐!」

曲樂不敢相信,才發射密箭沒多久竟然就盼來了人,心下頓時大喜過望。

飛快地將他打量了個遍,見他並不不妥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底的火氣是騰騰只往天靈蓋沖。

「你好好的,沒事發什麼求助密箭…」

「三師姐,看守保護這群小崽子們的任務就先交給你了!」

望著只留下這麼句沒頭沒腦的話,瞬間就閃身瞬移消失的人,夜雲初雙手捏拳指節噼里啪啦一陣脆響。

「曲小五,你給我回來!」

自己的任務,說也沒說個清楚就這麼甩給她是個什麼意思?!

莫不是幾天不揍皮痒痒得厲害!

「夜師叔,曲師叔是前去馳援阮師叔了!」

「什麼?!」

大家還在看:蜜糖隱婚:早安,墨先生神醫狂妃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霸總的新娘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首輔嬌娘無上神帝蒼穹之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