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蜀臣
  4. 第428章、知否

第428章、知否

作者:

將羽林新軍營地設在龍泉山西麓,乃是因為天子親耕的籍田就在此地,且給這些選拔出來的羽林孤兒劃分了田畝,令他們在習戰時也忙碌春耕秋收。

耕與戰,國之本也。

前漢羽林乃是取自「為國羽翼,如林之盛」之意。

而如今天子在給羽林營地提詞時,則是改成了「耕戰為本,如林之盛」。

蓋因丞相暗中推動朝廷設立羽林新軍的本意,並非是要增添一支天子親軍駐守京畿、宿衛宮禁,而是試着推動「耕戰」軍功制度。

先帝劉備乃前漢中山靖王苗裔,尊天子號后立宗廟亦是祫祭高皇帝以下,而前漢本就承秦制,其中的耕戰軍功制度雖也曾有過變更,但本質卻是繼承了下來。

是的,軍爭之事暫可歇後,丞相的心思便轉到了更改時政弊端這方面。

乃是吸取了秦漢的前車之鑒,打算打破豪族世家壟斷下層黎庶上升空間,以及遏制「富者田連阡陌、貧者無立錐之地」的現狀,以免漢室再度重蹈覆轍。

雖說,先前鄭璞就已經上諫過日後當復前漢邑陵制、推行益州固本三策等言。

但這些並不代表着,丞相自己沒有過這方面的思慮與見解。

之所以一直沒聲張與推動,只不過是當時正值聚力北伐,不欲因他事而誘發動蕩的時機未然罷了。

今因江東奪了合肥新城而令逆魏無暇入寇,自然便是到了推行的絕佳時機。

再者,若大漢如願還復舊都,那便是成了昔日的強秦并吞六國之勢,自然也要提前改良且推行耕戰制度,以提升國力與激發黎庶覓封侯的熱情為朝廷克複中原而死力。

是故,當朝廷甫一頒發組建羽林新軍的詔令與隱晦推行耕戰軍功制系后,朝野上下對參與北伐熱情高漲乃是必然。

因為大家都知道,飽受後宮干政與宦者弄權之禍的漢室,至多再過兩三年,便會重申「若無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誅之」的白馬盟誓之言了。

當然了,「非劉氏而王者,天下共擊之」這句,為了兼顧與吳國的盟約自是不能提及。

至羽林營地得悉事情始末后,鄭璞這才知道丞相推政於眾的另一層考量:抽身出局外,且先讓其他臣僚摸索著推行新政。

如事情順利推行,便是終可安心的過渡權柄。

但如若事有不諧或引發爭端之處,那仍就可再度入局協調各方利益避免矛盾激化。

至於為何不親歷親為嘛.......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興復漢室的重任,終有一日要落在後繼者的肩膀上。

現今且讓後繼者放手施為,即使是出錯了,至少丞相還有「明正軌」的機會。

也正是因為丞相這番為身後之事綢繆操勞的苦心,令天子劉禪倍為感激,亦有了想將更多殊榮加與丞相的心思。此時恰好歸來成都的鄭璞,素被天子親善,且乃天子唯可視作友朋之人,被召來私下詢問一二亦不足為奇了。

卻說,在傅僉等人的引路下,鄭璞抵達了羽林營地。

見一身燕服的天子在候,便小趨步向前行禮而拜,「臣,丞相司直璞,拜見陛下。」

「子瑾何故多禮邪!」

天子上前扶起,把其臂而作戲謔言,「宮禁與班朝之外,當稱我為劉君,子瑾智略超群,卻是記性不佳!」

許久未見的天子,音容未有改變,就是膚色黝黑了不少。

或許是剛忙碌完春耕之故罷。

起身的鄭璞,聞言乃作笑顏,剛想回言,卻被天子一聲感慨給打斷了,「子瑾年歲與我相仿,不想華髮竟早生矣!」

是的,如今的鄭璞雙鬢已然盡霜染,眼角皺紋密佈。

明明是才剛邁入而立之年不久,但容貌看起來卻已然如四旬了。

未老,而先衰。

「勞劉君挂念。」

微微頓了下,鄭璞囅然而笑,「我少時便體弱,故而老態早生。不過,劉君莫過多在意,他日朝廷起兵伐關中,我仍能督兵為國討逆!」

「壯哉!」

頓時,天子劉禪拊掌而贊,「子瑾豪氣不減當年!不負我大漢干城之名也!」

大漢干城?

我何時有此謂了?

聞言,鄭璞不由訝然,眸露疑惑,「劉君之言,我弗能解也,還請明言賜下。」

「哈,子瑾竟未知邪?」

天子暢聲而笑,拉着他往校場點將台而去時,低聲解釋了一番。

原來,在春耕三月時,吳國孫權便再度遣使者來訪,意圖以生絲與金鐵等物繼續維持雙方的戰馬貿易。此舉在朝廷意料之中,且丞相亦早就做過定論,故而沒有引起什麼波瀾。

不過,此事鄭璞歸來成都之前便知曉了。

蓋因孫權此番陰襲合肥得手、多年夙願得嘗,乃使者給鄭璞給帶來了許多禮物作為昔日籌畫的答謝。

的確是很多禮物。

金銀絲綢一堆,且水精、蚌珠、大珠等貴重之物各五斛,尚還有三十餘張虎皮!

那時從隴右歸來成都之途的鄭璞,聽聞留守成都小宅的扈從鄭乙書信告知后,心中便大罵孫權乃宵小之徒、江東皆是用心險惡的鼠輩!

無他,因為類同的下作伎倆,孫權已然不是第一次使用。

比如昔關侯鎮守荊州時,孫權便遣使為子求關侯之女為妻。

孫權乃江東之主,若想聯姻加固盟約理應遣使問先帝劉備的子女才對,哪有直接去尋大漢鎮邊的督帥關侯?

如此行徑,分明想陷關侯於不義,是故意挑撥先帝與關侯的君臣關係嘛~~

今贈厚禮於鄭璞亦是如此。

鄭璞乃大漢臣子,出使時的一言一行皆是代表着大漢。

如果孫權果真感激的話,也應該是以盟國之禮,將這些禮物作謝給大漢朝廷才對!

哪有給他一個臣子的?

當然了,這種下作伎倆對於鄭璞而言不值一提。

今日被召來時,他便讓扈從將這些江東謝禮盡數攜來轉給天子,當作給朝廷組建羽林新軍之用。

那時吳使贈禮他不在成都,無法回絕。

如今歸來了,那就將此些禮物轉給朝廷,以免受他人腹誹。

但他不知道的是,吳使攜來的國書上,還對他極盡讚美之辭,將他誇成了大漢的國之干城、有若昔張良陳平之能......

一番低聲解釋罷,天子還挑眉笑道,「子瑾之名不僅威震逆魏,且令江東仰慕有加,可謂已然得國士之譽乎?」

「呵呵~~~」

鄭璞亦不做告罪之言,略略斜頭輕笑,說道,「我嘗聞『君明則臣直,君昏則臣佞』之言。今吳主孫仲謀以厚幣私我,若劉君以為彼乃情義真切,我便厚顏當君『國士』之譽;若劉君以為彼乃居心叵測,那我便斗膽請君莫作如此戲言,免令我遭他人非議。」

「無趣。」

天子面色有些訕訕,收起戲謔之色,「彼孫仲謀性情卑劣、江東群臣尤好宵小之道,我何嘗不知邪!不過是久未與子瑾謀面,故作戲言耳。」

言罷,緊接着又加了句,「子瑾莫要因此事而不安。彼江東既厚禮贈之,子瑾且收下就是,朝野上下無人置喙。且子瑾有殺身報國之義而無他好,我素愁朝廷用度緊缺無物賜下,正好江東全我之意了。」

不得不說,天子這番言辭相當於推心置腹了。

但不料鄭璞卻是不領情,反而出言駁之,曰:「劉君言不由衷也!」

呃?

亦令天子腳步一頓,倏然睜大雙眸,聲音頗為急切的催聲,「何也?」

「我歸成都多日,劉君竟不早以言寬我之心;今我心有惶惶,盡攜江東贈禮前來歸還朝廷以求不遭非議,劉君方聲稱我可留下。敢問劉君,此地功勛子弟與羽林健兒皆目睹我車載厚禮而來,我安能再攜歸家宅乎!不懼添一吝嗇之名乎!」

鄭璞口中振振有詞,臉上卻是努力抑制着笑意,連雙肩都略微抖動着。

早就與他熟稔無比的天子,那還能不知他之意?

不管天子是否出言寬慰,他都不會將江東所贈的厚禮留下自用,故而藉機作憤憤不平之言掩飾罷了。

「嗯.....」

心中明了的天子,蹙眉捋胡,佯作思慮神情,「子瑾所言,不無道理。既然如此,為子瑾清譽着想,此些江東禮物我便卻之不恭了!哈哈哈~~」

就是剛說罷,他自己便忍不住率先縱聲大笑了起來。

且笑,且行。

少時便至點將高台。

早就恭候在側的趙統,當即目視執鼓小吏略微頷首。

「咚!」

「咚!咚!」

頓時,羽林營地內鼓角爭鳴。

來赴的三十餘功勛子弟皆牽着戰馬分列兩側,神色肅穆。

更遠處則是一群十二三歲的少年郎列著方陣,滿臉期待的等候着較藝開始。

他們自然就是死王師的將士遺孤、羽林新卒了。

「爾等皆我大漢忠良之後,當勤學奮勇,立志他日為我大漢砥柱之臣!為國討逆、克複中原!今朕聚眾以射駕同樂,期爾等不忘父輩創業之艱、不負父輩砥礪之志也!」

鼓聲罷,立在旌旗之下的天子,猛然拔出腰側佩劍,高舉刺蒼穹,激勵作聲。

「八十步鵠,步射十中八九,騎射十中七八,皆賜虎皮一張!奪魁者,再賜此刃!前十者,皆可隨朕北巡!」

「羽林郎五十步鵠,步射十中五六,賞千錢!十中七八,賜虎皮一張、晉一級!」

話語落下,眾人皆激昂,朗聲領命后,便在趙統的督看與軍中小吏的引導下,前往各自區域較力。

而天子與鄭璞則是被引去樹蔭下,端坐胡牀等候着比試的結果。

只是甫一坐下,天子便揮手摒離侍從,低聲發問道,「子瑾可知,李正方曾聲稱相父宜受九錫之言否?」

九錫?!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